《煉金師的太空堡壘》全文閱讀

作者:不滅燈芯  煉金師的太空堡壘最新章節  煉金師的太空堡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煉金師的太空堡壘最新章節後語(18-05-29)      結局(免費)(18-05-29)      第二百八十五章收割(一)(18-05-29)     

第十二章猜測與計劃


    羅倫醒來後是在第二天,因為體能大幅度的消耗,加上他平時也不怎麼運動,如果不是服用了健體劑,昨天他能不能跑出來都還是未知數。

    睡在學院療養院最好的病房,身旁是聞訊而來的父母蕭德納和弗黛,然後是導師沃克曼。

    療養院內不經允許,不準普通學員入內,所以床邊沒有其他同學在。

    “兒子,沒事吧?”母親弗黛見羅倫醒了,立刻湊了過來,關切詢問。

    弗黛容貌姣好,年輕的時候身材非常棒,不過現在有些微微發福了。一身裘皮大衣,波浪卷的長發,各種耀眼首飾,盡顯雍容華貴。

    作為弗黛的兒子,羅倫知道這是母親出門的標配,不管是在什麼場合。這也是為什麼所有人都稱他“慕丁家族”為土豪的原因之一。

    “我沒事。”羅倫笑了笑,看模樣恢複的不錯。

    第二天才醒來不是別的原因,而是確實太累了,他借這個機會好好睡了一覺。

    父親蕭德納在一旁嗓門極大的對一名年輕護士說道:“你們怎麼搞的?我兒子輸的什麼藥?要最好的,聽見沒有,那個什麼C3生命混合液,給我來十袋!”

    “不好意思,先生,C3混合液標配是3毫升一劑,我們剛才已經給您兒子輸入了。”

    “那就給我打10劑……不是,給我兒子打10劑!”

    護士:“……”

    “老爸,你想弄死我啊?”羅倫忍不住了。

    蕭德納一愣,嘿嘿笑道:“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怎麼一個人自己跑得口吐白沫了,最近沒吃營養品嗎?我馬上讓人送最好的營養品過來……”

    “什麼?”羅倫沒聽清楚老爸後麵的話,隻是喃喃自語道:“一個人?自己?”

    隨即抬頭看著三人:“我倒下的地方,你們沒發現什麼?”

    沃克曼搖了搖頭:“羅倫我親愛的學生,除了你之外,什麼都沒有啊。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自從羅倫腦袋開竅以來,沃克曼對羅倫的稱呼早已改變,現在每次與他說話的開頭都要加上“羅倫我親愛的學生”八個字。

    羅倫沒有說話,他清楚的記得,自己最後還用變形的龐金屬擋住了那身穿動能套裝的人的最後一記微動光彈,自己人都被彈飛出去了,那被擊中的龐金屬竟然不在了現場?而且,沒有誰看見襲擊自己的人?也就是說,那人沒有在現場留下痕跡?這怎麼可能?

    很羅倫就心中了然,搖了搖頭,對沃克曼道:“沒什麼,可能太累了,精神有些恍惚。”

    沃克曼心中一緊,問道:“我教你的那些東西,還記得住吧?”

    羅倫點頭:“放心導師,全都記住了。”

    沃克曼鬆了口氣,對羅倫的父母道:“羅倫的成績提高很,讓人出乎意料,這幾天可能太拚了,得多注意休息。”

    蕭德納聽了沃克曼的話,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我就說我兒子不笨嘛!哈哈,多虧你的指導啊,我尊敬的沃克曼導師,你說我是送你一輛加長版懸浮動能車,還是直接給你10萬晶塔呢?”

    沃克曼連連擺手:“蕭德納先生,你這就見外了,身為一名導師,教導羅倫本來就是我的職責,你怎麼能這樣呢?呃……動能車。”

    “好的,明天就給你送來。”蕭德納仿佛沒有聽見沃克曼前麵的客套話,一臉的喜色。

    羅倫已經被這兩人給徹底打敗了,很無語的扭頭看向母親。

    弗黛見兒子已經沒事,早就習慣性的將注意力轉到了自己的穿著上,此刻正在擺弄頭發上插著的一根五彩斑斕的羽********,你說我的紅鳳尾羽插在左邊好看,還是右邊?”

    “中間。”羅倫對這三人已經徹底死心了,閉上眼睛,假裝要休息。

    弗黛擺弄了一陣,見兒子確實要睡著了,站起身來示意老公和沃克曼導師一起離開病房。

    蕭德納和沃克曼扭過頭來,見到弗黛後兩人同時一愣。

    “老婆,你這個火雞造型是怎麼回事?”蕭德納不解。

    弗黛臉頰一紅,低頭看了看“睡著”的羅倫,暗罵道:“這個臭小子!”

    一把將插在頭發中間的紅鳳尾羽扯了下來,三個人陸續離開病房。

    等護士也離開之後,羅倫睜開了眼睛,看著頭頂的天花板。

    那個打傷自己的人肯定是學院的學員沒有錯,而且是戰鬥側的高手。

    他曾猜想這人一直沒有露麵,是不是吉蒂的哥哥、那個1級動能戰士塔爾瑞。不過很羅倫就自己否定了,以他的保命手段,碰上真正的動能戰士塔爾瑞應該根本逃不了才對。

    這就說明,昨天那人的實力比塔爾瑞要低。

    他雖然在學院有時候囂張了一點,但自認從不擋人的路,即使與那艾倫斯家族的藍發青年科塔爾,也不存在抹不開的過節。

    想來想去,羅倫隻能有一個合理的猜測:自己被阿米莉亞或者吉蒂的愛慕者給盯上了。

    這是那黑裝人對羅倫在短時間內生出嫉恨、繼而想要教訓他的一個極大可能。

    既然有了猜測,羅倫躺在病床上就迅速製定了反擊方案,那就是:從今以後不再獨自出現在沒人的地方。

    這次他遇見黑裝人後隻能逃跑,與本身實力不高有極大的關係,雖然他隻是建造側的學員,但始終學習過煉金術,算是煉金術的傳承者。

    但在昨天遇見了身穿動能套裝的戰鬥側學員後,卻隻能瘋狂逃命。而那種拉扯金屬用作盾牌抵擋的手段,可以說極其低劣,完全沒有合理章法。

    在羅倫昏倒而口吐白沫的時候,他體內的術能連1個單位都沒有消耗完,說明自己根本沒有合理的利用出來,發揮術能本該發揮的功效。

    在初級煉金學徒知識圖譜中,羅倫曾見到過有一個灰色的節點,名為“初級銀幕彈”,不過需要消耗7個單位的術能才能衝擊解開。

    這段時間他決定盡提升術能上限,將“初級銀幕彈”節點解開,作為自己的保命攻擊手段。並且繼續服用健體劑配合適當鍛煉,保證不會再發生上次口吐白沫的情況。

    羅倫是個急性子,雖然有時候懶惰會占上風,但大多時候還是想到就做。

    此刻身邊沒有金屬,如果有兩塊龐金屬在手邊的話,他說不定已經開始重新試著捏製一塊性能穩固、形狀合理、防禦堅固的盾牌來看看。

    

Snap Time:2018-08-21 23:26:28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