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14章 可憐人(求支持)

  這一年,倒不是什麼好年景,山東的西部、河南、北直隸以及江南部分地區出現大麵積的幹旱。盡管沒有導致秋糧斷收,便是收成卻不及過往,雖是如此,地多人少之下,倒沒有百姓流離失所,大量流民出現的一幕。
  不過雖是如此,在河南一帶,卻有不少流民湧入,那是從陝西流入來的流民,這兩年,在滿清奴役下,不堪重負的陝西百姓,往往選擇流亡關內,雖說在與陝西交界的各縣,皆有官府設立的濟民所,賑濟從陝西逃來的難民,但是總有不少難民因為逃離陝西時的路徑各有不同,自然不是每個人都能走到濟民所,不知多少百姓流落於各地。
  不過對於有些人來說這也正是濟世救人、布道結緣的好時候,雖說今年收成不如去年,但總比往年強上不少。也正因如此,不但難民受益,就連尋常的乞丐,也能從中受益。
  離開保定之後,一路南行,來到黃河邊的時候,雖說不過隻是剛進十月,這天卻下起雨夾雪來,這些年冬天雨雪來的早,雖說百姓早就有了準備,家中早就備上了柴火或者煤球,雖說這兩年煤球越來越實興,可是取代柴火總還需要些時日。
  在集上街道兩行房簷底下到處都是凍得縮成一團的乞丐,一個個餓得麵黃饑瘦,他們眼巴巴的盯著左右,等著有善心人施粥。
  由秋轉冬,天氣自然是冷極了,從北方的吹來的風裹著細雨碎雪,時緊時慢地在街道上蕩漾,這小鎮自然不能同省城、府城相比,沒有經過“市街改正”的街道,極為狹窄,其實,即便是在保定,改正拓寬的市街,也不過隻有區區數條,大多數市街頂多隻有丈寬。這市的街道不過隻六七尺寬,牽著一匹馬的行人,甚至能占半條街,雖說穿著油布雨衣,可是趙國賓渾身都已經濕透了。
  “老爺,咱到一旁先避會雨吧。”
  “成。”
  瞧見家仆已經凍的嘴唇發青,姚戶聖便點頭應道。
  兩人隨後便進街邊一家小酒肆要了一碗熱酒,就著兩碟菜慢慢地喝著,熱酒下肚之後,趙國賓很快就暖和了起來,偶爾的他會把視線投向路邊的乞丐。他的眉頭時而緊皺。
  天下初定,按照道理來說,流民、乞丐本應是最少的時候,畢竟地多人少,隻要願意,自然不愁吃喝。可為何會有這麼多乞丐?
  坐在店邊的趙國賓看到路邊瑟縮著身子的乞丐,這乞丐瞧年歲是正值壯年,怎麼偏偏就甘願為乞丐?那漢子感覺到有人在看他,立即擠出討三分討好七分可憐的笑容,可在瞧見瞧他那人的相貌時,卻把頭一縮,不敢言語了。
  “五子,給我拿兩個包子過來。”
  趙國賓對鄰桌正吃著包子家仆吩咐道。
  “給那人一個,另一個放在這。”
  “拿,我家老爺賞你的。”
  “謝謝老爺,老爺您可真是大慈大悲的大善人……”
  那乞丐接過包子,立即一個勁的叩頭道謝,在他大口吃完那個包子後,趙國賓便問道。
  “包子好吃嗎?”
  “好吃,好吃……”
  大口吃著包子的乞丐,用模糊不清的話回答著。
  “這還有一個肉包子,想要嗎?”
  肉包子!
  那乞丐一聽,兩眼立即放了光。
  “想,想,大老爺,您是……”
  他的好話還沒出口,便看到那善人的臉色變了。
  “我聽不慣這些話,隻要你如實回答我的話,不但這個包子……”
  又從錢包中取出一張銀元券,那是一兩銀子的銀元券。
  “這一兩銀票,也是你的。”
  銀子,包子!
  麵對這樣的誘惑,乞丐當然沒有拒絕,他立即點頭應著。
  “你今年多大?”
  “32。”
  “正是壯年啊,為啥當了要飯的。”
  “回老爺,這家頭遭了旱,實在是沒辦法,不出來要飯,那可不就得餓死……”
  在他這麼回答時,乞丐看到那人的眼光越來越厲,死死的盯著他,那話聲自然也是越來越小,最後居然說不出話來。
  “是,是……”
  猶豫著,那漢子便說道。
  “其,其實俺也知道,這要飯不是啥光彩的事,這不、不是家地少嘛,兄弟四個,還不到三十畝地,對付著,也夠活的,今年秋天收成不好,便尋思著出來討飯吃。總能省點家的……”
  家人多地少。
  漢子的回答,讓趙國賓的眉頭一跳,這種事情,這兩年他見得多了,新朝和舊時不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這是千古以來的道理,隻不過道理歸道理,可按數百年來的規矩,這開荒種地從來都是荒地歸開荒者所有,而官府也樂得百姓自行開荒,然後收取田賦。
  但是新朝卻不同,新朝雖是大明,可是諸多律法卻是習自江北,江北推行的是“官山海”,天下的山林川澤皆是王土,所以“無主荒地”就絕不是無主,而是屬皇上,屬於官府,如此一來百姓自然不能隨意墾荒。
  按照道理,新朝初創,本應招回流民、開墾荒地,充實賦稅。可現在大明卻是反其道而行之,非但沒有招回流民,反倒是將荒地盡數充入官府,且製定法律“擅自墾荒者,地沒官,本人流東北或南洋。”,這兩年,被流放的百姓可不十幾萬。
  這樣一來,這各地官府手中的官地是不少,但是百姓的私田數量卻是固定不變。而百姓想要得到土地隻有三個辦法,一是當兵獲得勳田,可勳田也分三六九等,除非是傷殘或者烈士撫恤安置於內地,其它勳田若是申請內地,不得超過三十畝,如果是東北或者南洋往往都在百畝以上。二是主動移民東北或者南洋,可以得到五十畝安置地,至於三,就是他人願意轉讓田地或者等待官府發賣土地,隻不過這兩者的機率都是微乎其微的。
  也正因如此,現在關內的土地越來越貴,不少地少的農戶日子過去的也越發緊張起來,正因如此,許多官員紛紛上書朝廷,希望能夠發賣官田,但是在官田發賣的問題上,朝廷的態度非常堅決可租不可售。
  “既然家中地少,為何不租官田?”
  “大老爺,那官田可是要交四成的租,一租就是十年,若不是逢著今年年景不好,俺也不用出來不是……”
  盡管這乞丐並沒有說什麼。但是趙國賓還是立即看出了這人心中的想法他不是怕交四成的官田地租,而是不願意受累,他寧願出來乞討,也不願在家種田,這些乞丐……
  看著街邊的那些乞丐,盡管他們的模樣看似可憐至極,但是趙國賓卻沒有絲毫同情的意思,他們之中,不乏正值壯年的壯丁,若是他們願意,即使是不到東北或者南洋,就是在本地租種官田,也能衣食無憂,可是他們呢?
  如果是老弱,自然應該加以同情。
  可是……這樣的正值壯年的的壯丁,這樣乞討又怎麼值得同情?
  恰在這時,酒肆對麵一戶人家的門“吱呀”一聲開了,隻見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提著一個木桶出來,她似乎是在那打量著什麼。打量了一圈之後,她看了看蜷縮在門口的一個老太婆,猶豫了一下,低身問道。
  “大娘。瞧您這臉色,定是餓了吧,有碗沒有?哪……這是俺娘讓拿來的土豆,剛出鍋,還是熱的,給你暖暖身子吧……”
  那老太婆便把一個破碗放在台階上,便不再言語,女孩默不言聲的從桶拿出兩個拳頭大的土豆,放到那老太婆的碗頭。
  “善人哪!”
  “菩薩保佑你們全家……”
  女孩施舍的個舉動立即驚動了周圍的乞丐,哄得一聲,那些乞丐全都圍了過來。各色各樣的破碗都舉了過來,嘴頭都在那念叨著菩提保佑,念叨著善人。
  而坐在那的趙國賓隻是留神看著,他看到女孩麵露難色,似乎是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好一陣子才從桶拿出土豆來,每人給一個,既便是如此,也不夠人分的。分到的固然在那感激著,而沒分到的則罵罵咧咧的說著難聽的話語,被人罵了的女孩不言聲的提著空桶又回了家。
  看著那些罵罵咧咧的乞丐,趙國賓的眉頭一擰,心底便是一陣不快。這兩年,這種從江北傳出來的土豆,因為從種到收隻需要60來天,若是施足了肥,一畝地產個二千多斤,實屬再平常不過,所以在大江南北種的百姓越來越多,如果這些乞丐,那怕是隻租上一畝官田,種上一畝土豆,即便是施肥不足,也能收個千多斤,又豈會像現在這樣,在這忍饑挨餓?
  都是慣出來的!
  趙國賓的眉宇間閃動著一絲怒容,瞧著那些乞丐的時候,臉色變得的也越發的難看。
  “固然可憐,但更為可恨!”
   聽著那些沒有得到施舍的乞丐們的罵聲,趙國賓在心暗自這般尋思著,那眉頭越來越緊,一旁的家仆瞧見了,便輕聲勸道。
  “大爺,您不是不知道,這承平的時候,這乞丐,又有幾個是真正遇著難了?你瞧吧,越是這太平盛世,這乞丐就越多。”
  年過五十年家仆顯然比趙國賓見識多些,見大爺滿臉的不快,自然要勸說一番。
  “越是這太平盛世,這乞丐就越多?”
  趙國賓先是一陣詫異,隨後像想通似的說道。
  “是不是因為家家都有糧食,所以,他們才願意施舍?既然有人願意施舍,那自然有懶漢閑人願意厚著臉皮吃這口飯?”
  “大爺,太平盛世的,但凡是個良善人家出來的,不是碰著了災,誰會出門要飯?就拿報紙上說的,陝西的難民,他們都到不了開封,在洛陽的地界上,這邊剛安定下來,那邊就租官田了,又有誰願意當乞丐?”
  家仆的話,讓趙國賓略微點下頭,雖然他沒怎麼接觸過乞丐,可最起碼這個道理不假,不著碰著難處,沒有誰願當乞丐,可現如今又有什麼難處能把他們逼到這地步?
  即便是身無分文從陝西逃來的難民,他們租用官田,官府不但給糧、給種,甚至還給農具牛馬。當然,最後,這些都需要他們償還,可卻也能讓他們衣食無憂。對難民如此,對尋常百姓同樣也是如此,掌握大量官田的地方官府,希望把土地租出去,隻有如此,才能獲得遠超過田賦的地租。
  這些人為什麼不租?
  不僅僅是因為太懶,同樣也因為……想到先前那個女孩,想到那些乞丐言道著的言不由衷的“善人”的言語,趙國賓似乎知道了,為何即便是在這個小集上,也會有十幾個乞丐。
  究其原因,再簡單不過善人太多!
  太平年月,誰家都不差那麼幾口飯,他們樂意通過這種方式去換取別人的“祝福”。
  如果有那個閑錢,為什麼不在“聖廟”捐出去,然後用作“養濟院”、“漏澤園”還有“惠民藥局”?“養濟院”,就是負責收留城市中的寡孤的福利院,至於“漏澤園”就是公墓,免費埋葬過世死者,而惠民藥局,可以免費看病和免費領取藥品,都是沿襲明朝的舊製。
  如果他們有心的行善,為何不在那行善,偏偏去救濟這些懶人閑漢?因為養濟院隻養老弱寡孤,不聞賢漢,因為他們想要換一聲“善人”。而最可恨的還是這些乞丐,他們利用的正是他人的善心,他們所圖的就是不勞而獲,甚至……想到曾於報紙上看到的一個“采生折割”的案子,趙國賓的麵上盡是怒色。
  或許眼前的這些乞丐,從來沒有辦過“采生折割”之類的事情,但是那些惡丐,正是出於這些人。
  突然,趙國賓回頭看著家中的老仆說道。
  “梁叔,你過去流難的時候,可曾要過飯嗎?”
  當然要過飯,聽老爺這麼問,老梁頭不禁歎氣道。
  “老爺,其實,這乞丐之中可憐人有,可更多的卻是可恨之人!”
  

Snap Time:2018-12-15 21:35:44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