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95章 羽翼(求支持)

  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會是什麼事?
  君篡位!
  恐怕也就是這種事情了,唇角微微一挑。朱明忠有些嘲弄地說道。
  “當年他們可沒有一個人怕過。”
  “那是因為當初大王是臣,現在大王很有可能由臣為君。所以他們不能不擔心。”
  看著大王,錢磊繼續說道。
  “即便是他們不擔心,天下人也會擔心,而且,若是朱由榔父子在萬年有何意外的話,到時候,大王將如何向天下人解釋?”
  錢磊的問題讓朱明忠的眉頭微鎖,臉色略微一變。
  “到那時,即使是他們父子二人中的其中任何一人遭受意外,於天下人看來,都是大王授意,若是有人以此為由,揮師討伐,又該如何?到那時,縱是大王有無數理由,亦無從解釋,所以,於此看來,蒼水的奏折,看似陷大王於險境,可實際上卻又救大王於水火!”
  救大王於水火!
  眉頭緊鎖,朱明忠哼了聲。“這樣說的話,我還得謝謝他不成!”聽出大王語氣中的不滿,錢磊隻是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
  “倒也談不上謝,畢竟,此事之後,朝廷對於大王的警惕,甚至殺意也是明擺著的,隻是大王……”
  盯著若有所思的大王,錢磊笑道。
  “即便是朝廷有意加害大王,隻要忠義軍在,又能奈何得了大王?”這是實話,隻要忠義軍在,他們就不能怎麼得了自己!
  “其實,現在鬧了這麼一出,對於江北來說,若是說壞處,不能說沒有,可以臣等來看,恐怕好處隻會更多!”
  “炳奇,看來你這次來沈陽,恐怕真的是有話要主部。”
  麵上帶著笑朱明忠不自覺地撫摸胡須了,這兩年他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時代,包括如這個時代的人一般留起了胡須,盡管他的胡須並談不上長,可有時候卻不自主的想要摸上兩下。
  “大王。”錢磊將上身傾斜過去,盯著大王鄭重其事地說。
  “當年大王起兵於江陰之後,先複常州,後克南京,為大明可謂是立下了汗馬功勞。可是大王又麵臨什麼樣的險境呢?當初於南京,大王險些為閩王所殺,後來隻身北走江北,憑著數千人馬,全靠弟兄們用命,方才奠定我江北今日的基業,再後來,達素南下,我忠義軍以數萬對十萬,一場血戰之後,達素所領十萬精兵盡數為我忠義軍全殲,自此清虜之勢便江河日下,大王可謂是力挽狂瀾。現在,大王領兵北上,克複遼東,斷清虜後路,令其遠走草地,從當初大王起兵,直到現在,大王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極為英明的決定。可以說,若是沒有大王,自然沒有大明今日之勢,可若是仗打完了呢?一旦天下的大仗結束,再養一支百十萬的人馬,既耗費糧餉,加重百姓負擔,又讓朝廷不放心,這自然不是什麼好事。到時候,裁撤軍伍自然是應該之事,到那時大王會怎麼選擇?臣說句不當說的話。”
  “你說吧,炳奇。”朱明忠點頭說道。
  “這麼些年,從本王於你結識以來,你於本王可謂是忠心耿耿,本王又豈能不知,無論何時你有什麼想說的,隻管說你的,本王絕不會有絲毫怪罪。”
  “謝大王,我也就不客氣了。”大王的回答,讓錢磊頗為動情的說道。
  “一但天下平定,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提及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畢竟那時候。時機也算是成熟了,況且自大明立國以來,從未曾有過今天這樣的異姓藩王執掌天下兵權的事情,到那時,朝野上下必定以裁軍為第一要務,忠義軍、楚軍、閩軍以及晉軍皆將大批裁撤,而大王會如何?以臣看來,大王屆時必定會舍陸保海,以大王於國事之忠心,必定會同意裁軍,但亦會盡量保全海軍,畢竟,我等於海外之地,離不開海軍艦隊。”
  “炳奇,你說得對!”朱明忠對錢磊的這個說法,並沒有選擇,如果沒有選擇的話,他確實會選擇保全海軍,畢竟未來的時代是大航海時代,離不開海軍艦隊。
  “可是大王,這一切是都是為朝廷著想。至於為大王你個人著想嘛。”
  錢磊略停片刻後,語氣堅定地說。“估且不說其它,就是大王自起兵以來,為了中興大明,驅逐清虜,期間也得罪的人又豈止一二?請恕臣說句直話,天下於大王嫉妒者,仇恨者,恐怕早已經經是遍布朝野。倘若他日為大明朝廷把忠義軍裁撤了,隻恐後果不堪設想。”
  “你說說會有什麼後果出現。”錢磊的話讓朱明忠的心頭微微一緊。
  “馬放南山、刀槍入庫之日,就是大王身死之時!”這樣的一句話從錢磊的口中道出時,朱明忠的眉頭緊鎖,他沉默著,隻是坐在那靜靜的看著遠處。
  “就像現在,即便是大王的手中掌握天下雄兵,可是一但朝廷懷疑起大王,大王於朝廷的眼中,又是什麼?是威脅,是欲除之後快之人!今日大王為天下中流砥柱尚是如此,至於他日,若是大王手中無兵,恐怕現在與大王說話的人就不是臣,而是朝廷的錦衣衛了,大王此時恐怕也已經身陷錦衣衛的詔獄之中!大王!”
  錢磊的提醒,讓朱明忠的心頭猛跳,是的!如果不是因為這次“警告”,恐怕他真的很有可能不反對裁軍。如果真的如此,那等於把腦袋拱手相讓,這種事情他會做嗎?
  會與不會,恐怕隻有老天才知道。但是經曆了這次風雲之後,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把自己的腦袋瓜子拱手讓人。這終究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若是裁軍便等於自剪羽翼,如此既失豪傑心!焉能長久?所以,凡天下英雄必不可自剪羽翼!”
  錢磊的提醒,讓朱明忠心一怔,兩眼直直地望著錢磊。他一向將出身師爺的錢磊視為那種精通政務的官吏,但是在另一方麵,錢磊在參軍府中卻很少發表意見,因為他更擅長處理尋常政務,而不是作為幕僚,參謀軍政。可是剛才這句“凡天下英雄必不可自剪羽翼”的話,引起了他的強烈震動。
  “羽翼不可自剪!”朱明忠點了下頭,看著錢磊說道。
  “這次,他們提醒的對啊,若不然,本王自剪羽翼之時,恐怕就是本王身死之日,功高蓋主啊……”
  功高蓋主!
  古往今來,多少人因此這四個字沒了性命?在史書上這樣的例子可以說是數不勝數,忠臣……又有幾個有好下場的?這麼於心底哀歎一聲,朱明忠苦笑道。
  “看來,我真的要好好謝謝蒼水,他這個奏折,可以說是徹底打消了本王所有的幻想!”
  是的,幻想已經完全消失了。盡管這一次,朝廷並沒有表現出想要殺他的意思,但是朱明忠卻很清楚,朱由榔想要殺他,隻是時間問題,待到還朝京師之後,於他們而言,最大的威脅,可能不再是滿清,甚至他們都不會去考慮什麼西征,隻要自己還活著,他們就絕不會放心。
  “在來沈陽之前,臣等已經就此事進行過討論,如果臣等所產不差的話,待到還朝京師之後,必定會令大王領兵西征!”看著大王,錢磊道出了他們的猜測。
  “哦!”冷笑一聲,朱明忠說道。“他們想借刀殺人啊!”
  “是想借刀剪大王羽翼,一旦大王打不好仗,皇上會如何看待大王呢?朝野官紳又會如何看待大王呢?他們必定會以此機會,剪除大王羽翼,待到大王手中無一兵一卒時,一切自然可以徐徐圖之了!”
  朱明忠點了下頭,這正是古往今來最常見的法子。沉默不語的他,並沒有說什麼,隻是坐在那,手中端著茶杯,在沉默良久之後,才看著錢磊問道。
  “那麼,你們怎麼看?”他口中的“你們”,指的自然是幾位參軍,他需要知道他們的意見。更重要的是需要知道他們的想法。
  “大王現在已經無路可退,再退,便是死無葬身之地!”錢磊的這番回答,讓朱明忠的心又是一怔。死無葬身之地!這絕對不是什麼危言聳聽,錢磊說的是事實,如果這一次,他不做出準確的應對的話,那麼,將來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不但他個人,包括他的家人同樣也是如此。
  “大王……”看著麵色不時變幻的大王,錢磊繼續說道。
  “無論大王是不是先帝的子嗣,其實於朝廷而言都不重要,李子淵不會錯過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甚至就是鄭經,也樂意看到淮藩被廢,至於李定國、張煌言他們勢單力薄,若是朝廷一意孤行,他們又能奈何得了朝廷?”
  “那麼……”話聲略微一頓,朱明忠反問道。
  “炳奇,你說說,現在應該怎麼辦為好?”如果不是因為看到了自身的險境,朱明忠絕不會如此惱怒,現在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可言了!
  “大王。”錢磊不加思索地說道。
  “其實天下人都想知道,大王到底是何人?”
  

Snap Time:2018-12-20 00:43:11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