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61章 遼東(求支持)

  夕陽的餘輝照著遠方的山嶺,給樹梢、給荒野以及山與天,都鍍了一層晚霞所特有的金黃色,這金中又帶著些許的紅。
  在通往沈陽的官道上,大隊的人馬一路沿著這官道一路前行,相比於關內大多數官道的年久失修,也許是因為這條官道通往所謂的“盛京”,滿清朝廷每年都需要派人回去祭祖,所以這官道倒也還算是齊整。
  不知多少年,這條軍民關係已經不見這樣的人馬了,尤其是那旗幟上書寫的“明”字,更是在相隔數十年之後,再次出現在這片土地上。
  遼東!
  是漢人的故土,九州之一!
  非但軍中的官長知道這遼東是漢人故土,是漢人在幾千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篳路藍縷開創的土地,而今天這片漢人的故土終於再次回到真正的主人之手。而不是什麼所謂的“滿洲”。
  置身於這片漢人故土上,幾乎所有人的心情都顯得有些與眾不同,都和過去有些不太一樣。
  “密之,你看……”
  騎在馬背上的朱明忠,手指遠處的曠野上一片廢墟說道。
  “那就是當年遺留下的衛所衛城遺跡,將來像這樣的地方,可以直接利用舊堡,重新翻建……”
  對於東北的未來,早就有了全盤規劃的朱明忠,首先想到的就是利用舊衛所的遺跡,重建“衛所”,然後以衛所,向周圍擴張,進而掌握周邊。自從遼東收複之後,這還是朱明忠第一次前往遼東,他並沒有選擇更完全的海路,而是選擇了陸路。
  當然,為了保證安全,除了府中的衛兵之外,還有一個騎兵營一共數千人馬隨行,而身為東北總督的方以智,更是親自來到山海關迎接他。也虧了方以智不辭辛勞,先沿著官道一路過來,然後,在路上準備好了一切,一切飲食供應、布防、護衛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因此,倒是也感覺不到絲毫旅程之苦。
  而朱明忠更是興致勃勃的沿著官道,四處查看著,與其它人眼中,遼東不過隻是一片苦寒之地不同,在他看來,這東北就是未來另一個江南。尤其是過了廣寧衛,也就是後世的錦州一帶之後,看聞那一望無際的遼闊平原,朱明忠的心情立即舒暢起來,他更是有些激動的說道。
  “密之,你看這,這麼一大片土地,千無人煙啊,這地上的土,你瞧,都是最肥沃的黑土,別說是撒下種子了,就是插根筷子,也能長出芽來……”
  對於大王那誇張的言語,方以智隻是點頭稱是,他能夠理解大王的心情為何會如此舒暢,因為自滿清崛起之後,數十年來克複遼東就成了幾乎所有人的夢想,隻是這個夢曾經看起來是那麼的遙不可及,幾乎不可能存在,甚至到最後,人們都已經放棄遼東了,他們頂多隻是夢想著將滿清驅趕出關內,那怕就是劃江而治,大明偏安南方,也未嚐不可。
  但是現在,他們不但趕走了滿清,而且還收複了遼東,曾經看似不可一世的滿清,現在更是如喪家之犬似的,在草原上流浪著。
  “大王,在去山海關之前,臣已經命人集中俘虜,於沈陽城外墾荒,預計到10月,雪下來的時候,至少可以在沈周圍邊墾荒200萬畝……”
  順著大王的話,方以智為自己“邀起功”來。
  “現在已經開墾出來的二十萬餘畝,都已經種上了從江北發來的玉米種,在來之前,臣向衙內官員囑咐過,既墾即種,至少在六月中旬之前開墾的荒地都要種上玉米,到時候,至少可種五十萬畝左右,秋收時至少可得玉米七八十萬石……”
  用俘虜拓荒種田是江北一直以來的“傳統”,在沈陽雖說隻俘虜了萬餘“清兵”,但是方以智還是把他們編成隊,在軍隊的看管下於沈陽周圍拓荒種田。
  “七八十萬石……種的太晚了一些,估計可能會減產,不過不要緊,隻是試驗,七月之後就可以種土豆了,我們在東北多種一些石糧食,就少解運一石糧食,就能多解一桶火藥……”
  忽然,朱明忠停了下來,轉身問道。
  “王官溝鐵廠現在怎麼樣了,當地的鐵礦是不是已經出礦了?”
  王官溝位於後世的本溪,在永樂年間,數十名明軍的工匠風塵仆仆到了那,他們尋著先人挖煤開礦的足跡,先找到藏有鐵礦的地方,再找到產煤的地方,後來到了牛心台的王官溝,百戶長楊哈喇看這地方平坦,遂將此選為炒鐵的地址,也就是所謂的“王官溝炒鐵所”。
  鐵,是那個年代的稀有物資,稀有就是利益,稀有就是商機。擁有生鐵和焦的本溪,蘊含了無限的希望,吸引了很多商家的眼球。商家也跟著來此落戶。在發展中,形成了專業的商戶,有專門經營糧食的,有專門經營雜貨的,有專門經營旅店業的,有專門煉焦的,有專門煉鐵的。最後火連寨終於發展成了遼東地區的一個大商鎮。
  不過這一切,最終隨著“女真馬隊呼嘯著來搶鐵”而結束,王官溝炒鐵所後來成為清虜的奴營,至於火連寨也因為商戶被殺而荒廢,不過在出兵東北之前,朱明忠就已經選擇了王官溝作為軍火中心,畢竟後世本溪憑著其獨有的“低磷鐵”為依托,是中國最重要的特鋼基地,而“低磷鐵”正是鑄造優質火炮、銃管最好選擇,即便是現在用的朝鮮鐵,也無法同本溪鐵相提並論。
  之所以會這問道這件事的,是因為現在忠義軍那怕就是一發子彈,都需要從江北經海路運來,這顯然並不符合戰爭的需要。王官溝鐵廠什麼時候投產,直接關係到忠義軍的戰鬥力以及將來的計劃,朱明忠又怎麼可能不關心。
  “回大王,王官溝一直有清虜工匠,這些年煤鐵生產並未停止,隻是其鐵爐老舊,所生產的鐵料,隻能勉強用於鑄造炮子,所以,非得等江北的鐵爐運來之後,才能開工……”
  方以智的回答,讓朱明忠略點下頭,然後吩咐道。
  “這鐵廠的建設一定要回快,設備……實在不行,可以從兵工廠拆運一部分過來,至於運輸船可以同參謀部商量一下,擠出幾條船還擠不出來嗎?”
  雖然知道,現在想擠出幾條船,並不容易,畢竟,船就那麼多,既需要運兵,又需要運送糧草、物資,船力自然也就極為緊張,不過既然他已經決定了,那邊肯定會想辦法擠出船來。
  就鐵廠以及兵工廠的建設與方以智聊了一會之後,騎在馬背上的朱明忠,興致勃勃地將手中的馬鞭子一揚,笑著說道。
  “密之,你看這片天地,雖說這“天下第一”有許多種說法,可是這東北總督必定是我大明的“天下第一督”,而你方密之,正是我大明的第一次東北總督!”
  大王的這聲稱讚,讓方以智拱手笑道。
  “臣能為東北總督,全憑大王信任,臣隻恐才疏學淺,有負大王重托。”
  “哎,密之,你那點都好,就是太過謙虛!”
  搖搖頭,朱明忠笑道。
  “想要治理東北,其實倒也不複雜,無非就八個字“移民實邊”、“強幹弱枝”,這前四個字,有孤為你辦,至於這後四個字……”
  “臣知道!”
  不需大王說出聲來,方以智也知道何為幹,何為枝,如何強,如何弱。自然也是成竹在胸,
  有些話並不需要多言,甚至都不需要提醒,隻需做到心中有數就行了,對此方以智清楚,朱明忠同樣也明白,他隻是略點下頭,然後仰臉朝天望望,隻見這天空中烏雲密布,朔風勁起,於是便說道。
  “這天變得挺快啊!剛才還是一片晴空,這會瞧這模樣,興許快下雨了。”
  方以智連忙於一旁說道。
  “不要緊,大王,前麵就有一個老衛所,雖說原本廢棄了,卻也有一間驛站,雖說不夠護軍住的,但在那湊和一晚,避下雨卻還是可的。“
  不大一會,果然雨便紛紛降了下來,那雨一開始的時候,下的並不大,隻是綿綿細雨,可是慢慢的雨越下越大,騎在馬上的騎兵們,早在剛下雨的時候,就已經把雨衣披在身上,不過那油布雨衣總歸是擋不住大雨,不一會,雨水便滲進衣內,讓人感覺極為舒服,與普通的士兵一樣,披著一件雨衣的朱明忠一邊冒雨繼續向前,一邊自言自語地低聲說道。
  “等將來無論如何,都得先把船隊派到美洲去,再怎麼著也得先把橡膠樹的種子帶回來,至少塗膠的雨衣,總省得被淋透吧……”
  一直貼身跟在大王身邊的李廷偉聽了忙問道。
  “大王那橡膠是什麼?”
  作為大王身邊的侍衛,對於美洲李廷偉倒也不陌生,隻是這橡膠還是第一次聽說。
  “橡膠就是美洲的一種特產,從樹流出來的樹汗,那玩意……”
  說話的功夫,看著遠處的過來的數乘快騎,朱明忠便笑著說道。
  “我們到地方了……”
  

Snap Time:2018-12-20 00:06:53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