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427章 好事(求支持)

  進了三月,按照往年的常理來說,中原大地這會本應該是萬木蔥蘢,一派濃濃的春色,可是今非往昔,過去的這幾十年冬天走的越來越遲,直到了三月這小五台一帶還是一派冰天雪地的冬景,那雪還是沒有完全化盡。每天晚上從漠北穿行而過的白毛風乘高而下,將南方的暖風吹散,將那看似將要消融化的冰雪再次凍實,第二天再次在陽光下緩緩消融。若是碰著晴天,自然是冰雪消融,但是若是碰著陰雨天,這天就變得古怪起來,天上時而降下凍雨,時而又落下細鹽一樣的雪粒,風卷凍雨,風吹飄雪,這到底是冬還是春,恐怕已經無法分辨了。
  不過即使是如此,人們也知道,春天已經來了,現在冬天,不過隻是兔子的尾巴罷了。春天很快就要來了……
  而在這種對春天的期待之中,一支由十數萬人組成的大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小五台山,一時間在這原本人煙罕見的小五台山中,那橫亙百餘的山穀之間,除了兵營還是兵營,這曾經人煙罕至的地方,現在更是擠滿了人。一座座帳蓬同樣也是烏煙瘴氣的,到處堆著柴炭和糧車,兵營之間的土路更是被大兵們的牛皮靴子踩成了一團泥漿。而滿是泥漿的土路間,每天都有騎兵或者車隊經過。而那兵營中一麵麵飄揚的大旗上書寫著的“楚”字,清楚的表明著他們的身份他們是楚軍,正是那讓滿清朝廷牽掛著的楚軍主力,在過去的半個月,他們一直就駐於小五台,隻待一聲令下,就會自西向東一路直取京師。隻不過現在他們一直都在這等著,等著楚王的命令。
  而這種無所事事的等待,總會折磨人們的耐性。在長期的等待之中,即便是最膽小的人,這會兒也恨不得殺出山穀,和滿清大軍廝殺一番,畢竟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呆著實在是太過無聊了,甚至因為備戰的關係,甚至就連正常的訓練,這會兒也停了下來,以節省戰士們的體力,隻是進行一些基本訓練,讓他們保持隨時投入戰鬥的狀態。
  這天正午的時候,一隊信兵約十餘騎,自西向東馳來,那棗紅馬的身上全都是泥漿,馱著一個個蓬頭垢麵的信兵,在三尺餘寬的“官道”上狂奔,在他們狂奔的時候年久失修的夯土官道上更是泥漿四濺,濺得道旁的大兵們渾身上都泥水。馬隊剛過去,就立即招來兵士們一片責罵。
  “龜孫子你們這是得興個啥!瞧你那趕的!這是著急趕著去投胎那,還是去奔喪啊……”
  軍服上濺了一片泥點的兵丁在那罵著,他一邊罵一邊將軍服上的泥點擦去,而另一個大兵也許是因為嘴也迸進去一滴,他“呸”地唾了一口,衝著那些人大聲嚷罵道。
  “都他麼的著實投胎那……”
  他們也就是在那罵上幾句,所有人都知道,那來的信兵是萬萬不能攔下,敢阻攔信兵的,格殺勿論,這是軍中的規矩,他們也就是過一下嘴癮,相比於這些人在那過著嘴癮。而一些老兵瞧見那些急馳而過的信兵時,在心暗自嘀咕了起來。
  莫非是要開打了?作為老兵的他們自然知道打仗之前,最忙活的恐怕就是這些傳令兵。現在這些信兵這樣急匆匆的趕過來,肯定是哪邊有事兒發生了。不定,要不了幾天,大軍就該衝出這太行山了。
  那一行急馳而過的信兵當然理會不到兵士們的罵聲,實際上他們似乎很享受這種嚷罵,這種嚷罵聲往往在提醒著他們所擁有的特權,也就隻有他們能夠在大營橫衝直撞,要是換成其他人這樣縱馬奔馳,恐怕早就丟了腦袋。他們直接衝進中軍大營,然後直到衝到大帳前。為首的信兵在大帳前方數丈遠的位置猛的勒停戰馬,然後跳下馬。
  “太原八百加急!”
  一旁的衛兵聽到800加急,那心頭忍不住一顫,誰都知道這800加急,往往不是什麼好消息。
  莫不是太原那邊出了事?
  一份八百加急的急信,被迅速送至帳中,而賬中穿著一個文士接過那信之後,便對帳中就著油燈的燈光看著地圖的將軍說道。
  “大王,太原急件。”
  這穿著一身戎裝的將軍,正是大明的楚王李子淵,現在的他一身戎裝,瞧那一身打扮與不尋常的將軍倒也沒有什麼區別,隻不過那盔甲上的四爪金龍紋清楚的表明了他的身份,他是大明的楚王。
  “哦?太原有什麼事?”
  李子淵回過身來,將油燈放在桌上,然後接過信,撕開信封,剛一看清楚上麵的內容,原本神情凝重隻以為不是什麼好消息的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好事,好事!這可是真是個天大的大好事啊!”
  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上一次笑的這麼暢快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這一陣子,自打從東出太行以來,李子淵可以說是心情越發的顯得有些沉悶,因為清軍的主力並沒有像被調動起來,非但沒有調動,甚至還北上至滄州,大有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滄州離京師並不遠,一旦他率領大軍東出太行的話,清軍肯定就會聞風而動,到時候既便他再不願意麵對清軍的主力,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和他們往死廝殺一場。
  對於原本想要避實就虛的他來說,他所期望的自然是千方百計的避免與清軍進行決戰,至少在奪下京城之前,必須要避免決戰,隻有如此,才能保存實力。
  將來這天下會是如何,李子淵並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將來這天下要靠什麼,靠的自然是實力。奪複神京或許可以給他帶來前所未有的聲望,讓他為天下所矚目,但是李子淵並不願意因此損兵折將,畢竟在將來的大明,總歸還是在要靠實力去說話的,沒有了實力,一切都是空談,什麼所謂的名聲,不過隻是過眼雲煙罷了。最根本的還是實力,所以,避免決戰從而保存實力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也正因如此,李子淵才會決定分兵,將大軍兵分四路,三路被派遣進攻北直隸,用於充當誘餌吸引清軍的注意,一但清軍的注意力被吸引之後,他就立即領兵收複京師,然後再以京師的滿清八旗婦孺為人質,迫使清軍無心戀戰,甚至可以直接逼降他們,然後進取滿清八旗精銳為己所用。對於李子淵來說,他的眼可沒有什麼血債,甚至在他看來,既然當年高皇帝能夠收降那些色目人、蒙古人,那麼他自然可以收強這些滿清八旗。到時候手握數十萬人馬,這天下誰人敢小瞧他?
  計劃或許非常完美,但是現實卻非常殘酷,清軍完全不為誘餌所動,甚至還緩緩北移,而且其京師內的滿清婦孺似乎也有所異動似乎開始準備往關外回撤,這一切都表明,清軍很有可能會放棄京師。
  如果他們真的放棄京師,雖然不能夠收降滿清八旗精銳為己用,可是李子淵倒也還是樂意奪下那座空城。但問題是,清軍現在隻是一副似動似不動的模樣,他們到底是想撤還是想打?
  也正因如此,李子淵才會頭痛不已,整天煩惱著兵事,煩惱著摸不準清軍的動向,但是現在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卻讓原本心情煩鬱的他變得高興起來。
  “大王為何這般高興?”
  許雲程有些不解的看著哈哈大笑的大王,語氣中帶著些疑惑。可有一陣子沒看到大王這麼高興了。
  “厚滌,南邊派人八百加急送來的信!你來看看!”
  李子淵說笑著便把信遞給了許雲程,與其它人不同,現地許雲程已儼然是他的心腹幕僚,對他,李子淵可謂是信任有加,這種際遇自然不是一般人能碰著的,但在許雲程看來,這一切都是他爭取過來的。
  無論是開封的投名狀或者平定山西時,協助李子淵收籠山西,所有的一切,他許雲程都可以說得上是居功甚偉,不過他倒也不自傲,因為他知道,居功自傲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啊!”
  看過信中的內容,許雲程頓時驚聲說道。
  “他,他居然還活著!”
  “可不是還活著,不僅還活著,而且還弄了這麼一件大事,可以說,現在縱是閩王想悄無聲息的把他弄進府頤養天年,也不可能了,畢竟,全天下的人可都知道了!”
  雖說現在全天下的人還不一定都知道,但是李子淵肯定會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對,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許雲程幾乎是立即不加絲毫猶豫的說道。
  “一定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鄭芝龍回來了,隻要大家知道了這件事,到時候,到時候……”
  沉吟著,許雲程的腦子各種念頭在那翻轉著,下一步該怎麼辦?
  當然,首先是應該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此事,非如此不能從中餘利。
  可是接下來呢?
  在許雲程思索著接下來如何處置此事的時候,李子淵同樣也是笑的思索著這件事對他帶來的好處。
  對於這陣子一直沒有什麼好消息的李子淵來說,這自然是個再好不過的好消息。
  為什麼鄭芝龍回到福建對於他來說是個好消息?
  或許,對於鄭成功、對於朱明忠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好消息,但是對於李子淵來說,卻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好消息,原因非常簡單。鄭芝龍曾經降清,而且他曾直接導致隆武朝覆滅與隆武帝死亡,他鄭芝龍自然是大明的罪人。
  鄭成功是大明的功臣不假!
  可是他爹是罪人!
  是應該千刀萬剮的罪人!
  過去,鄭芝龍身於滿清之手,自然沒有人會去追究,但是現在他好好的活著回來了,天下人又怎麼能放過他?
  不過,以鄭成功的功勞來說……
  “大王,恐怕以閩王的功勞而言,天下人縱是敢言殺他,亦無人敢殺他啊!”
  片刻的思索之後,許雲程看著大王道出了一個現實問題。
  “殺不殺他不重要!”
  搖搖頭,李子淵盯著許雲程說道。
  “殺他?於我等有何益處?”
  對於看重利益的李子淵來說,他可不在乎鄭芝龍什麼時候出賣的大明,別說他害死了隆武帝,就是親手殺了隆武帝,對於他李子淵來說,都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什麼比從這種事中得利更重要的了。
  “正是,殺他於我等無絲毫益處,所以,無論如何……”
  盯著大王,許雲程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道。
  “既便是全天下人皆言殺鄭,大王也必須要保住鄭芝龍的性命!甚至可以不惜代價!”
  許雲程的建議讓李子淵略微一愣,盡管他想從這件事中得利,但是卻不像許雲程這樣急切。
  “不惜代價?”
  詫異的看著許雲程,李子淵的眉頭微微一鎖,目光中盡是不解。
  “正是如此,非如此不能從中得利,非如此不能令天下大亂!”
  非如此不能從中得利,非如此不能令天下大亂!
  這樣的一句話從許雲程的口中說出來的時候,若是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出言訓斥了,但是李子淵總歸於他人不同,他隻是對其點下頭,示意其繼續說下去。
  “大王,鄭芝龍既然是閩王之父,亦是淮王之嶽,隻要他一天還活著,天下人就知道閩王之父是漢奸,明白淮王之嶽是漢奸!”
  在許雲程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李子淵深以為然的點著頭,他也是這麼想的,對於他來說,他可不在意什麼鄭芝龍的性命,他在意的是如何借鄭芝龍去打擊鄭成功、朱明忠,如何在這件事上大做文章。
  “非大義滅親,不可洗此汙名,可大王,若是閩王大義滅親,如此人倫慘事,其又豈會天下所容,而淮王不聞不問,又豈不令天下人齒冷?若是如此……大王可不費吹灰之力,既可平兩勁敵!”
  與很多人不同,許雲程壓根就沒有把大明朝廷放在眼,在他看來,鄭成功也罷、朱明忠也好,就連那位打掉牙隻能往肚吞的張煌言,於他許雲程眼中,不過都是李子淵的敵人,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為大王除勁敵!
  且非如此不能平天下!
  也正因如此,他才會說出這番話來,也恰因如此,李子淵才會對他信任有加,因為許雲程永遠不會和他談什麼忠義,而隻是與他談利益,如何讓他李子淵的利益最大化,這才是許雲程身為幕僚應該做的事情。
  “閩王自然不會殺父!”
  不用思索,李子淵也知道答案。
  “父子相殘之事,又豈是閩王所樂見?可縱是閩不意見到此事,天下愚夫蠢人何止千百,到時候自然有人建言殺鄭芝龍以謝天下,可……誰敢殺他?”
  點頭讚同時,許雲程又冷笑道。
  “至於淮王,雖說世人皆知淮王處事以公,他又豈敢言殺父?淮王妃可是鄭家的女兒!”
  一句鄭家的女兒,差點沒讓李子淵笑出聲來,當初他可是曾嫉妒過朱明忠的際遇,畢竟,不是誰都有機會娶到那樣的名門千金,甚至他非但娶了鄭靈,而且還得皇上賜婚娶了雲南沐家的郡主。
  每每想到其妻妾皆是出身名門,李子淵便是羨慕非常,他甚至還尋思著,是不是應該娶個大明國公家的小姐為妾,反正那些個國公現在不過都尋常百姓,若是放出風聲,不定多少人會雙手把女兒捧到他的麵前,畢竟那些人除了老祖宗留下來的頭銜之外,再也沒有了其他的什麼東西。
  可,問題在於……那些國公之後,不過也就隻有個名罷了,別的不說,就說南京,在南京光複之後,那些個所謂的“國公”想要索要國公府什麼的時候,閩王是怎麼對待他們的?
  理都沒理會他們,至於什麼血脈上的高貴,更是放屁,擱洪武爺之前,他們的祖宗也不過就是一群普通老百姓。
  既然他們祖宗可以成為大明的國公,他李子淵同樣也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
  這人的命啊!
  當初還是那般讓人羨慕,可是現在呢?
  不過就是一個笑話罷了!
  全天下的人都在看他朱明忠的笑話!
  這,是一件好事!
  心底冷笑著,李子淵看著許雲程笑道。
  “厚滌,那以你之見,現在,咱們該怎麼辦?”
  “等!”
  許雲程吐出一個字來,然後迎著大王的視線,繼續說道。
  “大王,現在這件事,倒是再簡單不過,有閩王在、淮王在,天下人無人敢殺鄭芝龍,可天下人都知道,他鄭芝龍是漢奸,這樣的人不殺又焉能平民憤,不殺又如何對告慰先帝?可是誰人敢殺?誰人能殺?”
  “若是無人敢人,無人能殺,那本王就怎麼樣才能保得住他!”
  盯著許雲程,李子淵道出一個現實的問題。
  “大王,無人敢人,無人能殺,可,並不意味著,無人敢言殺,大王,我大明的士人還是有幾分風骨的!”
  

Snap Time:2018-12-19 23:36:32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