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401章 海峽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關心和厚愛,我會一直努力的。弄了一個微,信公,眾,號,大家可以加一下。微,信,公,眾,號:無語的天空)
  “嘩!嘩!”
  洶湧的海浪拍打著礁石,濺起了幾尺高的晶瑩的浪花,浪花飛濺之中,甚至落到石上站著的人身上,那立於礁石上的人,雙眼凝視著大海,那凝重而肅穆的神情越顯得的堅定起來。
  “長儒,你看由此入海,距台灣不過三百!”
  凝視著大海,鄭成功的神情極為凝重。
  “如此臥榻之地怎能容他人安睡?”
  在得知李定國取廣州之後,一時激動的鄭成功多年的鬱積終於無法控製的吐出了一口血,當時便昏迷過去,在清醒之後,他並沒有休息,而是直接乘船沿閩江南下,來到海口處,凝視著大海,在接下來的幾天之中,他並沒有接見其它人,而隻是見了其商行麾下的幾人。從他們的口中了解了一下台灣的局勢,然後大王意用兵台灣的消息,便傳至福州,心存之下,王忠孝立即趕了過來,試圖勸說鄭成功改變主意。
  “大王,若是出兵台灣的話,隻恐怕必定會引起與清河衝突。”
  鞠著腰身,王忠孝的勸說道。
  大王意用兵台灣!
  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王忠孝幾乎立即本能的要加以反對,畢竟,他知道用兵台灣意味什麼。
  “大王,台灣是淮王經營多年之地,如若大王意用兵台灣,非但一時難以攻下,與淮王之間衝突亦會隨之發生,臣、臣恐到那時,我大明今日之大好局麵,將因而付之東流。”
  為了能夠阻止大王用兵台灣,王忠孝隻差沒說,若是鄭成功用兵台灣的話,那麼與清河之間勢必會爆發衝突,畢竟,無論如何,清河都不可能輕易將台灣讓予他人的。
  “長儒,你看這台灣,距福建不過三百,而數百年間,我福建之人居然將其視為化外,甚至任由夷人據占台灣,如此臥榻之地,又怎麼能夷人踐踏!”
  鄭成功的話讓王忠孝頓時一愣,他有些詫異的看著鄭成功,目光中盡是不解之色。
  “大王?”
  夷人?
  大王這是什麼意思?
  鄭成功並沒有立即給予解釋,而是從礁石上下來,走到沙灘上,然後便沿著沙灘往前走著,直到看到一截木枝後,才拾起那木枝在沙地上畫出了一個台灣的草圖,然後指著那草圖說道。
  “長儒,你看,目前荷蘭人據占此,人稱大員城,其於此築有堡壘,而萬年城在這……”
  於草圖南北兩端各點出一點之後,鄭成功又於萬年城附近點了一點,輕聲說道。
  “此地為淡河水,荷蘭人於河口築有紅毛城,有夷兵百人駐守,沿淡水河一路逆流而上,入盆地之後,便是萬年府,一直以來,荷蘭人與萬年城皆是河水不犯井水,但是台灣既為我中國之地,又焉能容西洋夷據占?”
  扔下手中的木枝,鄭成功沉聲說道。
  “所以本王意取台灣複歸中國,逐據島之荷蘭夷!”
  王忠孝注意到在鄭成功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臉上的得意一閃而過,如果大王沒有在地上畫出草圖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有知道大王為何得意,但是現在,從那圖上,他已經明白了大王的意思。
  “大王的意思是,借驅逐荷蘭夷之機,入台灣、脅萬年?”
  王忠孝直截了當的道出了鄭成功的打算,什麼荷蘭人,什麼讓台灣複歸中國,不過都隻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恐怕還是為了萬年。
  “長儒,皇上在萬年!”
  凝視著大洋,鄭成功一語道破了其中的關鍵。
  “無論如何,除非成仁行以不臣,否則,本王便絕不能用兵萬年,可不能用兵萬年,並不意味著本王不能集兵於萬年附近,予成仁以壓力,令其送聖駕還朝,如此,方才是本王之初心!”
  明人麵前不說假話,鄭成功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驅逐荷蘭人,而是為了迫使朱明忠作出讓步,畢竟,隻要皇上與朝廷在其手中一天,對於鄭成功來說,都是一個隱患,他需要排除這個隱患。
  “成仁……”
  立於沙灘上的鄭成功,話聲略微一頓,
  “世人皆言其忠,可是世人又焉知道,成仁之謀,遠甚他人,縱是那李子淵,看似於中原得一時便宜,可其又焉知道已經盡落其中!”
  在道出這番話的時候,鄭成功的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見王忠孝似乎有些不解,他便繼續解釋道。
  “若是沒有李定國取廣州,恐怕本王也不知道,成仁居然會算計如此,本王、李定國、李子淵,以至於蒼水、聖上,皆不過隻是其手中之棋子,至於這天下,不過隻是其眼中之棋盤罷了,而我等不過隻是入其中而不知的棋子!”
  什麼!
  驚駭的看著大王,王忠孝無論如何都能無法相信,這番話居然會從大王的口中吐出,但更多的卻是不解,他不知道為何大王會如此高抬朱明忠,居然認為其將天下操弄於手中。
  “長儒,你看,從其去年遣水師往緬甸迎駕,再到本王聞知後,意欲用兵江北,而其又以利誘使李子淵北伐,再到他對李子淵百般忍讓,你當真以為,他是為北伐大計?”
  冷笑一聲,直到現在,鄭成功才總算是看穿了朱明忠所下的每一步棋。
  “難道不是為了北伐?”
  王忠孝不解的問道。
  “北伐?”
  搖搖頭,鄭成功無奈的長歎口氣。
  “世人隻看到朱明忠為北伐大計,居然如此忍氣吞聲,以至於世人皆言其委屈,道李子淵之奸詐,可是又有幾人知道,李子淵不過隻是其手中棋子,現在李子淵看似據中原、奪山西,大有進取京城,為天下先之意,可是誰知道,他李子淵不過隻是另一個李自成罷了!”
  另一個李自成?
  在王忠孝不解時,隻聽到鄭成功繼續說道。
  “他談不上什麼李自成,頂多也就是為他人做嫁衣,縱是李子淵奪取了京師,到時候,也不過隻是為成仁做嫁衣,更何況,以本王看來,這京師,無論如何,都不會入其手中,長儒,你信不信,在他李子淵東出太行,與滿清主力決戰之時,成仁的水師就會入渤海、取塘沽然後直取京師,到那時,誰是北伐第一功臣?”
  與其它的國人不同,出於“海盜”家庭的鄭成功比大多數國人了解海洋,也正因如此,他才會選擇“通海裕國”才會選擇“海路北伐”。原本看到了李子淵在朱明忠的“主動讓步”下,一步步的當起了所謂的“北伐先鋒”時,他還不太敢肯定朱明忠不過隻是拿其讓誘餌。直到李定國的數萬大軍被其艦隊護送到廣州城下之後,鄭成功總算是不再懷疑了,他相信自己的判斷,甚至,也正因為李定國占據了廣州,使得鄭成功認為自己徹底看穿了朱明忠的算盤。
  “這……”
  所謂“北伐第一功臣”,必定是指京師克複的首功。在王忠孝欲開口時,又聽大王說道。
  “其送李定國奪取廣州,那李定國與本王有當年之積怨,今日縱是本王奪以福建,亦不得不分神於李定國,若是李定國北上,自可入長沙,臨湖廣,到時候,李定國與蒼水兩人皆可為其助力,北可取湖廣,誅不臣,東可入江南、福建,行私伐,如此計策,早在一年前成仁就已經盤算妥當,而我等入其中全不自知,此等心思,又豈是尋常人所能比?”
  大王這麼一說,王忠孝的後背頓時便湧出一陣冷汗來,原本想不通的事情,這會全都想通了,過去他甚至也曾嘲笑過朱明忠的“傻”,可現在一想,那是他傻,分明就是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經把全天下人都耍了一遍。
  一個在去年就已經算好今天一切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傻子,而更讓人心驚的是什麼?是全天下的人都是或主動或被動的成了他的棋子,即便是看出來了,也隻能如此,
  “大王……”
  王忠孝沉吟片刻,然後說道。
  “大王,以臣看來,那李子淵他日很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想到今日的忍讓,王忠孝頓時同情起李子淵來,同情起他入中而不知的“愚蠢”,他甚至已經料定了李子淵的結局,最後李子淵必定是“不臣之逆”。
  朝廷在淮王手中!
  突然,王忠孝猛然睜大眼睛,看著大王說道。
  “大王意用兵台灣,莫不是為了?”
  “李子淵的死活,與鄭某無關,此等小人,縱是他日大明中興之時,亦不能與其朝殿為臣,隻是……”
  凝視著遠處,鄭成功又冷笑道。
  “無論如何,本王是絕不會容他人以不臣之名討伐本王!”
  這才是鄭成功用兵台灣的原因所在。在說出這句話之後,鄭成功突然冷笑道。
  “不過,成仁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所謀劃的一切,皆在台灣,皆在萬年!所以……”
  凝視著大海的對麵,鄭成功的神情中帶著期待,正因為他看到了其中的機會,所以才會用兵台灣,現在,台灣甚至比北伐更重要。
  “本王隻有待他北上之時暗度陳倉了!”
  

Snap Time:2018-12-15 22:22:40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