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351章 今非往日(求支持)

  天下!
  置身於江邊小舟上的李子淵,看著那江濤時,心頭卻是一陣陣的激蕩,即便是已經過去數日,但是他卻依然無法平靜,畢竟,這件事,委實太過出人意料了。
  就在幾天前,李子淵的所思所想不過隻是如何在這亂世之中,為將來謀取一席之地,而現在,他卻有了更高的目標,這個目標甚至是別人送給他的。
  揮師北伐!
  無論是鄭成功也好、張煌言也罷,朱明忠亦可,他們的夢想就是北伐,就是北伐逐滿清,恢複大明江山。在過去的十幾年間,他們都為這一夢想而努力著,而這也是天下人的夢想,可他們誰又做到了?
  都沒有!
  現在,這個機會卻因為朱鄭兩人的衝突,平白的送到了他的麵前,他又怎麼能不激動,甚至朱明忠為了讓他北伐,更是不惜贈以大量的兵器,盡管不少兵器將會在其北伐河南後,再沿黃河運至開封,但如此奇功偉業如何能不讓人心動?
  “自古帝王臨禦天下,皆中國居內以製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國,未聞以夷狄居中國而製天下也……”
  心情激蕩之中,李子淵忍不住吟詠著高皇帝的《奉天討元北伐檄文》,在此時,他甚至感覺自己與295年前的高皇帝在此時此刻,達成了某種心靈上的共鳴。
  想來當年高皇帝的北伐之時,心情亦是如此的激蕩吧!
  “軍門!”
  呼聲從岸上傳來,打斷了李子淵的遐想。他回頭一望,岸上的親兵正對他打手勢,示意他把船劃到岸邊來。
  錢謙益到了武昌,因為是其老師的關係,所以姚啟聖才會命人來告訴他。
  已經吟完那首《奉天討元北伐檄文》的李子淵,這會正是心情激蕩的時候,就是沒有人來喊,他也準備上岸了,北伐在即許多事急於要處理,這閑暇之事不可久為。
  李子淵匆匆回到湖廣總兵衙門,姚啟聖已經笑吟吟地迎上前。
  “軍門,你看誰來了?”
  話音剛落,從屋走出一個身材瘦削的老人,隻見他笑容滿麵地說道。
  “臨川,還認得我嗎?”
  “恩師駕到,學生未曾親迎,還請老師恕罪!”
  看到已經身為一省總兵,把持湖廣半省的學生,錢謙益用其表字稱呼他的得意門生。他一生中收徒眾多,但是成名者不過區區數人而已。
  鄭成功是他的學生,李子淵也是他的學生,這兩個學生成就的事業,可是已經讓世人望塵莫及了。尤其是李子淵,當初誰能想到,不過短短兩年,便能操持一地,手握二十萬大軍。
  “一別二載了,你老身體還這樣硬朗,實是可喜可賀!”
  心知錢謙益必定不是自己來武昌的李子淵,言語之中自然是頗為客氣。
  “不行啦,這幾年常鬧毛病。”
  錢謙益拉著李子淵的雙手,異常親熱地上下打量。
  “臨川,這兩年不見,你有此成就實是可賀,為師一生所收弟子無數,但能成此番事業者,唯臨川你一人而已,老朽心中已倍感欣慰。。”
  李子淵把錢謙益讓進書房,親手恭恭敬敬地給他獻上茶,望著他說。
  “老師謬讚了,說起來學生真是慚愧至極。這兩年一直想抽空到南京去看望你老,可卻總日不得閑,總找不到空。現在居然勞老師來此看學生,實是學生的罪過。”
  作為錢謙益的學生,李子淵自然是對他保持著尊敬,而且每逢節前,他都會命人給錢謙益送上節禮,畢竟,他總需要維持一些名聲,而且對於錢謙益,他亦有所求,自然不會將其冷落。
  錢謙益哈哈一笑。
  “偷得浮生半日閑。想要得閑不容易,不容易呀!不過,若是在天下平息,到時候,自然也能偷得半日閑啊!”
  “不瞞你老說,剛才在江邊垂釣,學生又想起你老於南京對弟子教誨的情景,恨不得現在就往南京去看望您老,這正好了,老師您來了,這一次一定要在武昌長住,也好讓學生有時間親聆老師的教誨。”
  對眼前的這位老師,雖說真沒在他身上學到什麼東西,但是李子淵卻依然是對其恭敬有加,畢竟眼前這人在士林中的影響力,正是李子淵所需要的,尤其像現在這樣,在他名聲不佳的時候,更需要錢謙益的幫助。
  “此次老朽從南京來武昌,準備在武昌呆些日子,畢竟老朽已是年邁,便想著能與你師母一同遊山玩水,豈不樂域。隻是臨川你如今身為我大明湖廣總兵,這位高而任重啊,老朽又豈能勞煩你。”
  “恩師說哪話來。你老相教之恩,學生至今未報,思想起來,常覺慚愧。沒有恩師,哪有學生的今日,今日恩師既然於師母至此,學生自當於師前盡孝,亦可親聆老師的教誨。。”
  李子淵的恭敬讓錢謙益倒是頗為受用,他略點下頭,倒不再客氣了。
  “哎,如此便打擾臨川了。”
  嘴上說著打擾,可是錢謙益卻高興得開懷大笑。
  “學生聽聞恩師近年來一直於家中苦心文章,這次來武昌,不何可是有何教訓?”
  李子淵這才算是問到正題上,他可不相信他這個老師是和師母一同遊山玩水的。已經年過四十的他,又豈不知道個中關鍵?
  “為師原本思及這年歲已高,便閉門於家中,怎奈延平招為師入府,求助於為師,時局如此,為師縱是有歸隱之心,可又豈能獨身啊。”
  先是感歎一番,然後錢謙益才開始引入正題。
  “話要說回來,你這,為師可早就想過來了。”
  錢謙益望了一眼李子淵,然後說道。
  “自古以來,當統帥的也有不少書生出身的。遠如諸葛孔明,近的如延平,都是羽扇綸巾之輩。再有便就是臨川你了,而延平尚有家世相助,而臨川你卻是隻手打拚方才有今日。為師教了一學生,出息了你這個人才,心有多高興呀!這次延平三番五次邀請為師,念及這天下的局勢,為大明江山計,亦為臨川之將來,為師方才來答應他來武昌。”
  “老師可是意遊說學生遵從延平軍命,為其助手,共禦江北朱成仁?”
  李子淵笑問道。
  見其如此直截了當,錢謙益並未開口,凝視他片刻,方才說道。
  “若是為師如此勸你,你是否會聽從為師之勸?”
  錢謙益倒是沒有擺什麼譜,大抵上從鄭成功那,他很清楚,他這個老師,不過也就是名,萬萬不能妄自尊大了。
  “不知道,老師以為,當下之局,若是淮王與延平王之間發生衝突,最後會是誰負誰勝?”
  李子淵並沒有回答錢謙益的問題,而是踢給他另一個問題。
  “兩敗俱傷,絕無勝者。”
  老師的回答讓李子淵點頭笑道。
  “以學生看來,真正的勝家,唯有清虜韃子,淮王與延平王皆是我大明之中流砥柱,若他們互相殘殺,能得利者不正是韃子嗎?”
  認真的聽著李子淵的話,錢謙益點頭讚同道。
  “臨川所言甚此,僅憑此,你便比他們二人更識大體。”
  “所以,非是學生不願聽從恩師之勸,而是為天下蒼生、為我大明,臨川此次絕不能聽延平王之命,進發江北,行自相殘殺之舉。”
  李子淵如此直截了當的拒絕,可以說把錢謙益所有的話都堵在了嘴。
  “老師,其實以淮王與延平王兩者的實力,兩人可謂是五五之數,非是有外力相助,他們絕不至於自相殘殺,從而有負天下蒼生,若是無學生相助,縱是延平王欲北犯,亦會三思而行,可若是得學生相助,延平王又豈會三思?”
  這倒不是李子淵自負,而是事實,畢竟相比於鄭成功,張煌言更願意站在朱明忠一邊,對於鄭成功來說,隻有確認李子淵加入自己這邊,他才會興兵,否則他一但有所行動,最後恐怕就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局麵。
  所以,李子淵才是這場衝突之中的關鍵一環,也正因如此,朱明忠才會不惜給出那份大禮,誘其北伐,從而確保對鄭成功的優勢。
  “所以,無論如何,為我大明之將來,學生是絕不會,亦不能助延平王,還請恩師休再提及此事。”
  “這……”
  李子淵拋出來的大義,讓錢謙益一時無法反駁。
  “況且,”
  看著延平,李子淵又笑說道。
  “學生目下正在策劃大事,一但此事功成,老師即可以償宿願,學生又焉能因小失大?”
  “哦?是何大事?”
  錢謙益好奇的打量著李子淵,現在他已經發現,眼前的這個學生,已經不再是當那個於行伍之中混跡苦於出頭的學生了,而是一方大員,其自然會有他自己打算。
  “老師,你可知道,學生目前麾下統領二十三萬精兵!”
  得意的道出這句話之後,李子淵看著錢謙益,那神情中的得意與自滿,更是難以言表。錢謙益略點下頭,如果不是因為他手下有二十餘萬精兵,鄭成功又豈會求助與他?
  “當年延平北伐之時,其麾下不過十餘萬,既可取以江南。老師,你說……”
  直視著錢謙益,李子淵深吸口氣說道。
  “若是學生領二十萬精銳,行以北伐、直取京師,勝負之數,又有多少?”
  故事很精彩,正在繼續,還請大家多多支持!求支持、求推薦……歡迎大家加入《大明鐵骨》讀者交流群:150536833一起討論小說
  

Snap Time:2018-12-20 00:42:00  ExecTime: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