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7章 以為警(求支持)(18-12-16)      第136章 臣子怒(求支持)(18-12-16)      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6)     

第344章 軍營

  盡管春天的驕陽不見絲毫盛夏的酷熱,但是在驕陽下進行幾個小時的訓練之後,魏道安的軍衣還是汗透了,荷槍實彈的他正艱難的重複著訓練。背囊中的磚塊,變得越來越重,壓得他直喘粗氣。他身旁的戰友此刻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按照忠義軍的訓練要求,即便是在訓練場上,他們進行隊列訓練的時候,背包中也要背負磚塊,以確保重量符合行軍時攜行要求,二十斤重的磚塊,一開始的時候,並不覺得重,可是幾個小時的訓練下來,這背包就會變得越來重。
  長時間的訓練不但是對體能的考驗,同樣也是對意誌的一種考驗。隨著訓練的繼續,每踏出一步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每抬一次腿都會變得更加沉重。然而沒有人吭聲,也沒有人停下來。排長的吼叫聲與鼓手的鼓點不斷的魏道安的耳邊響起,在訓練場上,他們不斷的隨著鼓點的變化而調整著隊列。
  在滑膛槍時代,隊列訓練是極為必要的,也是確保部隊戰鬥力的前提,所以,幾乎每天,各營的日常訓練,就是隊列,相比之下,實彈射擊卻是極為有限的。
  春節後,魏道安從所在的第二十六營被調整到第一二六營,進行這個調整是因為春忙之後,就進行了新一輪的征兵期,會有數萬新兵被征召入伍,126營作為二線部隊,將會補充兵員,從而達到滿編狀態。對於魏道安來說這次倒是因獲得福一但新兵補充進來,他將會因為這次的際遇晉升為下士官。
  而這正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這意味著他提前一年完成的願望。不過想要晉升來下士官,並不是說部隊擴編之後,就能晉升為下士。其實,他還有幾個競爭對手,畢竟,不是所有的上等兵都能晉升下士。最終,隻有其中的一部分人獲得晉升,想要獲得晉升,就需要在訓練場上表現出色。為了趁著部隊擴編時獲得晉升,魏道安和其它人一樣,都願意在訓練場付出更多的時間進行訓練。
  現在126營的營地位於廬州城南不過五許。因為126營的骨幹是從26營中抽出來的一個中隊,其中既有上過戰場的老兵,他們大都是士官,也有像魏道山一樣的去年征召的新兵,他們要在新兵補充入營之前,接受最為嚴格的軍事訓練,畢竟,他們需要成為未來126營的骨幹。在組建126營時,並不是直接從26營抽走一個中隊,而是從幾個中隊中抽調部隊骨幹,在補充新兵後,按照一定的比例,由老兵帶領新兵,從而確保126營有一定的戰鬥力,而一批新組建的26個營,相當於忠義軍的二線部隊。
  訓練是確保部隊戰鬥力的基本前提,沒有嚴格的訓練和良好的紀律,新式的兵器不過隻是燒火棍,在嚴格的之下,即使是最普通的長矛,也可以發揮出超出人們想象的戰鬥力。
  從忠義軍的士兵從軍的第一天起,他們就被要求不斷進行各種嚴格的訓練。新兵先要接受為時一個月的基礎訓練,進入部隊後還需要進行大量的隊列訓練,以保證部隊能夠在各種複雜的地形條件下迅速進行編隊和變換隊形。
  “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這是忠義軍的信條。對於普通士兵如此要求,對於作為排頭兵和部隊基層骨幹的士官更是如此!
  而對於這些想要晉升為士官的士兵來說,他們自然希望能夠用過硬的軍事素質,晉升成為士官。也正因如此,每一個人在訓練場上都極為賣力。在長達兩個小時的訓練結束之後,隨著一陣解散的鼓點,象是脫虛了一般的魏道安和戰友們一樣,癱坐在地上,然後丟下了那沉重的行囊,坐在那喝起了水來,竹筒的水入口的瞬間,隻讓他整個人舒服的閉著眼睛享受著這茶水的清涼。
  “他麼的,可累死老子了……”
  就在身邊的戰友還的抱怨聲還未落下,甚至魏道安還沒喘過氣來的時候,尖銳的哨聲和急促的鼓點同時響了起來。
  “咚咚……”
  鼓手敲擊著急促的鼓點與排長們的哨聲同時響起,這意味著集合。盡管他們沒有離開訓練場,但是排長們的位置卻發生了變化,那些剛想放鬆身體休息一會的戰士們,立刻一路跑到各自的排長麵前排隊大聲報數。雖然他們明明已經疲憊不堪。但是每個人的腰板都挺得象標槍一般,汗水沿著他們的臉龐淌下,雖說喘著粗氣,但卻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排長們看著各排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了集合,隻是略點下頭,然後才悶聲說道。
  “解散!”
  從重新集合列隊,到解散,前後不過隻是一分鍾,根本就是折磨,不……這是磨練。
  合理的叫訓練,不合理的叫磨練!
  在新兵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牢記住了這句話。再次解散之後,戰士們這才散開,在訓練場周圍休息起來,而不像剛才一樣,大都是坐在訓練場上。
  和其它人一樣,魏道安找了片樹蔭處坐了下來,而其他戰友則像發瘋似跑到水槽那,喝水的人不顧戰友在水槽洗臉,洗臉的人也沒有顧忌戰友在那喝水。已經累極了的魏道安,並沒有過去打水,而隻是將水壺的水又喝幾口,然後便將將剩餘的水從頭上澆了下去。
  在享受著這清涼的時候,魏道安將視線投向了訓練場,還有其它的戰士仍然在訓練。
  正在進行隊列訓練的他們按鼓點走路,並隨著軍官的命令練習著如何給火銃裝彈,如何射擊,然後一陣銃聲響起,訓練場上頓時被一片煙霧所籠罩。當然那都是空銃射擊。按照忠義軍步兵部隊的訓練大綱,新兵必須接受裝填、操槍、瞄準、射擊等訓練,每個月都必要要進行一定的實彈射擊。但是,事實上並沒有足夠的彈藥來保證充足的訓練。有鑒於此,才特意製定了射擊訓練要求,就是要求每個月必須進行10次射擊訓練,但也隻有5發實彈+5次無彈丸射擊。
  可即便如此,也遠遠超過這個時代的任何軍隊,畢竟,即便是到拿破侖時代,步兵在上戰場之前,頂多也就是進行過幾十次射擊訓練,更多的人甚至不過隻是幾次射擊訓練罷了。
  “你們注意到沒有,咱們的火銃好像換了。”
  魏道安對身邊的戰友說道。
  “昨天進行實彈訓練的時候,我看了一下,鉛子好像比過去更大了一些。”
  其實魏道安說的不錯,十四式燧發銃與之前使用的六錢火銃相比,其口徑更大,鉛丸更重,而精度相比於舊式六錢火銃,精度高出了一成有餘。
  “過去是六錢銃,現在是九錢銃,彈子重了三錢,再加上火藥,六十發子彈,咱們身上可是多帶了小兩斤東西……”
  一旁的王子興則在那抱怨著,當然,他並不知道,之所以會采用九錢銃,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威力,當然還有就是更好的精度以及射程,再則在滑膛槍時代,0.7英寸口徑以及30克左右的彈丸才是主流,在數百年的使用中,威力與精度在這一口徑中達到了平衡。
  而經過不斷的訓練,最後兵務衙門還是選擇了後座、精度、射程最為平衡的九錢火銃作為忠義軍的標準裝備。至於原來的六錢火銃,或是被翻新出售或是被放入倉庫之中。
  “這多出來的份量,瞧著是不多,可若是一天行軍幾十,連續走上幾天,我敢保證,你恨不得把它們全丟掉……”
  不等王子興這邊抱怨聲落下,那邊忽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打斷了眾人的言語。一支頭帶鋼盔、身著紅色軍服和黑色胸甲的騎兵快速的衝進了營地,現在也就隻有騎兵還穿著盔甲,步兵原本穿著的盔甲已經取消了。之所以取消盔甲,表麵上的是因為九錢火銃在70丈外都能將盔甲洞穿,可實際上卻是為了降低成本,畢竟盔甲比火槍還貴。
  那馬蹄在軍營的土路上帶起了一陣塵土,校場邊休息著的官兵都有些詫異的看著那策馬奔馳的騎兵,他們都不是新兵,自然知道在軍營中騎兵策馬奔馳隻有一種可能非是有緊急軍令,騎兵入營後,隻能保持均速行走,而不是現在這樣策馬奔馳,畢竟軍中的軍正可不是聾子的耳朵。
  在那個騎兵於軍部房門跳下來的時候,一直依樹而坐的把帽簷抬了一下,然後隨口說道。
  “好了,都別傻坐著了,把磚頭都掏出來吧,肯定是要開拔了……”
  作為鹽場出來的老兵的吳天很清楚軍中的規矩,他還記得上一次騎兵這樣入營狂奔的時候,好像還是宿遷大戰之前。
  “這他娘的骨頭都快散了,正好活動一下筋骨!”
  嘴這麼說著,已經把背包的石頭都掏了出來,雖作為中士,可是他的背包頭卻普通的士兵一樣,同樣裝著磚。
  “他麼的都別愣著了,還不快點收拾好東西,不知道軍令如山嗎?”
  故事很精彩,正在繼續,還請大家多多支持!求支持、求推薦……歡迎大家加入《大明鐵骨》讀者交流群:150536833一起討論小說
  

Snap Time:2018-12-16 19:10:48  ExecTime: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