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342章 歸航

  越過台灣海峽之後,海上的驚濤便趨於平靜,就像是這片大海知道這船上都是遠航歸來的遊子似的,用它自己特有的方式來迎接著遊子們的歸來。
  這艘噸位不過五百噸的“遠平號”快速帆船,按照另一個世界的說法,可以被視為“亞飛剪船”,因為她並沒有使用空心船首,仍不夠格稱之為“飛剪船”。可是即便是如此,這種引入了飛剪船概念的快速帆船,仍然成為這個時代海上王者至少是速度上的王者,從艦隊離開平南城之後,它就遠遠的將艦隊甩在身後,一路以十幾節的高速朝著鬱洲駛去。
  在船艏處,穿著素色衣裙的女孩,就那麼站在那,盡管船頭有時因為海浪以及速度的關係,被高高抬起,但是她仍然站在那,甚至都沒有去扶護欄,而在她的身邊,一名侍女這會已經被嚇的臉色煞白,雙手更是緊緊的抓住護欄,生怕一不小心跌落到海。
  “郡主,咱,咱們先到艙吧,這浪太大了……”
  侍女的話讓沐雲晴望遠處的大海看了一眼,然後笑道。
  “小婷,若是你害怕了,便到艙吧,我在這多看一會,不定到了江北之後,就再也看不著海了。”
  沐雲晴的話聲不大,與侍女小婷口中的雲南官話不同,她說的是江南官話,那是大明的官話,盡管沐家鎮守西南數百年,但是其家中卻一直說著江南官話,一直帶著江南省的鄉音。不過盡管在籍貫上寫著“江南省”,口中說著江南官話,但是與沐家的子女一樣,對於江南她卻是陌生的,而現在,做為沐家唯一的女兒,她卻遠離西南不遠萬遠渡重洋前往江南。
  “哎,爹爹可真是的,為什麼不能等到大哥回來了,再讓我走呢?”
  又一次,沐雲晴忍不住出言抱怨著,原本那會大哥明明已經快回來了,可是卻催著她上船。
  “郡主,國公也是迫不得已,畢竟,皇上、太子也都是那天走的。”
  小婷的解釋,讓沐雲晴隻是無奈歎口氣,那仍帶著些嬰兒肥的臉蛋上,卻帶著些愁容,她知道自己為什麼去江南,或許,這正是沐家女兒的命運吧。想到嫁出去的幾個姐姐,她隻是在心勉強安慰著自己。
  “至少淮王,倒是堅挺年青的。”
  想著那未曾謀麵的淮王將會是她的夫君,她的臉頰不由一紅,但是那目光中卻總帶著些許希望,似乎是希望未謀麵的淮王,能夠更符和她的心中對於夫君的想象。
  “沒準大王並不知道,皇上已經賜親於他了吧。”
  作為大副的羅亞相看著船艏的那道身影,暗自嘀咕著。
  “你在說什麼?”
  一直沉默著的船長趙威緩慢朝他轉過身來,仿佛聽到了他的話似的。
  長官的問題,讓羅亞相的臉色變得尷尬起來,立即將視線收回來,然後又一次,專注的觀察著海麵,而不是把心思用到其它地方。
  在風的作用下,“安平號”一路北航,幾天後,當海水變成黃色的時候,船上的水兵們,那原本平靜的神情開始變得激動起來,當海水的顏色越發渾濁的時候,不僅僅軍官們也變得激動起來。對於已離開家一年多的官兵們來說,他們知道,當這海水變成渾濁的時候,意味著他們距離家鄉已經越來越近了。
  在大多數時候,作為一個女人,沐雲晴都會恪守規矩呆在艙室,就像現在她躺在艙中的沙發榻上,正翻看著一本書,對於喜歡看書的她來說,這幾冊書多年來一直陪伴著她,不是她不想買書,而是在顛沛流離的生活,使得她根本就得不到其它的書籍。
  “也許,到了清河,到時候,可以讓他為我買些書來。”
  這個要求,他應該不會拒絕吧。
  可,他畢竟是個武夫,若,若是不喜女子讀書,又該怎麼辦?就在沐雲晴患得患失的時候,艙外傳來了水兵們激動的叫喊聲。
  “到家了,我們到家了……”
  還沒等她弄清楚是怎麼回事,隻見小婷像似一陣風似的跑了過來,激動的對她說道。
  “郡主,郡主,我們到了,到江北了,到地方了……”
  在沐雲晴來到甲板上的時候,她看到所有的水兵都已經擠到了舷邊,他們激動的叫喊著,喊叫著,甚至就是看到一艘漁船的時候,也會激動的叫喊起來。
  “快看,快看,是鷹遊門,是鷹遊門……”
  在水兵們指著海峽在那叫喊著的時候,遠處傳來了炮聲,那是禮炮聲,這炮聲是為了迎接遠舷遊子的歸來。
  長達兩個月的遠航,終於到了目地的!
  在離家一年之後,他們終於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當水兵們在那激動的說著,他們回家之後的安排的時候,沐雲晴卻悄悄的重新步入艙內,她知道,自己自由自在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遠航艦隊歸來了!
  3月26,在“安平號”駛入位於鷹遊門的艦隊港區之後,這個消息立即化成電流沿著鬱洲至清河的電報線路,在呼吸間便把消息傳到了數百外。這原始的有線電報,在最大程度上方便了消息的傳遞,甚至在第一個份電報被送進衙署的時候,“安平號”上的水手還未下港。
  “電報來了嗎?”
  又一次,朱明忠在戴梓進屋後,便有些焦急的詢問道。第一封電報隻有短短幾個字,隻是告訴他,艦隊已經完成任務,正在返航途中。
  而現在,朱明忠更迫切的想要知道,這次遠征的消息,算算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差不多應該有詳情電報過來了吧。
  “回經略,還沒有收到電報。”
  麵對經略的急切,戴梓便說道。
  “若不然,屬下便到電報房守著,若是電報來的話,就第一時間把電報取過來?”
  “嗯,你現在就過去。”
  朱明忠點點頭同意道。
  電報房並沒有設在外麵,就在衙署內,在戴梓去電報房的路上,還沒到地方,就看到顧炎武、錢磊、張金生、朱大鹹、吳有才等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他們無一例外的都是麵帶喜色。
  “戴軍校,你可是去電報房取電報?”
  顧炎武一見著戴梓便出言笑道。在衙署之中“軍校”是對校官的統稱,正如同以“軍慰”稱呼謂一般。
  “正……”
  不等他把話說完,就見張金生一拍他的肩膀說道。
  “還去什麼,電報早就在顧參議那了,走,快去給經略使,不,給咱們的淮王賀喜去!”
  淮王?
  戴梓茫然不知所措的跟著眾人,這是怎麼回事?
  那邊眾人一進公房,便衝著朱明忠行禮道。
  “恭喜大王、賀喜大王,如今我大明朝廷已經安然還朝……”
  什麼?
  大王?
  麵對顧炎武等人的賀喜,朱明忠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茫然,這是怎麼回事?也難怪他會摸不著頭腦,畢竟,他並不知道,其實他差不多已經當了快半年的淮王,在永曆朝中,早就稱其為“淮王”,而不是經略。
  在朱明忠尚摸不著頭腦的時候,顧炎武便解釋道。
  “大王,去年我艦隊救回聖駕之後,今上於平南論功行賞時,感經略起兵江陰之後,克南京、複江北為我大明屢立奇功,特下旨封經略為“淮王”,高皇帝起兵於淮右,今日以經略異姓為“淮王”,自可見今上與朝廷對經略之看重……”
  顧炎武的解釋,確實是讓眾人頗以為朝廷對朱明忠的看重,可是在另一方麵,大家夥卻也知道,經略獲得這個封員也是必然的。
  相比於他人的激動,朱明忠卻顯得極為平靜,對於被封為王,他並不覺得的意外,永曆朝除了一個正統的名義,就再也沒有其它,他之所以能“團結眾人”靠的就是“封賞”,賞自然是沒有江西了,但是封,卻是可以的,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永曆朝廷還不知道這江北衙署官員將領的功勞,若是知道的話,封公賞侯自然會隨之而來。
  現如今這個大王啊!對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名義罷了。真正值錢的東西,可不是什麼淮王,現在名號有了,真正的實惠在那?
  見大王用一副頗感興趣的目光看著自己,顧炎武便知道不需再賣關子了,畢竟誰都知道,這淮王隻是一個名號。
  “大王,因為江北與朝廷相隔甚遠,所以特準大王開幕於江北,可設置六官及察言、承宣、審理等官方便施政,允大王委任官職,武官可達一品,文職可達六部主事……”
  別說,雖說明知道永曆朝給的隻是名義,可是當聽到這個“開幕於江北、可設六官”的時候,朱明忠的心情還是不由的一陣激動,畢竟,這正是他所渴望的,這是完全與鄭成功一樣的權力,設六官、任文武職,這幾乎等同於小朝廷,有了這個旨意,可以說,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自立,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現實。
  就在朱明忠暗自為終於把鄭成功的帽子給甩掉而激動的時候,隻見顧炎武笑道。
  “另個,今上又賜了一樁婚事於大王……”
  

Snap Time:2018-12-15 21:35:24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