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220章 試驗場

  那位大將軍有什麼能耐,朱明忠暫時並不清楚,但是他很清楚,相比於那位大將軍,他真正的優勢在什麼地方。
  自然不會是剛剛成立沒有多久的海軍,沒有個幾年的時間磨練,那支海軍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海軍。不過相比於現在東方的艦隊,朱明忠很清楚他的海軍優勢在什麼地方。
  技術上的優勢!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技術上的優勢,最終會決定海戰的勝負!畢竟,海戰從來都是蠻夫的戰場,而是智慧與科學的校場。比拚的是智慧與科學,至於莽夫,在大海上,從來都隻是他人功名的墊腳石。
  在城外忠義軍炮兵操練場上,正中擺著一門擦得亮發光的短身管火炮。這種火炮,在一個半世界後被稱之為“卡龍炮”,盡管其射程近,但因為口徑大而聞名一時,在拿破侖戰爭期間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卡龍炮在當時是一種非常獨特的火炮類型。它的倍徑接近於榴彈炮和臼炮,然而使用方法卻是像加農炮一樣平射。它隻有單個炮耳,炮鈕上帶有圓環,炮口部位沒有外擴,反而縮。它的口徑巨大,甚至可以達到64磅,但是重量比同等口徑的加農炮要輕很多。
  江北兵工廠中使用的臥式鏜床、砂模鑄炮、灰口鑄鐵等技術的應用,提升了火炮的可靠性和精確度,也提高了生產效率。這些新技術的應用,也為卡龍炮的出現奠定了基礎。
  隻不過,在這個時空,它不可能再被稱為“卡龍炮”,若不然,從現在起,就叫它“清河炮”。
  在朱明忠於心底這般尋思著的時候,他的眼睛盯著這門炮,因為它的炮身短,而且炮架也有些與眾不同,所以相比於兵工廠用青銅鑄造的野戰炮,以及艦炮有著明顯的區別,所以十分引人注目。
  其實這並不僅僅隻有“卡龍炮”,還有兩門青銅炮,這是用日本銅鑄造的野戰炮,畢竟相比鑄鐵炮,青銅野戰炮的性能更為優良,過去因為沒有足夠的銅用於鑄炮,所以才“因陋就簡”的使用鑄鐵炮,而現在隨著對日本航線的開辟,廉價的日本銅不僅讓軍正司的鑄錢局有了充足的原料鑄造減色的“順治通寶”,同樣也讓兵工廠有了充足的原料用於鑄造火炮。
  而無一例外的是,每一門火炮旁邊都有一個木箱,木箱中放置著由圓形的炮彈、軟木以及油布火藥包組成的“整裝炮彈”,這種領先時代兩個世紀的炮彈是忠義軍炮兵最大的法寶,畢竟在這個時代,各國陸海火炮還在使用散裝的火藥。“整裝炮彈”可以讓炮兵以更快的射速發射炮彈。
  此時的訓練場上,幾十名忠義軍陸海軍的將領規規矩矩地站在那,因為是天氣尚帶著些春寒,所以他們大都穿著大衣,與紅色的軍服不同,呢絨大衣的顏色是藏青色的,這種普魯士式的軍大衣和他們身上19世紀晚期風格的軍裝一樣,都是朱明忠親自設計,隻不過普通的士兵並沒有這種待遇他們穿的大衣都是棉花充填的87式軍大衣。
  這些人站在那,不時的低聲交談著,偶爾的還會發出些許笑聲,但是當朱明忠走進來的時候,眾人紛紛行禮,而朱明忠則著笑著與眾人招呼著,然後大聲說道:
  “今天請各位過來,是看看咱們兵工廠新式的一些武器,這是葭湄他們經過幾個月的殫精竭慮造出來的,都已經進行了試驗,今天大家也來開開眼界。大家都知道,這兵器是否犀利、是否先進直接關係到軍隊的戰鬥力,關係到戰爭的勝負,所以我忠義軍自成軍之時,就重視兵器。現在請葭湄先給大家講講。”
  身形高高瘦瘦的戴蒼走到大家跟前,他首先從桌子上取出了一枚手榴彈,然後拿著手榴彈,操一口江南官話看著眾人說:
  “各位將軍,大家看這枚手榴彈與諸位平時用過的有哪些不同。”
  將領們的目光都轉向他手中的手榴彈,那手榴彈瞧著似乎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如果非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就是上麵沒有過去用來封閉點火頭的陶蓋。
  “我看那頂上沒有陶蓋了。”
  “可不是,沒有陶蓋怎麼防潮、防水?”
  麵對眾人的你一言我一語,戴蒼笑著說道。
  “大家說的都對,這個手榴彈與平常的手榴彈不太一樣,從外表上看確實是少了一個陶蓋,而最大的區別在什麼地方?在於它再也不像過去的舊式手榴彈一樣,用火點發……”
  “不需要點火?”
  “不點火怎麼能爆炸?”
  “就是不點火,那還是手榴彈嗎?”
  “可不是,不點火的話,那還不就是鐵疙瘩……”
  將領們無不是感到有些奇怪,紛紛你一方我一語的議論起來。
  “這種手榴彈與過去的手榴彈完全不同,它不需要點火,是因為手榴彈木柄麵裝了一個拉火管,這個拉火管隻需要一拉,就會自動點點燃麵的引火藥,引火藥會延時5-6秒,然後再爆炸,如此一來,自然也就不需要像過去一樣,拿手榴彈在那小心翼翼的點火。”
  拿著手榴彈的戴蒼詳細地講解給大家聽。
  “你的意思是,這手榴彈隻要一拉就能扔?”
  “怎麼拉?如何拉?拉那?”
  “要是不需要點火的話,那用起來可就方便了!”
  “可不是,這手榴彈雖說不錯,可過去用起來確實不方便,要不用點火,那打起來的時候,管他三七二十一,扔個幾千個,那還需要打仗……”
  “可不,要當真不用點火,那可真是個厲害的東西!”
  “有了這種東西,那打清虜還不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
  像煮開一鍋水一樣,將領們又情不自禁地議論起來,個個臉上笑逐顏開,作為忠義軍的克敵的法寶,他們對於手榴彈自然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極為熟悉,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會在第一時間意識到新型手榴彈將會給戰場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當著所有人的麵,戴蒼拿著手榴彈,擰開木柄下方的後蓋,捅破防潮紙,然後隻見一個瓷珠就露了出來,瓷珠拉著一根拉火繩,
  “大家看,隻需要用力一拉這根繩子,就可以把手榴彈扔出去,然後它就會爆炸。”
  當然,戴蒼並沒有拉動拉火繩,而是將手榴彈交給身旁的一個擲彈兵。擲彈兵是忠義軍特有的軍種,他們的特點大都是身材高大且強壯,在過去他們大抵是除了重甲兵之外,忠義軍中最為強壯的步兵,但是隨著忠義軍的全麵火槍化,尤其是新式盔甲的普遍裝備,重甲兵被取代之後,擲彈兵反倒雲集著忠義軍中身體最為強壯的戰士,他們在戰場上所承擔的任務非常簡單,就是在開戰後,拉近敵人然後將手榴彈扔向敵軍,用像雨點一樣的手榴彈摧毀敵軍的防線。
  如果說宿遷之戰,對於忠義軍的影響是什麼,就是一方麵,忠義軍上下無不是對“盔甲”深信不疑,而另一方麵,就是深知進攻時,必須首先用手榴彈撕碎敵人的方陣,否則攻擊完備的敵軍方陣,隻會遭受相對慘重的損失。也正因如此,擲彈兵才開始成為忠義軍中一個專職軍種,並得到了一定的加強。
  “現在就由擲彈兵扔幾個給大家看看。”
  接過手榴彈的擲彈兵,走到前方沙袋堆砌成的掩體後方,然後他又從木箱中取出了三枚手榴彈無虛,他的麵前整齊地立著4顆手榴彈,然後他便開始做起了準備:轉腰,甩臂,然後從沙袋上拿起一棵手榴彈,一麵靜靜地注視著前方,一麵在手做著拉火的準備。
  他是在尋找目標。
  與過去的人人都是擲彈兵不同,現在忠義軍中的擲彈兵,可以說是軍中的精銳,他們最為擅長的就是投擲手榴彈。他們不會盲目的投彈,而會謹慎而準確的將手榴彈投擲到遠處。
  對於擲彈兵的要求是,不僅要投得遠,而且還要投的準。
  在將領們的注視中,那個身材高大的擲彈兵,先是後退了幾步,站住,然後注視著前方。片刻後,隻見他一拉拉火繩,然後大步上前助跑,側身,甩臂,轉體,手臂伸直,他的動作極為準,就像是一個典型的教科書上的投彈準備似的,在這個過程中,人們甚至可以看到他手中的那個手榴彈木柄處冒出來的些許白煙,下一瞬間“嗖”地一聲,手榴彈飛向天空。
  在春天的天空中一個小黑點向前飛著,它飛得很高,很慢,飛得就像是炮彈的飛行軌跡一樣,形成一條優美的拋物線,“轟”的一聲,手榴彈爆炸了,在這聲劇烈的爆炸之中,又有一枚手榴彈甩了出去。
  眨眼功夫,另外兩枚手榴彈也都甩了出去,在第一聲爆炸聲還沒有消失的時候,遠處傳來接連三聲雷鳴,那四股爆炸的煙雲都連在了一起……
  

Snap Time:2018-12-15 21:36:52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