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202章 商人

  “東家,這姓鄭的是處心積慮的,早就算計好了一切了啊!”
  東家的話,讓方得財的腦門開始出汗,他立即想到去年鄭俠如辦排眾意,推出的那個什麼“不計名綱冊”,當初大家隻以為他是為自己,可誰曾想,他居然是在為今天做打算。
  “可不就是早就算計好了一切!”
  邱雲程點點頭,而後又繼續說道:
  “經略是什麼?不過就是起於草莽的武夫罷了,於鹽務又懂什麼?姓鄭的就是抓住了這個機會,把這個綱法略微一改,如此一來,他姓鄭的非但可以繼續做鹽商,而且恐怕他早就算到了今天,這不計名綱冊可以隨意轉讓,出售,現在他真真假假的放出這麼多消息,這價格自然也就跌了下來……”
  “他可不就正好收買綱冊了?”
  方得財急忙說道:
  “咱可不能讓他如意了!”
  邱雲程看看他,先是思索片刻然後又沉聲說道:
  “現在不是咱們讓不讓他如意的事情,現在的事情是,他姓鄭的下一步準備怎麼辦?他先放出了這個消息,大家心底一亂,自然有人會放出綱冊。到時候,這綱冊放了出來,他就會在那邊低價收……”
  東家的話,讓方得財一時無話可說。
  而邱雲程沉思了一會,然後斷然說道:
  “假若這次清河那邊不準備動綱冊的話,我不惜一切也要從他那爭過來。這不是為了爭一時之利,而是為了咱們陝商的將來,若是這次機會讓他姓鄭的得到了,恐怕咱們陝商,從此之後隻是於他們江南人背後吃殘羹剩飯了……”
  有些拿捏不準的方得財,仍舊小心地問道:
  “但……這消息要是假的呢?”
  邱雲程哼了一聲:
  “假若這個消息是假的,我也要讓姓鄭的在揚州身敗名裂!”
  方得財連連點頭說道:
  “那……東家我明天就去清河?”
  邱雲程一擺手,斷然說道:
  “不,你今天天一黑就走,不要從揚州上船,出了揚州再上船。十天之內,得給我報個準信回來!”
  得了東家的吩咐之後方得財,就趕緊準備去清河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鹽運使衙門頭,趙平躍一踏進門就看見鄭俠如這會正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焦躁不安地在屋中來回踱步,這兩日他一直在操著那個不計名的“綱冊”。
  不記名綱冊,並不是鄭俠如的發明,而是經略的發明,那五十一家晉商被殺後,其剩下的利益自然要重新分配,如何分配是件大事,按照的往年的規矩,自然是看誰給官員的孝敬多,誰拿大頭。
  可經略當時卻要求進行“拍賣”,那些“綱冊”被估價然後進行拍賣,與尋常的綱冊定名不同,那些不記名的綱冊可以轉讓,也正因如此,才會被稱為“活綱”,從其去年出現之後,便一直受到鹽商的追捧。而現在,在得知經略的打算之後,鄭俠如就把心理動了在綱冊上。
  之所以會動到綱冊上,原因再簡單不過,這不記名的活綱,不僅僅是購鹽的憑證,同樣也因為它可以轉讓予他人,自其推出以來,多次於鹽商間被轉讓,甚至其價格也屢次被哄抬,現在鄭俠如所需要的,就是借著眾人的貪心,把這活綱給做成一筆生意。
  但這畢竟有那麼一些風險,或是擔負了風險卻沒有得到回報,那豈不就是白搭?
  “東翁……”
  猶豫了一下,趙平躍說道:
  “說不定這價格還能再跌上一些!”
  目光沉沉的鄭俠如搖頭道:
  “真的嗎?”
  趙平躍點點頭說道:
  “畢竟這綱冊一張值萬兩白銀,誰都不願意它爛在手,消息放了出去,自然會有人接!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放出來,我估計價格還會再掉一些。”
  哼了一聲,鄭俠如並沒有說話,隻聽趙平躍說道:
  “待到掉下來的時候,咱們再收,然後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再放出另一個消息,到時候,這件事自然也就成了!”
  人才財死,鳥為食亡。
  這句話著實不假,對於鄭俠如來說,他雖說是官員,但並不妨礙他在廢除“引岸專商”的時候,利用當初為了便於鹽商往清虜統治區域銷鹽而定下的“不記名綱冊”,那些不記名綱冊等同於“合法私鹽”,當然因為其銷路是在清虜統治區,現在鄭俠如自然希望能夠通過一些手段減少他的損失,畢竟鄭家手還握著十幾份不記名綱冊。
  “哼哼,沒那麼簡單!”
  鄭俠如朝著外麵看了一眼:
  “這時候,他們肯定不會一上來就相信咱們,這真真假假的事情,誰都說不好!萬一……”
  沉吟著,鄭俠如便不再多言了,他的眉頭緊鎖著。
  “其它人有什麼動靜嗎?”
  好一會,鄭俠如才問道。
  “好像現在還沒有人去清河探聽消息。”
  這個回答讓鄭俠如的心思一沉,臉上神情不時變化著。
  “還沒有人去?怎麼會這樣?”
  趙平躍連忙低聲說道:
  “不過我估計,他們肯定會派人去的,畢竟,這麼大的事情,任誰都會派人打聽一下,才會做決定!”
  在房間走來走去,鄭俠如又說道:
  “我知道,可關鍵是時間,時間上怎麼辦?這邊我可是眼瞧著要上書給經略了,若是再等下去……”
  東西可就砸在手了!
  見大老爺這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趙平躍隻得說道:
  “等,再等幾日,肯定會有好消息傳來的……”
  隨後趙平躍便不敢再說話,他知道眼前的這位大人為什麼這麼幹,不僅僅隻是為了“撈一把”,同樣也是為了另一件事,擺擺手,不再言語的鄭俠如便讓他退了下去。
  晚上,一個消息的傳來讓邱雲程愈加煩亂起來。來的人除了稟報“綱冊”的價格又跌了一些以外,又說現在有人在那暗地收購綱冊!
  這個消息讓邱雲程不由的大驚失色道:
  “收購綱冊?”
  來人趕緊點了點頭。
  頓時,邱雲程整個人不由的大為失態起來,怒聲訓斥道:
  “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們都是死人!”
  來人害怕地看他一眼,然後說道:
  “東家,這,這個消息,也,也是剛得到,還要證實下,所以……”
  邱雲程氣惱的猛的拍打著桌子,然後說道:
  “證實,證實之前就不能先告訴我嗎?我不會看看消息嗎?我問你,外地的銀子都運到了嗎?一共有多少現銀了?”
  來人趕緊低聲稟報道:
  “都運到了,河南的、湖廣的,還有江西的,一共有五十三萬兩!”
  聽著這個數字,邱雲程立即煩躁的說道:
  “怎麼就這麼一點?……都先給我放在銀庫,沒我的吩咐,任何人一兩也不能動!另外你立刻著手籌借五十萬銀兩,不,要借六十萬兩,要快!”
  來人趕緊的連連點頭,接著又試探著問道:
  “東家,您老人家一向料事如神,如果您想到了什麼,咱們現在就做,若是再等大掌櫃回來,說不定就晚了!”
  這會,邱雲程反而冷靜了下來。
  “不。越是事急,越是急不得。還要再等,一定要等下去!”
  說著,他便坐下來喝起了茶,這新茶應該快上來了吧,要趕在新茶上來之前,先把這件事給辦成了,若不然到時候會耽誤販茶的。
  在掌櫃默默退下去的時候,邱雲程又在後麵叮囑一聲:
  “外頭有了消息,馬上來報!”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這揚州城中各種消息一直在傳播著,至於那交易所中那一張張不記名的綱冊一直在那起起伏伏的漲跌著。
  當初拍賣這些綱冊的時候,誰都沒有想到,不過隻是半年的功夫,這綱冊不單成為了引岸的憑證,同樣也成了一種炒買炒賣的貨物,價格也從當初的萬兩,一路高漲,但現在價格連日來來的下跌,眼瞧著價格都快跌破萬兩了,邱雲程忍不住打發親信,對其吩咐道:
  “你也連夜去清河,去問問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隻要辦好就趕快點回來!”
  在親信心腹離開之後,邱雲程反倒是越來越無法控製他的情緒,他似乎感到有一張大網在他的頭上越收越緊,讓他整個人陷入了進退維穀的境地,現在隻有清河那邊的消息才能讓他一解眼下的煩惱……
  整整一夜,邱雲程都是無心睡眠,他偶爾會站起身來對著清河的方向發呆。那雙眼睛中流露出來的是一種複雜的,猶豫而且又糾結,以至於最後他起床來到院子,然後在院中走來走去的踱著步子,腦子所思所想的全都是一個字眼。
  是買還是賣?
  有時候,人總是會麵對各種各樣的機會,而決定一個人命運的從來都是能不能抓住機會,現在,對於邱雲程來說,他自然不願意錯過眼下的這個機會,
  可偏偏這個機會中又飽含著各種風險,以至於讓他整個人都難以決斷,至少在清河那邊的消息傳來之前,是沒有辦法決定的。
  又一次,將目光投向清河的方向,他在心中暗自尋思著。
  “隻要,隻要……”
  

Snap Time:2018-12-15 21:45:07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