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185章 故友

  “恭迎老爺回家!”
  於王府中的洗塵宴結束之後,略帶些許醉意的朱明忠,回到了位於南京的府邸,聽著門外站著一排管事、仆傭整齊的話語,朱明忠的心底不由的一動。
  咱在南京也是有家的人!
  這座國公府是他的家!
  來到這個時代之後第一個家,盡管是“鳩占鵲巢”奪占的其它人的府邸,但是,朱明忠仍然把這當成了家,畢竟,即便是在清河,他所住的不過也就是衙署後宅,那就是所謂的“官邸”,離任的話,需要交給下一任居住。
  隻有這座曾經的國公府,才是他的家!
  當然,這不僅僅是家,同樣也是江北在南京的大本營,就像家中的管事李少傑,表麵上是管事,可實際上卻是軍正司在南京的情報主管,至於這家中的仆傭,也大都是軍正司的暗探,他們負責在南京收集情報。
  南京與京師一樣,一直都是軍正司情報工作的重點,隻不過與京師的完全處於地下不同,在南京軍正司的活動盡管也是極為隱密的,但卻以朱明忠的宅邸為大本營,這多少總歸是一麵保護傘。
  相應的,在來到南京之後,朱明忠自然需要接見李少傑,聽取他的匯報,其實所謂的匯報,也就是對近幾日來南京的形勢加以匯報。
  “……自張尚書抵達南京後,除先後多次與鄭王爺見麵外,期間更是多次接見各地士子,目前無論是張尚書,亦或是鄭王爺,都在全力爭取各地士子。”
  爭取各地的士子!
  朱明忠自然知道他們為什麼爭取各地士子,無非就是為了爭取民心!
  何謂民心,自然也就是那些士子。
  現在那些附虜偽吏已經是人心惶惶,每日都有棄印南歸的,而那些赴滿清科舉取得功名的士子呢?對他們的懲罰不過隻是革除功名,而且如果寫悔過書,即可免於追繳曆年積免的錢糧。即便是這次鄉試,被革除功名的士子,仍然特準以白身參考,可以說,對他們可謂是極盡恩澤。
  對此,朱明忠並不反對,任何事情都不能擴大化。革除功名不過隻是一種手段,一種讓迫使士子們做出一個選擇。在朱明忠看來,於明與清之間,隻有一個選擇,他不能夠容忍那些人做出蛇鼠兩端的選擇。
  “讓他們爭取吧!”
  心知現在鄭張兩人之所以紛紛爭取士子用意的朱明忠笑了笑,又問道。
  “那麼,今年鄉試士子年紀最大的是多少歲?”
  “目前報名的三千八百六十九名士子中,年紀最大的今年七十一歲了,聽說,他是崇禎年間的貢生,入清後,不曾試。”
  李少傑回答道。
  入清後,不曾試,簡單的六個字同,讓朱明忠輕聲讚歎道。
  “難得!十幾年忠心不改,現在江山得複,又以如此高齡,尚能臨場應試,便是這是忠心,也值得嘉獎。”
  無論是科舉是否能選取人才,都不妨礙朱明忠對這個老士子發出由衷的讚歎,畢竟考了一生他,在過去十幾年間,麵對滿清為招攬民心,不斷“擴招”的舉動,能夠按奈住求官之心,著實不易,那些尋常士子為何在過去十幾年間願意赴考,糾其原因,就是因為滿清府試、鄉試以及會試都相當容易通過,這也是滿清刻意而為,目的正是籍此吸引士子參加科舉,通過科舉建立他們的正統地位。
  “嗯,雖說現在已經入春,可是這天氣依然頗為寒冷,他年歲太高,回頭命人給他送去兩床新被以及筆墨紙硯。”
  隨後,朱明忠又特意說道。
  “待到下半年,三場完畢之後,你就以本官的代表去看看他,以示鼓勵。倘若真的中了,讓他戴著大紅花,在鬧市中接受大家對他的恭賀,耀一耀幾十年來寒窗苦讀、老來遂誌的榮耀。到時候這南京的報紙應該也開始發表了,嗯,可以幫他宣揚一下,”
  要說做文章,朱明忠自然知道應該如何做這些文章,對於來自21世紀的他來說,如何時招攬人心,自然有一套屬於21世紀的辦法。之所以選擇這個老人加以慰問,除是因為他七十一歲赴考確實難得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朱明忠相信,這個老人絕對不會排斥他的禮物,因為他是“入清不試”的遺老。
  “那末,最小的多大年紀呢?”
  朱明忠又問道。
  “目前最小的隻有十五歲。”
  李少傑如實的回答道。
  其實朱明忠之所以詢問這些,不過隻是隨口一問罷了,畢竟,現在於南京這確實是一件大事,而且,作為江淮經略使的他,也應該過問一下鄉試,畢竟這也是為國擇才,雖說現在江北已經另辟蹊徑,選擇了另一條道路選擇人才。
  在一一匯報了各方麵的情報之後,李少傑又說道。
  “經略,另外幾個時辰前,有一位經略的故友給您留了封信。”
  故友?
  疑惑間,朱明忠從李少傑的手中接過信,展開信封看到信上的內容時,他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笑容。
  確實是故友相邀。
  第二天上午,一身便裝的朱明忠,便來到如約來到了位於秦淮河畔的江南貢院,雖說江南貢院整體尚未完工,但是其正門部分卻已經完工了,江南貢院有東西兩道轅門。東轅門牌坊上寫著“明經取士”四個大字,西轅門牌坊上寫著“為國求賢”四個大字。
  來到江南貢院之後,朱明忠頗感興趣的遊覽著這個地方,此時的他瞧起來與尋常的士子並沒有絲毫區別,隻是目光更加堅毅罷了。不過與那些來此的士子不同,他之所以會來這,是應故友之邀。
  待於江南貢院走了一圈之後,朱明忠走到了秦淮河畔的涼亭,亭中有一個穿著淡青色儒袍,頭戴方巾的士子正背對他站於亭中。
  “可是儒士?”
  聽到他的話聲,那站於亭中的士子回過頭,笑看著朱明忠,那嫣然的笑容,讓朱明忠笑道。
  “見過柳賢弟。”
  不是柳如是,還能是誰?
  在南京,若是說故友,恐怕隻有她一人了。
  “我是該叫你朱將軍呢?還是叫你朱經略?亦或是……”
  “稱我成仁既可,你我既是故友,又何需需此客氣。”
  柳如是嫣然一笑,並沒有說話,而是步出了這涼亭。而朱明忠則跟在她的身後。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誰都沒有主動說話,似乎兩人並沒有多少話說。
  “成仁,當年你領兵離開江陰時,是否想過有朝一日,能夠接連為國立下如此奇功?”
  終於柳如是還是主動打破了沉默。
  “我想過!”
  在柳如是的麵前,朱明忠並沒有隱瞞他的想法,盡管家中的侍妾數人,但那些女子不過隻是侍妾罷了,雖說眼前的她是他人之妻,可並不妨礙朱明忠視其為知己,雖然對其也曾有過渴望。
  但在最初的迷戀之後,長久不見,那種迷戀反倒淡去了,現在,至多也就隻剩下了對這世間奇女子的欣賞之情。
  “哦?”
  柳如是有些詫異的看了朱明忠一眼,這樣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自投軍那天起,我就知道,有一天,我必會驅逐韃虜,不論其間多麼曲折,付出多少代價,為我大明,為我中國,這韃虜非得趕出中國不可,否則,他日我中國必將於其治下,陷入亡國滅種的境地!”
  或許,在實力不濟的時候,朱明忠曾不止一次的想過逃至海外,可即便是那般尋思,他所想的也是保全中華文化,所考慮的,不過是希望在迫不得已的情況匯報下,讓真正的中華文明在海外得到延續。從而為一百年、兩百年之後反攻作好準備。
  台灣也好、菲律賓也罷,甚至澳大利亞,隻在真正的未經韃虜破壞的中華文明能夠在海外得到延續,一百年、兩百年之後,已經恢複元氣的他們,勢必會再次發起北伐,畢竟,對於中國人來說,千秋家國夢中,統一是他們不變的渴望。
  在另一個曆史中,曆史沒有給予中國機會,但那時朱明忠相信,即便是在失敗的情況下,他也有能力保存些許實力,讓國人在幾十年,甚至兩百年後,有能力向本土再次發起進攻。
  到那時,不會再有任何人能夠阻止他們的腳步。盡管到時候,他們或許會麵對更多的問題。但北伐必定將會獲得成功。
  但是現在,朱明忠已經不需要再考慮這個問題了,即便是他仍然會考慮在台灣等地的拓殖,但這種拓殖卻是帶著需要性,比如台灣的硫磺、木材,甚至就連南京的重建,同樣也需要台灣的木材。
  但台灣並不是海外,在朱明忠的眼中,台灣從來都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最起碼的常識。
  “你啊,別人是想的比做的多,而你,總是如此,如果想了,就會千方百計的去做!”
  朱明忠的話,讓柳如是感歎道。
  “可能,也正因為如此,你才能成就這番他人所不敢想的功業吧!”
  感歎間,柳如是又繼續說道。
  “其實,我這次約你出來,是有件事想要求你。”
  

Snap Time:2018-12-19 23:35:13  ExecTime: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