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7章 以為警(求支持)(18-12-16)      第136章 臣子怒(求支持)(18-12-16)      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6)     

第147章 爭論

  銀幣取代銀兩,這是社會發展的必然!
  對近代史的了解,讓朱明忠很清楚這一點,以兩為記量單位帶來的銀兩成色以及數種兩製的重量混亂,從“一條鞭法”以銀為稅一直延續到20世紀三十年代,直至“廢兩改元”之後,才得以消除。
  而對於百姓來說,“火耗銀”才是真正的惡政,既便是在江北“火耗”也是官府用於獲利的辦法。
  “……在熔鑄銀子的過程中,難免會有損耗。而火耗最初主要是熔鑄銀子的工錢,但其損耗遠遠達不到一成的水平,至多隻有3%-5%也就了不起了。但於地方官員來說,他們卻因而發現這是一條生財的好路子,於是在上麵打起主意,於是火耗越來越多,絕大部分便入了地方官的私囊,至於這火耗加多少?全憑官員的良心,多出來的都是他自己的!縱是廉吏,所加者亦不少於一成五。”
  身為戶房主事的姚湘提及“火耗”時,感歎間又把聲音略微提高,然後抱拳說道。
  “自經略入主江北以來,感清虜壓榨百姓之甚,所以斷然將“火耗歸以公”定耗費一成,江北百姓皆經略之善,可說說當下這火耗,於我江北之民,實無多少負擔!”
  姚湘的話音剛落,身為軍餉局總辦的傅山便直接說道。
  “無多少負擔,總歸也是負擔!”
  作為軍餉局總辦的傅山,非常清楚史密斯建議發行“銀幣”會從根本上給從事銀錢兌換業務的錢莊業造成毀滅性的打擊,而打擊錢莊業同樣也是他的目標,畢竟能夠與其相互競爭的隻有錢莊。
  “江北各府每年所取田賦不下百萬,一成火耗便是近十萬,如此焉能不是百姓之負擔,若是加以鹽稅、商雜等,每年所收不下三百萬,火耗不少三十萬,百姓之累,難道不入姚主事之目!”
  傅山的回擊倒是極為有力,麵對他的回擊,姚湘倒也未有絲毫惱怒之狀,而隻是反問道。
  “以銀幣代以銀兩是好,可傅總辦別忘了,這百姓所繳納田賦雜捐,往往不過銀數錢、錢數百,如此官府方才需要征收火耗以便將碎銀鑄錠。若是按傅總辦之建,一兩之下皆交以製錢,那到時候這地方田賦雜捐所收稅款必將皆為製錢,如此衙門可不就是無銀可用?待到時,衙署又豈有銀兩充餉?”
  說罷,姚湘衝著經略行禮道。
  “泰西有泰西之法,而我中國有中國之道,行以兩銀加以火耗費,雖火耗費傷民,但經略推行“火耗歸公”之法,已令江北百姓無不拍手皆言其善,他日待到將清虜盡數驅於關外之時,經略自可請旨將“火耗歸公”之法推行天下,如此,自可令天下百姓再無需受“火耗”之害。”
  身為戶房主事的姚湘,之所以反對推行銀幣,自然也有他的考慮,而一個最根本的原因除了為公之外,同樣也是為私,現在他已經感受到了軍餉局的壓力現在的軍餉局非但掌握了發放官員、兵卒餉俸,而且還掌握著結算等原本屬於戶房的權力,甚至就連戶房的銀庫厚銀,眼看著現在對方主張推行銀幣,唯恐其借口奪走戶房銀庫的他,又怎麼可能不出言反對。
  “再則,國人已經習慣銀兩,若是行以銀幣,屆時,百姓若如現在一般,對銀幣加以剪邊,又該如何,難不成,到時候仍按足值兌錢與它?若是不按足值兌錢,而按重量,那又與銀兩有何區別?”
  接連的理由從姚湘的口中道出時,傅山隻是不時的皺著眉頭,偶爾的他會把視線投向經略,現在最重要的是經略的態度。見經略沒有說話,至於史密斯,因為還不有流利的用中文答問,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隻有傅山隻能靠他自己了。
  “銀幣被剪,自然隻能按重量折算,就像製錢若是碎裂,不也隻能作雜銅出售?製錢尚是如此,怎麼銀幣便不能?”
  “至少無人刻意剪磨製錢,但銀幣卻不同,奸民拿銀幣剪磨皆可得到錢利!到時候如何阻止百姓剪磨?”
  “剪磨銀幣,隻得作雜銀稱重於銀號或軍餉局折換,商鋪可直接拒收,稅吏亦可拒收!既然商鋪可拒碎裂製錢,為何不能拒收被剪過的銀幣?”
  事關利益,一位戶房主事,一位軍餉局總辦,兩人為了各自部門的利益,你一言我一語的唇槍舌劍,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而作為最終決策者的朱明忠,隻是看著兩人,憑借著領先三個半世紀以上的見識,他很清楚銀兩的天生弊端,當然也知道軍餉局提出的銀幣製的不足,不過,他並不準備立即做出決定,他需要讓他們自己通過辯論去解決問題。隻有如此,他們才能夠真正意義上的獨擋一麵,而不是每碰到問題的時候,都把問題丟給他。
  盡管在某種程度上,作為決策者的朱明忠,有時候寧可在後院的工坊之中呆上幾個小時,也不願意在這聽他們爭論著早就已經知道答案,知道其中利弊的問題,但……真理越辯越明。
  “……一般尋常百姓如何分辨這銀幣隻是被剪磨些許?若是每枚銀幣隻磨去些許,聚沙成塔之下,既可獲利甚巨!”
  姚湘不客氣的指出銀幣的一些不足,自從得知了軍餉局的銀幣方案之後,他就在研究著如何阻止銀幣,阻止軍餉局對戶房權力的侵蝕。當然,除此之外,銀幣的天然不足,也是他加以反對的根本原因,
  “……再者,這銀幣亦有防剪磨手段,就像這銀幣兩麵邊緣的齒牙就是為了避免剪切,如果發現邊緣的齒牙有損,自然可以直接拒絕,如此,即便是普通百姓也能加以識別……”
  傅山的回應,讓早有準備的姚湘拿出了兩枚銀幣,遞給傅山然後說道。
  “傅總辦,既然你說尋常百姓可以從其邊緣即可分辨出銀幣剪磨,那麼這兩枚銀幣,那一枚是被剪磨的?”
  

Snap Time:2018-12-16 18:38:50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