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140章 米券之變

  “憑券可於官倉取精米一石!”
  看著米券上的字樣,顧炎武、傅山以及閻爾梅爾還是第一次見到米券的實物。
  米券所用的上等桑皮紙與尋常紙張的薄軟不同,厚實而挺括,而更吸引人的恐怕還是米券上的花紋非但極為精細,而且精美非常。他們並不知道,這是米券是史司從南京請來的傳教士以西洋銅版畫技藝製版,所以有別於傳統的雕版印刷。
  在他們三人感著米券的精美時,米券被再次遞到朱明忠手中時,看著這個三百年後的糧票有些類似的米券,覺得有些親切之餘,他反問道。
  “方才大家可曾注意,這米券上有何字樣?”
  字樣?
  疑惑中傅山說道。
  “憑券可於官倉取精米一石?”
  搖頭微笑,朱明忠並沒有立即加以解釋,反倒是拿起筷子從鍋中夾了口菜。他這副故作神秘的模樣,讓顧炎武等人在心中反複思索著米券上的字樣,除了這幾字之外,還有什麼字?
  莫非是背麵的那些?
  不過背麵的字除了介紹米券的使用細則外,就是提醒人們,仿印米券者殺無赦,不過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多此一舉,不說其它,便就是米券那複雜的細若發絲的底紋,縱是能工巧匠恐怕都不一定能夠印出。
  “經,經略,”
  一直於一旁侍奉著長輩們的閻複,見長輩們陷入沉思中,便於一旁插言說道。
  “經略可是指券上“忠義軍軍餉局”?”
  閻複的回答讓顧炎武等人詫異時,朱明忠卻哈哈笑了起來。
  “正是這軍餉局,世人皆知這米券是軍餉局所發,這米券於坊間信用越是堅挺,那這軍餉局的信用便越是堅挺!愛屋及烏之下,我軍餉局所發之處,百姓自然樂意信用!”
  一聲“我軍餉局所發之處,百姓自然樂意信用!”讓原本似有不解的顧炎武等人鎖眉深思時,閻爾梅卻猛的拍手叫好道。
  “經略此計甚妙,此計甚妙!”
  已經看出其中關聯的閻爾梅出言稱讚時,見顧炎武與傅山仍有不解,便笑說道。
  “兩位老兄難道還不知經略之意嗎?既然軍餉局所發的米券百姓愛用,且願意高價收買,那麼將來軍餉局若是發以寶鈔,這百姓又豈會拒絕?若是百姓信用軍餉局之寶鈔,這軍需用度自然隨之無慮!”
  閻爾梅的解釋,讓顧炎武與傅山兩人都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就在他們將視線投向經略的時候,卻看到經略搖頭道。
  “非是發行寶鈔,解決軍需!”
  盡管閻爾梅能夠瞬間想通其中的聯係,讓朱明忠著實有些驚訝,但是時代的眼光,仍然限製了他的思緒,他以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就是為了發行寶鈔,就是為了把銀子從百姓的手中拿到官府的手,或者說用紙換百姓的產出。
  可以說,正是這種眼光導致了鈔法於中國的破滅,從宋至明,再到滿清,所行鈔法的目的都是為了“竊以民財”。
  “民雖愚,誰肯以一金買一張紙?”
  又是同樣的一聲感歎後,朱明忠看著顧炎武等人說道。
  “歲造三千萬貫,一貫一金,歲可得金三千萬兩。官府每每行以寶鈔,其目的皆是為了以鈔換金,民雖愚,誰肯以一金買一張紙?即便是今日憑米券之信,令百姓不拒寶鈔,可若是以此之心,不出數年,這軍餉局所發寶砂必定信用崩潰,屆時這寶鈔自然也就是廢紙一張,到時候又該怎麼辦?”
  搖頭感歎著國人的短視,朱明忠扭頭看著王略說道。
  “這軍餉局所製的定額本票可曾印好?不耽誤下個月使用吧?”
  “回經略,首批定額本票已經製印完成,絕不會耽誤使用。”
  結算券?
  見顧炎武等人似有不解,在經略點頭後,王略便解釋道,
  “從下月起,凡我經略衙署供應商,五十兩以上者,皆不再發給現銀,一率改由五十兩以及百兩定額本票,這本票與米券類似,不過其上所書是“憑票即付現銀”,據其定額本票麵額不同,付現銀五十兩、一百兩。”
  注意到顧炎武、傅山包括剛才看到米券與寶鈔之間聯係的閻爾梅似乎皆有不解,朱明忠便開口說道。
  “衙署下有忠義軍、兵器廠、船廠等機構,每月采購費不下數十萬兩,所購物資大都由商行供應,舊時商行供貨記帳後,憑條往戶房取錢,後改為往軍餉局支取現銀,每次取銀,少則數百兩,多則數千兩,數萬兩,而所開憑票,需經過數日核對後,才兌換現銀。因此商旅皆言不便,所以為方便商旅,從下月起,為方便商旅,物資采買五十兩以下直接付給現銀,五十兩以上,付給定額本票,其憑票既可往軍餉局直接換取現銀,無需要再作等待。”
  所謂的“定額本票”,實際上更接近百年後錢莊票號發出的銀票,隻不過與銀票不同的是,這些帶有編號的“定額本票”,更像晚清時的銀兩券。相比於米券,定額本票這才是朱明忠的目標,至少是初期目標。
  “這定額本票並不僅僅局限於衙署所轄物資采買,若是商人購買衙署物資亦可用定額本票支付,而且繳稅也可以用定額本票,比如揚州鹽稅征繳亦會改用軍餉局所發定額本票收取。”
  身為戶房司務的王略自然知道這“定額本票”的用途極廣。
  “這豈不就是寶鈔?”
  傅山詫聲反問時,原本一直皺眉深思的閻爾梅卻搖頭說道。
  “非也,寶鈔焉能隨意兌換現銀,而這定額本票卻可以隨意兌換銀,而且寶鈔之法,全在官府以法推行,而定額本票卻僅作為憑付,是為解決行商不便,經略,若是在下所猜不差的話,這行商若是想得定額本票,可直接以現銀往軍餉局兌換,若不然,其又怎麼可能有定額本票繳納稅款?”
  不待朱明忠回答,那邊顧炎武就不解的反問道。
  “用卿,若是如此,這不過隻是將官府左手之銀轉於右手,這定額本票除了方便商旅兌銀又有何用?”
  麵對顧炎武的不解,已經想通其中環節閻爾梅卻是神情凝重的答道。
  “那米券可不也是如此?”
  

Snap Time:2018-12-15 22:40:11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