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94章 頂天立地

  悍勇不過成仁!
  終於,直到這一刻,達素明白了為何江寧的鄭賊會用這樣的詞語形容他。換成任何為將帥者,仗打到了今天這份上,要麼退兵,要麼投降,而這朱明忠,非便沒有退,反倒是發起了絕對反擊!
  沒錯,是反擊!
  那眼看著即將被衝的七零八散的空心陣,這會居然動了起來,而領頭的正是一身黑甲的朱明忠,而在他的身邊,既有著甲的忠義軍重步兵,也有無甲隻有一身紅色軍衣的長槍兵。可即便如此,他們仍然義無反顧的隨著統帥一起發起了反攻,這是絕望的反攻。
  其實,達素並不知道是不是朱明忠,但他卻下意識的相信,在這種時候,能夠讓這萬餘殘兵敗將發起這樣的絕對反擊的,除了朱明忠,再也沒有其它人了。
  “沒想到,漢人之中也有這樣的好漢……”
  在這聲讚賞中,達素突然又是一陣苦笑,看著那遍地屍體、血流成河的戰場,已經被殺得有些心顫的他,之所以會如此苦笑,是因為今天那朱明忠麾下無不是好漢。
  “隻可惜……天命在我大清!”
  在達素發出這感歎的時候,看著那試圖向自己的中軍發起衝擊的朱明忠,心底暗叫著可惜。
  可惜如此悍將,卻不能為我大清所用!
  可惜了!
  這等悍將,斷不能為明賊所用!
  而對於領兵發起絕地反擊的朱明忠來說,他自然不知道達素生出的惜才和痛殺的可惜,此時的他,與普通的士卒並沒有任何區別,雙手緊握著斬馬刀,用盡全力向前劈砍著。
  在他身前那名身穿鐵甲的清軍將領,那用來格擋的刀,猛的被砸了下去,甚至就連虎口都震裂了,疼得他更是發出一聲慘叫,就在他試圖擋開這重刀時,一根長槍猛然刺向他的脖頸,鋒利的槍間瞬間便刺穿了他的喉嚨。
  “殺!”
  耳邊的喊殺聲響起時,朱明忠看到麵前的清軍脖間被長槍刺穿的傷口處,鮮血似噴泉似的往外噴湧著。
  “好弟兄!”
  這一聲讚揚,還沒從朱明忠的口中落下,那持槍的弟兄就被清軍砍倒了,重重地摔倒在血泊中。
  不等朱明忠為戰士的死去而傷感,那邊砍來的刀讓他連忙舉刀擋去,鋼刀撞擊的瞬間,朱明忠憑著一身蠻力推開砍來的刀時,右腿猛向前踢去,直接踹在對方的胸口上,一腳將其踢倒的時候,不等對方站起來,那刀便衝著他的脖頸攀登了過去。
  沉重的斬馬刀直接砍斷了脖頸處護甲,在金屬的撞擊聲中,砍過脖間的皮肉毫無阻礙地直接砍斷了頸骨,在腦袋被砍掉的瞬間,噴湧出一股兩尺多高的血霧。
  盡管那血幾乎直接噴在臉上,但是朱明忠仍然瞪著通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達素的帥旗。
  隻要打到那,一切就成了……
  原本他的心,隻有這麼一個念頭,而現在被清軍的斷頸處噴出來血淋了一頭的朱明忠,反倒了冷靜了下來,盡管仍然盯著那麵帥旗,但是偶爾的眼睛卻會投向另一個地方,那雙通紅的眼睛中,透著的盡是一種特有的期待。
  “殺虜!”
  那沙啞的吼聲中,朱明忠提著斬馬刀撲向另一個清軍。那名清軍盡管穿著雙層重甲但仍然被這人渾身上下散發的騰騰殺氣給嚇得兩腿發軟,隻是不斷的亂砍著。
  麵對這樣的敵人。朱明忠甚至連忙想都不想,近乎於本能的一刀砍去,手起刀落間,那清軍的腦袋便被砍掉了。
  這時,似乎戰場上的清軍已經被這些絕境反擊的忠義軍給殺怕了,他們甚至不由自主的後退著,而那原本還被銀子吸引著,拚命廝殺的綠營兵,更是膽怯的向後退縮著。
  盡管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隻是忠義軍的回光反照,但是,卻沒有任何人願意和這些人拚命。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讓朱明忠的臉上浮現出了些許苦笑,從一開始,清軍的騎兵都沒有完全投入戰場,而隻是遠遠的引弓掩護步兵的進攻,現在,他們終於殺了過了來。
  “結陣、結陣……”
  拖著受傷的腿,手中握著長槍的於樹傑,在那大聲吼喊著,
  “別忘了,你們為什麼當兵!”
  麵對著已經疲憊不堪,甚至萌生退意的士兵們,於樹傑大聲呼喊著。
  這個提醒,讓所有人無不是心頭一顫。是的,他們不能退!
  他們之所以從軍是為了“從軍脫籍”,是為了讓自己的子孫後代重新成為良家子弟。如果他們退了,他們的子孫後代不僅不會成為良家子弟,而且會被打入“賤籍”。
  在這一瞬間,原本那些因為傷亡,而萌生退意的兵卒,又一次煥發出了勇氣,現在他們不是為了國家,不是為了身邊的弟兄,不是激於義憤,而僅僅是為了他們自己,為了讓自己的子孫後代能夠成為良家子弟。
  讓家人成為良家子弟!
  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雜念了!
  這正是他們從軍的目的!他們之所以當兵從來不是為了軍餉。也不是為了大明!他們之所以願意當兵,是為了他們的家人!
  “大帥,要是俺死了,俺兒真能成良家子嗎?”
  一個兵卒看著大帥,雙眼通紅的問道。他的身體上滿是鮮血,傷口處更是不斷地湧著血。
  看著麵前的傷兵,一把扶住他,在這一刻,朱明忠覺得自己也許太過殘忍了,他不知道為何自己,這麼鐵石心腸,利用他們對自由的渴望,讓他們戰死沙場。
  “這同樣也是為了他們自己!”
  在說服自己的同時,朱明忠扶著麵前的傷兵,用力的點頭說道。
  “好兄弟,你放心,隻要朱某有一口氣,就決不負對弟兄們的承諾!”
  他看著朱明忠,那滿是血汙的臉上擠出一個笑臉,那笑容很是燦爛。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一樣。但是那雙眼睛中的神采卻在慢慢的消失……
  “弟兄好走……”
  感覺這懷中的弟兄已經死去,朱明忠隻覺得眼眶一熱,默默的說道。
  “朱某決不負你!”
  “大帥……”
  在朱明忠的身邊,一個個渾身是血的兵卒,無不是看著朱明忠,每一個人的臉色都顯得很是坦然。
  他們中的很多人,之前,不過隻是最普通的灶丁,甚至直到現在他們之所以死戰不退,並不是因為他們有多麼勇敢,有多麼的熱愛這個民族。對大明有多麼的忠誠。
  他們之所以寧死不退,是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如果後退會發生什麼。他們的家人將會被打入“賤籍”,從此徹底失去成為良家子弟的可能。
  也許如果他們向後退去,也許會是兵敗,也許清軍贏了,所有嚴厲的懲罰都會成為消失。都隨之消失的還有他們成為良民的可能。更何況已經付出了那麼慘重的代價。
  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看著這一張張的臉龐,看著那坦然的麵孔,看著那一雙雙眼睛中慷慨赴死的決然,一種莫名的感動在朱明忠的心底彌漫著。
  如果可以有選擇的話,他希望這些人能夠活下去,活著看到家人獲得自由的那一天。
  但是他很清楚,現在不僅僅隻是他們沒有選擇。包括他自己在內,同樣也沒有任何選擇。
  現在,所有人都已經沒有了選擇!
  “你們……”
  就在朱明忠的話聲落下的時候,在這臨結出的陣牆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忠義軍!”
  這一吼聲,有些沙啞,有些沉重,但卻盡是男兒的慷慨,也許在這個時候,這句話可以讓他們心中紛亂的心神,安靜下來!
  “殺虜!”
  朱明忠用勁氣力,接過了這聲怒吼。
  “忠義軍!”
  “殺虜!”
  “忠義軍!”
  “殺虜!”
  ……
  一陣陣的怒吼聲中,重新結成陣形有忠義軍的官兵,這會已經不分帶甲或是長槍,他們隻是列成陣,肩並著肩站在那,他們望著殺來的敵騎,神情決然的站在那,盡管,火銃兵、炮兵不斷的把子彈、炮彈打向敵騎,但是卻很難阻擋這些養精蓄銳的清軍騎兵,這些騎兵也許是蒙八旗,他們在衝鋒時嗓間發出的是漢人聽不懂的言語,他們一邊衝,一邊嚷嚷著。他們試圖用這種吼聲讓這些漢人膽寒,從而潰退,但是他們顯然打錯了算盤。現在,這些已經站起來的人們,絕對不會再跪下去!
  那萬馬奔騰的馬蹄聲好似滾地雷似的,在大地上翻滾著,翻騰著,那騎兵中,刀鋒泛著森冷的寒光,前伸的槍尖直指著前方,此時這些衝鋒的騎兵大有一副席卷天地的勢頭。
  盡管倉促,但是當敵騎從側翼殺來的時候,火銃營營長趙南棟仍然帶領弟兄,用刺刀列牆迎了過去,盡管那馬蹄聲不斷的敲打在他們的心頭,但是,那一雙雙眼睛中燃燒著卻是不曾畏懼的目光!
  站直了的人,就不會再跪下!
  今天,他們絕不會跪下!
  頭斷,而心不死,身折,但誌不喪。
  生,是漢家兒郎。
  死,亦是漢家鬼雄。
  

Snap Time:2018-12-19 23:57:20  ExecTime: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