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138章 為國為民

  南京克複了!
  接連的炮聲、喊殺聲之後,在時近傍晚時,一直避於丁繼之家中的錢謙益從那得到了消息。
  鄭成功攻下了南京!
  “高皇帝啊!”
  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丁繼之立即衝著孝陵的方向放聲大哭起來,此時的丁繼之似乎想要哭盡所有的辛酸似的,他不斷的放聲哭喊著。
  而那院中更是泣聲一片,那些府的丫鬟,家奴,這個時候,無不是痛哭流涕。盡管南京未遭屠殺,但是在清軍南下時,江南幾成赤地,千萬黎民慘遭殺戮的事實,還是不斷的傳到南京,傳到人們的耳中,但凡稍有良知之輩,又豈不心傷。
  現在南京光複,江南克複更是指日可待,他們又豈能不激動。
  “我等終有顏見高皇帝了……”
  與其它人不同,在激動的發須亂顫的說出這句話時,錢謙益卻又有些急急的看著好友問道。
  “楚白,可知,延平是何克以南京,可是與馬進寶應外合?”
  錢謙益之所以會這般關心此事,是因為他曾親自遊說過馬進寶,勸說其來南京與鄭成功應外合,馬進寶他可是在鄭成功麵前做了保的。
  搖搖頭,丁繼之回答道。
  “現在這安民告示尚未張貼,到底是如何克城尚是不知,但從眼下打聽到的消息來看,是大將軍麾下忠義營的朱軍門領兵詐開了通濟門,然後大將軍乘清虜為其所吸引的時候,命前鋒營精銳猛攻神策門,如此不過數個時辰,便輕取了南京!鄭延平所領之兵,當真是天兵天將,銳不可當啊……”
  一意誇起鄭延平時,丁繼之整個人都顯得很是激動,最後更是對錢謙益說道。
  “牧齋,能得此門生,公足以名垂青史了……”
  恰在這時,他注意到錢謙益似乎有些走神,甚至在那輕喃著。
  “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怎麼不是馬進寶?為何不是他?”
  此時的錢謙益腦海中隻剩下一個念頭,為何不是馬進寶。他比其它人更在意此事的原因非常簡單,他需要馬進寶與鄭成功應外合,隻有如此,他才能洗去汙名,更重要的是,才能得憑此重入朝廷。重新為朝中重臣!
  好友的患得患失,全都落在丁繼之的眼中,隻讓他感歎道。
  “牧齋,我看你官癮又犯了……”
  這句看似玩笑的感歎,並沒有讓錢謙益有任何不快,他想做官,世人皆知,從萬曆到順治,一直如此,甚至在他自己的詩頭,都有“我本愛官人”這麼赤裸裸的言語。即便是現在,他之所以與鄭成功聯絡,看似是因為愛國,可是骨子仍然是想做官!是想憑借這份功勞,重做大明的官。歸根到底他隻是想做官!
  “不行,我要去見延平……”
  就在錢謙益剛起身時,丁繼之將手中的折扇一收,看著好友說道。
  “你啊你,你為何偏要如此?你想你啊,這幾十年,活的多累啊!如今江南克複指日可待,你回到山莊與柳賢弟一同白發紅顏,詩書文章,又是何等之妙,又何需如此奔波?”
  看出好友的想法,丁繼之盡管沒有出現嘲諷,但是仍然有些無法理解的勸說道。
  “你不懂、你不懂……”
  好友的勸說,讓錢謙益連連搖頭說道。
  “這,這天下未複,錢某又豈、豈能歸隱山林?”
  這句話,別說是丁繼之不信,就是錢謙益在說出來時,他自己也是不信,他……確實想做官!
  他不想歸隱山林,他想要做官!這才是他的夢想!
  “我本愛官人又有何錯?”
  雖說已經年過七十,但人,總是有那麼點追求……而他錢謙益的追求就是做官!
  幾十年來這正是他的所追逐的一切。現在同樣也是如此!
  人重要,有的所追求,有所夢想!
  想通了這一切之後,錢謙益整個人都冷靜了下來。他一邊走一邊思索著,考慮著接下來的建議。盡管鄭成功是他的學生,但是他很清楚,這並不是他說能倚仗的。
  “前禮部尚書錢謙益求見!”
  若是換成其它人,已經這個時候,鄭成功是斷然不會再見的,雖說鄭成功對其信誓旦旦言稱馬進寶必與其應外合的保證心存不滿,但是錢謙益畢竟是他的師傅,他總歸還是要持弟子禮。總不能把自己的老師拒之於門外!
  “學生見過的老師!”
  雖然鄭成功依然持著弟子禮,但剛一見麵,錢謙益就覺察到他的疏遠,對於他來說,這並不是他所需要的,他所需要是鄭成功的感激,如此,他才能入朝重新為官,當然順帶著又可洗卻這身上的汙名。
  現在這個弟子是他唯一的依靠,也是他他日名揚天下的保證!
  “學生原想待到諸事平定之後,再去拜訪老師,未曾想老師卻先見學生,實是讓學生惶恐!”
  雖說對錢謙益有所不滿,但是鄭成功卻仍顯得很是恭敬,但這種恭敬中又帶著疏遠。而他的這種疏遠,落在錢謙益的目中,早就混成人精的他,立即覺察到了危機。甚至他相信如果鄭成功借口“降虜”而拒認他這個師傅,這天下人也不會指責其忤逆。
  現在怎麼辦?
  心思浮動間,錢謙益突然開口說道。
  “鄭森,你可知為師為何星夜來訪?”
  定神之餘,雖是年邁但錢謙益很快便將所有的信息都匯成一團,之前在來這的路上,他已經了解到了一些信息。,在鄭成功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又繼續說道。
  “為師雖於坊間,可卻也有所聽聞,這南京城是忠義營所下,與你無關,而你本人卻因此忌恨忠義營總兵,將其關入大牢,欲陷其死罪,為師聽聞此事,又焉能不來?”
  什麼是翻手為雲,錢謙益不知道,但他知道,現在他必須要往死了踩那個所謂的忠義營總兵,那般粗鄙武人若是不加以教訓,又何以正國?
  對!
  這絕不是為了一己之私。而是為了天下!為了國家!為了江山社稷!
  “嗯!”
  錢謙益的話讓鄭成功心頭頓時一怒。
  “老師,這,這便是坊間傳說?”
  “鄭森,你為何糊塗如此,便是那朱軍門驕縱,你亦要明白這南京破城之功為其所有,便是驕縱幾分,亦隻能百般忍耐,像現在這般,哎……糊塗,糊塗,萬一若是引得那忠義營兵丁借口起亂,到時,豈利於北伐大業!”
  錢謙益甚至都沒有給鄭成功反駁的機會,雖說這個弟子拜於他門下不久,但是他知道其性格耿直的另一麵就是性格極易衝動且極為固執,現在,他所需要的便是點著那把火!隻要那把火燒起來,他便會把一切都怪罪到那人身上。如此一來,又怎麼可能還記得自己的失誤。
  “老師,你可知,他朱明忠於帳中失儀,頂撞主帥,按律當斬!”
  被錢謙益這般一激,原本心情已經平靜,甚至自覺對朱明忠有所愧疚的鄭成功,立即為自己辯解道。
  “當斬又如何!”
  錢謙益看著怒氣衝衝的鄭成功,心知這火已經點得差不多的他說道。
  “現如今,這天下何人不知忠義營之朱軍門,便是為師從坊間出來,碰到你營中兵丁,皆言朱軍門之忠勇,皆稱朱軍門之忠義,皆感其所立之奇功,至於你,鄭森,又立何功?”
  看著鄭成功的聽到這番話時的神色驟變,錢謙益心底總算是鬆了口氣。現在隻差一把火了,至於那位朱軍門……又與自己何幹?
  況且,像他那般粗鄙武夫,若不加以懲治,他日驕兵悍將,必將為之國禍!
  沒錯,我錢謙益,就是要為國除此害!
  

Snap Time:2018-12-15 22:46:35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