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35章 告皇帝(求支持)(18-12-15)      第134章 大新聞(求支持)(18-12-15)      第133章 不平(求支持)(18-12-15)     

第114章 天意

  “……好男兒,別父母,隻為蒼生不為主。手持鋼刀九十九,殺盡胡兒方罷手。我本堂堂男子漢,何為韃虜作馬牛。壯士飲盡碗中酒,千征途不回頭。金鼓齊鳴萬眾吼,不破黃龍誓不休……”
  又一次,上萬人的歌聲在常州城外響起的時候,那響徹雲霄的歌聲,在城市的上空回響著,一隻紅色的隊伍,隨著那歌聲正在離開城市,道路兩側的百姓無不是看著這支隊伍,他們的目中複雜,但卻飽含期待。他們默默的為這支隊伍送行,他們早已經剃去了辮子,換上了壓在箱底的漢家衣裳,他們的心底,貯藏著一個渴望,那是對紅色的渴望。
  在城門樓上,一個女子立於城上,她穿著一身淡青色儒裙,靜靜的站在那,她的雙眸注視著這支遠去的隊伍,這是她自來到常州後,第一次穿上女裝,那白膩脖頸處,隱約的可以看到一道並不明顯的細細的傷痕,那是昨日留下的,幸好隻是傷了表皮,她的凝視著遠去的隊伍,在心間輕聲自道。
  “如是祝朱軍門凱旋而歸……”
  眉頭微垂,看著遠去的隊伍,柳如是默默的於唇邊喃道……
  騎於馬上的朱明忠,在那城門樓即將於視線中消失的,他回頭看了一眼,他知道,她就站在那。
  雖說柳如是大他17歲,但她卻是這個時代第一個讓朱明忠為之傾心的女子,不僅僅是她的相貌,更多的是她的才情,還有她的性格。許正因如此,他才不忍傷害這個已經為人妻、為人母的女子,所以即便是他曾期待過,但卻未曾想象過有朝一日突破那道枷鎖。
  “甚矣吾衰矣。悵平生、交遊零落,隻今餘幾。白發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
  於心底默默念著這首詞,朱明忠的腦海中又一次浮現出昨天的那一幕。那刀差一點就把她的頭砍下來了,但是她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懼色,她顯得很是平靜,甚至在他緊張的查看她的傷口時,麵對那種親近羞紅臉的她並沒有抵抗而是緊張的閉上了眼睛。
  如果,當時,當時要是進一步的話……她會拒絕我嗎?
  機會錯過,恐怕就不會再出現了……心底這麼對自己說著,朱明忠最後又回頭看了眼那常州城牆,也許,此別,便是永別吧!
  就在朱明忠用馬鞭輕擊馬身離開時,一直於其身邊的石磊,看著若有所思的他問道。
  “將軍,在下心中,尚有一問?不知當問否?”
  “有什麼不能問的?有什麼想問的,但說無妨!”
  對於石磊,朱明忠同樣有些好奇,這個年過四十的中年人,身上同樣帶著神秘之處,別的不說,單就是憑他能趁夜進入衙門,而不為人知,便知道這人不簡單,不過,那天晚上他若是想殺自己,恐怕也沒有那麼簡單。
  別的不說,就是憑著穿越後的這身蠻力,朱明忠都自信,在這世間,單打獨鬥能勝得過自己的恐怕還沒有幾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他們忘了一句話“天下武功非力不可”。
  “將軍為何願意馳援南京?”
  盡管昨天淩晨時,石磊聽過他那番慷慨陳詞,但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嗯……”
  若是換成其它人,或許,朱明忠會說出一番大道理來,但該說的大道理,已經說過了。
  “四石,可知,朱某起於何處?”
  “起於江陰!”
  “江陰……”
  話聲略微一頓,朱明忠朝著江北的方向看去。
  “甲申天變之時,觀之我朝,士林可謂全無羞惡之心。居高官、享重名者,皆以蒙麵乞降為得意;至於封疆大帥,無不反戈內向。獨閻、陳二典史乃於一城見義。向使守京口如是,則江南不至拱手獻人矣。”
  在道出這番話後,在石磊的詫異中,朱明忠繼續說道。
  “朱某不敢自比閻、陳二典史,但朱某卻知,若是我漢人皆甘為順民,皆心存私念,那麼,漢人必將為異族之奴,朱某心無旁念,隻願意自己的兒孫為人存世,而非為異族之奴!”
  大義凜然的話語,落進石磊的耳中,讓他扭頭凝視著他,似乎是想從他臉上看出一絲坐作,好一會之後才點頭說道。
  “若天下之人,皆如將軍,這天下又豈會為清虜所據?”
  “若天下之人,皆如四石,何愁不重開大明日月天?”
  互相的恭維之後,朱明忠又有些好奇的反問道,
  “你,當真是錦衣衛?”
  從前天夜,他闖進房中,扔出那個腰牌起,直到現在,朱明忠一直好奇著,他是不是真的是錦衣衛。
  錦衣衛!
  從繡春刀起,在21世紀,這個名詞可就已經被神話了,在這個時代,朱明忠真的沒想到自己會見到錦衣衛,畢竟錦衣衛差不多早已經成為了曆史。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確實就在眼前,不過他並沒有穿著那魚龍服。而隻是一身儒生打扮。
  不過,他真的是錦衣衛嗎?
  “請將軍放心,石某定會送大軍進城!”
  石磊並沒有回答朱明忠的問題,而隻是用一種相對平靜的語氣說著另一件事。
  “其實,我根本就不擔心!”
  答非所問的回答,讓朱明忠笑了笑,他之所以做出那個決定,並不是因為石磊的承諾,他的承諾總歸隻是一個空洞的承諾,關鍵還是在於自身。
  “隻要能拿下梁化鳳這路清軍,便大局可定了!”
  朱明忠的語氣顯得極為肯定,
  “將軍用兵,自非在下所能揣測,在下隻知,助以將軍,至於其它……”
  話聲略微一頓,石磊語氣顯得有些低沉。
  “一切聽從天意。”
  “天意?”
  冷笑一聲,看著石磊,朱明忠冷哼道。
  “何謂天意?難道天意就是我漢人活該為他清虜之奴?我漢人就活該遭其殺戮?若是天意如此,這老天不要也罷!”
  手中的馬鞭朝著北方一指,朱明忠冷笑道。
  “天意為何,朱某不知,可朱某卻知道,這天意便是天下應是我漢人的天下,但凡日月所照之地皆為漢鄉,如此方才是天意!”2289
  

Snap Time:2018-12-15 21:36:33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