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142章 莫臥兒(求支持)(18-12-18)      第141章 阿薩姆的關寧軍(求支持)(18-12-18)      第140章 盟友(求支持)(18-12-18)     

第54章 廷宴(求支持)

  當祁子英在桂王府遊說著桂王的長吏,試圖能夠把錢借給桂王的時候,於中都中央的皇城之中的武英殿內,卻是熱鬧非常,歡快的樂聲時而從殿中傳出,而於宮殿中央,更有舞女於殿中的舞動著優美的身姿。
  與21世紀人們的想象不同,在明朝,蒙元時的駕頭雜劇是受到禁止的,而其它民間的演劇、歌舞則不受限製。在明朝的宮廷之中亦有宮廷舞。昔日蒙元入寇後,漢人經濟、文化在很大程度上被破壞,許多漢人風俗遭禁,節慶歌舞被限製。直到明朝之後,漢人的舞樂才得到了複興,並再次興盛起來,重見了漢唐舞樂。
  而每到宴時,無論是宮廷或是官紳家中,往往都有舞者助興,甚至即使是在風雨飄搖的晚明,也照樣是管弦不輟,歌舞猶酣。而在興乾三年的大明,這曾遭到滿清禁止的歌舞再一次得到恢複,此時的武英殿內,十幾位侍女展臂揚袖、飄飄欲仙的舞姿讓人情不自禁的著迷其中,這《驚鴻舞》正是大明宮廷舞最為尋常的舞蹈。
  在侍女隨著樂聲展臂揚袖時,穿著紅色將官禮服的武將們正坐宮殿兩側的餐桌旁等待著陛下的駕臨,如李定國、有張金聲、於樹傑、張孝武、萬禮、楊朝棟、林鳳、陳澤、馬信、張孝文、趙明興等皆是軍中的將領。他們無不是大明的勳貴,既然是大明中興的功臣,也是興乾朝的締造者,更是朱明忠有著生死之交的親密戰友。
  如今天下已定,這些功臣們也都得到了與他們功績相匹配的地位與財富。可以說是功成名。雖說不過隻有區區二十三人封侯,三十九人封伯,也就是他們構成了大明的功臣集團,但是他們於朝中享有的地位,卻絕非文官所能相比。
  尤其是現在,這些勳臣之間,更是通過姻親等方式加以聯係,雖說不過隻是三年,在朱明忠的刻意安排下大明的勳臣集團,已經結成了一個穩定的利益集團,當然,在勳臣集團之外,還有一個“勳士集團”,他們無一例外的都是“功勳之士”,也就是獲得“翊麾勳章”以上的功勳的軍中官兵,憑翊麾勳章就可以讓他們得到關內百畝或者關外五百畝的免稅勳田,相比於普通的在鄉軍人,這些往往有少則數百畝,多則千畝的田地的軍功地主,當然他們都是“大地主”。
  數十勳臣與上萬勳士再加上十數萬有百畝田產的軍功地主,形成了大明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不同於明初的兵戶,也不同於唐代的府兵,而是某種意義上與國同休的貴族,與依靠文官考試為官的文臣不同,他們是憑借軍功入仕。
  也正因如此,與文官不同的是,他們渴望著戰爭,渴望著在戰爭中得到軍功,因為他們都很清楚,軍功可以為他們帶來什麼。
  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參加宴席的一幹人等,這會之所以滿麵歡笑,正是因為朝廷要對安南用兵,安南或許隻是小國,隻需幾萬大軍就可以平定,可是有仗打,總好過沒有仗打。
  此刻在勳臣之中,爵位最高的李定國雖也滿臉堆笑著同四周的同僚客氣的寒暄著,但他的心卻遠沒有他的表情來得那麼的平靜,自從那陛下留下他開導一番後,李定國反倒是鬆下了一口氣,一切正像他意料的那樣。
  他將會留在京城之中,而他的下屬將會作為宗室的府衛,被安置於安南各地,一但安南克複之後,陛下就會大封宗室於安南,一城一郡國,郡國設衛。從此之後,那些追隨他多年部將兵士,也能就此安定下來。
  想到這,李定國的心情又開始隨之又複雜起來,難道從此之後,他就像是擺設一般,身處於大明朝中嗎?終生食著萬兩萬石的俸祿,哦,額外還有一份兵部尚書的俸祿。嗯,還有太原的五千畝王田,這是陛下特旨賞賜。即便是桂王,也沒有這樣的恩給,當然桂王將來是要就藩的。
  “如此也罷,隻要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本王於朝中作為太平之臣,又有何妨……”
  想到這些,李定國下意識地偷偷瞥了一眼一旁真在低頭交談著的張金生與王明德。他們二人都是當年隨皇帝陛下一起從江陰起家的老部下了,也是少有的幾位後勁營中的將領。論戰功、論資格,自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擬的。
  此時他們兩人談笑風生的表情背後,恐怕是在他們的據理力爭下,陛下同意派出四個團,配合晉軍,晉軍是晉王屬軍,此役之後,就不複存在了,除了他的一衛親兵。
  而張金生他們之所以力爭投入四個團,為的是什麼?
  就是為了給下屬謀取軍功,這朝中的勳貴,誰沒有幾個老部下,誰不想讓部下多得軍功,畢竟,現如今想要得到土地,隻有兩個渠道,要麼是主動移民關外或者南洋,要麼就是通過軍功獲得賞賜勳田。
  相比於其它,勳田才是留給子孫後代的祖業啊。
  也許,是時候考慮一下,那一衛親兵的將來了。想到張金生等人,為了給部將爭取軍功時,在五軍都督府中爭執不下的模樣,李定國暗自想到。
  “陛下駕到!”
  恰在這時,武英殿外內侍的一聲高聲通報,打斷了李定國的胡思亂想。而那內侍的話音尚未消失,殿內的眾臣便齊刷刷地起身,紛紛揖禮迎駕道:
  “臣等恭迎陛下聖駕。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卿平身吧。朕說過多少次了,諸位卿家都是軍人出身,見到朕隻要行軍禮就行了,不必行此揖禮。”
  同樣換了一身紅色戎裝的朱明忠笑道。早在三年前,大明就已經頒布了《大明禮製》參照先春秋戰國時期的禮製,規定文官在麵聖時僅行揖禮,而武官則行軍禮。隻有在祭天時,才行跪禮。
  此外還特旨允許內閣、尚書以及上將軍以上的武官於禦前可以端坐。而這一看似有違君臣之道的舉動,也被解釋成了效法春秋古法,當然,與其說是在複古,倒不如說是在借複古之名的名義,在禮製上進行革新。
  “謝陛下。”
  此刻的眾臣眼見一身戎裝打扮的陛下,那種莫名的親近感自然油然而生。
  雖說在場勳貴之中,不少都是隨陛下多年的老將,可是卻也有很多出身於閩藩或者江西甚至於晉藩。而這種出身上的不同,至少現在被軍裝給彌和了。而君臣關係之下,君是君,臣是臣是不假,可也有遠近,而此時,陛下身著軍裝入席,卻無疑是在告訴他們,他們都是相同的,他們同屬於一個團體。
  也許是體會到了陛下的心意,因此所有人都懷揣著受寵若驚的心情入席了。
  雖然開始的時候,場麵顯得有些局促,好在作為皇帝的朱明忠本人對君臣之別原本就不放在心上。加上他與在場的不少將領都曾一同征戰過沙場。隻要幾杯酒下肚,再曆數一番過往,現場氣氛頓時熱鬧了起來。
  在歌舞之中,朱明忠舉起酒杯向眾人開口說道。
  “沒想到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從當年清虜入寇,竊居中原,天下漢人但凡有血性者皆不甘為奴,若是沒有的諸位在沙場上的出生入。就沒有我大明今日的中興。來!朕在這再敬諸位一杯!”
  又一次端起了酒杯,朱明忠語重心長的說道。
  “陛下言重,當年若非是陛下於南京力攬狂瀾,血戰通濟門,使我北伐大軍奪取南京。後來更是領兵北上江北,為我江南屏障,如此才奠定我大明中興之勢,如果沒有陛下,又豈有今日。”
  萬禮同樣舉起了酒杯,恭敬的說道。出身於閩王府的他對於自己的的身份自然非常清楚,他知道作為大臣,應該把功勞夫於陛下,更何況,現在想想,陛下確實於天下有大功,現在每每回想起來,如果當年不是陛下奪下了南京,不定北伐大軍會在南京城下遭到什麼變故,也許北伐很有可能會失敗,那對大明中興來說,無疑將是一場災難。
  “是啊。如果沒有陛下,國姓必定會為清虜所惑,中其緩兵之計,若是如此指不定北伐就會失敗,若是那樣,也許我大明又談何中興。”
  馬信的緊跟著舉杯附和道,他也是鄭成功的麾下,自然知道,當年鄭成功是怎麼中的他人的緩兵之計。當然也知道,陛下當年一舉打下南京城,對於大明的重要性,隻不過,那個時候,又有幾個人會在意陛下的功勞呢?
  那個時候,陛下是人微言輕,或許人們會傳道著陛下的武勇,忠義,但是人們看到的更多的是國姓是如何取得了北伐的成功,至於陛下,直到他崛起江北之前,誰又會在乎他呢?
  可是現在卻不一樣,隻要抓住機會,沒有任何人會錯過拍馬屁的機會,就像現在。
  有他們開了頭,接下來眾人自然是你一言我一語的在那恭維著陛下。
  

Snap Time:2018-12-20 00:33:17  ExecTime: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