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5)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5)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5)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趙家將傾

  1780
  這個世界上充滿著欲望,而站的更高,掌握著更多資源的人,他們可以更好的去實現他們的欲望。
  別人難以企及的女明星,在有些人眼就是商品而已。
  許太平不混娛樂圈,但是卻也知道,娛樂圈是一個非常功利的存在,在這麵,你掌握的特權越多,你就能夠更加的如魚得水。
  離開了四合院,許太平跟郭雲鵬還有趙小花一起,跟京城幾個上流圈子的人一起吃了個飯,順便喝了點酒,一直到淩晨三人才回了酒店。
  這一次來京城,許太平的目的就是為自己的電影上映鋪路,相較於前段時間去米國,來京城鋪路無疑要簡單的多,因為他華夏首富的名頭足以唬住大多數人。
  在吃飯的時候,許太平跟那些上流社會的人聊天,聊到了一點關於趙家的事情。
  許太平本以為,趙家這麼一個龐然大物,要倒下或許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但是事實上,趙家倒下的速度,超過了他的預估。
  現如今的趙家,已經跟一年前的趙家,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了。
  趙家死了不少人,雖然華夏警方非常認真的在偵查,但是卻收獲甚少。
  趙家死掉的這些人,有不少都是趙家各行各業的管理者,而這些人死了,趙家的那些產業直接就受到了波及。
  在多個龐大資金的阻擊之下,趙家的資產不斷的縮水,趙家的產業不斷的變換著主人。
  眼下的趙家,已經日薄西山了。
  甚至於有傳聞,趙家現在賬麵上的流動資金,已經不超過一個億了。
  這是什麼概念?
  整個趙家那麼龐大的家族,維持著這個家主的運轉,一天至少都要數十萬,也就是說,趙家現在的流動資金,甚至於維持不了趙家一兩年的時間,而且,樹倒猢猻散,很多以前依附於趙家的家族,企業,此時也都跟趙家撇清了關係,各種曾經貸款給趙家的銀行,以及一些投資公司,全部都在找趙家要錢。
  趙家隻能不斷的變賣產業,然後來償還一些債務,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趙家人大手筆的習慣,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這些被從小錦衣玉食養大的趙家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適應沒錢人的生活,他們照樣出入各種高端場所,夜店,照樣去用信用卡買各種各樣的東西,然後再由趙家的財務統一去給這些人還信用卡。
  曾經的趙家富裕無雙,所以,趙家子弟再怎麼花錢,趙家財務還信用卡,那也是輕輕鬆鬆,可是現在,對於經濟困難的趙家來說,要還錢,他們就必須出手自家的產業,而有的產業,你如果願意花時間去等,總能賣個好價錢,但是,趙家等不起了,整個趙家依舊在花錢如流水,他們隻能賤賣手底下的產業,然後來添補資金上的空缺。
  據說,現在市麵上已經流傳出了不少趙家之前購買的古董名畫,對於京城的文玩市場來說,趙家衰敗,那倒是一個好消息,因為趙家收藏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當然了,也有人比較樂觀,趙家的產業那麼大,上千億的產業,賣掉一大半,那照樣可以讓趙家人瀟灑幾輩子。
  不過,按照眼下的形勢看,如果趙家人再不收斂,恐怕趙家的家產撐不了幾輩子了,畢竟,還有許多大財團在不斷的進攻著趙家,圍剿著趙家的資本。
  許太平自問眼下已經跟趙家沒有了任何關係,但是,想到趙鋼,想到自己的母親,許太平聽到趙家如此沒落的消息之後,還是有點傷感。
  回到酒店後,許太平就給趙香蘆發了個消息。
  “最近還好麼?”許太平問道。
  趙香蘆許久才回了消息。
  “最近生病了,不怎麼好。”
  “怎麼生病了?”許太平問道。
  “家事情有點多,上火了,沒事的,怎麼了?”趙香蘆問道。
  “我在京城,尋思著要不要去見見你!”許太平說道。
  “不用了,你現在這樣挺好的,記住,盡量少跟趙家人接觸,我這段時間突然發現,你沒有了趙家人的身份,對於你而言是一件好事。”趙香蘆說道。
  “真不用去看看你麼?”許太平問道。
  “真不用,等我身體好了,我再找你!”趙香蘆說道。
  “恩好!”
  放下手機,許太平歎了口氣,趙香蘆是一個要強的女人,估計她也不想自己見到他現在的樣子吧。
  與此同時,趙家。
  趙香蘆放下了手機,坐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陽穴。
  就在這時,一個男的急匆匆的跑到了趙香蘆的麵前。
  “趙管事,救命啊,救命!”這男的激動的拉著趙香蘆的手說道。
  “怎麼了,趙能?”趙香蘆皺眉問答,眼前這人,是趙家子嗣,不過已經是非常偏的了,跟主脈的沒得比。
  “我,我在外頭跟人打牌,輸了兩千萬,他們讓我今天就必須給錢,不然的話他們要起訴我啊!”趙能激動的說道。
  “什麼?!”趙香蘆站起身,問道,“欠了兩千萬?你怎麼欠的?”
  “就是炸金花輸的啊,現在我那輛車,還有我的手表,都被壓在了他們那了,你也知道,我那車是限量版的,五千多萬呢,還有我那塊表,也要六百多萬,如果不能夠籌錢給他們,他們可就把我的車表都拿走了!”趙能說道。
  “你這個混蛋,誰讓你去跟人賭博的?你不知道,趙家嚴禁賭博麼?!”趙香蘆怒斥道。
  “什麼嚴禁賭博啊,不也有很多人賭麼,家主現在也不怎麼管這些事情,你就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趙管事,趕緊給我錢吧!”趙能說道。
  “不行,不能給你這個錢,咱們現在賬麵上能用的錢不多了,這錢給你,咱們這一大家子的人吃什麼喝什麼?”趙香蘆搖頭道。
  “你不給我的話,我的車跟表可就沒了啊!”趙能激動的叫道。
  “沒了就沒了,讓你去賭,活該!”趙香蘆咬牙說道。
  “趙香蘆,你別太過分了啊,你就是一個外人,走了狗屎運進了我們趙家而已,我可是趙家子嗣,身上流淌著趙家的血液,你敢不給我還錢?信不信老子抽你!!”趙能大叫道。
  “抽我?你特麼敢?!”趙香蘆怒視著趙能說道,“你敢動手,信不信我就敢讓你滾出趙家!”
  “是誰給你的這個膽子讓我滾出趙家的!”趙能激動的喊道,“我可是趙家人呢,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滾出趙家?”
  “我有什麼資格?我有拳頭!”趙香蘆握緊拳頭,衝到趙能麵前,說道,“給我馬上滾,馬上消失在我麵前,不然的話,老娘我就揍你,揍的你爹媽都認不出你!”
  “你,你這個混蛋!”趙能驚恐的往後退了幾步,跟趙香蘆拉開了距離,在趙家,趙香蘆可是趙炸蛋啊,她說打人,那還真的敢打。
  “趕緊給我滾!”趙香蘆叫道。
  “你給我等著!”趙能咬了咬牙,隨後轉身離去。
  看著趙能離去,趙香蘆終於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
  “混蛋,混蛋啊!”趙香蘆不斷的咒罵著,她對現在的趙家,是真的太失望了,原來老太爺在的時候,趙家井井有條,家規也有人遵守,而現在,趙太極上位,他幾乎不怎麼管趙家的事情,全部交給了他任命的一個新管家,而那個新管家,除了中飽私囊之外,其他事情一件都做不了,全部交給了他們這些管事,她以前很忙,現在更忙,忙到生病了,還不能閑著,趙香蘆多麼希望老太爺能夠複生,能夠讓趙家變回以前那樣,而不是像現在的趙家,風雨漫天,大廈將傾。
  趙香蘆走回到了椅子邊上坐了下來。
  就在這時,一個管事急匆匆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香蘆,管家讓我告訴你,幫趙能還錢,另外,管家讓你記住自己的身份,你始終是趙家的一個下人。”那個管事站在門口的位置,對趙香蘆說道。
  噗!
  趙香蘆再一次的吐出了一口血,直接昏死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香蘆清醒了過來。
  她的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那熟悉的天花板,讓她知道,她現在待在她自己的房間。
  就在這時,一張臉出現在了趙香蘆的麵前。
  這張臉清純無比,但是,趙香蘆並不喜歡這張臉。
  “你怎麼來了?”趙香蘆皺眉問道。
  那張臉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隨後,那張臉的主人走到了一旁,拿了個盒子過來。
  趙香蘆強撐起了身子,看了一下那個盒子。
  盒子有不少吃的東西。
  “獨孤瑩,老娘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好意。”趙香蘆惱怒的說道。
  獨孤瑩把盒子端到趙香蘆的麵前,看著趙香蘆,做了一個吃飯的動作。
  “我也不餓!”趙香蘆搖頭道。
  就在趙香蘆話音落下的時候,趙香蘆的肚子發出了咕咕的叫聲。
  獨孤瑩直接笑了出來,然後拿筷子夾起了盒子的一塊點心,張開了嘴,說道,“啊。”
  趙香蘆惱火的把頭轉向了旁邊,結果獨孤瑩竟然直接把點心遞到了趙香蘆的嘴邊,然後又說了個啊。
  趙香蘆有些無奈,她說道,“放下吧,我自己會吃。”
  “啊!”獨孤瑩異常堅定的說道。
  “嘛的。”趙香蘆嘟囔了一聲,隨後張嘴把點心吃了進去。
  獨孤瑩露出了一個可愛的笑容。
  

Snap Time:2018-12-15 22:53:12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