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4)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先幹為敬

  1546
  整個世界都被震驚了。
  五萬多人,一夕間全部坑殺。
  這在現代文明社會,那可是前所未聞的。
  上一次出現這樣大規模的慘案,還是在一百多年前。
  如今,整個世界都在飛速發展著,越來越多的野蠻殘暴行為都得到了遏製,所以,當烏卡拉慘案被世人所知的時候,無數的人,對烏卡拉國政府進行了嚴厲的譴責。
  烏卡拉國政府這邊自然把一切罪過都推到了已經被炸死的國王身上,而至於國王為什麼會被炸死,聯合國還有烏卡拉這邊都不是很清楚,經過調查,他們發現,烏卡拉國附近的導dan基地被人給黑了,而黑了這些導dan基地的人,直接輸入了發射指令,所以才有那麼多的導dan發射,把整個王宮都給炸了,至於是誰黑的這個軍事基地,聯合國跟烏卡拉國政府都去查了,但是卻沒有任何結果。
  烏卡拉國政府本來是打算往死查這個事情的,但是,地下城慘案被曝光之後,烏卡拉國多處爆發了暴亂,烏卡拉國政府不得不將注意力放在鎮壓暴亂上,而與此同時,在聯合國的幹預下,烏卡拉國政府最終決定舉行全民公投,選出烏卡拉國的第一個民選總統,同時,廢除烏卡拉國的皇室階層,由人民政權來控製整個國家,而作為拉布拉多的兒子,烏讚被烏卡拉國政府抓了起來,同時,他的多項罪名也被挖了出來,其中有關於獸刑場的一切,都被公諸於眾,最終,烏讚被關了起來,執著於如何審判他,那就要等到新政府成立了。
  另外一邊,經過了十幾個小時的飛行,許太平跟宋佳伶一起抵達了華夏首都,京城。
  此時,位於華夏北方的京城,已經提前入秋了。
  整個京城有些微涼。
  許太平跟宋佳伶兩人一同從機場內走了出來。
  “還是祖國的空氣甜美啊!”宋佳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去買機票吧,準備回江源市。”許太平說道。
  “幹嘛回江源市?”宋佳伶問道。
  “不回去留在這幹嘛?”許太平問道。
  “我現在不想那麼早回江源市,我想在京城多呆一會兒。”宋佳伶說道。
  “不回去的話,那咱們那事兒,怎麼辦?”許太平皺眉問道。
  “那事兒就一定得在江源市啊?在京城不行麼?”宋佳伶白了許太平一眼說道。
  “那走吧走吧,去酒店!”許太平一把拉住了宋佳伶的手就往外走。
  “有你這麼猴急的麼?”宋佳伶忍不住笑道。
  “那肯定的啊!”許太平說道,“這都多久了,終於可以得償所願了,一定要趕緊!”
  “隨你吧。”宋佳伶說道。
  聽到宋佳伶的話,許太平喜上眉梢,加快了腳步。
  “看你這樣子,誰能相信,一天前,咱們兩個還都生死未知呢,你還真是樂觀。”宋佳伶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已經做完了我們該做的事情了,我們現在已經回國了,就應該過我們自己的生活了!”許太平說道。
  宋佳伶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稍微用力抓緊了許太平的手。
  就在這時,許太平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許太平看了一下來電的號碼,眉頭皺了起來。
  “接電話吧。”宋佳伶說道。
  “不想接啊。”許太平說道。
  “不著急這麼點時間。”宋佳伶說道。
  “好吧!”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後接起了電話,說道,“李將軍。”
  “我聽說你到了京城了,見個麵吧,晚上我請你吃飯。”電話那頭傳來了李廣武的聲音。
  “晚上吃飯?這都要到晚飯的飯點了,咱們要不明天吃吧?”許太平問道。
  “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麼?”李廣武問道。
  “這個,還算是非常重要!”許太平看了一下宋佳伶,說道。
  “比國家大事還重要?”李廣武問道。
  “這個…確實還重要!”許太平說道。
  “那行吧,夜宵,我等你。”李廣武說道。
  “多謝李將軍善解人意。”許太平激動的說道。
  “回頭再給你電話!”李廣武說完,掛掉了電話。
  “李將軍?有國家大事找你麼?”宋佳伶問道。
  “我也不知道,說是約我吃晚飯!”許太平說道。
  “那你剛才說什麼更重要,說的是我麼?”宋佳伶笑眯眯的問道。
  “當然,不然有什麼事情會比國家大事更重要麼?”許太平問道。
  “你可真會討人喜歡啊,難怪那麼多姑娘對你愛不釋手!”宋佳伶感歎道。
  “什麼叫*不釋手?搞的我好像是玩具是的。”許太平說道。
  “走吧。”宋佳伶將身子微微靠在許太平的身上,低聲說道,“別忘了你答應我的。”
  “我答應你的?答應什麼了?”許太平問道。
  “讓我下不了床。”宋佳伶低聲說道。
  許太平整個身體微微一抖,隨後摟住宋佳伶的腰,隨手攔了一輛車,往京城中心的某酒店而去。
  半個小時後,許太平摟著宋佳伶的手,推開了房間的門。
  門剛一開,宋佳伶就如同水蛇一樣纏在了許太平的身上,那薄薄的嘴唇直接就吻上了許太平。
  許太平抬腳一勾,將門給關上,而後熱烈的回應著宋佳伶。
  兩人從門口一直吻到了客廳,身上的衣服也越來越少。
  最終,兩個人坦誠相見的相擁著躺在了床上。
  “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宋佳伶雙手掛在許太平的脖子上,紅著臉說道,“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感謝你對我的不離不棄,有很多想要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啥都別說了,我先幹為敬。”許太平咧嘴一笑,腰上微微一用力。
  宋佳伶整個眉頭都皺了起來,雙手更是緊緊的將許太平的整個脖子抱住。
  “以後,你要想碰我,就要去酒店。”宋佳伶低聲說道。
  “為什麼?”許太平問道。
  “我,就是想在酒店。”宋佳伶說道。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
  在經曆過剛開始的陣痛之後,很快的,宋佳伶就淪陷在了許太平的攻勢之下,一時之間,整個房間風起雲湧,春風滿滿。
  宋佳伶跟許太平,經過了那麼多的波折,也總算是徹底的融合子在了一起。
  這也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夜色降臨。
  宋佳伶躺在床上,身上蓋著一點點被子,有氣無力的說道,“我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男人跟女人,都這麼熱衷於這個事情。”
  許太平穿好衣服,從洗手間走了出來,親吻了一下宋佳伶的臉,說道,“好好休息,等我晚上回來,再繼續戰鬥。”
  “我累死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得趕緊睡覺了!”宋佳伶說道。
  許太平笑了笑,剛才他可沒少折騰宋佳伶,這會兒宋佳伶累趴下,也算是正常。
  跟宋佳伶告別之後,許太平離開了酒店。
  看著路上的車水馬龍,許太平覺得整個人的心情都好了許多。
  雖然莫斯很繁華,但是他的繁華是虛假的繁華,是舉國家之力製造出來的繁華,跟華夏這種隨處可見的安居樂業是不同的。
  如今的華夏,不管是農村,還是城市,不管是偏遠的地方還是經濟中心,都充斥著一股和諧美滿的氣息,這種氣息最真實的反映在了人的精神上,每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像烏卡拉國的人那樣沒有生機,大家昂首挺胸,或者跟身邊的朋友高談闊論,或者拿著手機玩,或者看著周圍的風景。
  這樣的社會,才是真正健康美滿的社會。
  許太平笑了笑,打了一輛車,往京城某處而去。
  京城的某個小飯店內。
  許太平見到了一身便裝的李廣武。
  桌子上放著幾個炒菜,外加一瓶不算貴的劍南春。
  “李將軍!”許太平笑眯眯的走到了李廣武的麵前。
  “別叫將軍了,我比你年長幾歲,叫我一聲李哥就可以了。”李廣武說道。
  “那成啊,我可巴不得能叫你李哥呢,這樣咱們關係就更進一步了!”許太平笑著說道。
  “你啊,還真是什麼話都往外說,坐吧!”李廣武說道。
  “是!”許太平點了點頭,坐到了李廣武的對麵。
  李廣武將酒打開,拿過來兩個玻璃酒杯,倒了兩杯,然後拿起一杯放在了許太平的麵前。
  “喝一杯。”李廣武拿起酒杯說道。
  許太平點了點頭,跟李廣武碰了一下杯,然後將個杯子的酒一飲而盡。
  “這天氣有點涼了,還是喝點白酒過癮。”李廣武笑道。
  “那可不,等再過半個月,喝白酒吃火鍋,那才是最爽的!”許太平笑道。
  “哈哈,隻可惜,你生活在南方。”李廣武笑道。
  “也還好,江源市也不算很南方,就在長江流域,不北不南的,有時候冬天還下雪呢。”許太平笑著說道。
  “江源市那也算是南方城市了,江源,下海,點金,這三個城市,組成了長江流域的一個三角地帶,算是整個長江以南最富庶的三個地方了。”李廣武說道。
  聽到李廣武提起這三個地方,許太平眉頭微微抖了一下,隨後笑道,“確實。”
  “太平,有人找到了我,讓我找你。”李廣武拿起酒瓶,一邊給許太平加酒一邊說道。
  “哦?”許太平挑了挑眉毛,問道,“找我幹什麼?”
  李廣武笑了笑,說道,“找你…”
  

Snap Time:2018-12-15 21:34:53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