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4)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朱老的底氣

  1416
  阿彪一把推開了身上的女人,而後一個翻身從床上滾了下來,之後,阿彪一把伸出手去,在床底下一摸。
  一把*,出現在了阿彪的手中。
  阿彪將槍口抬起,正對向了門口,隨後往門口看去。
  這一看,阿彪愣住了。
  門口,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在找我麼?”一個異常冷漠的聲音從阿彪的身後傳來。
  阿彪猛地回頭看去,隻見一個戴著奧特曼麵具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混蛋!”阿彪怒吼一聲,將槍口對準了對方。
  哢擦!
  一聲脆響。
  阿彪的整個手腕以一個詭異的姿勢彎曲著,而他手中的槍,也落到了對方的手上!
  整個過程,阿彪完全沒有看見對方到底是怎麼出的手,似乎對方隻是一抬手,他的手就被折斷了,然後槍就被人搶了。
  “不要殺我!”阿彪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那戴著奧特曼麵具的許太平,冷冷的看著阿彪,說道,“誰殺了牛郎?”
  “不是我,不是我啊,是朱老,是朱老安排人殺的牛郎,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是不是那個許太平?我跟你說,牛郎的死跟我武館,真的!”阿彪激動的說道。
  許太平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他看著阿彪問道,“朱老怎麼殺的牛郎?”
  “用魚線勒死的!”阿彪說道。
  “牛郎的身體,誰切的?”許太平問道。
  “什麼意思?”阿彪疑惑的問道。
  “砰砰砰!”
  幾聲槍響,阿彪的雙手直接被好幾發子彈貫穿!
  “啊!!”
  阿彪淒慘的叫了起來。
  “誰給牛郎分的屍。”許太平問道。
  “不是我啊,是朱老讓人做的,是朱老!”阿彪激動的叫道。
  “朱老在哪?”許太平問道。
  “一般這時候朱老會在他的家麵,他家在鴻泰大廈,他就住在那!”阿彪說道。
  “最後一個問題,牛郎的腦袋,在哪?”許太平問道。
  “我…我不知道啊。”阿彪搖頭道,“不是我分的屍,我怎麼會知道他的頭在哪?”
  許太平將槍口放在了阿彪的腦門上,說道,“我數三二一,你還是不知道的話,那就不好意思了,三,二…”
  “在西海灣外麵的海,沉底了,具體我也不知道在哪,沒有做標記啊。”阿彪趕緊說道。
  砰!
  一聲槍響。
  子彈穿透了阿彪的腦門,從後腦迸射而出。
  阿彪的雙眼睜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被人殺了。
  他明明已經告訴許太平牛郎腦袋的下落了,為什麼許太平還要如此決絕的殺了他?
  許太平看了一眼旁邊地上的那個女人,那女人光著身子,胸口的位置紋著一個字:“鴻”
  這是鴻泰的人才有會紋的字。
  “別殺我。”那女人激動的叫道。
  “鴻泰的人?”許太平問道。
  “我…我”那女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砰!
  一聲槍響。
  子彈,射穿了那個女人的腦袋,隨後,許太平將槍上的指紋擦去,把槍隨意的扔在了地上,轉身離去。
  西沙灣,港市一處風景非常不錯的海灣。
  許太平打了一輛車,來到了西沙灣。
  西沙灣很長,海水很不錯。
  許太平走到西沙灣的碼頭邊上,在他的麵前是茫茫的大海。
  按照阿彪所說,牛郎的頭被扔進了海。
  一個人頭,在大海要被找到的概率就如同是中*的概率一樣,因為海底有很多的暗流,可能你這個地方扔下去的東西,一個小時之後就會在十幾海之外。
  不過,就算如此,許太平還是跳入了海中。
  大海光線並不好,隨著潛入的深度的增加,光亮越來越少,還好許太平的眼睛足夠好,不然的話,他別說在茫茫大海找到人頭了,就算是在他麵前的東西,他都不一定看的到。
  許太平將身體沉到水,然後用憋氣尋找。
  許太平憋氣的時間大概是五分鍾左右,所以,五分鍾許太平就要上浮一次。
  就這樣,許太平在海不斷的上浮,下沉。
  大概半個小時後,一批人來到了海邊。
  這些人帶著專業的潛水設備,在來到海邊後,他們等了一會兒,等到了浮出水麵的許太平。
  許太平交代了一下這些人,之後找人拿了個氧氣瓶,再一次開始了潛水。
  有了氧氣瓶的許太平可以在水呆很長的時間,而且,許太平還多了許多幫手,不過,要在這海找到牛郎的頭,依舊非常非常的困難。
  許太平忙著尋找牛郎的頭,幾乎與此同時,鴻泰大廈。
  這是港市的地標性建築之一,這座大廈是鴻泰巔峰時期建造的,那時候的鴻泰稱霸整個港市,甚至於將觸手延伸到了東南亞。
  這座大廈,代表了最巔峰的鴻泰。
  “你說什麼?阿彪死了?”朱老皺眉問道。
  “是的,被一個戴著奧特曼麵具的人殺了。”朱老的手下點頭道。
  “什麼戴著奧特曼麵具的人,不就是那許太平麼?”朱老冷笑一聲,說道,“沒想到,這許太平竟然回來了,我還以為他還在西尼亞國當人質呢,不過回來了也好,馬上幫我聯係KBX公司的人,就說許太平已經回來了,並且很快會來我這。”
  “是!”手下點頭道。
  十分鍾後,幾個臉色冷漠的外國人走進了鴻泰大廈,然後坐著電梯上到了88樓。
  88樓,就是朱老住的樓層。
  “朱老,你好!”一個金發碧眼的老外臉色嚴肅的對朱老點了點頭。
  “你們好!”朱老笑著站起身,走到這個老外的麵前伸手說道,“怎麼稱呼?”
  “我叫格芬。”金發碧眼的老外說著,跟朱老握了握手,隨後說道,“你的人在電話說許太平很快會出現在你這,請問情況屬實麼?”
  “當然!”朱老點頭道,“我在不久之前聽聞了你們多位股東在澳市被殺的消息,之後你們的人馬上來港市搜索那許太平,想來你們應該是懷疑是那許太平殺了你們的股東,剛好我和那許太平有仇,他已經對我的手下下手了,不出意外的話,他很快就會來找我!”
  “如果情況屬實的話,我代表KBX公司對您表示感謝!”格芬鄭重的說道。
  “哈哈,看來你們確實非常想要抓到那許太平啊!”朱老說道。
  “確實,如您所說,在我們看來,殺死我們股東的人就是那許太平,雖然我們沒有任何證據,但是,我們十分篤定就是許太平。”格芬說道。
  “是嘛?那你們等在這,他很快就會來找我了。”朱老說道。
  “但願如此!”格芬點頭道。
  “這幾位應該就是你們公司的特級戰鬥人員了吧?”朱老指著那幾個站在格芬後麵臉色冷漠的人說道。
  “嗯!”格芬點了點頭,不過並沒有打算多說什麼。
  朱老仔細的看了一下格芬背後的那些人,KBX公司的特級戰鬥人員的傳說他是聽說過的,聽說這些特級戰鬥人員每一個都是超級高手,而且每一個特級戰鬥人員出手,都不會留有活口,也正是因為聽說過KBX公司特級戰鬥人員的傳說,所以朱老昨晚才敢對牛郎下手,他知道,牛郎死了,許太平隻要回國必然會為牛郎報仇,而許太平身為一個天階二級的高手,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至少朱老沒有把握能夠在許太平的追殺下活下來,而在之前,KBX公司的人來港市找許太平的時候跟朱老取得過聯係,所以朱老懷疑,KBX公司的人要對付許太平。
  隻要KBX公司的人要對付許太平,那他完全就可以對牛郎下手,然後到時候把KBX公司的人找來對付許太平就可以了,讓KBX公司的人去承受許太平的怒火,以KBX公司的實力,許太平再厲害也沒有用,隻有死路一條!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許太平並沒有如預想的出現。
  一直到中午,許太平都沒有露麵。
  “怎麼回事?!”格芬皺眉說道,“為什麼那許太平沒有出現?”
  “這個,他可能在等機會!”朱老說道。
  “朱老,我們不喜歡被人愚弄!”格芬說道。
  “相信我,他一定會來的!”朱老說著,看向身邊的手下說道,“查沒查到許太平的位置?”
  “沒有!”手下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還在查,但是在市區內沒有找到任何許太平的蹤跡!”
  “繼續查,他現在肯定躲在什麼地方,重點查咱們大樓附近,一定要把許太平找出來!”朱老說道。
  “是!”
  此時的朱老估計怎麼也想不到,許太平在殺死阿彪後竟然沒有馬上來殺他,而是跑去了西沙灣,在西沙灣搜尋牛郎被人扔到了海的腦袋。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這邊在等許太平,而另外一邊,許太平依舊在執著的搜尋著。
  海底的情況錯綜複雜,對於找到牛郎的頭,許太平的那些手下都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不過,既然許太平執意要找,那就隻能找了。
  一轉眼就到了下午。
  黑暗的海底,幾道光束不斷的晃動著。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跟許太平一樣有夜視功能,很多人都必須依靠手電筒。
  就在這時,有一個人忽然看到了海底的一個黑色的麻袋。
  

Snap Time:2018-12-15 22:19:11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