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兩千零一十章 許太平的朋友(18-12-19)      第兩千零八章 啊啊五環(18-12-19)      第兩千零九章 導遊(18-12-19)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黑心醫院

  1351
  中午,常青樹教育資本的董事會為許太平舉辦了盛大的歡迎午宴。
  許太平在接下去有不少地方要用到這個教育資本,所以也十分給麵子的留了下來,陪常青樹教育資本的個大股東吃了個便飯。
  等到下午兩點左右,午宴結束。
  許太平離開了常青樹公司,本打算給黃大強打個電話,但是一想到明天就要去港市參加滅掉趙家的聯盟,他就打消了自己的想法,隨後,許太平買了一張下午五點鍾左右飛港市的機票。
  剛買完機票,許太平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許太平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夏瑾萱打來的。
  “怎麼了?想我了麼?”許太平笑著問道。
  “太平,你去小青那看看,她那邊是個什麼情況。”夏瑾萱說道。
  “去小青那看看?她在哪?”許太平詫異的問道。
  “她在一個下海市的一個新安精神病醫院,她今天帶她媽媽去看病去了,不過她剛才給我打電話,說要找我借錢,一開口就是五萬塊錢,說是要看病,錢不夠了,之前她不是剛拿到十萬塊麼?這才一天呢,看什麼病一天就得花十萬塊啊?你不是今天去下海市了麼,你去那個醫院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順便把錢也帶去,如果真的要花那麼一大筆錢,咱們就借她。”夏瑾萱說道。
  “行。”許太平說道,“我這就去。”
  掛了電話,許太平讓司機直接將車開向了新安精神病醫院。
  按著導航,許太平的車一直開到了下海市市郊的地方。
  在一片高樓中,許太平總算是看到了新安精神病院的牌子。
  司機將車停在了新安精神病院的停車場,隨後許太平給林小青打了個電話。
  “我幫你把錢帶來了,你在哪兒?”許太平問道。
  “我在醫院的三樓這。”林小青說道。
  “那你等著,我去找你。”許太平說著,掛了電話,而後走進了醫院。
  在醫院三樓,許太平見到了林小青。
  “你媽媽呢?”許太平問道。
  “我媽媽在手術室,許主任,謝謝你幫我。”林小青感動的說道。
  “手術室?你媽不是精神出問題麼?怎麼進手術室了?”許太平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醫生說,要做手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林小青搖頭道。
  “好吧,我先去給你交錢,等你媽做完手術後再說吧。”許太平說著,轉身下了樓,先給林小青的賬號衝了五萬塊錢,雖然不清楚現在具體是什麼情況,但是畢竟林小青的母親在手術台上,許太平覺得還是要先讓林小青的母親下了手術台,之後再考慮其他的。
  “你怎麼會找到這家醫院的?”許太平問道。
  “我在千度上搜索的…”林小青說道。
  “千度搜索的?”許太平眉頭微微一皺,說道,“你難道不知道這是一家私立醫院麼?”
  “是嘛?我不知道。我在千度搜索上搜的,他排在第一,而且還在下海市,所以我就選了他。”林小青搖了搖頭。
  “千度搜索的信息,前幾的都是花錢買的廣告位,這你不懂麼?”許太平問道。
  “我…不懂。”林小青搖了搖頭。
  “這麼大的事情,你應該跟你家人多商量一下,你親戚什麼的。”許太平說道。
  “我們家…沒有什麼親戚。”林小青低著頭說道。
  “哦,不好意思。”許太平歉意的說道。
  兩人正說著話呢,一旁手術室的門忽然打開了,一個護士從麵走了出來。
  “病人家屬在不在?”護士問道。
  “在在!”林小青趕緊走到護士麵前。
  “下去交錢吧,病人現在病情不穩定,我們給他使用了進口的藥物,再下去交五萬塊錢,如果沒有交錢,我們隻能中斷治療。”護士說道。
  “還要交錢啊?之前不是說十萬能看好麼?”林小青問道。
  “那是之前,現在病人身上的問題非常多,並不是單純的精神問題,你趕緊去交錢吧,快點。”護士說著,轉身走進了手術室。
  “許主任,我…我能不能再找你借點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許主任,我對天發誓!”林小青激動的說道。
  “你這個醫院,有問題。”許太平皺眉說道。
  “但是…我媽媽現在在麵手術室,不管什麼問題,我不能不做這個手術吧。”林小青說道。
  “那倒也是。”許太平點了點頭,他眼下隻是懷疑這個醫院有問題而已,但是並不能證明這個醫院真的有問題,如果林小青的媽媽真的是有什麼疑難雜症要治,那不交這個錢,保不準這個病就治不好,那就不好了。
  於是,許太平再一次的下樓幫林小青交了五萬塊錢。
  五萬塊交完,許太平回到了樓上,繼續陪林小青等。
  “你之所以會因為這十萬塊錢來江源大學,就是因為要給你媽媽治病麼?”許太平坐在林小青的身邊問道。
  “嗯。”林小青點了點頭,隨後惆悵的說道,“我想我媽媽能夠真的成為一個普通人,而不是像那天那樣動不動就發瘋的人,這麼多年了,我們家真的過的很艱難。真的。”
  “會好起來的。”許太平認真說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半個小時後,手術室的門開了。
  一個擔架被人推了出來。
  林小青趕緊站起身衝到了擔架的旁邊。
  擔架上,林小青的媽媽頭上纏繞著繃帶,閉著眼睛,似乎還在昏迷。
  “醫生,我媽媽怎麼樣了?”林小青問道。
  “手術順利,接下去就是恢複了,對了,你們再下樓交點錢吧,你母親的病需要的都是一些進口藥,所以這一次你們最好多交一點。”醫生說道。
  “要交多少啊?”林小青小心翼翼的問道。
  “先交五萬塊錢吧,不夠再說。”醫生說道。
  “又要五萬塊錢?那麼多麼?”林小青問道。
  “這隻是藥物治療而已,接下去還要進行心理矯正,你母親患有嚴重的抑鬱症,我們需要有專門的陪護人員進行一對一的看護,這些都需要非常多的錢。”醫生說道。
  “可是…之前你們告訴我說,隻要十萬左右就夠了啊。”林小青麵色為難的說道。
  “那是之前,你知道這一台手術得多少錢麼?就這一台手術,那就得十幾萬了,如果沒有這一台手術,那你母親的病確實十萬左右就能夠治好,不過,多了這一台手術就不止了,去交錢吧,我看出來了,你是個孝順的孩子,錢沒有了可以再賺,但是媽媽的精神如果始終好不起來,那將會是你們一輩子的遺憾!”醫生說完,轉身離去。
  “去交錢吧。”護士一邊推著擔架往外走一邊說道。
  “許主任,我…我還要再找您借點錢。”林小青麵色為難的看著許太平說道。
  “該交錢就得交錢,沒事,先把病看好。”許太平說著,轉身下了樓。
  說實話,許太平對這個什麼新安精神病醫院其實已經有了很大的懷疑,不過,眼下他也沒有什麼證據,所以該交錢還是要交,畢竟,錢再怎麼樣也沒有人重要。
  許太平來到了樓下,樓下還是有不少人的,他取了個號,然後耐心的等著窗口那邊叫號。
  就在這時,一陣吵鬧聲從醫院外傳了進來。
  這聲音十分的嘈雜,而且很多聲音混雜在了一起,讓人聽不清楚這聲音到底是在說什麼。
  許太平站起身往醫院外看去,隻見一群人正氣勢洶洶的從醫院外走進來,這些人的手上很多還拉著橫幅,上麵寫著諸如黑醫院之類的話。
  “黑心醫院,退錢,退錢!”
  “黑心醫院,不要臉,看個神經衰弱收了我們十萬塊錢,還沒給看好,垃圾醫院!”
  氣勢洶洶衝進醫院的那些人大聲的喊著話,就在這時,醫院的保安紛紛跑了過來,將那些人給擋在了門口。
  “幹什麼呢幹什麼呢?!”一個掛著保安隊長袖標的男人大聲的斥道,“這是醫院,你們這是幹什麼?”
  “你們這個黑心醫院,我老婆就是普通的神經衰弱而已,在你們醫院這前前後後花了十幾萬還沒治好,去外麵公立醫院,三天,幾百塊錢就看好了,你們太黑心了吧!”一個男人激動的說道。
  “我說你們這些醫鬧還真是夠夠的,鬧什麼地方不好,非得來我們新安醫院鬧,給我趕出去!”保安隊長大聲說道。
  一大群的保安登時就將那幾個吵鬧的人給圍住,然後不停的往外推搡。
  來吵鬧的人也就四五個,這邊保安得有十幾個,三兩下就把那些人給推到了醫院外,那幾個來吵鬧的人還想往衝,就在這時,從醫院邊上衝出來十幾個不明身份的人,這些人一出現登時圍著那幾個吵鬧的人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眨眼睛就把所有人都給放倒在了地上,之後,這十幾個人一窩蜂往四周散去,前後總共也就半分鍾不到的時間,這十幾個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那幾個被打的人倒在地上慘叫連連,沒一會兒警察就來將這幾個人給帶走了,整個醫院門口再一次的恢複了寧靜。
  

Snap Time:2018-12-19 23:36:44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