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4)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衝突

  1344
  “哎!”
  看著林小青離去,徐有道深深的歎了口氣,對於周喬治,徐有道此時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了,一個學校的董事長如此不重視誠信,那這個學校,還有未來麼?
  林小青離開了校長辦公室,等到從大樓內走出來的時候,她的眼淚再也無法控製,直接漫出了眼眶。
  一萬塊錢對於她而言卻是已經很多了,但是這還不夠,她需要有更多的錢,因為一直以來,她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存下足夠的錢,帶自己的母親去最好的醫院進行治療,讓她變成一個正常人。
  如果有十萬塊錢,林小青或許就可以帶她母親去好醫院了,而一萬塊,很明顯是不夠的。
  林小青一邊抹著淚水,一邊將這一萬塊錢緊緊的抱在懷,盡管跟自己預期的差很多,但是,這畢竟也是巨款啊。
  就在這時,一輛火紅色的摩托車忽然停在了林小青的麵前。
  林小青此時正沉浸在悲傷之中,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這輛車,等這車到她跟前擋住她去路的時候,她被嚇了一大跳,手的錢連著袋子一起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怎麼了你?”穿著一條緊身短褲外加黑色緊身t恤的徐美娜摘下了自己的頭盔,皺著眉頭看著林小青。
  林小青趕緊彎腰將地上的錢給撿起來,然後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淚說道,“沒怎麼。”
  “你哪來的錢?”徐美娜問道。
  “這個…這是我的獎學金。”林小青說道。
  “獎學金?我上次聽你說,你的獎學金是十萬不是麼?”徐美娜問道。
  “嗯。”林小青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怎麼變成了一萬?”徐美娜又問道。
  “我…”林小青抬頭看向徐美娜,當她看到徐美娜那張雖然嚴肅但是卻也帶著幾分關懷之意的臉的時候,她的眼淚終於難以控製的湧了出來。
  “別哭。”徐美娜趕緊斥道,“哭能解決問題麼?趕緊告訴我,你怎麼了你?”
  “學校,學校答應給我十萬的獎學金,但是,但是隻給了我一萬,說,說是董事長下的命令。”林小青抽泣著說道。
  “答應給你十萬才給你一萬?這是欺負你老實麼?”徐美娜眉頭緊鎖,沉默片刻後她拍了一下自己車的後座,說道,“上車。”
  “去哪?”林小青疑惑的問道。
  “去找周喬治要錢。”徐美娜說道。
  “這…這不好吧,他畢竟是董事長,得罪了他的話,以後在這所學校就很難呆下去了。”林小青猶豫的說道。
  “都這時候了,你還怕什麼待不下去?黑了你九萬塊錢,能就這麼過去?趕緊上車!”徐美娜說道。
  “那…那好吧。”林小青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上了徐美娜的車。
  她從未坐過這種賽車,第一次坐在後排,發現這個位置遠比自己想想的要高,而且整個是向下傾斜的,她坐在後麵,身體因為座椅的傾斜不得不靠在徐美娜的後背上。
  “抱著我。”徐美娜說道。
  “為什麼?”林小青疑惑的問道。
  “讓你抱著我就抱著我,怎麼話那麼多?”徐美娜皺眉問道。
  “對不起。。”林小青不好意思的道了個歉,隨後抱住了徐美娜的腰。
  徐美娜將檔位一踩,油門一擰,嗖的一聲,整輛摩托車衝了出去。
  另外一邊,大操場上。
  許太平正在對十幾個保衛部的新人進行訓練,既然江源昊要求他來訓練,那他自然會順了江源昊的意,訓練起這些新人,格外的用心,也格外的嚴格,隻要有稍微一點點問題,許太平就會要求立馬更正。
  “不練了!”
  正在走正步的孫曉龍忽然猛地停下了腳步。
  “不練了?”許太平冷笑一聲看著孫曉龍說道,“我的軍訓,你說不練,就能不練了?”
  “許隊長,我覺得你完全是在針對我們!”孫曉龍激動的說道,“我們的正步明明已經走的很好了,但是在你眼就是不行,我們隻是保安而已,我們不是儀仗隊,我們也不去參加閱兵,犯得著這麼嚴格麼?”
  “對於我而言,不管你是不是儀仗隊,隻要我來練,我都按照儀仗隊的標準來,不服的話你可以走,我不會攔著你。”許太平說道。
  “許隊長,你不講道理,我們這幾天練的跟狗一樣,你看我們每個人都黑了,而你呢,連著好幾天不出現,一出現就這麼操練我們,我懷疑你這根本就是報私仇,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啊?!”孫曉龍大聲喊道。
  “是是是,報私仇!”
  “沒錯,你這人太惡心了,用這種方法來欺負人!”
  周圍的人紛紛義憤填膺的說道。
  “不服麼?”許太平冷冷的看著這些人,說道,“不服的話,可以滾蛋,老子手底下不需要你們這些不服從命令的人。”
  “許隊長,你怎麼能讓人滾蛋呢?我們是學校的保安,我們的合同也是學校給的,你憑啥讓我們滾蛋!”孫曉龍氣憤的衝到了許太平的麵前,盯著許太平說道。
  “你想幹嘛?”許太平戲謔的看著孫曉龍問道。
  “我不想幹嘛,我們是保安,訓練的事情走個過場就是了,主角就是那些大一新生,咱們沒必要怎麼弄,把大家的臉都給弄的難看了不好,您說是不是許隊長?”孫曉龍問道。
  “我隻是按照我的標準。”許太平淡淡的說道,“如果有不服的,去找學校領導反映。”
  “你太過分了!”一個保安激動的衝到了許太平的麵前,一把抓住了許太平的衣領。
  “你這家夥,別太欺負人!”
  “就是,欺負我們是老實人麼?!”又有幾個保安嚷嚷著圍住了許太平。
  許太平眯著眼看了一下周圍的這些保安,剛打算說點什麼呢,那抓住他衣領的保安,忽然將手往上一抬。
  啪的一聲,許太平的臉上,竟然被這樣一個不知名的保安給打了一下!
  這讓許太平都有點愣神了,他不認為這些保安不知道他是誰,也不認為這些保安會不知道他是天階高手,既然知道,那這小保安哪來的勇氣敢給他一個耳光?
  許太平是那種被打了不還手的人麼?
  他沒有任何遲疑,抬起一腳對著麵前的保安就踹了過去。
  砰的一聲,這保安被許太平直接踹飛出去兩三米遠,趴在地上完全動彈不得。
  “你幹嘛打我們的人啊!”一個保安激動的大叫著朝著許太平揮出了拳頭。
  許太平抬手一檔,隨後一拳回了過去。
  砰的一聲,那保安也被許太平一拳給打飛了出去。
  “教官打人啦!!”孫曉龍扯著嗓子大聲的叫了起來,他這一叫,登時就吸引了不遠處的那些其他教官的注意,所有教官都看向了這邊,還有那些正在軍訓的學生。
  “立正,稍息,所有人原地休息,不準亂跑!”
  幾個教官吩咐了手下的學生一生,隨後全部朝著許太平這邊跑來。
  “教官打人啦,教官打人啦!”孫曉龍繼續大喊。
  “許隊長,我不管你怎麼訓我們,我都沒有意見,但是你這打人,似乎有點說不過去了吧?”江源昊冷冷的看著許太平問道。
  “你眼瞎了麼,沒看到是你的人先動的手麼?”許太平問道。
  “我沒看到我的人動手,我隻看到了你一再的對我們公報私仇,我知道你對於被開除的事情心懷不滿,但是那畢竟是學校的行為,跟我們無關,我們隻是拿工資的人,你這麼對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江源昊大聲說道。
  “就是,太過分了!”
  “欺負人嘛這是!”周圍的保安紛紛附和道。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今天非得讓我來給你們軍訓,原來為的就是這個啊!”許太平笑眯眯的說道,“你如果想用這法子讓我離開這學校,那未免太看輕我了。”
  “我從來沒想過讓你離開學校,但是,為了我的手下,我必須站出來,哪怕我打不過你!”江源昊說著,握緊了拳頭,將雙拳抬到了胸口的位置。
  “你也想動手?”許太平問道。
  “我知道你是天階高手,但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為了我的手下,我必須炸出來!”江源昊說著,毅然決然的衝向了許太平,而與此同時,他手底下的那些保安竟然也全部衝向了許太平!
  這一衝,許太平還真有點頭大,如果隻是打趴下一兩個,那沒什麼,可要是把所有人都給打趴下了,那問題可就大了,雖然對他造不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學校方麵肯定不可能讓他繼續留在學校,這樣的話,要查清楚江源昊的目的,可就難的多了。
  就在許太平思考的時候,一陣怒喝聲從旁邊傳來。
  “誰敢對許隊長動手?!”
  許太平愣了一下,隨後轉頭看去。
  隻見林育斌正瞪大著眼睛飛速的衝向自己這邊。
  在林育斌的身後,任一彪等人也都快速的往他這衝來。
  林育斌給人軍訓的地方本來離許太平就近,在許太平第一腳踹飛一個保安的時候他就已經忘許太平這來了,眼下江源昊等人衝向許太平的時候,這林育斌竟然已經來到了近前,而後直接一個飛踹就朝著江源昊而去。...
  

Snap Time:2018-12-15 21:36:43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