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兩千零一十章 許太平的朋友(18-12-19)      第兩千零八章 啊啊五環(18-12-19)      第兩千零九章 導遊(18-12-19)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受害者上門

  1058
  “格老子的,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死過去!”孫大師心有餘悸的說著,看向許太平說道,“這位小兄弟手法不錯啊!”
  “隻是普通手法而已。”許太平搖了搖頭,隨後跟著旁人一起將孫大師給扶了起來。
  “孫大師,您剛才是怎麼了?是被人打敗了麼?”市電視台的那個人火急火燎的走過來,問道。
  “小李,你怎麼來了?”孫大師問道。
  “台有任務,國外有攝製組過來,要了解華夏武術,所以我就帶過來找您了,沒想到您竟然被人打敗了。”市電視台的人說道。
  “哎,勝敗乃是兵家常事,技不如人啊,給老祖宗丟人了!”孫大師感歎道。
  “孫大師,剛才跟您打的,是誰?”許太平皺眉問道。
  “是泡菜國的一個人,我也不認識,一來就說他挑戰了多少高手,然後要挑戰我,也不等我準備就開打了,不過他確實厲害,我不是他的對手。”孫大師說道。
  “孫大師,您都不是對手?那泡菜國的人得多厲害啊!”小李激動的說道。
  “不是他有多厲害,而是我並不厲害。”孫大師說道。
  “那咱們這節目是拍呢,還是不拍呢?”小李疑惑的問道。
  “沒啥好拍的,我就是一個魚市賣魚的老頭而已,剛還被外國人打敗了,沒什麼可拍的,不拍!”孫大師說著,擺了擺手,有些意興闌珊的轉身離去。
  “這…”詹妮弗皺眉說道,“難不成我們下午就要這麼結束我們的行程了麼?小李,你之前跟我說這個人有多厲害多厲害,你看現在,被一個泡菜國的人打敗了,我們這次來,是要回國宣傳華夏武術的厲害的,而不是宣傳你們被人打敗的事情,知道麼?”
  “詹妮弗,你這麼說就錯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武術是可以稱霸武林的,華夏習武之人百萬計,一個人被打敗,不代表華夏武術就不行,而且,沒有人可以一直贏,因為人都會變老,你剛才也看到了,孫大師至少六十多歲了,身體條件肯定不如年輕,跟年輕人打本就會吃虧,輸,不代表什麼!”許太平認真說道。
  “那我下午總得拍點什麼吧?”詹妮弗說道。
  “這樣吧,你去人民公園,人民公園每天傍晚都有很多人在那鍛煉,有的也練武,你拍攝華夏武術,可以從華夏武術基礎開始拍,而公園,就是華夏武術的基礎,是華夏武術的群眾基礎,你不一定馬上就要拍那些厲害的武術家,明白麼?”許太平說道。
  “你這麼一說,倒是讓我有了一個新思路,確實,武術,是要普及到全民的,這樣吧,我們現在就去人民廣場!”詹妮弗說道。
  “那走吧!”小李說道。
  一行人離開了早更魚市,然後前往了人民廣場。
  沒多久,一行人就抵達了人民廣場,此時的人民廣場上有不少人,有的在做操,有的在器械上鍛煉,也有的人在打拳,耍劍。
  “隨便拍,這就是華夏武術的民眾基礎,我就不跟你們去了,我還得回學校一下!”許太平說道。
  “那好吧,明天咱們幾點出發?”詹妮弗問道。
  “明早六點半出發吧,會議是在八點召開,我們最好七點半就到達會議現場,然後我先跟他們溝通一下!”許太平說道。
  “那好,明天六點半,不見不散!”詹妮弗說道。
  “不見不散!”
  許太平跟詹妮弗告了個別之後就離開了人民廣場,不過許太平並沒有回江源大學,而是前往了一家花店,買了一束花,之後,許太平就坐車前往了江源市警察局。
  今天下午蘇念慈四點就能下班,許太平已經跟蘇念慈約好了去接她,之後再一起去吃晚飯。
  抵達江源市警察局的時候是三點五十分,許太平驚訝的發現,江源市警察局門口,竟然聚集著不少的人,其中還有一些采訪車。
  好些個鏡頭都對準了警察局大樓。
  許太平走到一個圍觀群眾的身邊,低聲問道,“哥們,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了吧?有人被詐騙犯騙了錢,結果警察反而把受害者給拘留了,你說著天底下還有沒有王法了!”圍觀群眾義憤填膺的說道。
  “哦?你們怎麼知道的?”許太平問道。
  “這網上都曝光了,受害者今天早上跳樓了!!你說這警察是不是太過分了!你就算不作為,那就不作為了,幹嘛還要拘留人家啊,這一拘留,人家跳樓了,事情鬧大了吧!”圍觀群眾說道。
  “死了麼?”許太平問道。
  “沒死,從三樓往下跳的,摔斷了腳,你看那邊那個,被人包圍著的,坐在輪椅上的,就是受害者了!”圍觀群眾指著不遠處的一群人說道。
  許太平順著這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有人坐在了輪椅上,而那個坐在輪椅上的,赫然就是昨天自己見到過的那個死活要給騙子轉錢的人。
  “你知道內情麼?就跟著人來這圍觀?”許太平問道。
  “什麼內情啊?警察把受害者拘留了,這可是實打實的,能有什麼內情?肯定是警察跟詐騙犯勾結,一起騙別人的錢,不然你說,為什麼詐騙犯死活抓不到?是不是?”圍觀群眾說道。
  許太平被這人強悍的邏輯給折服了,所以果斷的溜走,然後從後門進入了市局。
  市局的辦公大廳,氣壓有些低,很多人都正襟危坐的。
  許太平抱著一束花出現在市局辦公大廳,看著有點怪異。
  “蘇念慈呢?”許太平走到一個警察身邊,問道。
  “剛被叫去局長辦公室。”那個警察認識許太平,所以如實回答道。
  “多謝了!”許太平道了個謝,隨後上了樓,來到了歐陽靖宇的辦公室外。
  許太平並沒有敲門,而是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口,聽麵傳出來的聲音。
  此時,在歐陽靖宇的辦公室。
  “小蘇啊小蘇,你還是覺悟不夠啊,你怎麼能拘留那幾個人呢!!”歐陽靖宇痛心疾首的問道。
  “他們打砸我們的辦公設備,涉嫌妨礙公務,我怎麼就不能拘留他們了?”蘇念慈問道。
  “那你也得結合當時的情況啊,人家是受害者,受害者心有委屈,有憤怒這是肯定的,你要疏導,知道麼,盡量的疏導,你可以口頭教育嘛,你把他們都給拘留了,結果好了,人家今天受害者直接跳樓了,輿論現在是一邊倒在指責咱們,外麵那麼多人看到了麼?社會影響多惡劣?”歐陽靖宇問道。
  “那個女人在咱們警局鬧的全過程,咱們都有監控,咱們直接把他們曝光了不就可以了麼?誰對誰錯不就一目了然了”蘇念慈說道。
  “有時候對和錯,真的沒有那麼重要,公眾也不是想看誰對誰錯,在他們的眼,昨天到今天的事情就是一句話,有人被騙錢,然後這人還被拘留了,最後這人跳樓了。這就是全過程,而這個過程也確實沒有任何的毛病,你可能會覺得委屈,但是,警務工作之中,難免會碰到這樣那樣的委屈,我們確實應該依法辦事,但是,很多時候,在依法辦事的過程中,是否也能夠有一些變通的手段呢?念慈啊,你這人,什麼都好,但是就是太死板了。”歐陽靖宇歎氣道。
  蘇念慈沉默了。
  “昨天那個事情,你沒錯,受害者也可以理解,隻需要你手段稍微變通一下,有可能就是不一樣的結果,回頭相關的視頻,我們都會公布的,至少還你,還咱們警局一個清白,但是,對你的批評,還是必要的,當然,批評不是記錄檔案的批評,內部嚴肅批評吧。”歐陽靖宇說道。
  “我知道了,局長。”蘇念慈點了點頭。
  歐陽靖宇本來都已經做好了麵對蘇念慈強烈反彈的準備了,沒想到蘇念慈竟然不反彈了,這倒是讓歐陽靖宇有些詫異,因為這根本不像蘇念慈的性格。
  “另外,最近咱們市的電信詐騙案確實有點多了,你多組織同誌進行一下攻堅,爭取盡快的破案!”歐陽靖宇說道。
  “知道了,局長。”蘇念慈說道。
  “沒什麼事了,你先下去吧。”歐陽靖宇擺了擺手。
  蘇念慈點了點頭,隨後轉身走出了歐陽靖宇的辦公室。
  剛走出辦公室,蘇念慈就看到了手捧著鮮花的許太平。
  “太平。”蘇念慈輕喚了一聲,然後走到許太平的麵前。
  “送你的。”許太平將花送給了蘇念慈。
  “你都聽到了麼?”蘇念慈問道。
  “嗯,你變成熟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執著於對錯的小警官了,變得更有大局觀了!”許太平笑著說道。
  “屁咧,我氣的要死,我依法辦事,反而還得被批評!不過沒辦法啊,有些委屈就得承受著,畢竟,最終引起不好的社會反響的是我,過程沒有那麼重要,最重要的是這個結果。不說了,我下班了,咱們走吧。”蘇念慈笑著挽住許太平的手臂說道。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跟蘇念慈一起下了樓。
  “咱們走後門吧。”蘇念慈說道。
  “不,走前門。”許太平笑了笑,說道,“我許太平的女人,沒有誰有資格讓她避讓。”
  說完,許太平帶著蘇念慈往正門的方向走去。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Snap Time:2018-12-19 23:35:39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