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4)     

第八百五十五章 安聯中心

  855
  這個意外始於幾年前的一次任務。
  那一次許太平接到了一個高額的賞金任務,任務的目標,就是刺殺奧斯汀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簡.奧斯汀,而這個簡.奧斯汀,就是眼前這個菲德爾的大哥。
  當時為了完成任務,許太平給自己創造了一個掩護身份,就是保鏢,然後許太平用了一些手段,成為了菲德爾的保鏢。
  許太平當時的打算是利用這一重身份身份接近簡.奧斯汀,卻沒想到,這簡.奧斯汀竟然一直想幹掉菲德爾,後來簡.奧斯汀費盡心機,清除掉了菲德爾身邊的幾乎所有保鏢之後,終於對菲德爾下手。
  當時菲德爾幾乎是必死的,因為他的身邊隻有許太平一個人,不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許太平一個人硬是幹掉了簡.奧斯汀的所有人,然後連帶著把簡.奧斯汀也給幹掉了。
  於是,許太平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菲德爾的救命恩人。
  至於許太平為什麼會忽然間爆發出那麼強大的戰鬥力,許太平給出的解釋是,他是一個SS級的獵人,而他之所以會成為菲德爾的保鏢,是因為有人在暗中保護菲德爾。
  這個暗中保護菲德爾的人是誰,菲德爾不得而知,許太平也沒有告訴菲德爾,但是,許太平卻是實實在在的保護了菲德爾,而且還幹掉了簡.奧斯汀,讓菲德爾成為了第一順位的繼承人,這對於菲德爾來說是天大的恩情,所以從那時候開始,菲德爾就把許太平當做了最好的朋友,不過很可惜的是,一段時間後許太平就突然消失了,一直到今天,菲德爾才重新見到許太平。
  對於菲德爾而言,許太平就是他的守護神,至於許太平SS級獵人的身份,按照許太平的意思,這成為了他們兩個人共同的秘密。
  雖然那一次的事情源自於意外,但是菲德爾卻始終將許太平當做自己最大的恩人,這一次見到許太平之後,他調查了許太平,發現許太平在華夏也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公司,所以,他才打算把許太平引入這個生物科技研究中心,讓許太平也分一杯羹。
  這一切都是好意,不過,許太平並沒有多大的想法,因為在許太平的印象,搞生物科技的都是一些很變態的人,比如那個陳一桶。
  一想到陳一桶,許太平就覺得兩腿有些飄。
  “要不我們進去參觀一下吧?”羅傑提議道。
  “走吧,進去參觀一下,雖然還沒有正式運營,但是很多設備都已經到位了,還有一些樣品也都送到了!”菲德爾說道。
  “走吧!”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後跟著羅傑菲德爾一起走進了這一幢大樓。
  按照菲德爾的解釋,這個大樓將會被他們打造成世界最頂尖的生物科技研究中心,麵雲集了來自很多國家的科學家,而目前這一家研究中心已經有了不少跨時代的產品,比如可以增強人的速度,力量的藥劑,比如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爆發出更強大戰鬥力的藥劑。
  藥劑這種東西在很多年輕就已經存在了,也曾經發展到巔峰,但是因為巨大的副作用的關係,所以藥劑後來又慢慢沒落了,而這一次出現在這個安聯中心的這些藥劑,據說副作用幾乎沒有,因為他是化工產業與生物科技的完美結合,按照菲德爾說的,這是跨時代的產品。
  許太平這人其實很古板,所以他始終相信是藥三分毒,藥劑也帶著個藥字,所以說要完全沒有副作用,那在許太平看來是絕對不可能的,有可能隻是眼下看著沒有副作用,誰能確定三兩年,甚至三二十年後會沒有副作用呢?
  不過,這些藥劑確實很牛逼,許太平現場看了一些藥劑藥效的演示,一個握力在五十公斤左右的人,吃了增強力量的藥劑之後,竟然握力達到了八十斤。
  雖然這個效果隻能持續五分鍾,但是這同樣是非常驚人的,而且服用過這個藥劑之後,竟然不會有體力透支的情況,這可就比一般增強力量的藥劑要好上太多了,現在市麵上的藥劑,基本上服用過後都會有短時間的不適應,輕一點的體力透支,嚴重的甚至於可能會出現失明,昏厥等現象,所以,基本上很少有人會使用到藥劑,哪怕是傭兵,亦或是殺手,除非逼不得已,不然誰都不會沒事磕點藥讓自己變得更猛。
  參觀完這個安聯中心之後就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許太平跟菲德爾還有羅傑三人一同離開了安聯中心,前往了這座城市據說最高檔的一家酒店。
  “今天晚上我還邀請了三位我們貝克恩市的美女來跟我們一同吃飯,相信你們一定會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的!”羅傑笑著對許太平,菲德爾說道。
  許太平沒有說什麼,這種不談正事的飯局,美女是必備的,不然三個男的在那幹吃也很無聊。
  三個人抵達了酒店,然後直接上到了頂樓。
  頂樓是一個露天的餐廳,環境十分的好,而且很神奇的是沒有一個人,餐廳的桌椅什麼的都被收走了好多,隻剩下一個最好的位置。
  “你包下了整個頂樓餐廳?!”許太平驚訝的問道。
  “他們不讓包,所以我把酒店買下來了。”羅傑笑道。
  “…”許太平一陣無語,他在國內好歹也算是經常幹一些很土豪的事情了,沒想到跟眼前這個羅傑比起來,還真是差的有點多。
  “這就是資本主義國家。”菲德爾笑著說道,“隻要有錢,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就算你想當總統,也不是什麼問題,不過當總統不好,做點什麼事情都會被別人盯著,還是單純的當一個有錢人舒服!”
  許太平笑著搖了搖頭,不做什麼點評。
  三個人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唯一的一張桌子邊上。
  三人剛落下,早已經準備就緒的樂隊開始演奏了起來。
  “美女們很就會到!”羅傑笑著說道,“兩位稍安勿躁。”
  許太平跟菲德爾兩人對視了一眼,同時笑了出來。
  當初在歐洲的時候,他們倆也沒少一起出去泡妞去,現在一轉眼都過去多少年了,當時名不見經傳,天天被許太平虐的菲德爾,已然成為了世界第一的網球運動員,而當時身位世界第一殺手的許太平,也搖身一變成為了一所大學的保安。
  這變化不可謂不大啊!
  與此同時,在酒店的一樓。
  詹妮弗拿著手機,一邊走一邊說道,“主編,你要知道,我並不是一個陪酒的!”
  “詹妮弗,羅傑可是咱們老板的兒子,你不是一直說要拿普利策獎新聞獎麼?拿普利策獎,沒有老板的支持你可能拿的到麼?這次可是你的一個好機會,而且去了隻是喝酒吃飯而已,又不會強迫你做什麼事情,你就別抱怨了!”電話那頭說道。
  詹妮弗惱火的掛了電話,隨後雙手抱胸,看著麵前的電梯。
  電梯還沒到,詹妮弗似乎很不耐煩,不停的用腳掌敲打著地麵。
  這是,旁邊走過來兩個長得十分不錯的妹子,她們身上穿著奢華的衣服,帶著名貴的珠寶,往哪一站,跟詹妮弗比起來竟然也不遜色多少。
  “詹妮弗小姐?”其中一個人認出了詹妮弗,驚訝的喊了一聲。
  詹妮弗對那人笑了笑,隨後看了一下手表。
  她晚一點還有一篇新聞要趕,可以給她用來吃飯的時間,大概在一個半小時左右。
  “希望他們不會吃太久!”詹妮弗心暗暗祈禱。
  電梯很快就到了。
  三個人一同走進了電梯,隨後詹妮弗按下了頂樓的按鈕。
  “沒想到,詹妮弗小姐竟然是去頂樓,難道也是來找羅傑先生的麼?,我記得詹妮弗小姐曾經寫過一篇關於名媛的報道,報道可是把名媛批的一文不值,沒想到啊,現在詹妮弗小姐竟然也來做名媛了!”那兩個跟詹妮弗一起進電梯的妹子中的一個陰陽怪氣的說道。
  詹妮弗惱火的不行,但是卻也發不出火來,她打心眼不喜歡這種所謂的應酬,但是沒辦法,一方麵主編下令了,另一方麵,她覬覦已久的普利策新聞獎,如果沒有老板的支持的話,要拿還真有點困難,她幾乎所有的新聞榮譽都拿到了,唯獨這普利策沒有,所以,她今天晚上才會來到這個飯局。
  “如果可以跟許在一起,那這個夜晚該得多有趣啊!”詹妮弗沒來由的想到了許太平,想到了昨天的那個夜晚。
  那個讓她精疲力盡,並且神魂顛倒的夜晚。
  叮咚一聲,電梯終於到了頂層。
  那兩個妹子搶先一步走了出去,其中一個還故意撞了詹妮弗一下。
  詹妮弗氣的不行,但是還是強行將怒火給壓了下去,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從容的走出了電梯。
  電梯外,羅傑的聲音響起。
  “歡迎我們三位漂亮美麗的女士!”羅傑笑著說道。
  那走在前麵的兩個妹子笑顏如花的跟羅傑還有許太平菲德爾打招呼,詹妮弗走的稍慢一點,等她來到眾人麵前,剛打算例行公事打招呼的時候,結果卻發現了人群那一張熟悉的臉。
  “許?!”
  

Snap Time:2018-12-15 21:46:46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