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5)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5)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5)     

第五百五十七章 金器

  557
  馬丁被送走了,整個大廳經曆了短暫的寧靜之後,忽然響起了一陣陣的掌聲跟歡呼聲。
  郭雲鵬鼓掌是鼓的最用力的,他激動的對許太平說道,“太解氣了,我就看這些老外不順眼,嘛的,以為自己花美金的就牛逼了麼?還跟我喊到了一千兩百萬,現在要讓他拿出五千萬來,而且還得叫你爸爸,我看他還囂張不囂張的起來!”
  許太平笑了笑,翹著二郎腿說道,“一般情況下,這個馬丁是不會再花錢了,他又不傻,就算交點違約金,他也不可能花五千萬買一個價值幾百萬的東西,回頭你去找拍賣行的人,爭取用七百萬拿下。”
  “我知道。”郭雲鵬點頭道,“如果能夠用七百萬拿下,剩下的那五十萬,我拿出來,咱們去花掉!!”
  “哈哈哈,你這是要腐蝕我麼?不過我喜歡,到時候給我找幾個嫩妞,對了,聽者有份,等要花這個錢的時候,陳文你也跟著我們。”許太平對陳文說道。
  “我就不要了!”陳文趕緊搖頭,嚇死人,五十萬拿出來說花就花,那可是他幾年的工資,他可玩不起,就算是別人請,他也覺得玩不起。
  “沒關係,反正錢這種東西嘛,花了總會再賺回來的!”郭雲鵬說道。
  “這事兒不著急,慢慢來吧。”許太平笑著搖了搖頭。
  很快的,拍賣會就恢複了正常,隨後主持人上台,又開始進行拍賣。
  在拍出去大概十幾件東西之後,今天晚上的重頭戲,唐三彩碗終於出現了。
  這個碗看著還真的是很不錯,至少以許太平的眼光來看,估摸著能夠值個幾千萬,不過,最後成交的價格卻讓許太平有些咋舌,這個碗最終竟然拍到了一點一億。
  是一個來自於南方某個城市的老板的委托人買下來的。
  “唐三彩最近幾年都是有價無市,一億多買下來,可能幾年後就價值兩三億,還是可以投資一下的。”郭雲鵬解釋道。
  “不過升值空間也有限,這就跟買彩票是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砸在手。”許太平說道。
  “收藏玩的可不就是遠見麼?”郭雲鵬笑道。
  “那倒也是。”
  在經曆了這麼一個高朝之後,接下去就是收尾了。
  許太平看了一下手表,此時已經十一點多了,也差不多是時候回家了。
  就在這時,舞台上再一次的出現了一個拍品。
  這一個拍品,不是陶瓷也不是古董,是一套金器。
  金器對於普通人來說,那是很值錢的,不過,對於搞收藏的來說,金器的收藏價值是很低的,所以,這一套金器雖然看著很齊全,有耳環,項鏈,戒指之類的東西,但是要想拍出高價,幾乎不可能。
  “這是一整套來自於曾經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家族的金器。這個家族曾經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掌控著這個世界的經濟命脈,隻不過後來,他終究是抗不過歲月的流逝,慢慢的分崩離析,以至於到了現在,再也找不到這家族的痕跡,但是,從曆史意義上來說,這一個家族的很多東西還是有研究跟收藏價值的,比如眼前的這一套金器,這一套金器分別有耳環,項鏈,戒指,發卡,假牙,腳環組成,每一樣金器都保存完好,起拍價八十萬。”主持人說道。
  主持人的話說完許久,都沒有人喊價。
  “曾經的世界最強大家族,是羅斯柴爾德家族麼?”許太平低聲問道。
  “應該是吧,我聽說過這個家族的傳說,不過這個家族不是一百多年前就沒了麼?”郭雲鵬問道。
  “所以說,華夏人說電話是對的,富不過三代,哈哈,富可敵國的家族,最終還是會被曆史的長河淹沒的。”許太平笑著說道。
  “八十萬,有人加價麼?”主持人問道。
  “八十萬。”
  終於有人喊出了第一個價格。
  許太平微微皺眉,他覺得這聲音有點熟悉,所以循聲看了過去。
  隻見在第三排靠邊的位置,坐著一個他見過兩次的男人。
  楊偉!
  在楊偉的身邊坐著李斯帆。
  許太平有些詫異,這個楊偉竟然也會來參加拍賣會,而且還是買一套金器。
  “八十萬,有沒有其他買家加價的?”主持人問道。
  現場一片沉寂,似乎大家對於這一套金器都沒有什麼興趣。
  楊偉激動的看著台上,八十萬如果能夠買下這一套金器,那就太爽了,這不僅僅是省下一筆錢的問題,關鍵是還沒有人意識到這一套金器的價值!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更容易的把這套金器帶走了。
  “八十萬第一次,八十萬第二次,八十萬第…”
  主持人手的錘子剛要落下,忽然,一個大家都很熟悉的聲音響起。
  “八十一萬。”許太平喊道。
  “我們的許總出價八十一萬!”主持人激動的喊道。
  楊偉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看向了不遠處的許太平。
  他剛才在許太平喊價的時候就看到了許太平,為了不引起許太平的注意,他全程都低著頭,沒想到,現在眼看著東西就要買到的時候,許太平竟然加價了!
  這是許太平為了惡心自己,還是說他也知道這一套金器的價值?
  “八十二萬。”楊偉小心翼翼的加了一萬,他不敢加太多,因為這樣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坐在遠處的許太平眉頭微微一挑,他加一萬塊,隻是試探性的加一下,想要探探楊偉的虛實,而這楊偉在自己喊價之後竟然還繼續加價,難道他是真的喜歡上這套金器了?還是說,這一套金器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許太平眯著眼,瞳孔一點點的變小,遠處的舞台上的金器在他的眼越來越清晰。
  就在這時,許太平看到了那枚金戒指。
  那枚金戒指款式很普通,而且顏色有點暗淡,但是,在金戒指的正麵上,有一個字母R,而在R字母的旁邊,是一些他也看不懂的花紋。
  金戒指,字母R,花紋?
  許太平整個人如同觸電一般猛地顫抖了一下,他想起了幾天前他從繁花那截獲的信息。
  刻著奇怪花紋,寫著字母R的金戒指,難道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不成?
  許太平看了一眼楊偉,直接喊道,“五百萬。”
  嘩!
  整個現場頓時嘩然一片,這一套金器按照大家的想法,能夠到一百萬已經了不起了,而許太平竟然一開口就是五百萬,這是有錢瘋了不成?
  許太平盯著楊偉,他故意喊著個價格,為的就是徹底摸清楚楊偉的想法,如果這個價格楊偉還想跟,那就意味著,這一套金器,特別是那個戒指,絕對有問題。
  楊偉人也不傻,知道許太平這麼做就是為了試探他,但是他沒有辦法啊,這一套金器,他什麼都可以不要,但是那戒指他是一定要弄倒的。
  “伍佰壹拾萬。”楊偉舉手喊道。
  楊偉這麼一喊,很多人也意識到了問題。
  這麼一套價值不超過一百萬的金器,竟然會被喊到了伍佰壹拾萬,那要麼是這兩個人有仇,要麼就是這金器有問題。
  但是,這金器的問題是什麼呢?
  有人拿起了手機,偷偷的給這些金器拍了個照片,然後發到網上去查。
  江源大學。
  嶽兔兔的宿舍。
  此時是晚上十一點多,嶽兔兔的房間燈是關著的。
  嶽兔兔盤腿坐在床上,閉著眼睛,似乎在打坐。
  她的身上穿著黑色的緊身衣,這緊身衣十分的緊,竟然硬生生的將她E罩杯的胸給完全壓平了,從外麵看,根本就看不出這是嶽兔兔的身體。
  就在這時,嶽兔兔的手機忽然急促的響了起來。
  嶽兔兔拿起手機接聽了起來。
  “江源市梅賽德斯奔馳中心,出現了R戒指,趕緊去。我們在奔馳中心匯合。”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急促的聲音。
  咻的一聲。
  嶽兔兔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房間。
  梅賽德斯奔馳中心。
  當楊偉喊出了伍佰壹拾萬之後,許太平舉起手說道,“一千萬。”
  “許總,你這是幹什麼,一套金器而已,融了的話都賣不到十萬塊錢啊!”郭雲鵬著急的說道。
  許太平擺了擺手,示意郭雲鵬別說話。
  “一千一百萬!”楊偉臉色難看的盯著許太平的方向,一邊喊價,一邊拿出了手機,開始寫短信。
  “一千五百萬。”許太平再一次的加價。
  “一千六百萬。”楊偉喊道。
  “兩千萬。”許太平喊道。
  “兩千一百萬。”楊偉又喊道。
  兩個人就如同是鬥氣一樣,不斷的把價格往上加,沒多久,價格就已經來到了驚人的五千萬!
  這可是今天晚上迄今為止第三高的價格了,之前有一幅畫拍出了八千萬,可那是名人手稿,眼下這一套金器,也沒說是誰做的,怎麼可能會賣出這麼高的價格?
  “許太平,你幹什麼非得跟我爭!!”楊偉在許太平喊出五千萬後,氣急敗壞的大聲叫道。
  “不好意思,這一套金器我妹子喜歡,我剛好想送給她。”許太平笑著摟著趙小花說道。
  趙小花臉色微微一變,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
  “我出六千萬!!你把這套金器給我,我可以再打一套更好的金器給你的女人!”楊偉叫道。
  “那可不行,她喜歡這一套,多少錢我都得花,其他的,雖然也是金子,但是靈魂與這一套不同,給她,她也不會喜歡,你說是麼?”許太平問趙小花。
  “是的!親愛的。”趙小花笑著點頭道。
  “七千萬。”許太平舉手,淡淡的喊出了一個讓人窒息的價格。
  

Snap Time:2018-12-15 22:55:44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