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4)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不同世界的人

  474
  包房,蘇念慈等人已經坐好了,包房並不大,也就放了五張椅子,薛倩倩坐在了蘇念慈的一側,蘇念慈的另外一側是空的位置。
  林宇豪摟著許太平走進包房,隨後拍了拍靠近門的位置,對許太平說道,“坐吧,別客氣。”
  “好!”許太平笑著點了點頭,坐在了靠門的位置,隨後,林宇豪走到蘇念慈的旁邊坐了下來,說道,“念慈,點了你喜歡吃的小龍蝦,秋葵,還有油潑豆腐,當然,還有我們本地的特色菜,這家店的廚師以前是在五星級酒店做事的,後來被挖來了這,東西都很不錯!”
  “嗯!”蘇念慈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許太平。
  許太平也剛好看了一眼蘇念慈,兩人對視一眼,蘇念慈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許太平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咱們這次進修班,總共有來自各大地市的警察局總共十八個的精英,明天是考試,考的東西都是警校學過的,我聽我爸說,考試的成績,會直接送到上麵去,所以大家晚上要多努力看書啊!”林宇豪笑著說道。
  “念慈最爽了,才警校畢業沒多久,東西都還記得熟,我們都畢業好幾年了,還得再重新翻!”薛倩倩歎氣到。
  “警校學的東西,就算離開了警校也不應該忘記,我就算到現在,還能夠背出我們警校所有的專業課本!”林宇豪有些得意的說道。
  “這麼厲害?!”薛倩倩雙眼放光,說道,“果然不愧是咱們省廳的精英,就是不一樣!!”
  “那可不,人家宇豪以後可是要當大領導的!”一旁的陳司鬆說道。
  “念慈,我聽我爸說過,你的事情,省廳很多人都知道,這次進修好好表現,如果表現的足夠好,很有可能省廳會直接向你們市局借調你到廳頭,那可真就是一飛衝天了!”林宇豪對蘇念慈說道。
  “我盡力吧!”蘇念慈點了點頭說道。
  沒多久,菜就送上來了。
  “試一下這家的脆鵝柳!”林宇豪熱絡的給蘇念慈夾了塊鵝柳。
  “謝謝!”蘇念慈道了一聲謝,不過卻沒有去夾那塊鵝柳。
  “怎麼了,不喜歡吃鵝肉麼?”林宇豪問道。
  “她吃鵝肉過敏!”許太平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光顧著找太平問你喜歡吃什麼了,忘了問你有什麼忌口,我的失誤,失誤!”林宇豪歉意的說道。
  “沒事,這的其他菜都挺好的!”蘇念慈笑道。
  一頓飯吃的還算是順當,吃完之後,許太平起身走到了前台。
  “老板,買單。”許太平說道。
  “好的,總共五百六十塊!”老板說道。
  許太平從口袋摸出一疊錢,剛想付錢呢,林宇豪就一個健步來到了許太平的麵前,壓住了許太平的手。
  “今天這頓飯我來,別跟我搶單!”林宇豪笑著說道。
  “多大點事兒啊,誰請不一樣麼!”許太平笑著說道。
  “我說了,我來請。”林宇豪忽然把臉一黑,說道,“我用得著你請麼?”
  許太平愣了一下,隨後有看到林宇豪露出一個笑臉說道,“你們外地來的,我這地主肯定得意思一下。”
  說完,林宇豪對老板說道,“老板,回頭我微信打錢給你。”
  “好的,林警官!”老板笑著點了點頭。
  “你喜歡蘇念慈,是吧?”林宇豪忽然低聲對許太平說道。
  “是,怎麼了?”許太平問道。
  “沒怎麼,你們不般配。”林宇豪轉了一個身,將身子靠在吧台上,說道,“我不是看不起你,不過我覺得,你們兩個的身份差太多了,你要是追求她的話,是在浪費時間。”
  “所以,你是讓我不要對她有念想,是麼?”許太平笑眯眯的問道。
  “我是為了你好,這人和人之間,是有不同的,你們兩個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你追求她,最終隻會讓自己受傷,蘇念慈這個人,可以找到很好的男人。”林宇豪說道。
  “比如說你麼?”許太平問道。
  “我可沒這麼說。”林宇豪露出一個傲然的笑容,這時候,蘇念慈等人剛好從包房內走了出來。
  “單買了麼?”蘇念慈問道。
  “買了,咱們回去吧,又要辛苦你這個司機了!”林宇豪笑著拍了拍許太平的肩膀。
  “不辛苦。”許太平搖了搖頭,對蘇念慈招了招手,說道,“念慈,過來一下。”
  “怎麼了?”蘇念慈好奇的走到許太平的身邊。
  “你們招待所,是一人一個房間麼?”許太平問道。
  “是嗎??”蘇念慈問一旁的林宇豪。
  “是,一人一個房間!”林宇豪點頭道。
  “這樣吧,晚上我在你那過一夜,明天再回去把,難得來省城一趟。”許太平說道。
  蘇念慈一聽許太平的話,臉一下子紅了起來,她可沒想到許太平竟然當眾敢這麼說,一旁的薛倩倩跟陳司鬆聽到許太平的話,全部驚訝的看著蘇念慈。
  “那,隨,隨你吧。”蘇念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雖然羞澀,但是她是不會拒絕許太平的,而且,她還真希望許太平能夠在這陪她一個晚上,最好可以陪幾個月。
  “你們倆,這是有情況啊!”林宇豪笑眯眯的說道。
  “你們不會在一起了吧?”薛倩倩驚訝的問道。
  “這件事情,我們沒打算宣揚的。”許太平笑著摟過蘇念慈的腰,說道,“畢竟,她是個警察,而我隻是個小保安,如果讓人知道一個警隊的精英跟一個小保安談戀愛,那肯定有很多人會看不起念慈。所以,我們很低調。”
  “我才不介意其他人怎麼看呢!”蘇念慈將身子靠在許太平的身上,甜蜜的說道,“隻要能夠跟你在一起,管他別人說什麼,誰敢背後多嘴,我就銬他!”
  “你們就別虐狗了,我這一把的辛酸淚啊!都單身多少年了!”林宇豪無奈的笑道。
  “林警官,我也單著好幾年了!”一旁的薛倩倩趕緊說道。
  “咱們走吧,去招待所辦入住把!”林宇豪直接無視了薛倩倩,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去。
  許太平摟著蘇念慈的腰,也往外走去。
  “我去開車,你們稍等!”許太平說著,走到遠處的停車場,而後將車給開拉過來。
  四個人依次上車,而後往省公安廳的招待所而去。
  來的時候車上的幾個人都聊得很熱絡,這回去的時候,車上忽然變得異常的安靜。
  林宇豪低頭玩手機,薛倩倩時不時的偷瞄林宇豪的手機,一旁的陳司鬆則是閉著眼睛,似乎睡著了。
  十幾分鍾後,車子抵達了招待所樓下。
  一行人從車上走下來,許太平走到後排的位置,幫蘇念慈把行李給拿了下來。
  幾個人走進招待所,來到招待所的前台,辦理了入住手續。
  “這招待所環境不怎麼樣啊!”許太平皺眉道。
  “雖說是招待所,但是硬件設施是三星級酒店的設施,就這環境還不怎麼樣,那得什麼環境才算好?”林宇豪問道。
  “去房間看看吧。”許太平擰著蘇念慈的行李,走到了蘇念慈房間門口,然後把門打開走了進去。
  “房間還行,有三星酒店的條件!”蘇念慈笑著說道。
  “不行。”許太平搖了搖頭,隨後看向身後的林宇豪,問道,“這附近有啥好點的酒店麼?”
  “這附近?倒是有一家希爾頓,離得也不遠,就是貴。不過你給你愛人找酒店,怎麼著也得這個水準的吧?”林宇豪笑道。
  “五星酒店太貴了。”蘇念慈搖頭道,“不用了。”
  “沒事。”許太平笑了笑,說道,“你得出來好幾個月呢,住的地方自然得好點,我幫你訂房吧。”
  說完,許太平看了一眼薛倩倩等人,說道,“怎麼樣,你們也要一起麼?”
  “那麼好的酒店住個一兩天還行,住幾個月,我可沒錢,那得十幾萬了吧!”薛倩倩說道。
  “沒事,就一起吧,我幫你們訂,錢我來出。”許太平笑道。
  “真的啊?!”薛倩倩驚訝的問道。
  “怎麼可能真的,好幾個月住五星酒店,怎麼可能?”陳司鬆說道。
  “相逢即是緣,這樣吧,諸位的住宿,我來安排,你們稍等我一下。”許太平說著,拿起手機走到了走廊上。
  “幫我訂三個省公安廳附近希爾頓酒店的高級套房,先訂兩個月吧,另外再訂一個總統套房,也訂兩個月。”許太平拿著電話說道。
  “我滴個乖乖,念慈,你這男朋友,這麼有錢呢?高級套房,那一個晚上得兩千啊我聽說,一個月就是六萬,那兩個月就是十二萬啊!”薛倩倩激動的說道。
  “他就是心疼我。”蘇念慈甜蜜的笑道。
  “真的住希爾頓啊?我也能住啊?”一旁的陳司鬆問道。
  “你們三個的高級房都給你們訂好了,要不咱們現在就過去把?”許太平問道。
  “你這可真夠闊氣的,一個高級房兩個月十二萬,三個就是三十六萬,一個總統套房一天八千八百八十八,一個月得接近三十萬,兩個月至少得五十多萬,加起來就得八十多萬,現在做保安這麼賺錢麼?”林宇豪驚訝的問道。
  “還好,還有一些副業。”許太平笑道。
  “那我可真得去住一下這高級套房了!”林宇豪笑眯眯的說道。他可不信許太平真的能花這麼多錢,許太平肯定是在吹牛逼,等到時候再找借口把房間退掉,這種人他見得多了,所以他一定要去希爾頓酒店,然後當眾給許太平難看,讓他還敢不敢在自己麵前秀恩愛!
  

Snap Time:2018-12-15 22:00:24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