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5)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5)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5)     

第三百七十四章 往前衝

  374
  砰砰兩聲。
  許太平左手射出的兩把飛刀,將那強悍的玻璃直接擊穿,不過,這兩把飛刀在擊穿玻璃之後,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能量,當兩聲,落到了地上。
  那玻璃後的兩個槍手詫異的低頭看向地麵。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有兩把飛刀會穿透他們麵前的玻璃。
  就在兩人還沒回過神來的霎那,噗噗兩聲悶響。
  兩個人的脖子上,各自刺入了一把飛刀。
  兩個人痛苦的捂著脖子,鮮血不斷的從脖子噴湧而出,將麵前的玻璃給完全的染紅。
  雖然隔著百米遠,但是伊瓜因等人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不斷的被鮮血衝刷著的玻璃。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伊瓜因等人不敢置信的看著許太平。
  “前麵兩把負責破防,後麵兩把從他們留下的缺口中飛過去就行了,並不難。”許太平說道。
  “從留下的缺口中飛過去?還並不難?”所有人都無語了。就算是讓他們拿著飛刀,然後隔著十公分,要讓飛刀穿過前一把飛刀留下來的口子,那也難的不行,而眼前這個人,竟然能夠隔著百米,讓後麵的飛刀穿過前麵的飛刀留下的缺口,這樣的技巧,已經無法用神技來形容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神技也無法說的通的,百米的距離啊,不是百毫米啊!
  “準備走吧。”許太平不等眾人回過神來,就兀自走到了鐵籠的邊上。
  “鎖不是在那!”伊瓜因趕緊說道。
  “幹嘛要鎖?”許太平問道。
  “你不用開鎖麼?”伊瓜因問道。
  許太平笑了笑,走到欄杆前頭,然後伸出手,抓在了那兩根手臂粗的鐵欄杆上。
  鐵籠的人瞪大了眼睛看著許太平,他們似乎已經預料到接下去許太平要做什麼了,可是,就算是預料到,他們也絕對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這個男人,似乎,好像,真的想要用手把這手臂粗的鐵欄杆給掰開?
  許太平低喝一聲,雙腳用力蹬在地上,隨後雙手猛的往旁邊一拉。
  許太平手臂上的肌肉瞬間緊繃,麵青色的血管全部鼓脹了起來,鮮血在頭快速的湧動著,就如同是消防水管急速流動的水一般。
  哢哢哢哢!
  鐵欄杆發出了難聽的哢哢聲,而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那兩根鐵棍,開始一點點的彎曲,變形。
  不止伊瓜因這邊的人看傻了眼,就連旁邊幾個鐵籠的人,也都看傻了眼。
  當兩根鐵欄杆被拉的足夠開之後,許太平將手放開,然後呼出一口氣,從兩根鐵欄杆中間的間隙走了出去。
  “來吧。”許太平在外頭笑著說道。
  伊瓜因想過很多種離開這的方法,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許太平竟然會采用這麼直接這麼暴力的方法。
  雙手拉彎手臂粗的鐵欄杆,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麼?
  震驚過後,伊瓜因趕緊招呼身邊的人,朝著鐵籠外跑去。
  許太平並沒有在鐵籠外頭等著,他跑到了看守的身邊,然後直接一刀就送這個正在打盹的看守去見了上帝。
  “救救我們吧,求求你們!”
  “對啊,救救我們吧!”旁邊那些被關押著的老弱病殘女人著急的對許太平叫道。
  許太平沉思片刻後說道,“我能放你們出來,但是誰也救不了你們,隻有你們能自己救自己,一會兒所有人都跟著我們,出了前麵的出口就往左手邊跑,別回頭,我們會帶領你們拿下軍火庫,你們必須自己武裝起自己,我不管你們是老人還是小孩還是女人,都得給老子拿起武器,沒有誰會保護你們,隻有你們自己能保護自己,明白麼?”
  “明白!”眾人紛紛說道。
  許太平從看守的身上拿走了鑰匙,然後去將其他的鐵籠給打開。
  關押在這的兩三百人,就這樣全部被許太平給放了出來。
  對於許太平而言,這些人會對隊伍形成一定的拖累,但是許太平也不能任由這些人留在這,因為隻要他們離開這,艾維耶的手下來到這後,必然會對這進行清洗,進行大屠殺,這些人活下來的可能性非常低。
  以前的許太平是斷然不會做這種拖累自己的事情的,但是現在的許太平早已經今非昔比,他冷漠的心在與夏瑾萱,宋佳伶,蘇念慈等人的交往中早已經慢慢的被溫暖,所以他決定把這些人都帶上。
  “這些人要是武裝起來,還是能夠發揮一些作用的!”許太平如此的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後沉聲對周圍的人說道:“所有人等一下都給我閉著嘴,別說話,伊瓜因,你帶著你的手下跟我衝最前頭。女人跟小孩走中間,老人走後麵。到了*庫,你們要殺死任何一個不是同伴的人,哪怕他隻是一個小孩,隻要他拿著槍,就要殺死他,明白麼?”
  “明白!”眾人低聲說活到。
  “謝謝你。”伊瓜因認真的對許太平說道,要知道,衝在最前頭的肯定是壓力最大的,許太平在這時候還能夠想著保護女人和小孩,這種高尚的品質,遠非一般人能比的,如果說之前伊瓜因隻是將許太平當成一個變態的強者敬畏著的話,現在,伊瓜因是真正的崇敬許太平了,包括伊瓜因身邊的那些士兵也是如此。
  現場的看守隻給許太平他們提供了一把AK47,許太平讓人跑去那五挺重機槍的位置搜刮了一下,找到了三把手槍,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東西了。
  “AK我拿,你拿手槍,再找兩個神槍手,盡量節省彈藥,一百米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往前衝了之後就別回頭,也別停下來,一定要往前衝,哪怕我是掉隊了,也別管我!”許太平嚴肅的對伊瓜因說道。
  “我明白!”伊瓜因點頭道。
  “走吧!”許太平對著身後的人招了招手,隨後率先往出口走去。
  此時已經是半夜,門口外隱約可以聽到一些腳步聲。
  體育館的大門是關著的,這給許太平他們帶來了不少便利。
  許太平偷摸的將門打開一條縫,在體育館的外頭大概三十米遠的地方,停著一輛軍用的吉普車,車上有五個士兵,正在打牌。
  在門口的右側還有七八個士兵,依靠著軍車,不知道在聊什麼。
  “出去以後,我負責正前方,你們三個負責右側那些士兵,能打死幾個就打死幾個,一邊打一邊跑,這三百多人,誰被打中了,誰也別去救,我們不可能毫發無損的抵達*庫,明白麼?”許太平再一次的叮囑道。
  “明白!”眾人紛紛點頭。
  “我數三二一,到一的時候就出去!三,二,一!走!”許太平一聲令下,將門推開
  砰砰砰!
  槍聲立馬響起,許太平手持著AK,對著前方的吉普車就是一梭子彈,那幾個正在打牌的士兵應聲倒下,同時,伊瓜因等人也朝著右側的幾個士兵扣下了扳機,這幾個人的槍法也是很準,頃刻間就將那幾個士兵盡皆幹倒。
  “衝衝衝!”許太平一邊喊著,一邊往左側衝去。
  長長的人群,跟在許太平的身後,從體育館衝了出來。
  警報聲在這時候陡然響起,更遠處的士兵們紛紛朝著這重來,與此同時,一輛輛的軍車,裝甲車,也在快速的朝著這邊而來。
  子彈隔著百米的距離朝著許太平這邊的人傾瀉,瞬間就有一批人倒下了,不過,因為距離實在是有些遠的關係,所以倒下的人並不大,也就七八個。
  人群不斷的朝著左邊衝去,*庫的周圍停放著一輛裝甲車,同時還有十幾個士兵,這十幾個士兵看起來十分的訓練有素,他們並不著急開槍,而是快速的分開,找好掩體,等著許太平他們進入到射程範圍內。
  砰砰砰!
  許太平手中的AK47吐出一道道的火舌。
  轟!
  一聲巨響,那停放在軍火庫旁邊的裝甲車被許太平射穿了郵箱,直接爆炸了,強烈的火焰瞬間就吞噬了周圍的幾個士兵,與此同時,那一些已經找好掩體的士兵,也開始朝著許太平這邊射擊。
  “散開!”許太平一聲令下,伊瓜因等人連忙散開了隊形,這樣可以最大程度的減少損失。
  砰砰砰!
  槍聲不斷的響起,不斷的有人倒下,不過,許太平這邊衝擊的速度十分快,十幾秒的時間,許太平就已經帶人衝擊到了距離*庫不到三十米的地方,而那些駐守在*庫的士兵,有超過一大半,死在了許太平的搶下。
  眼看著*庫就在麵前,勝利在望了,就在這時,一陣沉重的聲響忽然傳入眾人的耳朵。
  一根巨大的炮管,從*庫的後頭慢慢的冒了出來。
  “媽蛋,是坦克!大家再分散!”許太平大叫道。
  話音剛落,那巨大的炮管忽然發出一聲猙獰的炮吼聲。
  轟!!
  炮彈在空中發出難聽的聲音,隨後落在了許太平身後的人群。
  轟!!!
  炮彈應聲爆炸,將至少三十個人給炸成了粉碎。
  許太平雖然距離比較遠,但是爆炸的餘威同樣震得許太平一陣耳鳴。
  “繼續衝!”許太平叫道。
  “完蛋了!”伊瓜因突然指著坦克的方向喊道。
  許太平凝神看向那輛坦克,隻見至少五十幾個的步兵,從坦克後麵跑了出來,然後將槍口對準了許太平這邊的人。
  “媽蛋!”許太平忍不住咒罵了一聲。
  

Snap Time:2018-12-15 22:52:21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