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強悍的金鍾兆(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激戰(18-12-14)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死(18-12-14)     

第三百二十四章 真相

  324
  許太平帶著三個女人離開了船艙,船艙外剩下的水兵隻有幾個,對於許太平來說自然構不成什麼威脅,分分鍾就將那幾個水兵給收拾了。
  “太厲害了,你果然是一個武術高手!”艾瑪化身成一個小迷妹,激動的對許太平說道。
  許太平淡然一笑,帶著三人走進了駕駛艙。
  “你們找地方坐好,我先看看咱們在哪。”許太平一邊說著,一邊看起了操作台上的GPS定位裝置。
  “瑾萱,你別生氣了。”宋佳伶試圖去拉夏瑾萱的手,沒想到夏瑾萱看都不看她一眼,走到旁邊獨自一人坐了下來。
  宋佳伶歎了口氣,終究是沒有走過去,而是找了個位置坐下。
  艾瑪看了看夏瑾萱,又看了看宋佳伶,最終走到了許太平的身邊說道,“我不知道該幫誰了,我來幫幫你吧。”
  “咱們現在已經到了靠近南越領海的地方了,不過現在還是在咱們華夏境內,咱們搶的這艘船是軍艦,自然不可能開去華夏的港口,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開到附近的島嶼,然後用無線電裝置聯絡華夏的船來救咱們。”許太平說道。
  “就按照你說的做吧,反正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艾瑪說道。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後開著船往附近的一個島嶼而去。
  這南海的島嶼是非常多的,沒多久,許太平他們就抵達了一處島嶼,隨後,許太平用無線電裝置進行了求救,沒一會兒就有船隻收到了他們的求救信號,往他們所在的島嶼而來。
  “你們在島上等著,這艘船不能留。”許太平一邊說著,一邊把船上的救生艇放下,說道,“你們劃船到那邊的島上,我去把這艘船弄沉,馬上來找你們。”
  “那你注意安全。”宋佳伶關切的說道。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後幫助宋佳伶等人上了救生艇,因為這距離小島也就一百米不到的距離,此時海麵上風平浪靜,許太平也不擔心他們會出什麼事,就放心的開著軍艦離開了。
  沒多久,海麵上傳來了一聲巨響。
  這艘南越的軍艦直接在海上爆炸,然後沉入了海底。
  廣袤的海洋,吞並這樣一艘軍艦,沒有傳出來任何的回響,甚至於連打個嗝都沒有。
  許太平遊到了海岸邊,拖拽著濕漉漉的身子,走到了岸上。
  岸上,皮筏艇隨意的停放著,夏瑾萱,宋佳伶,還有艾瑪三人坐在沙灘上。
  許太平走到三人的麵前,麵對著三人說道,“大概再半個小時左右,救我們的漁船能到這,到時候如果問我們怎麼會到這來,就說是碰到了之前的雷暴天氣。”
  “嗯嗯,我知道。”艾瑪點了點頭,隨後看了一眼夏瑾萱和宋佳伶,想說點什麼吧,但是又覺得尷尬。
  許太平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仰麵朝天直接躺在了沙子上。
  沙子很燙,許太平就那麼躺下去,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
  “艾瑪,我們去到處走走吧。”宋佳伶拉起艾瑪的手說道。
  “走?走去哪?”艾瑪疑惑的問道。
  “這這麼多貝殼,咱們去撿貝殼也行。”宋佳伶說著,也不管艾瑪願不願意,拉著艾瑪的手就離開了。
  兩人這麼一走,現場隻留下了許太平跟夏瑾萱兩人。
  許太平看著天空,夏瑾萱坐在許太平的對麵,看著許太平。
  沉默良久後,夏瑾萱說道,“你是不是真的不愛我了?”
  許太平沒有回答,他看著天空,天空上是藍天白雲,讓人的心情變得很好。
  “我要你說實話。”夏瑾萱說道。
  “愛。”許太平回答道,他不喜歡對夏瑾萱撒謊,特別是當夏瑾萱如此鄭重其事的問他的時候。
  “那你為什麼去救佳伶,沒有救我?”夏瑾萱問道。
  “因為我去救你,宋佳伶必死,我去救宋佳伶,你還有可能活著。”許太平如實解釋道。
  “也隻是可能而已。”夏瑾萱說道,“如果這個可能不存在呢?你有多大的把握我能夠活著?”
  “我扔的很準,二蛋就在你身邊,你足以依靠它身上的救生圈撐一段時間,但是宋佳伶離我太遠了,我沒有辦法把二蛋扔出去那麼遠,特別是在那樣的情況下,就算我扔的出去,我也沒有辦法保持準度。對於我來說,愛情,友情,都是很重要的東西。”許太平說道。
  “可是為什麼你最近對我變得冷淡了?”夏瑾萱雙手抱住膝蓋,說道,“你的冷淡讓我很彷徨。”
  “你想聽真話?”許太平問道。
  “想。”夏瑾萱點頭道。
  “哪怕這個真話會破壞你和宋佳伶之間的關係,你也要聽?”許太平問道。
  “什麼樣的真話會破壞我們的關係?”夏瑾萱問道。
  “你自己選擇吧,我其實不願意騙你,如果你真想知道,我可以說。”許太平雙手枕在腦袋下,說道。
  “那我想知道。”夏瑾萱遲疑片刻後,認真的說道。
  “宋虎賁沒死。”許太平說道。
  “什麼?!”夏瑾萱瞪大眼睛,看著許太平問道,“你說宋叔叔沒死?”
  “他隻是假死而已。”許太平說道。
  “假死?為什麼要假死?”夏瑾萱問道。
  “因為你爸要殺他。”許太平回答道。
  “不可能!”夏瑾萱猛的站起身,說道,“我爸跟宋叔叔是最鐵的兄弟,他們一起征戰這麼多年,都為了對方舍生忘死過,我爸怎麼可能會想要殺死宋叔叔,這絕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騙我。”
  “宋虎賁背叛過你爸。”許太平平靜的說道,“你爸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人了,他被權力蒙蔽了雙眼,而宋虎賁盡管在背叛你爸之後,又跟你爸坦白了,但是對於你爸來說,宋虎賁已經不再是那個可以信賴的人了,所以你爸動了殺死宋虎賁的念頭,但是宋虎賁很了解你爸,所以提前知道了你爸的想法,就製造了一起假的事故,然後假死瞞天過海,現在宋虎賁人在國外,而他之前給我打過電話,希望我能夠照顧宋佳伶,畢竟他活著的時候得罪過不少人,而現在他死了,宋佳伶失去了庇護,就有可能會有危險,而我要照顧宋佳伶的話,必然要跟宋佳伶走的親近一些,這就是為什麼我最近會故意疏遠你的關係,我本不想說這些,但是如果一直這樣下去,讓你產生一些不好的聯想,這也不是我所希望的,所以我決定跟你說。”
  “怎麼會這樣,我爸怎麼會…我還是不相信我爸會是這樣的人,太平,我爸這輩子最看重的就是兄弟,他怎麼會對宋叔叔動殺心,怎麼可能?”夏瑾萱依舊不敢相信許太平的話。
  “你不信的話,我也沒有辦法。”許太平歎了口氣,說道,“言盡於此,我希望你能夠保守這個秘密,這樣的話,或許佳伶還能夠安全一些。”
  “如果真的如你所說的這樣的話,我…我是不會告訴我爸,宋叔叔還活著的。”夏瑾萱說道。
  “那就好。”許太平說道。
  “不過,這樣的話,我們兩個現在算什麼關係?”夏瑾萱問道。
  “什麼關係?你是校花,我是保安,還能是什麼關係。”許太平回答道。
  “什麼叫我是校花你是保安,你是我的保安,是我的!”夏瑾萱惱火的說道。
  “那宋佳伶呢?”許太平問道。
  夏瑾萱猶豫了一下,說道,“你也可以跟她走的近一些,畢竟,如果真的如你所說的那樣的話,那她現在的一切,可以說都是我爸造成的。”
  “隨緣吧。”許太平笑了笑,說道,“誰知道未來的事情呢?指不定等咱們回去了,宋虎賁就讓人來把宋佳伶帶走了也說不定。”
  “嗯,隨緣吧。”夏瑾萱點了點頭,看向遠處的宋佳伶跟艾瑪,沉默片刻後說道,“其實,佳伶是一個很好的姑娘,她裝作放浪的樣子,幫我擋住了很多偽裝的很好的男人,這些我都知道。”
  “所以你打算跟她共侍一夫麼?”許太平調侃道。
  “你想的倒美!”夏瑾萱白了許太平一眼,隨後又說道,“共侍一夫什麼的是不可能的,永遠不可能的,不過你要是真的跟她怎麼樣了,那我也沒有辦法,女人天生就是弱勢的,特別是像我這樣的,我愛著你,離不開你,所以隻能接受未來所發生的一切。”
  “看開點。”許太平說道,“人活於世,哪能盡如人意,自己活的開心最重要。”
  “你現在倒是會說風涼話了,什麼叫自己活的開心最重要,你心是不是在暗爽,終於可以明目張膽的去親近宋佳伶了?!”夏瑾萱惱怒的說道。
  “我可沒這麼說,我們是好朋友,我說了。”許太平無奈的笑道。
  “好朋友就一起睡一個沙發,還是一個晚上?”夏瑾萱問道。
  “你不是說我無能麼?無能的話睡一個晚上又怎麼了?”許太平反問道。
  “說真的,你真的沒跟她發生什麼麼?”夏瑾萱問道。
  “沒有。”許太平搖了搖頭。
  “真是神奇。”夏瑾萱說道。
  “怎麼著,你好像很遺憾的樣子?”許太平戲謔的問道。
  “沒沒沒。”夏瑾萱搖了搖頭,隨後看向前方。
  海麵上,海風吹動起了微微的波浪。
  誠如許太平所說,未來的事情誰說的準呢,還是活好當下吧!
  半個多小時後,一艘漁船出現在了許太平等人的視線內,隨後,許太平等人坐著救生艇來到了漁船的邊上,在漁民的幫助下回到了船上。
  剛好漁船也要返回南海島,許太平一行人自然也跟著一起返回了南海島。
  對於許太平他們而言,他們經曆了一場神奇的海外冒險,殊不知,回到陸地後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更加驚心動魄的旅程。
  

Snap Time:2018-12-15 21:45:26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