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三百六十九章榜樣


    大殿旁邊微微一暗,宦官王貴的身體擋住了一些門外的明媚陽光。朱高煦側目點了一下頭,王貴便彎著腰走進來,拜道:“王爺,陳大錘回王府了,正在外麵求見王爺。”

    “叫他進來。”朱高煦馬上道。

    “奴婢遵命。”

    這時朱高煦又問道:“陳大錘一個人回來的?”

    王貴轉身雙手抱住拂塵,很肯定地答道:“是,他一個人回府,剛剛才到。”

    不多一會兒,陳大錘便從前殿正門進,闊步向這邊走來。

    他徑直走到王座台階下麵,單膝跪倒道:“末將拜見王爺。王爺押俘回京那天,俺有點事去……那個地方了。回來時大夥兒已離開舊王府,俺問了奴仆、覺得事兒不對,便也趕緊離開了府邸。不過接下來,俺在京師打聽到了幾件要緊的事兒。”

    陳大錘一身風塵仆仆,一如朱高煦剛回雲南那天的模樣。陳大錘說話的時候,轉頭看前殿的後門,外麵還站著一些宮女宦官。

    不過這前殿很大,麵闊十一間,朱高煦坐在正中,隻要聲音稍微小點,遠處的殿外就很難聽清。他便招手道:“陳把總近前說話。”

    陳大錘走上台階,站在朱高煦旁邊低聲道:“駙馬爺的兒子王貞亮、他的府邸內外可能已被錦衣衛派人盯上。俺便沒敢去找他,他也始終沒來玉器鋪。

    俺先在玉器鋪上住了幾日,買了些油鹽柴米,開門做生意。旬日之內,翰林院的高賢寧、以及那個長相白淨的小個子後生,都來過玉器鋪。這二人告訴了俺一些京師的事,第一件,西平侯的獨子沐斌被人殺了!”

    朱高煦聽到這吃了一驚,眼睛瞪住。

    陳大錘繼續道:“事情大致是,京師的沐家府邸上,一個叫陳伍的管家、帶著沐斌在淩晨逃跑。但沐斌剛出門就被刺客用弩|箭射|殺,陳伍也被同夥殺掉。錦衣衛還在查刺客,至今沒查明白究竟怎麼回事。

    第二件事,高賢寧告訴俺的。王上書告西平侯的狀,言西平侯與漢王府長期勾結,告狀之實十分詳盡。”陳大錘把王告狀的內容大概說了一遍。

    陳大錘的話剛說完,朱高煦忽然仰頭“哈哈哈……”大笑了起來。陳大錘也不禁陪笑,一臉替王爺高興的表情。

    笑聲驚動了大殿外的奴婢們,大夥兒都悄悄向麵好奇地探視。朱高煦轉頭看了一眼,眼睛被明亮的陽光刺了一下。

    ……前陣子下了一場秋雨,今天的陽光確實很明媚。朱高煦直到現在才感受到晴朗的景色,如此鮮明。或許過陣子天空還會有新的烏雲,但至少眼下的景況,確是叫人心情舒暢。

    想到沐晟喪子挺慘,朱高煦才漸漸忍住了笑聲。頓時又感到有點奇怪,因為王告狀的內容,其中除了翡翠生意動靜太大外、很多細事王很難知道的。

    但不管怎樣,這些小節並不會影響朱高煦此刻的心情。

    朱高煦的笑聲完全停止了,臉上帶著微笑,抬起手指著陳大錘,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又把手放下了。他的雙手在扶手上一拍,人便輕地站了起來,說道:“陳把總,你回去歇口氣。”

    陳大錘抱拳道:“末將得令!”

    朱高煦步走出前殿,帶著宦官王貴等人,沿著寬闊的磚石廣場往東走,來到了書房所在的廊房;那有一些房屋圍成的一個小天井。朱高煦隻留下王貴一人侍候著,別的奴婢都遣散了。

    王貴得了授意,去把巫山桃源中的四個人、以及三個護衛指揮使叫來這邊。

    天井種著一些桃李樹木,朱高煦剛搬進這座漢王府時樹木還很小,但幾年之後,不知不覺它們已是枝葉茂盛、完全長大了。

    或許世事就像一棵樹。事情要往甚麼方向發展,就像樹幹一樣,朱高煦必得親自抉擇。然而諸事的枝葉會隨著光陰的推移,越長越茂盛,一個人的時間精力就管不過來,必得一群人影響它的成長。

    等七個人都陸續來到了小院,朱高煦告訴了他們京師的消息。朱高煦不僅要找人商量怎麼決策,而且要讓這些人知情、參與決策,如此一來,大夥兒才明白樹幹究竟要往哪個方向成長,也便能因此經營繁茂的枝葉了。

    眾人聽罷議論紛紛,推測著沐晟知道這些消息後作何感想。

    朱高煦卻說起了另外一個話題:“目前漢王府,長史李默、百戶陳剛、軍餘枚青,已經查明乃朝廷奸諜。確切說是燕王舊府謀士的人,不過姚廣孝一黨全部是東宮黨|羽,如今必定是高熾的近臣。”

    韋達皺起眉頭,有點生氣的模樣。

    朱高煦接著說:“陳剛、枚青級別低,一般沒機會參與漢王府的大事。最近若有長史李默在的時候,大夥兒心要有數。左長史錢巽,這些年我多與之相處,留意瞧他,也派人暗中查過,應該沒什麼問題。”

    眾人紛紛應答。

    這時鐵麵人道:“既然漢王已經查出那李默的身份,朝廷卻不知。漢王何不試試,用李默誤導朝廷的消息?”

    朱高煦聽罷,看向鐵麵人,心道果然文官當得越大,肚子壞水越多。他馬上點頭道:“李先生說得有道理,那李默還可以被咱們用一次。”

    大夥兒繼續議論著大事方略。

    首先要起兵造|反,這一點沒有任何改變。巫山桃源的幾個文武出山,就是為了造反!王斌更是毫不猶豫地支持起兵,他早就看東宮那幫人不順眼了。韋達和劉瑛也沒有反對。

    接著大夥兒商量起兵的時機,以及率先進取四川布政使司的方略。

    之前朱高煦剛到巫山桃源,齊泰便提出了這個方略。當時大家都說得很簡略,但至今反複推敲之後,朱高煦仍然覺得那是最好的法子。

    從雲南起兵要出去,隻有三個地方,四川、貴州、安南國廣西方向。

    安南國廣西那邊,距離京師太遠,稍微進展緩慢,漢王府勢力就會變成類似邊患的存在;不利於盡爭奪朝廷大權。

    貴州的路不比入川的路好走,有顧成經營的貴州諸衛防衛。而且貴州至今還沒建省,人口少,地盤貧瘠道路崎嶇。就算朱高煦攻下了貴州,也很難發展壯大;如果選這條路,出貴州之前的日子會十分難過,而且會始終缺少一個穩定富庶的補給地區。

    相比之下,朱高煦等人都覺得四川是沒有選擇之下、最好的選擇!

    鐵麵人說道:“漢王一旦決意起兵,目標便隻有一個,京師!未達成功之前,決不能停止。”

    朱高煦看著他臉上的熟鐵和眼珠,點了一下頭……

    九州大地,自秦始皇一統天下、漢朝承襲秦朝大一統理念以來,曆朝曆代都達成了一個共識,那便是天無二日、國無二君!割據或爭霸,最終的目標都沒有妥協的餘地了,隻能剩一個王者。

    齊泰如此提醒朱高煦,顯然他也認可了這樣的觀念。

    ……當年“靖難之役”燕王是怎麼起兵的,朱高煦幾乎全程參與,榜樣就在那。

    不過“靖難之役”之前,有一些步驟朱高煦沒有參與,主要是策劃階段。當燕王開始公開控訴朝廷殘害宗室的時候,之前他肯定早已與心腹文武商議、不知有多少次了。

    這回同樣是藩王起兵,與當年朱棣有幾分相似之處,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朱高煦一麵總結他爹的經驗,一麵也不得不修改著步驟。

    沐晟的事一旦解決,朱高煦覺得自己起兵比當年燕王更容易;更難的事兒是怎麼打出去,雲南實在又遠又偏僻。

    如此占據四川,才是這次幹大事的第一個大難題。

    盛庸瞿能等文武離開了這,朱高煦去了前殿東側的書房,先召見了右長史李默,問了他一年多來漢王府長史府的事情。李默以為朱高煦很重視他在長史府的差事,居然趁機勸了一句,叫朱高煦以兄弟情義為重。

    朱高煦心冷笑,嘴上卻說李默是賢才。

    接著朱高煦又召見左長史錢巽,稱東宮君篡位,情勢日漸危急。安南國的張輔,其父子皆受先帝隆恩。而今張輔手握十幾萬大軍,朱高煦問錢巽,願不願意南下去見張輔,勸張輔加入興師問罪之列。

    錢巽打拱道:“下官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朱高煦點了一下頭:“說。”

    錢巽道:“文臣要靠名聲在士林官場立足,多半還得講點道德。武將隻憑軍功,那張輔身封新城侯,在安南國又立大功,恐怕是顧不上道義之說了。依下官之見,他肯定不願意跟著王爺冒大險,何況張輔全家都在京師?

    王爺息怒,下官恐不能勸服張輔。若能勸他留點後路,私下與王爺來往,在安南國怠戰,已是最好的結果了。”

    不料朱高煦不怒反笑,他笑道:“當年我封到雲南,先帝隨便找了個長史給我,不料也是個有些見識的人。”

    錢巽忙道:“下官不敢當。”

    朱高煦道:“那你願意去安南國了?”

    錢巽道:“下官不敢妄表忠心,可是如今情勢如此、下官已是別無選擇,唯有繼續輔佐王爺、望王爺穩住大局,下官等方才有一線生機。”

    朱高煦抬起手道:“叫百戶王帶一隊人馬,護送錢長史去安南國。”

    

Snap Time:2018-07-23 06:31:27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