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三百四十二章效果很好的香


    金忠一時也無法確定誰是那大逆不道的凶手!看起來至少有三個人可能幹此事。

    禦廚太監王狗兒、太子次妃郭氏,甚至太子夫婦也不一定就沒可能。畢竟皇帝駕崩對太子有好處,他們父子關係也不好;隻不過皇帝竟然崩在東宮,金忠反而覺得太子或許是無辜的。

    醫官診斷聖上是中了銀環蛇毒,金忠專程問了醫官。銀環蛇毒取出來後,保存時間短,一天一夜毒性就會極大地下降;就算放在冰塊,也最多保存半個多月。

    不過銀環蛇毒是頭等劇毒,能把一個人毒死的劑量,連眼睛也看不到,更難以稱量!各地常有銀環蛇傷人,太醫院依舊不能記載、需要多少毒|液能讓人致命。

    因此金忠覺得活的銀環蛇,即便不在皇宮、也一定在京師城內。若要查,可以從搜查銀環蛇入手,但是現在有機會幹這件事麼?

    皇帝突然駕崩,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新君即位,這是比查出並報|複凶手要緊千萬倍的事。

    金忠最忠心的人當然是聖上,若沒有聖上的知遇之恩,他現在說不定還在給人算八字。但是聖上已崩,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最希望的還是太子登基。

    且不說太子本來就是名正言順的皇儲,金忠很早就與太子走得很近了,更重要的是太子仁厚,做事是講道理的;而那漢王狡詐暴|戾,動不動就把人打死,讓他做皇帝,大夥兒安生得了?

    ……就在這時,楊士奇說:當此之時,必先穩住皇位交替的大事,太子應盡在先帝靈柩前登基。

    楊士奇以前並不太受人重視,但危急關頭總是能頭腦清醒地提出意見,大夥兒都以為善。

    如果出了什麼亂子,不僅是漢王、趙王要爭,先帝(朱棣)那些兄弟,也不是完全削幹淨了的。且不說大多親王還有封國,保持著數量相當的護衛軍隊;更有某些藩王,比如西北的太子十四子肅王,護衛軍根本沒削。

    現在滿朝文武,幾乎都是投靠了燕王一係的人,通過戰爭奪取了大權。萬一燕王係因內亂、再次丟失大權,大夥兒得一起完|蛋!

    而隻要太子登基,在場的大臣們都是從龍之功,新君心腹,將來就是朝廷中|央集|權圈子的要員。

    便是今天沒能參與密謀的大臣,很多也是支持皇太子的。太子登基,至少絕大多數人能保住榮華富貴……因為太子一向仁厚,名聲在外;他大多時候聽得進去勸,講道理的人什麼事都有餘地,要讓人安心得多。

    於是大夥兒都開始想辦法,如何安排才能讓太子順利登基。

    這時東宮官員楊榮忽然說道:如果先拿住了漢王,還會出什麼事?

    此言一出,眾人都怔住了,一時間沒法反駁。因為這真的是一勞永逸的捷徑!隻要控製住了漢王,誰還能阻止太子登基?!

    這樣的幹法,肯定不是楊榮一個人想到,但隻有楊榮帶頭說出來了,東宮官吏還真是豁的出去!

    同樣是東宮官員的楊士奇最先反對:世間捷徑,都是小徑。太子既是嫡長子,又是皇儲,名正言順,為何要鋌而走險走小徑?漢王是封國在雲南府的藩王,他在京師能做甚麼?

    楊士奇說的話也有幾分道理,雖然捷徑一旦成功,收獲就很大,能解決無數問題;但捷徑不好走,能不能成功才是關鍵!

    楊榮道:漢王能征善戰,在雲南手握重兵、勢力極大,一旦讓他走了,難不保他借先帝駕崩於東宮之事攻訐太子。到時國家動蕩,其他人(藩王)有機可乘!何況機會就擺在麵前,明日上午漢王就會進京,至今毫無提防。

    太子聽到“先帝駕崩於東宮”便有點沉不住氣了,嘴上卻不痛不癢地反對了一句:高煦是俺親兄弟,於心不忍。

    第二個支持楊榮主張的人,是袁珙。袁珙也是個人精,起於微末混到了朝中大臣的地步。他根本不談該不該對付漢王,隻說怎麼幹。

    袁珙說:慶元和尚藏有一種迷|香,漢王當年到京師勸降李景隆時也用過,效果不錯。隻要把漢王誘|入燃有迷香的房屋內,他被迷倒了,便是勇武無比、又有何用?

    這時太子妃張氏也支持這個主張了。她更是想得細致周到,說道:咱們應先準備好,隻要召漢王進宮看他母後,帶他走東華門;漢王願意來,就肯定對此事一無所知,然後進文樓才能去坤寧宮。他一進文樓,被袁少卿說的迷|香迷倒,一切就定了!

    而且咱們還可以準備後手,萬一漢王沒有進文樓,想出宮隻有兩道門;想進中間三大殿也隻有兩道門。設法守住這些地方,再傳令調譚清帶兵入內,漢王如何得逃?

    張氏還勸太子:太子爺並不是要害兄弟性命,您是長兄,管教一下他,讓他在母後身邊再盡盡孝心,有何不對?將來漢王悔悟改過了,您再給他一個封國,豈不是國家安寧的善事?

    太子表情嚴肅,眼睛虛著,正在沉思。

    大夥兒再次議論起,要不要拿下漢王!但彼時境況已經逐漸清晰了。

    幹這件事,因為太過倉促而有點冒險,如果被察覺了、反而更加不利。

    不幹,也有風險。首先漢王在邊陲手握重兵,朝廷不便監|督,可能會爆|發內|戰;至少朝廷很長時間都極難解決這樣一個威脅中|央、戰功赫赫的親王問題。其次,聖上駕崩於東宮的事,漢王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太子及一幹臣僚都脫不了幹係……而這一切隻要拿下漢王,都變得簡單了。有時候冒險,也是在逃避責任罷?

    太子高熾平素極其隱忍,仁厚到讓人覺得有點懦|弱、沒有主意。但是此時他竟然一改之前的作風,非常果斷地點頭了!

    金忠當時看到太子那麼點頭,心也是有點意外的。覺得以前可能錯看了太子。

    金忠尋思,太子其實是個很有主張的人,而且很有韌性,所以太子以前才會不管麵對什麼事、都很堅定地走著正確的路……可以甚麼都不做,忍到登基那一天。

    一個十年如一日、堅守著內心那一條道路的人,遇到無數的挫折、責難、打壓,從不改決心。大概真的隻有頑強之人,才能做到了。

    

Snap Time:2018-07-23 06:31:30  ExecTime: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