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三百二十二章喜愛之物


    三日之後,安南國的東都升龍、便被張輔率軍攻陷。

    胡氏坐大之後,因其發家於清化,一度把安南國都城遷到了西都清化。但升龍位於富庶的大江平原中心,糧食充裕、人口稠密,仍是安南國最大最繁華的城池。

    明軍進入升龍,立刻大肆劫|掠。朱高煦也調麾下諸部開進升龍“駐紮”,他從未準許將士縱兵劫|掠,未也下令禁止。

    這時張輔又傳信過來,建議向朝廷報捷、獻禮,朱高煦也未有異議。不過他心非常清楚,獻禮意味著更多的掠|奪。

    朱高煦的主張並不讚成這種做法,但此時他若跳出來製止,便會擋很多人的財路,因此他始終沒有反對。

    果不出料,這二天王斌就派人到升龍郊外奏報:軍中諸將、文官、宦官一起帶著人對安南國王宮進行了洗|劫,並在城中到處收羅奇珍異寶。

    既然征服了安南,此番進京報捷的使者,將會同時帶上大量的錢財、珍寶、女子進獻給大明皇帝;宦官們還收羅淨身了很多男孩兒。

    ……又等了兩天,朱高煦才帶著隨行的人馬去升龍城。

    城中的大路鋪了磚石,馬蹄踏在路上噠噠作響動靜很大,步兵列隊的整齊腳步聲更是如同擂鼓。整座城池,仿佛都在明軍的鐵蹄下顫栗著。

    街麵上一派蕭殺氣氛,鮮見行人,時不時有百姓在伏地哭喊。許多士兵仍在挨家搜查,看到財物想拿就拿;各家不僅長得好看的小娘要抓走充作秀女,有時候連年幼的兒子也會被奪走。

    朱高煦對路上的光景視若無睹,坐馬車一路來到了王宮外。他走下馬車時,王後陳氏也下來了。

    朱高煦抬頭望著王宮的城樓,見其風格很像大明朝的建築,類似懸山頂房屋,有城樓和闕樓,不過與京師皇城比起來,確實小了點、氣勢也不足,還有一些異域特色。

    王宮外的大道兩旁,跪伏著許多投降的文臣武將和貴族,都穿得很好,連官服也和明朝圓領官袍頗為神似。

    眾投降的官員不敢抬頭,默默地屈服伏倒在兩邊。朱高煦不認識他們任何一人,也不與他們說話,帶著一行人向正門走去。

    這座王宮,估計還不如漢王府一半大。朱高煦沒走一會兒,很登上了城樓。他久久站在上麵,俯視著大明軍隊征|服的土地。

    他頓覺胸中一闊,興奮激|動之情難掩地油然而生。

    良久之後,他才從新奇感中回過神來,發現王後陳氏正站在身後。她一路上十分沉默。

    朱高煦想起她是安南國的王後,便好言道:“戰|敗難免是這般光景,當年大宋朝廷君臣丟掉汴京時,都城比升龍更慘!不過隻要等戰事平息,王後便可下旨,體恤百姓與民休息。”

    陳氏謹慎地說道:“漢王言之有理,百姓受苦、皆因胡賊自招禍事!若非胡氏父子等亂臣胡作非為,安南何至於遭此厄運?”

    這時空中吹起了一陣涼風,朱高煦回過頭去,迎著這陣涼風歎了一口氣。他披著的紅色鬥篷也隨之被風吹了起來,就像一張旗幡一般。

    陳氏的話,讓朱高煦回想起了芹站事|變時、他的震驚和不解。他當時以為胡氏會討好宗主國、力圖獲得宗主國的承認,卻不料胡氏反其道而行之!直接殺陳天平不說,居然還殺明朝使臣將士、當眾羞|辱明軍……這樣又能得到甚麼?

    果然不到一年,明軍鐵蹄就踏破了安南國的山河,連升龍城也在眼前痛苦呻|吟。胡氏的那幫文武,就跪在城樓下麵,此時尊嚴何在?

    因此朱高煦認為,不管世人的觀念思維是怎樣的奇怪,最終這世界自有其規律,會叫所有人糾正難以理喻的所作所為!

    過了一會兒,朱高煦便說道:“一方之主,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最糟糕的是蠢人,又壞又蠢更可怕!”他微微一頓,又忍不住道:“這個世界,隻該由能者來統|治!”

    陳氏沒有露出絲毫厭惡,她眼睛的目光,分明充斥著敬畏和欣然,似乎很讚同朱高煦的話。

    ……

    安南的捷報和禮物還未送到京師,消息卻很就傳到了皇城。

    除了明軍完全擊碎大江防線、攻破東都的事兒,叫朝野振奮;鄭和艦隊也報來了南邊的好消息。

    占城國王同意與大明朝廷結盟之後,不僅出兵截斷了胡氏向南的退路,還主動進攻了安南國南部地區的軍隊,趁機奪回被侵|占的占城地盤,抓獲安南軍大將多人。

    皇帝朱棣的心情大好,他沒有親征安南、聽到各種捷報已有點坐不住,似乎在皇宮也呆悶了,遂去小紅山狩獵練手。

    太子朱高熾平素精神長期緊張,每當朝有好事,父皇高興時,他都能稍稍鬆口氣。

    昨夜朱高熾一時鬆懈,忍不住就讓一個白淨秀麗的宮女侍寢。這種事也算不上甚麼,可是次日一早,他因疲憊貪了一會兒床,竟然去小紅山遲到了半柱香時間!

    他來到小紅山營地,艱難地從馬背上下來,大冬天也是滿額大汗,嚇得不輕。

    不過,好在父皇似乎並不在意,對太子遲到的反應也很冷淡。朱高熾稍稍鬆了一口氣,甚至產生了一絲僥幸心:父皇是不是沒注意到他遲到了?

    冬天沒多少獵物,君臣不過是到山上來跑一圈圖個興致罷了。整天都很愉,中午皇帝在營地上烤羊肉時,還叫人專門賜給朱高熾一塊腿肉。

    朱高熾終於放心下來,暗暗告誡自己以後萬勿鬆懈疏忽。

    下午大夥兒便騎馬返回皇城,朱高熾沒法打獵,不過跑了一趟也累得渾身腰酸背痛,趕緊回東宮休息。他心還念著昨夜那漂亮的宮女,還沒進春和宮,便決定叫她來捏捏腿捶捶背了。

    朱高熾親自來到那宮女住的房門前,剛走到門口,便忽然看見,一具屍|體正掛在房梁上!

    身邊的宦官宮女頓時都跪在了他的身後。

    朱高熾眼睛瞪圓,往後退了半步,不留神沒站穩,身體便一個踉蹌,身邊的宦官趕緊將他扶住。

    他臉色紙白,手指發顫著指著房梁上僵|硬的屍|體,“誰,誰幹的?!”

    扶住朱高熾的宦官俯首過來,悄悄說道:“宦官狗兒上午來了東宮,抓住她強行吊|死的。那狗兒在宮的奴婢們麵前十分跋扈,可膽子還沒那麼大、敢擅自動太子爺的人吧……”

    朱高熾聽到這,當然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他先是怒氣攻心,接著倒抽一口冷氣,感覺手腳冰涼,一股憂懼之感籠罩到了全身。

    他沒敢再多說一句話,心已斷定:東宮這些閹人中,必然有父皇的耳目!朱高熾琢磨著身邊宦官說的悄悄話,那狗兒到春和馬上就抓住了這個宮女,肯定已對東宮的事了如指掌,連誰侍寢這種事也是一清二楚。

    朱高熾又吸了一口氣,麵無表情道:“俺疏忽大意犯了錯,才害了她。叫人把屍|首收了罷。”

    “是,太子爺。”

    朱高熾吩咐完轉身慢慢地走了,他咬住牙,愣是沒回頭看一眼。雖然他神態麻木、表現涼薄,但心卻在暗暗地滴血。

    他不過喜歡個宮女而已,卻還是要被奪走!痛失喜愛之物的心情,讓他非常沮喪。

    心中更是感覺羞辱萬分。堂堂大明皇太子,竟然連自己喜歡的女子都保不住,朱高熾心一陣一陣地刺|痛,臉上也不禁發燙。

    朱高熾心更沒底了,完全摸不著父皇的喜怒。或許父皇根本就是個喜怒無常之人,沒有人猜得出他的心思……今天白天朱高熾就誤以為父皇最近心情好,沒什麼事;但一具屍|體掛在眼前時,他便覺得自己完全錯了!

    朱高熾情緒低落地在宮中呆到旁晚,吃了清湯寡水沒甚麼油葷的晚膳,遂叫郭嫣來侍寢。

    除了他完全不想碰的正妃張氏,現在唯一能親近的女人恐怕隻有郭嫣了。好歹郭嫣是父皇親自選的、娘家也是侯府,總不會引起父皇的不滿罷?

    郭嫣來到了朱高熾寢宮,與他說話十分溫柔,還安慰了他一些話。朱高熾這才得到了一些慰藉,傷痛也稍稍撫平。

    “塏兒今天收養了一隻小兔子。”郭嫣輕聲說著家常。

    朱高熾隨口道:“兩歲多的孩兒,還不是別人幫他養,他隻顧玩便是。”

    郭嫣道:“太子爺說得不錯,可塏兒也有一番心意。彼時宦官們拿了好幾隻兔子來,瞻基先選了,塏兒才選。太子爺猜塏兒選了隻什麼樣的?”

    朱高熾微微尋思:“白的?”

    郭嫣微笑道:“確是白兔,且是一隻跛腿的白兔。”

    “咦?”朱高熾立刻來了興致,“塏兒為何偏偏要養隻跛腿的兔子?”

    郭嫣柔聲道:“塏兒說它可憐,怕別人不養它。”

    “……”朱高煦頓時笑了,“這孩兒心眼倒不錯。”

    郭嫣也笑道:“畢竟是太子爺的兒子,像您,待人待物都厚道、心懷仁善呢。”

    

Snap Time:2018-07-23 06:31:46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