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三百一十七章舉國抗敵(10)


    多邦南城的濃煙之中,腳步聲、馬蹄聲響徹天地。地麵上成片的紅纓晃動,寬簷鐵盔和如林刀槍就像洪流一般向北邊蔓延。

    對麵的安南軍人數仿佛更多,成群的戰象武裝到了牙齒,步兵緊跟左右。無數戰象沉重的腳步一起踏在磚地上,大地仿佛都在真真顫栗。

    “轟轟轟……”忽然明軍人群前方大小火炮齊鳴,劈啪啦的火銃隨之響起,一大團白煙在如同雷鳴的聲音中騰起。

    “嗚……”大象紛紛驚恐地鳴叫起來了。身上披著皮甲和利器的戰象,身軀高大、十分可怖,然而火器就近一響,它們便完全不聽馴獸者的喊叫,調頭就跑。

    安南軍中頓時一片混亂,步兵們紛紛避讓倉皇的大象。

    就在這時,南邊的明軍步兵漸漸向兩側移動,仿佛在方陣中開了一道閘門。後麵的馬蹄聲頓時轟鳴響徹雲天,一股顏色鮮豔的騎兵衝了出來!

    那些戰馬非常醒目刺眼,身上都披著五彩斑斕的虎皮!大將張輔知道安南軍有很多戰象,叫人畫的虎皮,裹在了戰馬身上。這一招不是張輔首創,以前沐英打土司的象兵,就這麼幹過效果不錯,張輔故技重施而已。

    於是明軍騎兵看起來就仿佛騎著老虎一般,虎紋斑斕,十分引人注目。

    前麵一個騎著虎紋戰馬的騎兵,在離安南軍十幾步的地方,身中數銃,連戰馬也慘叫嘶鳴著跪倒下去。後麵的騎兵卻繼續猛衝,徑直殺進了人群,許多安南軍士卒丟了火器就跑。

    戰象早就跑了,剩下的安南軍步兵被明軍驅逐,不斷後退;不久,安南軍前後的步兵都湧到了一起,人群愈發密集。一時間大街上像炸開了鍋一樣,密密麻麻的人群沸騰了。

    許多安南軍士卒被擠翻在了地上。幾匹戰馬在一個士卒身上來回踐踏,那士卒的慘叫聲很就淹沒在喧囂的人群中。

    騎兵衝到了人群跟前,一騎徑直殺將上去,那明軍騎士十分勇猛,大吼一聲,一槍便刺|死了前麵一個安南軍步卒。接著騎士居高臨下用騎|槍橫掃,又將一個士卒打倒在地。戰馬衝進了人群,無法繼續向前,雙蹄忽地高高揚起。

    安南軍步兵麵對鐵騎居高臨下的衝擊,也想躲避,然而此時的人群已經已經非常擁堵,人們早已無處可躲。“啊!”敵兵中的那名騎兵痛叫了一聲,後腰被一個步卒拿|槍刺了一下。接著更多的步卒從周圍撲上來,很將那停下來的騎兵拖下了戰馬,很不見了身影,隻剩下一陣慘叫聲。

    沒一會兒,馬隊後麵響起了如同急促冰雹一樣的亂響,那是明軍步兵跑起來踏在大街磚地上的聲音。

    “殺殺……”排江倒海的喊聲之中,早已毫無隊形的明軍步兵,拿著長|槍、刀盾等兵器直衝敵兵人群。洪流一樣的步兵裹挾著五彩斑斕的騎兵,一起向安南軍人群湧了上去。

    許多人摔倒在地上,便再也沒能爬起來。大街上簡直亂成了一團,人們在地上掙紮喊叫扭打,衝上來的明軍士卒隻顧砍殺地上的亂兵。仿佛所有人都在大喊,聲音震耳欲聾。

    “轟”地一聲,忽然一團塵土騰起,一棟竹樓竟然給擠垮了。明軍士卒仍然跳進了煙霧之中,明晃晃的刀若隱若現,逮著人就|砍。

    一枚枚火蒺藜被投擲都出去,空中留下一道道燃燒過後的黑煙。

    “砰!”一枚火蒺藜的火|藥首先爆開,安南軍步卒踩到散落在地上的鐵蒺藜,慘叫不已摔倒多人,混亂向更縱深處蔓延。

    身軀龐大的戰象膽子太小,被明軍追上時,正在往北邊跑、屁|股對著明軍。一隻戰象身上被長|槍|捅刺、刀砍斧劈得鮮血淋漓,它在人群發狂掙紮,背上的安南士卒驚呼著被甩了下去。

    一頭戰象躺在血泊之中,仍在嗚咽,渾身隻有鼻子時不時地擺動一下,看著麵前的一個安南兵哭喊著、正被幾枝櫻|槍拚命地亂|刺。

    ……南城城樓上,尹百戶正靠坐在一根柱子旁邊,兩眼茫然地瞪著城內洶湧的場麵。他的腦子“嗡嗡嗡……”地響著,雙手在不停地抖,伸手拍了兩下仍然停不下來,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

    尹百戶麾下一百多人,就剩二十幾個,多半還有傷,整個百戶隊早就無法戰鬥了。所以他們呆在城樓上,完全沒有下去拚殺的意思。

    他一動不動地瞧著無數人瘋狂地廝殺,不知過了多久,他的腦袋才稍稍動了一下,發現旁邊坐著的熟人是劉老漢。劉老漢的嘴裂著,一副十分怪異的表情,也盯著城內發怔。

    “劉小旗的命真大,難怪能活到五十歲。”尹百戶聲音沙啞道。

    劉老漢轉頭看了他一眼,卻沒吭聲。過了許久,劉老漢才出聲道:“活到這份上,死活無所謂了。”

    尹百戶“哼哼”一聲,無言以對。

    就在這時,忽然見將軍黃中走進了城樓。黃中走進來便說道:“弟兄們人人有賞!”

    居然沒人回應將軍的話,剩下的半死不活的人們,似乎對獎賞興趣不大的樣子。黃中又道:“死了的弟兄,也有豐厚撫恤!爾等先站起來,張大帥上城來了。”

    眾軍這才相互攙扶著,陸續站了起來,大夥兒都很沉默,興許實在沒力氣了。

    過了一會兒,果然見張大帥在一群衣甲鮮明的武將簇擁下,走進了城樓。張大帥先環視周圍的將士,黃中等人立刻一副膜拜的神情拜道:“末將等拜見大帥!”諸將士也有不少人陸續跟著執軍禮。

    張大帥握拳在側臉搖了一下,便一言不發地凝視著城樓外的濃煙彌漫、火光閃爍的場麵。空中仍舊一片喧囂。

    許久之後,張大帥用悲涼的口氣地歎道:“這場勝利,將士們傷亡不小。”

    黃中忙道:“安南軍主力不在東都升龍,更不在南邊的西都,卻正是在此城之中!以安南國的國力人口,此役他們幾乎已傾盡全力。幸得大帥統籌有方,不到一月便攻陷重城,剪滅敵軍主力。將士雖有流血傷亡,但打贏了仗,總算值得!”

    張輔不置可否,看起來,勝利似乎沒有想象中那麼激動人心。兩個大將說了幾句話,諸將便跟著他們離開了城樓,一起往東邊去了。

    尹百戶等人不約而同地重新坐了下去,繼續像死人一樣發呆。

    他甚麼也不想說,手下隻剩二十幾個傷兵,還有甚麼好說的?

    不過還是比今早抓鬮抓到前麵的那些人好,前邊有十幾個百戶隊,從百戶武將以下、幾乎一條命也沒剩下。

    尹百戶隻覺得,跟了黃中這件事,本身就倒了血|黴!畢竟明軍的總體傷亡沒那麼大,隻有黃中麾下的敢死|隊才如此之慘。

    這時劉小旗低聲道:“聽說黃將軍之前被抓進過詔獄,這回在張大帥跟前立了大功,怕是要時來運轉了哩。”

    多邦城的廝殺,在城破兩日之後仍未消停。這座位於大江平原上的西部重鎮,完全變成了修羅場,滿街都是屍|體血跡,死亡的氣息彌漫在蕭殺的煙霧之中。

    廝殺已經蔓延到了城外,主要在城北的江畔。陸地上三麵已經被明軍的工事圍死,隻有江上才有水師接應。

    然而從江上逃走的多是將領和官|僚,戰船的運力十分有限,還要麵臨明軍奪船的危險。許多人哪怕逃出了城池,也在江邊死掉了。

    大江上的浪子,每次打向岸邊,都會有無數屍體在水若隱若現。

    ……此役除了張輔的十幾萬大軍參戰,朱高煦的西路軍大部步軍也在,護衛將領劉瑛、蜀將李讓等率軍在東南麵,城破時也跟著殺進了城中。

    不過朱高煦本人並未在多邦城,他還在西山的大營。

    城破兩天後,朱高煦收到了捷報。捷報上估算,斬獲安南軍首級約二十萬級!

    安南軍如此實力,還憑借了多邦城的堅固工事,不到一月就覆滅了!?朱高煦忽然覺得,自己雖然從未輕視過張玉的這個兒子,卻還是有點低估了他。

    征安南國之戰,張輔居功至偉,此人果然厲害!

    朱高煦尋思,如果自己去攻打多邦城,也不一定能在一個月內拿下。因為多邦城和木丸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他心非常清楚,攻打有重兵防守的大城並不容易,運氣不好幾年也攻不下。就像當年朱棣帶著二十幾萬北軍精兵圍攻濟|南,打了幾次,仍然也攻不下來。

    朱高煦放下了捷報,這時他對身邊的一個武將說道:“多邦城已破,黑水河那邊的安南援軍來遲了。你們繼續派斥候盯著,看他們還來不來。”

    武將抱拳道:“得令!”

    朱高煦在帳篷踱了幾步,直覺多邦城一戰之後,明軍已經定鼎了征安南國之戰的贏麵。作為此戰的最高統帥,他得趕緊考慮戰後的問題了。

    戰爭打贏固然好,但若能避免,那才是最好的事。

    

Snap Time:2018-07-17 14:12:20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