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二百六十二章保證沒事


    /p朱高煦喊來陳大錘送客,將胡廣送到漢王府前殿的行館下榻。

    等胡廣離開了這邊的廊房,這時他才將那耳房門口的木架子推開。沐蓁正站在門麵,抬頭看著他。

    “漢王殿下真為沐家說話了……”沐蓁神色複雜地看著朱高煦。

    “嗯……”朱高煦發出一聲意思不明的聲音。

    這時他的心不是很舒坦,或許讓別人看起來、便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沐晟幹了那麼嚴重的事,居然被放過了,父皇朱棣不就是要留沐晟來製衡他!?

    朱高煦一個堂堂的親王,已經夾著尾巴做人了,卻似乎仍然不能讓親爹放心啊。

    西平侯先是有窩藏大將平安的嫌疑,接著又坐實了庇護建文帝的大錯,這樣都死不了?朱高煦不覺得僅靠自己能鬥垮沐晟,並獨大雲南!

    既然朝廷隻願意看到他們共存、在隔閡之中相互製衡;如果朱高煦還與沐晟互鬥,能得到甚麼好處?

    於是,剛才他故意讓沐蓁躲在耳房,聽到那一席話;主要便是為了讓沐蓁回去告訴西平侯,以緩和矛盾。朱高煦這是在向西平侯投橄欖枝。

    除此之外,沐蓁一個未出閣的大家閨秀連衣服都脫了……朱高煦不回報點甚麼的話,估摸著沐蓁也會懷恨在心。所以趁此機會,朱高煦正好也順帶想把沐蓁穩住。

    ……沐蓁看著朱高煦似乎在沉思著甚麼,她忍了好一會兒,終於才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管用嗎?”

    朱高煦一副恍惚的表情抬起頭來:“甚麼?”

    沐蓁隻好又道:“漢王殿下叫使臣帶回去的諫言,管用麼,聖上能聽您的?”

    “管用的。”朱高煦語氣平靜地說道,“沐姑娘不用再擔心了,我敢肯定,西平侯不會有事。”

    沐蓁愣在那,心說不出是高興還是詫異。朱高煦說得那麼輕巧,好像隨口說說而已,叫她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但剛才她又親耳聽到了漢王說的那些話,也從那木架縫|兒親眼看到了一個官兒,似乎又不像是假的。

    “漢王所言當真?”沐蓁脫口道。

    朱高煦皺眉反問道:“我為何要騙你?”

    沐蓁反倒答不上來他的問話,她的朱唇微張、欲言又止,一時不知說甚麼才好。她觀察著朱高煦的神色,想從他的眼睛看出什麼蛛絲馬跡,然而他的眼神很認真、一絲笑意也沒有,沐蓁實在看不出來端倪。

    眼前這個身材魁梧的年輕漢子,長得濃眉大眼,皮膚曬得有點黑。他的目光下垂,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沒再看沐蓁;於是沐蓁便大膽地偷偷瞧著他。他的長相有粗糙之感,打扮和儀表卻是十分精細,上等白綢襯一塵不染,紅色的皮弁服也是幹淨平整。漢王的腰上掛著的幾件金玉飾物,每一樣都不是尋常之物,畢竟他是親王。

    不知是否因為剛才朱高煦為沐家說好話的緣故,沐蓁越看朱高煦,倒越是順眼了。這王爺乍看並不是英俊的人物,但是很耐看叫人有好感。

    朱高煦的神態舉止毫不輕浮,不過沐蓁又想起了他的傳言……現在真是看不透麵前的這個人了。

    就在這時,朱高煦忽然抬起頭來。沐蓁目光閃爍,急忙看向了別處。朱高煦的聲音道:“沐姑娘今天的見聞,定要告知西平侯,叫他不必太擔憂。很朝廷就能表現出態度了,會證實我保證沐府無事的話。”

    沐蓁想起自己是偷跑出來的,若要告訴她爹,就得承認自己來過漢王府……

    “沐姑娘?”朱高煦的聲音又道。

    沐蓁飛地看了他一眼,感覺他似乎在等著自己的回答,她隻得點頭道:“好罷。”

    朱高煦道:“那我派人送你們回去。”

    沐蓁忙作禮道:“告辭,多謝漢王,在使臣跟前為沐家美言。”

    朱高煦點了點頭。

    於是在幾個布衣侍衛的護送下,沐蓁和阿妹坐著漢王府的馬車回沐府。沐蓁又要求侍衛們送到榕樹街,她們下車後,依然從西側溜回侯府。

    沐蓁剛進侯府,沒走幾步路,便遇到了府上的李執事。李執事趕過來抱拳道:“小姐可回來了,侯爺之前問過您啊。”

    “我這就去見我爹。”沐蓁埋著頭道,“我爹在哪?”

    李執事道:“剛才還在書房。”

    沐蓁聽罷便往書房走去,到了房門外,她又提心吊膽起來。她踱了幾步,硬著頭皮走進書房,果然見沐晟拿著一本書、正獨自坐在那。

    “爹……”沐蓁小心翼翼地喚了一聲。

    沐晟抬頭看了她一眼,“你又跑哪去了?為父交代你們準備的事,都準備好了嗎?”

    沐蓁猶豫片刻,深吸一口氣道:“女兒去漢王府了。”

    她爹馬上放下手的東西,瞪眼看著她,怒道:“你……不像話!成何體統!”

    沐蓁忙道:“女兒本來是去求漢王幫幫沐家的,卻見到了京師來的欽差,右春芳右庶子胡廣。”

    接著沐蓁便將漢王說的話,如何說沐府對穩固雲南邊境重要、如何得了密旨才捉建文等等,全都複述了一遍。沐晟聽罷也很詫異,又問了沐蓁那個胡廣長什麼模樣,沐蓁如實描述了一番。

    “漢王說,他敢肯定、咱們沐家不會有事!”沐蓁輕聲道。

    沐晟想了想,哼了一聲隨口道:“他對一個十幾歲的小娘說話,能當真?”

    “漢王對內閣官員胡廣說的那些話、是怎麼回事,難道胡廣是假的麼?”沐蓁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沐晟皺眉輕輕搖頭,猶自道:“那倒不一定……不過,路過雲南前往安南的一行人,確實有一個內閣的文臣叫胡廣,咱們驛站的人稟報了相貌,也大抵一樣。”

    他接著又道:“你還是去找你娘,收拾收拾,先出城住一陣子再說。”

    “女兒遵命。”沐蓁屈膝答道。

    她正想轉身,忍不住又道:“女兒見了漢王,覺得他似乎心事重重的樣子,卻不知漢王有何可愁的?”/p沐晟沉吟道:“每個人都有愁事。‘靖難之役’漢王居功至偉,卻沒當上太子,反而被發配到我們雲南這地方,他有何高興之處?皇帝家那些事,三言兩語說不清楚。我們別管了,先顧著自己的事罷!”

    沐蓁側過頭想了一會兒,便道:“女兒告退。”

    ……

    昨天是上元節,那是最後一天熱鬧了。過了上元節,年總算已過完。段雪恨很不喜歡過節。

    正月十六天一大早,還沒亮,她就早早起床開始收拾。昨晚朱高煦見過她,問她願不願意做護衛,段雪恨稍微一想就同意了。

    她現在無處可去、無事可做,既然留在漢王府,若能有點作用,也住得安心一些。

    彼時朱高煦改口叫她沐姑娘,但是,段雪恨馬上就要求漢王繼續稱呼她姓段……段雪恨對她的母親段楊氏之所作所為,仍耿耿於懷;但她那個未曾謀麵的“段父”,卻是個盡善盡美之人,與她沒甚麼恩怨。何況段雪恨不想被人每天提醒、她是沐家的人。她心仍然難以麵對沐家。

    段雪恨穿上了一件窄袖袍服,好讓自己活動起來更敏捷;她梳了個發髻,戴上了一頂襆頭。然後看了一眼桌案上的寶劍和鎖甲背心,那也是朱高煦送給她的東西。

    要做漢王的護衛,她心卻忽然覺得有點怪異……因為一連兩次,在她走投無路時,反而是漢王救了她,究竟是誰在保護誰?

    她拿起桌案上的劍,一時間有點走神。那天刺殺西平侯、本來覺得自己肯定要死了,漢王的馬車卻忽然出現了麵前。漢王每次出現,她都很意外,後來那個雨夜也是如此。

    她從小習武,能為漢王做點事,倒也算是回報他的救命之恩了。

    段雪恨準備妥當,便向端禮門樓麵的西側廊房走去。不多時,她見到了一個魁梧的軍漢。

    軍漢執禮道:“俺是漢王府親衛武將陳大錘。”

    段雪恨抱拳算是回應了一下,沒有吭聲。

    名叫陳大錘的軍漢道:“昨日王爺交待過了,段姑娘可以到這邊的‘王府守禦百戶所’,查閱各處兄弟的奏報,以便摸清城中情勢。”

    段雪恨點了點頭,一時間還不明白,那個甚麼百戶所是怎麼回事。

    這時陳大錘又沉聲道:“不過俺得多嘴一句,沐姑娘最好別泄|露守禦所的消息出去。”

    段雪恨終於開口道:“若不信我,不給我看就成了。”

    陳大錘急忙抱拳道:“俺無此意,王爺信你,自有王爺的道理。對了,今日俺們是去沈府。”

    段雪恨沒表露出任何神色,但她心卻道:傳言中沈萬三的孫媳婦沈徐氏?

    那婦人在昆明城卻是很有名,連段雪恨也聽說過她不少事。簡單說來,她便是個蕩|婦。

    漢王貴為親王,竟然親自登門去一個蕩|婦家中,段雪恨心還是覺得很奇怪。不過漢王要去哪,她也管不著,隻消跟著他,提防刺客便行了。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23 06:32:12  ExecTime: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