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二百四十章捷報


    /p“一個多月!?漢王平定了越州叛亂?”沐晟坐在一把紅木椅子上,瞪圓了滿是困惑之色的眼睛。

    前麵站著一個穿著紅色袍服的武將,他抱拳道:“千真萬確。都司的榜文很就要貼出去了!越州東山剛傳回來捷報,漢王軍斬首五百餘級,逮獲凶犯及賊首二十餘人,克日便班師回雲南府城。”

    紅袍武將頓了頓又沉聲道:“據報,漢王根本沒用一個多月,中秋節時他還在曲靖府飲酒作樂,到越州後也就半月有餘……”

    沐晟道:“越州東山山高林密、道路難行,諸寨形勢複雜。就算漢王有一萬多人馬,他如何能摸清當地亂象?”

    武將抱拳道:“漢王找到了一個當地漢人,叫劉泰。”

    “劉泰?”沐晟一臉茫然。

    武將點頭道:“都司舊檔有這個人,還報到了漢王府;但這些都是常例公務,那劉泰十年沒消息了,都司沒人在意此人。

    那劉泰做過越州土司把事,追隨過龍海、阿資兩任越州土知州,不知從何處被漢王找到了。

    漢王根本不像傳言中惹是生非的宗室。他一到越州,辦起事兒來卻是幹脆利索,先找到了劉泰;又利用劉泰得到了阿資的遺腹子祿寧……誰也不知道,土知州阿資竟然還有個遺腹子!末將也不清楚那個祿寧的身份是否確鑿。

    十餘年前阿資雖已覆滅,但他們家樹大根深,其中有個親戚沙氏是越州最大的宗族。漢王拉攏了劉泰、祿寧等一眾人後,便與夷族人馬合軍一處,讓夷族人帶路,輕易攻滅了好幾個寨子。

    然後漢王不管三七二十一,徑直逼迫那些被抓獲的夷族人、讓他們供認劫掠驛道殘害官吏等罪狀。

    接著,漢王便在越州水城設立土司,命令祿寧做土司首領,劉泰等一眾人輔佐。又將從各地抽調的衛所正軍五千人留在越州,設立越州衛;並任命了一個叫馬鵬的人暫代越州衛指揮使……越州遂平。”

    “好。”沐晟收住了初時的震驚,神情漸漸已平靜下來,“漢王平息了土人叛亂,是雲南的好事。隻是我沒想到事兒那麼,有點出乎意料。”

    武將附和道:“誰也沒想到啊。咱們都司上下,都以為漢王會用武力蠻幹……”

    沐晟搖頭道:“我早就發現了,漢王從來不是那般人……名叫馬鵬的人,是漢王府的護衛將領?”

    武將立刻答道:“回侯爺話,不是。照都司收到的公文所書,馬鵬是越州漢人、統領夷族人馬,此役屢立戰功,故被漢王破格提拔。”

    沐晟沉吟道:“如此看來,雖然此時馬鵬暫領指揮使,但今後他真可能會被任命為越州衛指揮使。”

    武將抱拳道:“侯爺所言極是,馬鵬既不是漢王的裨將,又有戰功,恐怕朝廷會續用。”

    這時沐晟揮了揮手。

    武將立刻抱拳道:“末將先行告退。”

    沐晟在書房的椅子上獨自坐著。許久後,他從懷掏出一張信紙看了一番,忽然又惱怒地把信紙揉成一團。但片刻後他重新展開信紙撫平了、折好放進了衣袋,從椅子上站起來。他來到了內宅,走進耿老夫人的房間,見幾個丫鬟正跪在地上給老夫人捶捏著腿。沐晟揮了一下手,丫鬟們便站起來,作禮出去了。

    “晟兒,遇到了難事?”老夫人抬頭看著沐晟的臉。

    沐晟將懷皺巴巴的信紙,雙手遞了上去。老夫人又道:“老身眼神不好,晟兒給念念。”

    沐晟隻得靠近了,念道:“戶部給事中胡密報,長興侯之孫耿浩供狀……”

    等他念完,老夫人神色早已變了。她拿過信紙,將其擺得很遠,虛著眼睛又看了一遍,十分吃力的樣子。

    “平安真不是兒子藏的,邊有陰謀!”沐晟在旁邊沉聲道。

    老夫人抬起頭道:“誰給你的信?”

    “何……”沐晟低聲說了一個字。

    老夫人“唉”地歎了一口氣,過了一會兒她才開口道:“耿家雖是晟兒的娘舅家,可事到如今,老身也怪不得你,該怎麼辦晟兒拿主意罷。”

    沐晟道:“請娘放心,兒子不會動表叔家;這種時候兒子若有甚麼動靜,反倒顯得心虛、坐實了窩藏平安的罪狀!不過……”

    沐晟接著皺眉道:“兒子早已仁至義盡,如今自身難保,若是不能再庇護耿家,大夥兒也怪不得兒子了!”

    老夫人再次長歎了一口氣,沉默良久她又道:“自身難保?”

    沐晟用力地點點頭:“還有一件事,漢王已平定越州夷族叛亂,隻用了一個多月。如今沐家在朝廷眼,用處越來越小,又不得信任,情勢十分不妙!若再發生點意外,先父在雲南艱難創業之根基,將在不肖子手毀於一旦……”

    老夫人像枯樹一樣的手在顫抖,不斷數著手的佛珠,嘴念念有詞,卻聽不清是什麼詞兒。

    “誰?!”沐晟忽然沉聲喝了一聲。

    這時他的長女沐蓁從香案後麵走出來了,埋著頭道:“女兒想來陪祖母……”

    沐晟見是她,微微鬆了一口氣。

    “爹,耿浩表哥真的出賣了我們家?”沐蓁小聲問道。

    沐晟的神情變得很嚴厲,說道:“胡的密報還能有假?”

    “胡會不會和漢王勾結一氣,冤枉了表哥?”沐蓁小心翼翼地說道。

    沐晟皺眉道:“胡勾結漢王很有可能,想一起坑害沐家,但胡絕不會冤枉耿浩,那是欺君大罪!你今後別惦記著那耿浩了。此一時彼一時,以前的婚約,如今已是不可能的事。”

    老夫人開口道:“蓁兒是懂事兒的丫頭,你別擔心她。”

    沐蓁一臉蒼白,隻屈膝行了一禮,“祖母、爹爹,我先走了,一會兒再來陪祖母。”

    沐晟點了點頭。

    ……

    “捷報!捷報……越州大捷!”街巷傳來官差的大喊,每喊一聲,便“”地一下敲一下鑼。

    那鑼聲很響,沈徐氏在書房也聽見了。本來府邸內非常寧靜,忽然被打攪,她筆下的一個字寫得有點歪,頓時微微顰眉。

    這時一個中年婦人走到了門口,雙手抱在前麵、彎腰站在那。沈徐氏轉頭看了一眼,見是她的近侍。那是個中年婦人,額頭飽滿、顴骨有點高,臉上的皮膚上有點痘痕,不過身材很苗條。

    沈徐氏歎了一口氣,朝婦人微微點頭。

    婦人走進來輕聲道:“官府的差役在敲鑼,嚷嚷著說漢王在越州大捷。”

    “這麼?”沈徐氏頓時麵露驚訝之色。

    婦人道:“是呀。要不,奴婢派人去都司打聽打聽?”

    沈徐氏沒回答,她忽然有點走神,一下子想到了前個月許下的賭注,與朱高煦打的賭……沈徐氏的臉立刻紅了,忽然間連在漢王府書房發生的事、那些瑣碎片段也猛然冒出了腦海。

    她下意識地輕輕咬著下唇,桌案下的雙腿不禁並攏,手上的力氣似乎也小了,便將手的毛筆放在了硯台上。

    片刻後,沈徐氏才意識到中年婦人站在旁邊,她趕緊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好。”

    婦人用好奇的目光悄悄看了沈徐氏一眼,鞠躬告退。

    沈徐氏被看得很不自在,便拉下臉道:“對了,你別什麼人找我、都答應下來,你得找個借口推掉!像昨晚那個什麼趙公子,那麼晚了來作甚?”

    婦人忙彎腰道:“奴婢知錯了……不過趙公子的父親是雲南布政使司右參議,奴婢便沒敢擅自謝絕。”

    “右參議又怎樣?天都黑了,他啥意思?”沈徐氏冷笑了一下,輕輕抬起窄袖一揮。

    “是。”婦人應了一聲,輕輕退出了書房。

    那個雲南布政使司右參議剛上任沒幾個月,趙公子必定是聽到了傳言、才晚上跑到沈府來。

    沈徐氏猶自歎了一口氣,這種事並不少,曾經還有莫名其妙的無名之輩登門……她遇到這樣的事,每次心都很厭惡;有時候她甚至覺得,自己早就清心寡欲了。

    此時她心卻一團亂,看了一眼紙上那個歪了字,便重新提起毛筆,在紙上胡亂畫了幾筆。

    沈徐氏猶自搖搖頭,又心道:許下了的承諾,又不敢得罪他,現在還有得選麼?

    這回和上次不一樣。上次她是被迫的,就算憤怒也無計可施;這回卻要主動投懷送抱?她想到自己是沈家寡婦的身份,一種隱隱的羞辱感頓時籠罩在她的心頭。

    不過,幸好朱高煦是可以叫她仰望的人。受迫於一個厲害的人,總是要好受得多。

    ……一晚上沈徐氏都沒怎麼睡好,次日一早她剛起床,便問了近侍關於越州的消息。不知怎地,她忽然脫口問道:“漢王何時能回雲南府?”

    婦人卻搖頭道:“奴婢未聽說此事的消息。”

    沈徐氏便用隨意的口氣道:“你再找人問問。”

    婦人拜道:“是。”

    沈徐氏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銅鏡的臉,忽然有一種微妙的感覺、無法欺騙自己……她好像很期待朱高煦回城,心情甚至有點浮躁而急迫。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22 22:51:10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