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二百一十四章新戲


    /p季節已到夏天,雲南府城的清晨、竟還有幾分涼意。

    朱高煦一大早起來,帶著親衛、守禦所的三百多將士,每人負重六十斤,在寬敞的王府三大殿區域跑了兩圈。

    等他來到承運殿東邊的書房時,天已大亮了。

    作為大明朝親王、實在沒啥正事做,但朱高煦每天起床後,都保持著積極的鬥誌!

    盡管整個雲南布政使司的在籍漢人人口才七十多萬,朱高煦也認為、這是他新的起點;至少實力上,他已比京師時隻有三四千人馬、還被一大群人盯著要強百倍。

    書房桌案上擺著兩份請帖。一份是沐府送的,沐家老夫人耿氏六月生辰,發帖宴請了朱高煦。另一份居然是沈府送的,沈徐氏寫道梨園排了新戲,今天下午唱第一場,請朱高煦去看戲。

    她上次用了手段玩|弄朱高煦,似乎還以為他不知情!

    更讓朱高煦生氣的是,從守禦所的探報看出、沐晟“病愈”後再也沒有去過梨園,已經一個月了。沈徐氏那詭計似乎起到了某種作用。

    但是,沈徐氏不是沒有用處,她至少很了解雲南。在籍漢人人口的大概數目,朱高煦就是上次和她談論時知道的。

    ……雲南布政使應該知道不少事兒,但朱高煦很自覺,沒有去問雲南的官員;因為照規矩,他一個親王管不了布政司、都司。

    反倒是西平侯沐晟能管雲南軍政。

    從洪武時起,皇帝就下令:各級文武官員決策軍政諸事,須得先報沐府後,方能施行!洪武、建文、永樂三代皇帝都沒有收回成命。

    沐晟不僅是侯爵,實際權力相當於雲南巡撫,淩駕於都指揮使司、雲南布政使司、按察使司三司之上,節製軍、政、司法大權。

    所以朱高煦這個親王,隻是地位高而已;他不會以為封地在雲南府,整個雲南省就真的屬於他了。在雲南,現在朱高煦的權力沒沐晟大、兵也沒沐晟多。

    好在沐晟從第一次見麵就表示了善意。不然朱高煦直接和沐晟鬥,還真不好說誰會占便宜……岷王在雲南,從洪武時期鬥到永樂初年,也沒見沐晟倒了。

    朱高煦決定接受沈徐氏的邀請,下午去梨園看戲。

    與一個商人寡婦來往,朱高煦仍決定低調行事,輕車簡行前去。不過這次他找來了守禦所權勇隊,先在梨園內外部署了十幾個耳目。

    朱高煦坐上一輛普通的馬車,帶上幾個隨從,便從王府西門樓出去了。

    馬車走在大街上,偶爾會看見一些奇裝異服的土司人,不過大部分還是漢人。雲南的土司人口比漢人多,但雲南府城大部分還是漢人。

    ……梨園今日上新戲,花旦是李樓先。沐蓁也有好一陣沒見過表哥耿浩了,於是她便如《西廂記》演的一樣,叫身邊的夷族近侍去約了耿浩。

    夷族近侍有武藝,會用刀、射箭。本來沐蓁給她取了“瑤兒”這個名字的,但府上的人見著她就叫“阿妹”,以為夷族人會這麼稱呼小娘;於是瑤兒的名字莫名就變成了阿妹。

    阿妹告訴沐蓁,就是她們的族人也不這麼叫小娘,而叫“紮”;所以阿妹非常不喜歡她的名字。

    沐府西邊有道小門,出去是一條街;但這條街不允許府外的人進出,街口有門子和軍士守著,沐蓁也不能走那兒混出去。

    這條街上,住的也全是沐府的奴仆。不過其中有一家夷族人,是阿妹的同鄉;而且那夷族奴仆特別愛喝酒。沐蓁有一次叫阿妹拿著好酒送了過去;又答應就算她們被發現偷偷出門、也不供出夷族奴仆後,她們就從那院子偷偷混出沐府去了。

    沐蓁知道,就算偷偷出門被爹娘知道了,也不會怎麼樣。她覺得,隻要自己不被發現私自去見耿浩,一切就沒事。

    今天沐蓁喬裝打扮後,便帶著阿妹,依樣畫瓢從西邊溜出了沐府。昨日就送了一壺好酒給阿妹的同鄉,所以非常順利。

    ……朱高煦到了梨園,徑直被引到了樓上的雅座。從這居高臨下俯視大堂,能把戲院大堂上的光景看得清清楚楚,今天上新戲,大堂上又是爆滿。

    他在座位上坐下來,隨行的兩個親衛軍士則侍立在身後。沒一會兒,沈徐氏便親自來了。

    朱高煦轉頭看向門口,見沈徐氏今天穿著淺色的棉布襦裙,照樣沒戴幾樣首飾。大明朝廷禁止商人穿絲綢,隻不過沒幾樣法令是真正實行了的,沈徐氏出門穿棉布,敢情是因為那條法令?

    “妾身見過公子。”沈徐氏輕輕屈膝,垂下眼簾,姿態婉約溫柔地作了個萬福。

    朱高煦坐著沒動,隻道:“蒙夫人盛情款待,請。”

    沈徐氏走到對麵的椅子旁,伸手在裙子後麵輕輕一拂,端坐在了椅子上。

    等奴婢端茶壺、茶杯上來,沈徐氏親手拿起紫砂壺斟一杯茶,雙手遞上來道:“若有不周之處,還望公子莫怪。”

    朱高煦接了過來,卻不喝,忽然微笑道:“我聽說西平侯也常來梨園,最近一個月,怎麼沒聽說他再來呀?”

    沈徐氏麵不改色,輕聲道:“妾身聽說西平侯之前有恙,或是大病初愈,無心聽戲罷?”

    朱高煦心道:還在我麵前裝!這娘們倒是很沉得住氣。

    就在這時,忽然一個穿著青布衣的武將走到了門口。朱高煦轉頭看了他一眼,武將便躬身進來,俯首到了朱高煦的耳邊。

    坐在對麵的沈徐氏依舊帶著淺淺的笑意,端起小杯子輕輕抿了一口,若無其事地轉頭看戲台上。

    武將用手掌遮住嘴,用極低的聲音在朱高煦耳邊道:“沐府那邊的弟兄剛稟報到金鋪分司,那沐家小娘等二人出門了,應是王爺說過的那小娘。”

    朱高煦點了點頭,那武將便抱拳退了出去。

    沈徐氏這時才轉過頭來,淺笑道:“妾身聽說下月沐家老夫人生辰,要宴請賓客。老夫人很愛聽戲的喲。”

    “哦……”朱高煦點點頭。

    就在這時,他發現大堂門口、那沐家小娘正在向這邊張望,似乎已經看到朱高煦了。

    沈徐氏也微微側目,繼續說道:“沐府養著家戲班子,不過梨園的戲班比家戲班唱得好。”

    朱高煦一麵看那沐家小娘正往樓上走,一麵與沈徐氏說話:“夫人要去赴宴麼?”

    沈徐氏掩嘴輕笑道:“多謝殿下抬舉,但沐府當然不會邀請妾身。沈家先翁雖與黔寧王有舊;妾身也與西平侯有些私交,可身份卻不登大雅之堂……倒是李樓先那班戲子,妾身可以借與殿下,送到沐府唱幾天戲,老夫人必定很喜歡殿下這份禮物。”

    朱高煦一想:自己去赴宴,禮金隨禮要送一些,但沐府也不缺錢。若是再送點老夫人喜歡的玩意,那是再好不過。

    他本來今天想旁敲側擊、詐一下沈徐氏,此時忽然卻說不出口了,當下便抱拳道:“既然如此,先謝了夫人。”

    “舉手之勞。”沈徐氏道。

    這時一個婦人走到門口,屈膝道:“稟公子,有個小娘稱認識您,不知……”

    “她說得沒錯。”朱高煦隨口道。

    那婦人便執禮退走了。不一會兒那男扮女裝的沐家小娘、還有個穿得奇怪的土司女子,以及英俊的耿浩就來到了雅間門口。

    “兄台別來無恙,真是有緣啊。”沐家小娘抱拳作揖道,耿浩也執禮。

    沈徐氏不動聲色地站了起來,淺笑著作萬福道:“公子的好友來了,妾身便暫且告退。”

    朱高煦拱手回了一禮。

    沐家小娘走進來,回頭看了一眼沈徐氏。沐小娘應該不認識沈徐氏,她笑道:“那女子真漂亮,小弟打攪了兄台好事,抱歉抱歉。”

    “你們請坐。”朱高煦招呼道。

    沐小娘和耿浩一起坐在對麵,那土司小娘應該隻是個侍從,站在二人的後麵。耿浩紅著臉道:“真是巧,今日沒料到又遇見了兄台……”

    “真的不要再提那二十貫錢的事兒,欠據我早扔了。”朱高煦有點不耐煩,搶先說了出來。

    沐小娘道:“小弟也不想攪兄台好事的,可今天又沒趕上座位,人太多啦。”

    “好說好說。”朱高煦道。

    這時下麵傳來了戲子拿捏腔調的念白,朱高煦道:“開始唱了哩。”

    沐小娘和耿浩都側過身,看向戲台。

    沒過多久,大堂上一陣喧嘩。一個女戲子剛剛登台,還沒開唱、下麵就傳來一陣陣“好!好……”的聲音。

    那女戲子臉上抹著重彩,根本看不清長得如何,朱高煦反正是不知道好在哪。不過很她唱出聲,聲音確實是字正腔圓,動作也拿捏得十分有韻味。

    朱高煦雖然不太懂戲,不過聽了一會兒,把那調子聽習慣了,也覺得挺好聽。而且戲曲的唱詞很慢,還能聽得明白劇情。在大明朝,聽戲確實是僅有的幾樣精神娛樂之一。

    他剛聽進去戲的內容,突然,“鐺”地一聲金屬撞到什麼東西上的響動傳來!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23 06:32:56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