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二百一十一章阿姑廟


    /p在大榕樹下燒香的女子、這時提了籃子站起來,開始往南走。而從楊勝家出來的婦人,提著食盒也正在向南走,婦人不動聲色地微微側目,看了一眼那燒香女子。

    走到榕樹街南街口,婦人轉身向西,那提籃子的女子頭也不回地向東邊路上去了。婦人回頭看了一眼,頓時鬆一口氣。

    磚石街麵的十字路口有家鋪子,門外掛著旗幡,上麵飄著一個“米”字。婦人向西走去,那米鋪就走出來了一個青壯短衣漢子,提著一隻布袋走在了她的前麵。

    婦人停下腳步,蹲在路邊打開食盒假裝整理東西。站起來時,見那短衣漢子正繼續向前走,漸漸走遠了。

    她遂轉過身向東邁步,本來她剛才就要走東邊的路,覺得燒香的女子有點奇怪,這才故意朝相反的方向走。

    婦人很小心,但發現確實沒人跟著,這才往前走去。

    沐府附近是雲南府城比較富庶的地方,下午的街上人不少,婦人沒有東張西望,隻是每到一個路口時,轉個彎便在牆邊站一會兒,假裝等人,看一陣後麵來的人有沒有可疑的跡象。

    一路向府城南門走去,她瞧了好幾次,漸漸才放心下來。或許因為她也跟過別人,才總擔心反被人跟著。

    很婦人就來到了南城門,城門口站著一隊披堅執銳的軍士,然而他們絲毫沒有理會婦人的意思。

    照律法,大明百姓不能隨便離開家鄉一百;農戶則由長、甲首看著不能離開土地一。百姓若要離鄉需要縣衙開具的路引,以便能通過各關隘、城門口。然而律法是一回事,各地實情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出門持有路引的多半都是讀書人,他們與官府打交道熟悉;別的各種人幾乎沒路引,或有流民、販夫走卒、三教九流非|法到處亂竄,牢是裝不下那麼多人的。大凡人口多的城池,官府根本沒那麼多人手,無力管、也不想管……沒好處。一般隻有兩種情況會在城門被攔下來:一是帶著貨物,要交錢;二是出了事,城戒嚴,官兵便要詳查進出城門者。

    於是婦人默默地走出城門,沿著路繼續往南走,沒多久就到了南郊的柳壩村。

    她徑直走到阿姑廟,從“節著鬆明”的牌匾下走進廟子,見麵有個穿著袍服的文士在左顧右盼。

    並不稀奇,這廟子常有些文人墨客過來遊逛。婦人將食盒的飯菜端出來,放在供台上,鞠躬三次,便提著空食盒走了。

    她走到一座白牆瓦房前,敲了一下門,道:“我回來了。”

    很房門就開了,婦人走了進去。

    ……沐府旁邊的榕樹街上,一棟院子,朱高煦和好幾個人或坐或站,正等在堂屋。

    昨天旁晚,朱高煦便帶著守禦所權勇隊過來了,他先將奸諜分成了許多小隊,每個小隊四人。

    今天上午,朱高煦見到那婦人進了斜對麵的院子,便先通報了所有人:那目標婦人的長相、身材、年齡等特征。然後他照著雲南府城的街坊地圖,在城中各路口預設人馬。

    燒香女子是其中一個奸諜的家眷,除此之外,還有四個人分別在榕樹街兩頭守著。

    等那婦人一出門,朱高煦馬上派人通報各小隊:婦人的衣裳顏色、提著食盒。

    ……彼時那目標婦人選擇向南走,燒香女子便跟著過去。到了榕樹街南頭,那婦人又轉向西邊走;在路口米鋪的奸諜跟了出來,換下燒香女子,接手目標。

    當時除了婦人的來路榕樹街,其它三個方向的街尾都部署了奸諜,正是第二小隊的人馬。

    米鋪奸諜跟到那條街中間,不料婦人半路調頭;米鋪奸諜放開目標,繼續往前走。但婦人回到榕樹街南口時,還有一個奸諜等在那,接手目標。

    因為朱高煦預設的人手,從據點附近開始、以幾何級數鋪開,人手十分密集;所以那婦人沒法在開始那一段路甩開奸諜。

    然後婦人一直往東走到街尾,等在那的奸諜接手。那個奸諜一直跟著,等到發現了自己人出現時,便再次換人。

    如果跟出了三條街仍未有人接手,或是被那婦人察覺,今日的任務便取消了、以免打草驚蛇。然後大夥兒要等下一次機會。

    或是之前獎賞了兩個奸諜,鼓舞了眾軍,大夥兒今天都很賣力。奸諜成功地跟著那婦人到了南門,南門的武將馬上派人、去了附近的柳壩村等幾個地方;其中一個小隊正好在柳壩村等到了婦人,此時跟蹤便結束了。

    ……朱高煦還在榕樹街據點等著。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文士袍服的小將提著個小布包,步走了進來,單膝跪倒。朱高煦等人立刻轉頭,目光都聚集在小將臉上。

    武將抱拳沉聲道:“稟報王爺,那婦人從南城門出,去了柳壩村,進了一棟石灰糊的白牆房子。末將帶回來了此物。”他把布包呈了上來。

    朱高煦旁邊的劉瑛上前接過,放在方木桌上打開,竟是一隻大粗碗,麵還裝著飯菜。

    朱高煦側目看了一眼,問道:“你為何帶回來這東西?”

    武將答道:“那婦人到了柳壩村,先去阿姑廟,把這碗飯供奉到了供台上。末將假裝從廟出來,叫藏在神像後麵的弟兄繼續蹲著,許久沒人來取,他便把碗拿回來了。”

    “弄開查查。”朱高煦道。

    他說完又問那武將,“路上沒被那婦人發現?”

    武將道:“回王爺話,應是萬無一失,因此那婦人才徑直去了柳壩村的‘賊窩’。柳壩村很少有外麵的人,末將等怕村民起疑,看準了地方就先回來了,隻留了個軍士藏在村外的漁棚盯著。”

    朱高煦點點頭。

    這時王斌笑道:“王爺此法,雖有點麻煩,卻著實管用,末將佩服!”

    “你們看明白了就好。”朱高煦回顧道,“要跟那些有所防備的人,一兩個人不行,肯定被發現!上回從梨園跟著王斌的人雖狡猾,不也被王斌發現了麼?咱們不得不如此麻煩,否則被發現了,反而會打草驚蛇。這還不一定成功,今天運氣好、才沒跟丟哩。”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17 14:13:12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