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一百九十八章沈徐氏


    /p沐府派來的文士說過他的名字,是個教諭還是教授?偏偏朱高煦來之前心頭很亂、愣是給忘了。文士剛說過不久,朱高煦不好意思再問。

    文士道:“珍奇之物不是隻有沐府收藏,在雲南,沐府有的沈徐氏都有,沐府沒有的沈徐氏也可能有。”

    “還有這等人物?沈徐氏是誰?”朱高煦有點吃驚道。

    不知為何,一提到這人,眾官竟然都興致勃勃的樣子,在下麵議論紛紛。還有個聲音說:“漢王殿下竟不知沈徐氏?”

    朱高煦心道:我剛來沒幾天,不認識雲南的人、不是很正常麼?

    文士拜道:“回殿下話,沈徐氏乃沈萬三孫媳、徐富九孫女。”

    提到是沈萬三,朱高煦頓時恍然,傳說中大明王朝的都城南京、半個城都是沈萬三修建的,本來以為隻是個故事,沒想到真有這麼一號人。

    “哦。”朱高煦發出一個聲音。

    這時順昌伯王佐看著那文士道:“俺聽說西平侯與沈徐氏有點啥,你回去請西平侯和沈徐氏說一聲,她家的不就是沐家的了?”

    文士忙道:“王將軍可不敢這麼說!那沈徐氏乃別家之婦,不能汙人清白……”

    突然之間,前殿“哈哈哈……”哄堂大笑,有的武官顧不得禮儀,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朱高煦完全不知這句話笑點在哪,隻有他愣在那,麵無笑容。

    眾人見狀急忙壓抑住了大笑,過一陣,笑聲好不容易才被人們憋住了。有個人道:“王爺恕罪,隻因這官兒把清白與沈徐氏說到一起,末將等實在忍不住,失禮了。”

    “無妨,本王沒有不準別人笑的規矩。”朱高煦道。

    此時此景讓朱高煦有點好奇,卻忽然沒人繼續提此事了……或因那事兒不夠嚴肅,大家第一天來拜見漢王,都覺得如此話題不登大雅之堂?

    朱高煦也不便多問,他隻須知道有這麼一個人的名字、她家有很多珍稀寶貝就行,至於別的事也不是很在意。

    接見了當地官員,朱高煦很就離開了前殿。別的事自有王府長史司的官吏操持。

    ……及至下午,王貴、侯海等人回到了王府,朱高煦在前廳書房召見王貴等人。

    王貴上前拜道:“稟王爺,奴婢帶人分頭打探,從一家藥材商得知,雲南確有千年高麗參、且是一對!幾年前被沈徐氏買走了。”

    朱高煦聽到這,心想那沐府派的文士沒誆他,沈徐氏的財力果然很雄厚。他當下便問道:“你可問清楚了,那沈徐氏府邸在何處、家中誰作主?”

    王貴點頭道:“奴婢等已四處打聽清楚,沈府在菜海子(翠湖)西邊。據說沈家人丁凋零,隻剩沈徐氏和沈萬三之曾孫女,沈小娘尚未成年,可能是沈徐氏作主罷……”

    “那肯定是她娘說了算。”朱高煦隨口應道。

    王貴忙道:“王爺恕罪,倉促之下奴婢沒能打探清楚誰是家主,不一定是沈徐氏哩!奴婢聽說,沈徐氏乃沈暉續弦夫人,沈小娘並不是她親生的。”

    “原來如此。”朱高煦點頭道。

    說到這些事兒,侯海終於忍不住了,不等朱高煦問話,他已迫不及待地說道:

    “王爺,元朝末至大明洪武年間的首富乃沈萬三,其時沈家富可敵國!他的兒子沈茂來到雲南,生一男一女,兒子便是沈暉;沈暉生獨女沈寶妍,便是現在的沈家小娘了。

    後來沈暉原配夫人病逝,不久沈暉續弦襄陽人徐富九之孫女,便是王公公說到的沈徐氏。她還有個名兒、在雲南府非常出名,叫徐曼姝。”

    剛才王貴說的重點是高麗參,但侯海則對八卦十分有興趣,於是侯海一番話下來、便把沈家的關係清楚了。

    侯海道:“沈暉從小身體不好,隻生了個女兒就病逝了。沈徐氏現在是個寡婦……且是個人盡可夫的蕩|婦!”

    侯海打聽起別人家的事來、一向非常有手段,又道:“全城的男子,上到古稀老人、下到十幾歲少年,無人不知沈徐氏。有人說她睡遍了全雲南府的男子,因此出名!”

    朱高煦聽罷愕然。

    侯海繼續道:“有人說她是狐狸精轉世,妖豔惑人,隻禍害童男、以采陽補氣,麵如二八年紀。又有人說她最喜身份低賤的幹重活的漢子,甚麼馬夫、園丁、家丁、上門要飯的乞丐都與她幹過,一兩個漢子輕易不能讓她滿意……

    還有人罵她個婊|子,沈家不缺錢、卻人丁凋零,沈徐氏隻賣|身於有權有勢之人,所以沒人敢欺負到她們頭上。”

    侯海這時降低聲音,小聲道,“西平侯沐晟的姘頭之一,就有沈徐氏!沈徐氏勾搭上沐府,在雲南府誰敢動她呀?下官以為,甚麼狐狸精都是謬傳,但此婦十分放|蕩且豔美、定沒有錯;不然,一個寡婦就算有些是非,也不至於家喻戶曉。”

    “有道理。”朱高煦點頭道,“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她手有千年高麗參,而且極可能隻有她手才有。不管那陳神醫是否可靠,眼下我也隻能試試。一株千年高麗參要值多少錢?”

    王貴沉吟道:“得看重量哩,真金硬貨四五百兩總是要罷?這等稀奇之物可遇不可求,賣家或不願意出售、或坐地起價……好在王爺麵子大,報上您的名頭,那沈徐氏應該不敢不從。”

    侯海拜道:“下官等拿著王爺的名帖上門去問問?”

    “慢著!”朱高煦抬起手道。

    朱高煦也帶了幾年兵打仗,多少懂兵法,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考慮的事比眼前兩個人都多,這事兒不僅要與沈徐氏打交道,可能還會牽涉到沐府……

    畢竟傳言沈徐氏和沐晟有勾搭,不管真假,現在朱高煦也不了解情況。初來乍到,暫時稍微穩一點並非壞事。

    況這沈徐氏、確實很有可能與沐府關係匪淺……朱高煦不太了解雲南府,但對沐晟的情況是做了功課的。沐晟在菜海子有一座別墅,還有一處養戰馬的“柳營”,沈府既然在菜海子那邊,結交起來也近。

    “若是隻派你們去,顯得太輕視,沈徐氏一時也難辨真假,折騰起來耽誤工夫。”朱高煦開口道,“若我帶著儀仗去,又有點仗勢欺人,不給沐晟的姘頭麵子。”

    朱高煦幹脆地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輕車簡從,我換身衣裳,親自去一趟,早些把千年高麗參拿回來入藥。王貴,去準備好價值黃金五百兩的財寶裝箱,金、銀、銅、玉器、珍珠皆可,不要拿大明寶鈔,以示誠意。”

    “奴婢遵命!”王貴拜道。

    朱高煦便起身去換衣裳。

    他隻對千年高麗參在意,而那沈徐氏雖有豔名、朱高煦卻對她興趣不大。一點朱紅萬人嚐的婦人,無論多漂亮,還有那麼稀奇麼?

    準備妥當,朱高煦便乘坐馬車出王府,身邊隻有十幾個人。除了王貴、侯海,便是陳大錘、趙平等親衛十來個漢子,都穿著青布衣、梳著發髻不戴帽子,一副家丁奴仆的打扮。

    王貴親自趕車,坐在馬車麵的朱高煦穿著一身淡紫色的綢緞圓領袍服,頭上戴著淺灰網巾。既不是唬人的龍袍製服,又顯得比較有錢,畢竟要顯示出花重金買東西的實力。

    朱高煦出府門後,挑來車簾回頭看一眼自己王府……看慣了京師的廣廈,他再看這漢王府真的很一般,不過確實比北平郡王府大得多。

    漢王府位於雲南府城靠南邊,基本照親王府的製度來修建,沒有多少富麗堂皇的跡象。父皇承諾的“給你修一座又大又好的親王府”,應該又隻是說說而已。

    ……一行人往北走,來到了菜海子南麵,這邊也在雲南府城之內;不過此地似乎比較偏僻了,隻見那湖畔、湖心的陸地上種著許多莊稼、蔬菜,就像到了郊區一樣。

    好在往西走了一陣後,房屋街道漸漸多起來。

    “王爺,咱們到了。”侯海的聲音道。

    等馬車停靠下來,朱高煦走下車,四下張望了一番。眼前是一座很普通的門房,兩邊都是高高的圍牆,圍牆麵、隻能看見一些懸山頂屋頂。

    門房上麵有個牌匾:沈府。

    隻看規模,這座宅邸確實很大,樣子卻很普通,門口的石階上都長青苔了,雜草從石縫冒了出來,甚至有點荒蕪之感。

    朱高煦觀望了一會兒,正要叫王貴上去敲門,這時大門忽然緩緩地打開了!

    接著便見一群奴仆、婦人分兩隊走到門口,侍立在了兩邊。

    他不由得有點意外,開大門是主人迎貴客的禮;敢情自己上門拜訪之前,沈徐氏就已經知道漢王要來、提前準備好了?

    朱高煦頓時覺得,在雲南府城,這沈徐氏恐怕很有點路子。

    幾個奴仆抬著一條長毯子,沿著大門鋪到了馬車旁。朱高煦見這陣仗,不由得微微一愣:他娘|的,我那天穿著禮服到親王府,也沒這麼講究啊!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23 06:31:20  ExecTime: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