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卷二第一百九十四章馬皇後的秘密


    /p從小紅山回府,朱高煦走過照壁,看見了教授侯海。二人進了一間倒罩房,朱高煦一坐下來、就不禁沉吟道:“何福這人有點意思。”

    侯海馬上小聲道:“王爺,下官又打聽到了更有意思的哩……”

    “哦?”朱高煦抬起頭來,這才想到侯海等在王府,應該有什麼事兒要說。

    侯海上前兩步,附耳道:“何福有個弟弟,叫何祿,已不知所蹤。下官打聽到,陳瑛曾拿這事兒彈劾何福,但沒起到作用。

    那陳瑛不依不饒,又查出在洪武三十五年正月之前、何祿在京師城出現過,可靖難軍一進城他就不見了!陳瑛因此彈劾何祿與建文罪臣勾結,圖謀不軌。隻是沒有憑據,何福現在還好好的做著官。”

    朱高煦聽到這,馬上問道:“何祿的事,消息可靠?”

    侯海道:“下官哪敢在王爺跟前打胡亂說啊?”

    “……”朱高煦笑了一下,微微點頭。

    ……就在這時,王貴辦事回來了,站在門外向麵作拜。朱高煦向外麵一眼,侯海也轉頭看門口、馬上十分自覺地抱拳道:“下官告退。”

    王貴走了進來,拿出一隻荷包呈上來道:“奴婢奉命去了鳳陽一趟,順利拿到東西了。”

    “好。”朱高煦接過來放在袖袋。

    王貴又小聲道:“路上有兩個人一直跟著,奴婢沒理會他。”

    朱高煦聽罷,沉吟道:“父皇讓我去雲南查人,馬皇後是一條線索,我接觸她是父皇允許的,被人發現也無所謂。”

    王貴去辦要緊的事時,幾乎都是跟著朱高煦一起出城,確認沒有跟蹤才走。這回徑直從王府出去,果然就有人盯著。

    ……建文的下落,至今沒什麼頭緒。

    朱棣為何最懷疑建文去了雲南?主要還是沐家的關係。沐晟不僅在“靖難之役”中站錯了位置,幾次調雲南兵增援建文朝官軍,而且與當初做過平燕大將軍的耿炳文有聯姻關係。

    更重要的是,以前沐英就和太子朱標是過命的交情,朱標死了,沐英自己都傷心氣死了;而沐晟襲爵之前、經常在京師,從小和朱允玩到大,也是關係很鐵。

    沐家和朱標家那是世交,關係沒法說斷就斷。

    朱高煦再次見到馬恩慧時,在北安門內的東北角。有司專門給她改建了一座宅子,並派了人服侍她。

    走進正麵的客廳,朱高煦依舊上前執禮:“高煦見過堂嫂,堂嫂別來無恙?”

    時間確實是最好的良藥,馬恩慧不像上次那麼憔悴,這回看起來還算正常,一身庶民穿的淺青色襦裙。她站了起來,回禮道:“多謝高陽王掛念。”

    旁邊的宦官輕聲提醒道:“已是漢王殿下了。”

    “哦……”馬恩慧的目光從朱高煦臉上掃過,改口道,“漢王。”

    剛才她那個眼神有點奇怪。畢竟是當過幾年皇後的人,或許她從一個漢王的稱呼,就能想到朱高煦爭太子位失敗了吧?

    朱高煦對剛才那宦官道:“你們先出去,別在這多嘴了,本王要與堂嫂說幾句話。”

    宦官愣了一下,急忙躬身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朱高煦揮揮手,但他沒有關門。雖然孤男寡女在客廳,但沒關門也無甚關係了。

    “堂嫂,今日我來,主要為了道一聲別。”朱高煦道,“我受封了親王,過陣子就要離京去藩國了。”

    馬恩慧聽到這,傷感立刻就籠罩在眉宇之間。朱高煦隱隱理解她的感受,國破家亡、孤身被關在這個地方,整個京城,恐怕隻有朱高煦當她是親戚。

    “去哪?”馬恩慧的聲音竟有點哽咽。古今隻要是離別都叫人傷感,但沒想到她反應比較強烈。

    朱高煦實話道:“雲南。”

    馬恩慧沒再吭聲了,麵無表情的樣子,也不說甚麼一路順風之類的客套話。

    就在這時,朱高煦從袖袋摸出了一隻荷包,便是王貴從鳳陽帶回來的東西,雙手送了上去。馬恩慧一麵接住,一麵抬頭看了他一眼。

    她拉開細繩時,朱高煦便道:“文圭滿一歲的時候剪下的頭發,鳳陽的宦官說小孩兒的頭發細、不能留長了,剪掉後能長得更好。”

    朱高煦說得輕描淡寫,仿佛在說普通的家常。

    但馬恩慧的雙手在發顫,情緒立刻就崩潰了,眼淚流了一臉。她捧著荷包,捂在鼻子上使勁聞著那氣味,沒有奧啕大哭,淚水卻非常多,肩膀在一陣陣地抽搐。

    客廳安靜下來,朱高煦不再說話,屋隻剩下壓抑的抽泣之聲。

    過了一會兒,馬恩慧拿出手帕輕輕擦拭著臉,剛擦幹,不知怎麼又開始哭了。一連折騰了三次,她總算是消停下來。

    馬恩慧沒有說一個謝字,隻道:“要是以前沒有削藩,大家都和和睦睦的,咱們還是親戚,可以時常走動……”

    她的口氣像是追憶往事,像是在幻想,叫人聽著莫名有點心酸。

    所以輕開戰端者絕不英明,萬一失敗了,就得和她現在一樣一麵懊悔、一麵傷感,或許更不如!

    朱高煦回應道:“現在我們還是親戚。”馬恩慧沉吟了一會兒,便道:“漢王,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朱高煦忙靠近了過去,偏過頭時,耳朵都能感覺到馬恩慧吐氣的觸覺了。她用極低的聲音說了幾句話。

    “哦!”朱高煦聽罷,恍然點點頭。

    她當然沒說建文帝和建文太子下落,畢竟太子文奎也是她的兒子;況且他們的行蹤、馬恩慧是不是確實知道也存疑。不過她說了另一件也挺有意思的事兒,就算是朱家的人、朱高煦以前也不知道。

    過了一會,朱高煦道:“我不久留了,告辭。”

    馬恩慧問道:“漢王何時回京?”

    “難說。”朱高煦不動聲色道。

    ……

    受封漢王之後,朱高煦的府邸無甚改變,就藩時、直接去雲南的親王府就行了。不過親王府的官員人事,已陸續開始安排;親王府的人員規模,與郡王府不可同日而語。

    朱高煦答應就藩雲南,已算是很聽話。所以在王府官員任命上,他少不得在父皇跟前討價還價,父皇在此事上也比較遷就他。

    由於要去邊陲就藩,父皇答應給朱高煦三個護衛兵力,加上儀仗等人數,共計步騎約一萬九千人。王斌出任左護衛指揮使、韋達出任中護衛指揮使、劉瑛出任右護衛指揮使。

    王府長史司共有官員二十六人,官位也逐漸補上了。左長史叫錢巽,右長史是李默;侯海改親王府典仗。

    這個李默是朱高煦主動要的人。因為韋達再次在朱高煦跟前、為李默求官職……還在北平的時候韋達就找過朱高煦幫忙、讓李默通過世襲百戶的考試,朱高煦沒幫,而這次實在不好意思回絕。

    韋達的女兒本來可能做親王妃的,現在隻嫁給了朝中的一個千戶;韋達在“靖難之役”中為朱高煦拚死賣命,這點小小要求並不過分。朱高煦或多或少有對他的補償心理。

    不過那李默倒是有點意思,其父是百戶,他差點就沒世襲成軍職;後來不知花了錢還是怎麼搞的,第二次世襲考試終於過了。現在卻不想當武將,走韋達的路子跑到親王府做起了長史。

    朱高煦暗地叫王貴、侯海、高賢寧等人查新任的文武官員,卻沒查出甚麼所以然來。

    但他一心認定:這次任命到漢王府的人,肯定有太子|黨或是誰的奸諜!

    從姚廣孝安排姚姬的手段看來,朱高煦認為奸諜可能隱藏得很深……畢竟暴露的奸諜沒甚麼大用,還不如明明白白派個人來監視朱高煦。

    比如父皇就正大光明地派了胡,讓胡跟著朱高煦一起去雲南公幹。。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23 06:30:58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