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卷二第一百八十六章假得那麼真


    /p

    姚姬被放下來了,她一手扶著桌案,一手按著起伏的胸脯,收住笑聲、呼出一口氣道:“好嚇人!我生怕摔下來了。”

    本來也是她自己要騎的。就像女孩兒看恐怖片一樣,越嚇人她越要看。

    朱高煦笑了一聲,隨口道:“那我得走了。”

    “王爺能不去麼?”姚姬忽然開口道。

    “哦?”朱高煦頓時有點詫異,因為他今天沒說過自己要出門。

    “王爺能不去句容縣嗎?”姚姬的聲音發顫,脫口而出。

    說罷,她的臉瞬間便血色全無。她眼睛明亮的光仿若千轉百回,時而帶著決絕,時而充滿懼意,又似乎有點懊悔而徘徊。

    她放在桌案上的手,輕輕地向後縮,動作十分緩慢、似乎生怕弄出一點動靜。

    朱高煦也愣在了那,馬上就明白了很多很多,一時間竟說不出一句話來。

    二人默默相對,隻剩下外麵淒慘而枯燥的蟬鳴。

    朱高煦看著她,便像是看到凋落到稀泥中的寒梅,渾身的生命都忽然凋零了,叫人分不清她是軟弱還是堅韌,是美好還是汙穢。

    一時間朱高煦更不知該怨她,還是感激她。百感交集的糾纏、剪不斷理還亂,大概就是他此時此刻的感受。太突然了。

    偶然間朱高煦會想一個問題,為甚麼前世滿大街美女都和他沒有緣分,而做了大明朝王爺就有那麼多美人靠近……真的隻是因為、他擁有值得她們靠近的東西?

    他片刻的驚訝後,又隱隱有點後怕,以及慶幸。如果不是姚姬在此時提醒了他,他貿然去句容縣,就算懷著自以為周密的計劃,究竟能不能躲過對手早有準備的陷阱?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的角逐,本身就非常不公平。

    “多謝你的提醒。”朱高煦總算打破了沉默,他的口氣帶著誠意,又有冷意。

    姚姬抬起頭來,說道:“我能再留在郡王府一段時間麼?我現在回去,恐怕會被懷疑。”

    朱高煦沒來得及吭聲,他在苦思之中。當初他就覺得姚姬來路不明、有些事比較蹊蹺,但僅僅是略微猜忌;忽然就確定了,他仍有點猝不及防。

    或許隻是在糾結那半個饅頭,難道竟是假的?

    在大明朝權力巔峰的世界,居然什麼都可以是假的,還能假得那麼真,朱高煦也是醉了。

    姚姬冷清的聲音又道:“我若被懷疑,對王爺同樣不利。別人會認為,雖然王爺沒去句容縣,卻隻是因為提前得到了通風報信……”

    “我並沒有說過要趕你走。”朱高煦毫不猶豫道。

    說罷,他淡定地走到門口,又回頭說了一句:“華麗的虛假,勝過乏味的真實。”

    朱高煦一走出房門,馬上就不淡定了。他的動作很,立刻到前廳召見王斌,悄悄告訴王斌立刻取消行程,抹去一切準備的痕跡。

    他擦了一把冷汗,此時此刻便決定,今後再不能輕易去救建文舊臣。這事兒確實嚇人,萬一被對手拿到憑據,怎麼向父皇解釋?私收強將,是想造反?!

    ……

    道衍大師沒上朝已半月,他上書稱年老多病、身體不適。太常寺丞是袁珙,派禦醫去玄奘寺診病,但道衍的身體仍不見好轉。

    於是當皇帝朱棣召見燕王府舊臣六人時,隻到了五人,缺了姚廣孝。除了江湖異士出身的袁珙和金忠,還有郭資、呂震、吳中等三個早年就投靠了朱棣的文官。

    隨後進宮麵聖的是諸“靖難”功臣中的幾個國公。最後覲見的是茹常、蹇義、夏元吉、解縉等文臣。

    皇帝分別召見這些人議事,隻問太子人選。

    燕王府舊臣多語焉不詳,不過說世子仁厚、乃嫡長子雲雲;國公們則一副不敢亂說話的姿態,他們也不關心是不是立嫡長子,隻有邱福極力勸說皇帝立二皇子,主張十分明了。

    等到夏元吉等文臣來到皇城時,解縉很不合群地走在最後麵,他在乾清門外遇到了袁珙。袁珙與解縉關係一般,卻有過幾次交談,於是相互打躬作揖見禮。

    袁珙不動聲色地提醒道:“聖上問的是家事,咱們不敢多嘴,不過我聽說聖上常親自教導世孫。”

    “哦。”解縉一副恍然的表情。

    於是幾個人陸續來到了乾清宮東暖閣覲見,行禮罷。朱棣果然又問太子之事。

    幾個皇子已經成年,朝臣們也很希望早日定下國本,穩固社稷;不過大多數人都很知趣,很少有人上書提這事兒,就怕觸怒了聖上。

    但這時皇帝主動問起,境況就不一樣了。

    大臣們紛紛開口說話,自古無非立嫡立賢兩種,其中立嫡長子是最清楚明了的禮法,也是文人們的共識。所以朝廷文官幾乎異口同聲,隻強調世子是嫡長子。

    解縉也不例外,用堅定的口氣道:“此事有何可議之處?世子乃嫡長子,並無大錯,國家自有禮製,難道還有別人能做太子?”

    朱棣頓時抬頭看了解縉一眼,若有所思地點頭道:“朕知道你們的意思了。”

    大概是皇帝這種麵對黑白是非問題的曖昧態度,讓解縉感到不,解縉皺起了眉頭。不過這時幾個大臣已紛紛謝恩告退,解縉也隻好跟著大夥兒執禮。

    幾個人陸續走過隔扇,解縉在最後麵。就在這時,解縉忽然轉身拜道:“聖上,有好聖孫!”

    所有人頓時側目,連朱棣也愣了,抬頭看著解縉發怔,好像沒回過神來一樣。解縉露出意味深長的一個笑容,朱棣也露出了一個非常難看的冷笑,於是二人相視一笑。隻不過朱棣的笑意簡直和哭一樣,臉上露出了一種痛恨、肅殺的氣息。

    等大夥兒都走了,朱棣頓時一掌拍在禦案上,指著隔扇沒說出一句話來,片刻又長長呼出一口氣,轉頭看了一眼宦官鄭和。

    鄭和躬身小聲道:“聖上息怒,奴婢聽說那官兒腦子缺根弦。”

    朱棣想了想,緩緩放下手臂,說道:“這人俺用不了……”

    但他眼睛冰冷的殺氣,竟然漸漸熄滅……一般人亂說話早死了,但解縉到底不是一般人,而是在太祖跟前、敢給李善長鳴冤的人。

    朱棣或許覺得,從解縉口說出一句好聖孫似乎也不過分。

    過了一會兒,朱棣又道:“俺要去玄奘寺探病,不要儀仗了,微服簡行便可。”

    “皇爺,道衍畢竟是臣,竟然要皇爺親自屈尊……”

    鄭和還沒說完,朱棣便擺手道:“罷了。”

    鄭和馬上改口道:“奴婢遵旨!皇爺稍候,奴婢馬上去準備。”

    於是皇帝帶了一隊青衣漢子,乘坐馬車出宮,前往玄奘寺。

    ……一個和尚彎腰拉開木門,朱棣走進齋房時,胡須花白的姚廣孝已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了。朱棣大步走上去扶住:“道衍勿動,不必拘泥那些俗禮。”

    “貧僧失禮了。”姚廣孝歎息道。

    這時朱棣回頭看了一眼,宦官便帶著幾個青衣漢子都出去了,輕輕拉攏了木門,齋房隻剩君臣二人單獨相處。

    朱棣扶道衍在榻上坐下,自己也坐了下來,沉吟了片刻。

    “這陣子俺正與大臣們商議國本。”朱棣開口說道,“俺原來沒想這麼急,不過高熾和高煦都沒說啥話,俺也就不想再拖下去了。”

    姚廣孝有點有氣無力的樣子,緩緩說道:“聖上也難哩。二位皇子明麵上不說,或許都在心憋著。世子是聖上嫡長子,若未得到太子之位,他便難以自處,哪能一點都不爭啊?高陽王在‘靖難’中出生入死,功勞那麼大,也會有些想法。他們都有理由,此乃人之常情,聖上不要怪他們。”

    朱棣聽罷點頭道:“道衍言之有理。那依道衍之見,讓誰居東宮更公道?”

    姚廣孝搖搖頭道:“貧僧出家之人,無兒無女,年近古稀,時日無多,隻能再侍奉聖上一陣子了,哪還顧得上太遠的事兒?這等事,還得聖上親自作主才行。”

    朱棣聽罷沉思許久,也不再逼問,便道:“道衍安心養病,病好了到皇城來見俺。”

    姚廣孝雙手合十道:“貧僧遵旨。”

    朱棣走出了齋房,叫隨從把幾箱貴重的藥材搬進來,出玄奘寺去了。

    剛出寺廟大門,忽然一陣猛烈的犬吠傳來,朱棣等人轉頭看時,便見兩個和尚合力拽住了一隻凶猛的黑狗,黑狗嘴上還套著鐵罩子,正拚命向這邊吠叫撲騰,雙眼紅光十分可怖!

    眾人見狀,馬上將朱棣團團圍在中間。

    很過來了一個和尚,彎腰行禮道:“惡犬不慎驚擾了聖駕,請聖上降罪!”

    “不過是一隻牲畜。”朱棣道,“不過別讓它傷著人了。”

    和尚道:“回聖上話,貧僧等正是怕傷了人,得了道衍大師的話,這才要牽出去賣掉。

    蔽寺原來一起買了兩隻犬,一隻便是那獵犬,一隻是土狗。獵犬實在太凶了,一不小心還要傷到自家廟的僧眾,確實不適合看家;而那隻土狗雖無多能耐,守著院子卻夠了,留在廟反而更妥當。於是道衍大師說要賣掉黑犬,隻留土狗。”

    “嗯……”朱棣發出一聲不明意義的聲音,轉頭向寺廟門又看了一眼。

    (本章完)

    

Snap Time:2018-07-23 06:31:01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