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一百二十六章嵐(3)


    朱高煦率眾走了許久,便聽見遠處傳來了巨大炮響,便如同忽然在天邊打了一聲雷。許多將士都紛紛側目觀望著聲音的方向。

    沒過多久,那邊的火銃居然“砰砰砰……”地打起來了。朱高煦頓時歎了一口氣,覺得今天的戰場又要混亂開局了。

    朱高煦本來不是前鋒,但現在前鋒李斌大部去封鎖包圍簍子了,於是朱高煦又變成了前鋒。

    他極目眺望遠處的山影,白霧中的黑色影子若隱若現。那齊眉山兩邊拱起,中間有處山穀,遠觀確實有幾分像兩道眉毛。

    雖然眼下看得見齊眉山的影子了,但依朱高煦的經驗,走過去還要好一會兒。

    剛才那一聲炮響實在太大,估摸著不是盞口銃能有的陣仗,恐怕是洪武大炮!北軍此次“出其不意”的行動已毫無隱蔽性,那官軍十餘萬大軍隻要不是聾的,總有人聽見。

    考慮到洪武大炮不是野戰軍隊中的常見火器,數量有限;炮放在什麼地方,官軍武將心肯定有數……如此一想,現在北軍的位置也暴露了!

    大路上大群騎兵前進,陸續走了一會兒。這時朱高煦轉頭喊道:“傳令王斌,馬上急行到齊眉山下,棄馬上山,占據兩處製高點!”

    趙平立刻搶著答道:“得令!”

    朱高煦又揮手大喊道:“親軍人馬,全部讓到道旁!”

    於是眾軍紛紛離開路麵,將地的莊稼和菜踩得一塌糊塗。不多時,王斌的騎兵便拍馬從大路上陸續衝過。朱高煦很看到了王斌的青旗,王斌在馬上正抱拳對著他執禮。

    朱高煦又下達了一道軍令,命令韋達的步軍跑步前進,到達齊眉山後、便換王斌的馬軍下山。

    他又喚來陳大錘,說道:“你親自返回,尋燕王中軍,稟報我父王:我部正在試圖奪取齊眉山穀之有利地形,若有機可乘,將率先襲擾官軍,請大軍速來增援!”

    這道口述,比一般的軍令長。朱高煦便叫陳大錘複述了一遍,然後才放他返回。

    朱高煦揉了揉太陽穴,他轉頭望著霧蒙蒙的天空。昨日旁晚,燕王中軍向諸部分發過軍報,其中就有官軍大營背後的地形。

    朱高煦急忙從懷掏出那份軍報,先望著正麵的齊眉山,又向右轉頭,那邊應該有一片湖泊。而齊眉山左邊還有一座山。

    但是現在稍遠的地方便看不清楚……眼前的大霧,本來是能幫助北軍偷襲的,現在反而成了不利因素。

    “來人!你們兩個,去西邊;你去東邊。若見到了李斌的斥候,便問清楚狀況,回來稟報!”

    幾個親兵抱拳道:“得令!”

    許久之後,朱高煦率大股人馬陸續到達了齊眉山下。兩邊的山坡上“砰砰砰……”的火銃爆響,喊殺聲從灌木林傳來。

    “韋千戶,即刻分兵兩路,上山增援!”朱高煦下令道。

    他麵前的一群武將,精壯的韋達執禮領命而去。

    朱高煦的目光停留在張武臉上:“張將軍,你留一半騎兵守住穀口,在後方策應。餘者馬隊,照原來的行軍秩序,分前後、跟我衝過山穀!各回各營準備!”

    眾將紛紛應答,拍馬散了。

    朱高煦整頓馬軍,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大旗,便提起櫻槍,拍馬喊道:“跟我走!”

    此時此景,連旗幟也作用不大,稍遠的地方便看不清楚。這霧氣下沉,山腳下的霧最大,視線也愈發不清楚。抬頭望去,周圍隻見黑乎乎的許多人馬在晃動。

    朱高煦率眾,騎著馬沿著山穀間的大路,緩緩走了進去。兩邊山勢陡峭,上麵的廝殺聲傳到山穀,在兩邊回響,簡直如同鬼魅在嚎叫!

    他在迷霧中穿梭,有種恍惚而神秘的感覺。若這是命運之門,也隻是通向曆史該有的方向罷,那便是靖難之役注定勝利!

    左側山坡上傳來一陣滾動的聲音,朱高煦忙轉頭看時,看見是一具屍體滾落下來,“砰”地一聲砸在地上,血濺得地麵上一片狼藉。

    王斌和韋達正在山上爭奪廝殺,此時便應該不會有伏兵!朱高煦心繃著,卻並不太害怕。他最怕的是一無所有還苟活著,這種詭異的山穀氣氛就算嚇人、卻反而嚇不到他!

    山穀並不長,朱高煦很便見到了前麵的口子。他拍馬加速度,眾騎也跟著呼嘯跟來。

    靠近穀口時,便見前麵有許多騎著馬的人影,官軍騎兵先到山穀了,卻沒敢過來!朱高煦暗自心道:老子一旦衝過山穀,便迂回到齊眉山背麵,阻擊官軍上山的援軍!

    他當下便舉起櫻槍,喊道:“狹路相逢勇者勝,殺!”

    “殺!殺……”眾軍紛紛大喊,喊聲在山穀中回蕩不止。

    馬蹄聲愈來愈急,朱高煦身體前傾,雙臂肌|肉緊繃,但身體放鬆,隨著馬背的起伏而動。“劈啪啦……”一陣弦聲,白霧中箭矢黑影“嗖嗖”直飛,兩側偶爾有人慘叫落馬。但朱高煦的騎兵已飛地衝鋒而至。

    “啊!”朱高煦耳邊傳來一聲慘叫,手的櫻槍借著戰馬的衝刺,徑直捅|進了一個騎士的身體。戰馬掠過去時,他已經抽出了背上的長柄刀,見迎麵一個騎士舉槍欲擋,他便將左手也放在了長柄上,猛力迎頭劈去。

    “哢嚓!”一聲,接著朱高煦被濺了一臉滾燙的東西。他飛地用左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然後抽出了雁翎刀拿在左手上。

    周圍的親兵呼嘯而至,發出壯膽的大叫,“叮叮當當……”的金屬撞擊聲中,火花時隱時現。朱高煦一擊而破敵軍騎陣,便稍稍緩下來,讓將士們從兩側衝上前拚殺。他身先士卒、做出一副勇猛的樣子,以壯士氣,等打起來他卻是能避危險就避。

    官軍這股騎兵擋不住朱高煦,他們騎在馬上等在穀口,馬沒動起來,臨陣接敵非常被動。這時山穀越來越多的北軍鐵騎衝出來了,四下喊叫聲和慘呼震耳欲聾。

    

Snap Time:2018-07-23 06:32:03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