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一百二十三章血染的橋(3)


    邱福用粗|壯的手指,在圓額頭上用力地搓了搓,直起腰回望四周,試圖弄清楚戰場上的狀況。

    睢水之小河北岸,田野上簡直就像一鍋巨大的滾粥。馬隊掀起的塵土飄蕩,就像一股股渾濁的洪水似的在大地上橫流。又有潰散的亂兵在四處跑動,讓戰場的光景更添混亂。

    邱福一麵察看視線中的亂象,一麵苦思,想把眼前的景象和起初的部署、穿針弄線地聯係起來!

    他的人馬,先是在小河北岸的軍營集結布陣,然後向南邊浮橋方向推進,想奪回辛苦架設好的幾座浮橋。

    但正麵何福的官軍人馬過河之後,兵勢愈眾;於是位於邱福後側的北軍陳文部、率先趕了上來,到達邱福右翼,形成第一線大陣。

    邱福、陳文等北軍步騎,與官軍何福的人馬南北對衝,情況至此本來還算清晰……這時平安率大股官軍步騎到達戰場西側,襲擊了北軍右翼。

    場麵便有點複雜了,三股人馬麵朝的方向都不一樣,騎兵又在迂回,情況愈來愈渾。

    接著右翼北軍大將陳文、被官軍騎兵陣斬,大部步軍潰散。平安步騎分兵攻邱福部右翼,又分兵擊北麵燕王大營。

    這還不夠亂的,北軍高陽王步騎從西北邊的林子過來,又攻擊了平安的側後翼!

    ……高陽王的騎兵左右穿插,邱福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

    但此時,官軍騎兵全部撤離戰場、向西北回援,邱福感覺右翼壓力驟減。他便估計:應是高陽王吸引了官軍兵力。

    邱福見正麵陣營穩固,側翼也終於避免了被撕裂的危險,便頓時猛吸了一口氣,又長長地呼了出來。

    一股屎|尿的惡臭,夾雜著腥味兒猛地灌入邱福嘴,邱福忽然感覺一陣幹嘔,差點沒把胃的東西吐出來!這味兒並不陌生,戰場上死的人多了,臭味還會越來越重……吃飽了飯的人死後都會失禁。

    邱福皺眉尋思許久,便大喊了一聲,拍馬衝出大陣,一眾馬隊跟著他向西邊湧出。

    一塊塊荒田,成群結隊的北軍步兵正在向東北方向潰逃,那是陳文的潰兵。

    “來人,到四麵去傳令,叫陳文麾下的將士、各尋他們的百戶!若無百戶,便叫試百戶、總旗站出來召集部屬!”邱福下令道,“潰兵到我部大陣後方聚集待命!”

    “末將等得令!”身邊有幾個人回應,拍馬離開騎兵大隊。

    邱福率眾繼續往西走,很便在硝煙深處,看見一片官軍步軍正在列陣推進,驅逐著北軍潰兵向東逃竄。

    若是之前的平安軍馬隊沒有撤走,而來追擊敗兵,追擊速度更,陳文麾下的人馬會更慘!

    就在這時,西邊的官軍步兵方陣全部停下來了。邱福眺望一會兒,便見視線深處塵土卷起,兩股騎兵分別從官軍方陣群兩翼衝來。遠處喊聲大作,箭矢在空中亂飛,馬嘶人叫嘈雜一片。

    很邱福便看清楚北邊的一股馬隊紅旗飛揚,又定睛一看,那麵大旗上隱隱寫著“高陽王”的字樣。他便知,應是朱高煦的馬兵過來了。

    果不出其然,不一會兒邱福就看見了朱高煦,朱高煦正帶著一股鐵騎掠過官軍的左翼,向這邊衝了過來。

    “邱將軍!”朱高煦的聲音大喊道。

    邱福也在馬上抱拳道:“高陽王!”

    倆人拍馬迎麵衝出各自的馬群,在中間靠近了。邱福一臉感激道:“幸得高陽王來援,不然官軍恐怕一整天都會占據上風!”

    朱高煦顯得很謙遜,說道:“你我都在一條船上,此乃我分內之事!邱將軍不也救過我?”

    邱福顧不得再言這些私交,趕緊與朱高煦交換軍情,他說道,“南邊的,是官軍何福部!何福步軍在正麵,騎軍出咱們右翼;何福騎兵與平安軍步騎合擊,敗陳文軍。

    平安又親率步騎一部,在北麵側擊燕王大營,破營多處。彼時高陽王出平安側後,平安軍南北兩股馬隊都過去了。”

    朱高煦聽罷點頭,也說道:“平安的騎兵人少,不敵我部馬隊。他繞了一圈,與我交戰衝殺一個回合,又跑了!

    但官軍步陣多重步兵,以甲士長矛和槍盾在前,列陣甚堅,我部幾番衝殺不能將其擊潰;又有平安騎兵在附近轉悠策應,伺機襲擊。咱們一時不能再有進展!”

    邱福搓了幾下圓額頭,忽然說道:“平安軍步營向南麵挺進,定然為了朝何福軍側翼靠攏,以使兩股官軍會合、增大軍勢!”

    朱高煦道:“英雄所見略同!”他頓了頓便飛地說道,“兩炷香之後,請邱將軍在正麵發動對何福的反擊!趁平安軍未與何福會合,我騎兵則迂回至西側,策應邱將軍夾擊何福!”

    邱福抱拳道:“甚好!”

    朱高煦又道:“我再傳令千總韋達,讓他請北麵燕王軍增援、從西北麵反擊平安,咱們一舉扭轉被動局麵!”

    邱福點頭應答,便執禮道:“戰場上再會!”

    “告辭!”朱高煦也抱拳道。

    邱福調頭向自己的大陣回去,馬上用短促的言語傳令各個將帥準備。

    他回到軍中,想起剛才朱高煦在頃刻之間、就安排好了新的策略,邱福這才回過味來,心道:高陽王還不到二十歲,便有如此見識,恐怕比當年的燕王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高陽王比燕王更謙遜、厚道,於是邱福心不知不覺地更加親近高陽王了。

    ……“咚!咚!”大鼓敲響之後,蒼勁的號角聲布滿了整片天空。邱福眺望著前方,十幾個步軍方陣正慢慢地齊步推進!他騎著馬,與眾騎兵在方陣後麵踱步跟著。肩上扛著刀斧的親兵執法隊,跟著步兵方陣,時刻準備砍殺擅自逃跑的士卒。

    就在這時,右翼馬蹄轟鳴,幾股鐵騎已經出現在了視線中,中間一片紅旗就像原野上長出的紅花。

    高陽王的騎兵來得非常準時!說好的兩炷香工夫,邱福也隻是估計個大概、差不多了就開始動手。而高陽王配合得恰到好處,不知他是怎麼做到的。

    “轟轟轟……”遠處的盞口銃響起來了,白煙彌散之後,北軍的方陣中偶有騷|亂,慘叫聲在兩百步外也聽得真切。但北軍步兵沒有絲毫停留,方陣群不不慢,排著整齊的隊列向對麵壓了過去。

    高陽王的馬兵漸漸靠近,分作幾股直撲官軍側翼。官軍側麵方陣拿起大盾、長槍禦敵,各處晃動的隊列,顯出了官軍將士的驚慌。

    邱福聽見了前麵的喊聲,簡直震天動地。短兵相接時,人們喊得尤其大聲!

    就在這時,邱福忽然發現西北麵出現了一股官軍騎兵,正麵對著高陽王馬隊的左翼速衝過來……邱福心一緊,但很便看見高陽王軍中的一股馬隊正在轉向迂回,他猜測高陽王也應該發現了平安的騎兵增援。

    邱福馬上傳令自己這邊的馬隊,立刻側出大陣,攻打平安來援之馬隊,以配合高陽王的騎戰!

    戰場上很一片紛亂,騎兵轉向迂回,交錯拚殺,如同是人海中的漩渦。前方步兵刀槍揮舞,箭矢、火銃夾雜其間,如同沸水一樣猛烈翻滾著。

    邱福前陣的十幾個步軍方陣,成兩線排列,相鄰之間如同一個“品”字,第一排的方陣若是無法擊潰敵軍,會聽金鼓號令退下來,然後第二排養精蓄銳的方陣頂上去繼續拚殺。

    無數人馬來回之間,旱地躺著的屍體正在愈來愈密!

    苦戰至下午,雙方難分勝負,隻有傷亡在不斷增加。但北軍已經扭轉了被動局麵,不斷發起反擊進攻。

    平安軍被迫多次調兵增援、防守,但也達到了官軍之目的:平安軍步騎幾番大戰下來,已能與何福部首尾相連、相互策應。

    兩軍在旁晚時分,由相互側擊、夾攻的混亂局麵,逐漸變成了南北對峙衝殺的情況。勝負更難以決出,雙方各自後退整軍,戰場上的氣氛慢慢緩和下來。隻剩下騎兵在戰場側麵的曠野上奔跑,相互掠射衝殺。

    ……天黑之後,廝殺漸漸停息了,北軍無城可據,天黑後便據守大營不動。後來斥候稟報,官軍大部陸續從浮橋上南渡退走。

    平安與何福合軍一處了,於是南北雙方變成了隔河對峙的形勢,

    當夜,霧氣又漸漸升起,空氣濕潤而陰冷,彌漫著複雜的臭味。霧氣中火光閃動,如同鬼火,將士們正在清理戰場,尋找沒死的傷兵。又有很多人在四處痛苦地呻|吟、叫喚,霧沉沉的戰場上簡直如同地府。

    邱福按劍騎在馬上,觀望著四野的光景。這時便聽到一個聲音道:“這仗消停下來,兄弟可以養養傷……”

    邱福微微側目,心道:小卒就是沒見識,此戰不可能就此消停!

    北軍長驅南下,已趨近淮河,前後無所依憑。現在大軍被堵截在了這,不設法進攻突破,難道要防守……已深入敵境,能守住甚麼東西?

    

Snap Time:2018-07-17 14:12:49  ExecTime: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