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一百二十章大舅美言


    “高煦在徐州一戰,連你大舅也極力誇你。”燕王看向朱高煦。

    徐輝祖誇他,燕王怎麼知道?朱高煦立刻想到了奸諜,消息來得還真……父王不僅是在戰場上善戰,布置奸諜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經常能提前知道官軍的部署。

    他還沒開口,燕王稍微一頓,又道:“高煦善用騎兵,你的兵太少了,張武!”

    張武出列道:“末將在。”

    燕王道:“你與本部一十二衝精騎,此後跟隨高煦,受他統領。”

    張武抱拳道:“末將遵命!”

    張武現在已不是護衛千總,之前因為朱高煦極力為他表功,後來又幾番立功,此時已升任都督同知;手掌握著北軍最精銳的騎兵多達近五千騎!

    而且張武與朱高煦私交不錯,燕王忽然大大加強了朱高煦的實力……朱高煦不得不猜測,局勢可能要嚴重了!

    對於燕王需要他時、就對他很好的幹法,朱高煦倒不是很在意,畢竟他自己也很想幫燕王早點打贏這場戰爭。

    對於“靖難之役”,朱高煦最多的是擔心出什麼差錯,導致大家一塊兒完蛋!還擔心妙錦在酒窖節外生枝,又掛念著京師的姚姬……總之他很想趕熬過這段日子,先體驗一把親王的滋味再說。

    朱高煦便抱拳道:“兒臣一心隻想父王早日獲勝,無時無刻不顧念著竭力為父王分憂!”

    燕王朝他點點頭,這時果然便道:“俺剛得到一些消息,情勢愈發緊急。俺軍想長驅直下淮河,恐怕還不成,得先打一場大戰!”

    他轉頭看了一眼金忠。金忠拱手作揖,便麵向諸將道:“盛庸在夾河大戰後精銳盡喪,正在聚集鄉勇,部署淮河防務。此時北麵平安軍已出濟寧、過黃河;南麵徐輝祖、何福援軍過了淮河……”

    “咱們已得到確切消息,朝中已有人猜到我師‘臨江一決、急趨京師’之方略,故官軍並未向徐州增援。”金忠舉起雙手往中間一合,“而欲在睢水夾擊我師!”

    金忠又道:“王爺之策,欲以‘集中兵力、各個擊破’應對。我師先在淝河設伏,擊潰平安;然後再東下睢水,迎擊徐輝祖、何福部,以瓦解官軍對我師的圍追堵截,然後渡過淮河!”

    燕王道:“爾等可聽得明白?”

    眾將紛紛抱拳道:“末將等聽明白了!”“王爺英明!”

    ……時燕王已籌集到了大量軍糧,於是北軍陸續從徐州撤圍南下。

    這回邱福為前鋒,佯作向睢水搜索行軍;朱高煦率步騎一萬多人尾隨邱福,相機策應。一路上兩股人馬虛張聲勢,沿路一麵鼓噪,一麵震炮。

    而燕王已率主力轉向淝水方向挺進,欲在平安軍途徑的道上伏擊。

    朱高煦與邱福保持距離,跟著邱福部走得非常緩慢,隻等燕王那邊的消息。時間已經到九月了,這雖然沒有北平寒冷,但更濕潤。早上起來,朱高煦已覺得盔甲冰涼,上麵還聚集了點點露珠。

    十天之後,數騎從西邊來。在軍營外查驗了印信,便進了朱高陽的中軍行轅。

    信使單膝跪地,遞上一封信來。

    朱高煦拆開看了一番,回顧張武、王斌等人道,“平安察覺我父王伏兵,與我師交戰,未決出勝負。平安已經撤到宿州城去了;我父王圍宿州,難以攻下,隻劫掠了徐州城押運糧草的兵馬。”

    張武道:“平安還未到宿州,徐州便送糧過來。看來平安缺糧,不能久守宿州。”

    朱高煦搖頭道:“即便如此,我師想圍城等平安餓斃,也來不及了。父王可能會撤圍,改變方向先攻徐輝祖、何福部。”

    ……這事兒又被朱高煦言中!九月中旬,燕王拿平安毫無辦法,下令邱福趕到睢水,找合適的地點搭建浮橋,大軍克日南下!

    張武聽到這個消息,不禁恭維了朱高煦幾句。

    朱高煦想到兩年多以前,張武對自己用兵的詬病,心也頗有點感概。這段時間以來,他也感覺自己有些變化,親身經曆了大小戰役無數,東拚西湊確實學到了不少東西。

    燕王每次大戰前,對形勢的考慮和安排;以及燕王率騎兵常常避開正麵,迂回尋找弱點的做法……大事細節,朱高煦都看在眼,打仗大半就是和燕王學的。他又學了一些其他武將的伎倆,雖然很龐雜,但已有了不少經驗、揣摩出了一些自己領悟的東西。

    此時,朱高煦還未得到燕王新的軍令,或許燕王正忙著率軍向睢水方向挺進。

    他倒是得到了邱福傳來的軍報,邱福已經選好搭橋的地方了……睢水那邊有一條舊河道,名叫小河,河麵不寬,正好能盡搭建橋梁。

    朱高煦便先派出斥候,去打探邱福建橋的地方。數日後便召集部將議事。

    眼下朱高煦部實力大增,他便不再叫百戶以上的軍官到場,而下令副千總以上武將議事,大帳同樣擠滿了幾十個人。

    朱高煦學著燕王的模樣,先叫口齒清楚的韋達通報燕王、邱福的軍情動向,以省得浪費口舌。

    等韋達說完,朱高煦便道:“我父王沒有給咱們新的軍令,而咱們之前得到的軍令是策應邱福部。現在邱福在小河搭橋,我部便應該靠近邱福,到達能夠增援邱福的距離。”

    他拿出一張自己剛畫的潦草簡陋地圖,舉起來指著說道,“邱福在小河這,側後翼這個圈是一大片林地,距離小河約二地,斥候剛打探到的。咱們就到樹林蹲著,見機行事……諸位看方向,上北下南!”

    眾人伸著脖子瞧了一番,紛紛抱拳道:“末將等遵命!”

    朱高煦便揮手道:“拔營出發!”

    各部收拾了東西,便陸續照秩序出發,沿著一條大路浩浩蕩蕩地南下。朱高煦六月初出北平,已經跟著大軍跑了近四個月了,一路上沒打什麼大仗。在徐州城下一戰被不少人稱讚,但實際規模不大。

    大多數時間不是在紮營、就是在行軍,眼下他也如同往常一樣跟著大股人馬行進……但此時此刻,朱高煦已隱約感受到,可能大戰不會太遠了。

    

Snap Time:2018-07-22 22:51:06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