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九十九章找不到的心


    天色剛蒙蒙亮,霧氣籠罩著那片竹林,霧蒙蒙的幽暗小徑,叫人看著害怕。

    農人睡得早、也起得早,這樣的作息至少能省燈油。在這個時辰,杜家姆媽已經做好早飯了,杜千蕊拿著掃帚正在掃土壩子,這是她每天清晨固定要做的事。

    她的兩眼空洞無神,早已心如死灰。手指上的傷口已經結痂,掃地的動作也日漸嫻熟,人總是會慢慢習慣周遭的一切。

    甚麼音律棋畫,她已不知多久沒有去想,現在心隻有豬草、掃帚、灶台。或許再過兩年,便能把以前那些浮華的東西完全忘掉。或許再過兩年,也能適應豬圈那種茅房了,滿屋子惡臭,遍地稀泥,毫無下腳之處。

    “嘰嘰……”不知哪來的鳥雀,一大早就在竹林叫喚起來。

    杜千蕊循聲望去,忽然看見那朦朧的小徑上,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正向這邊走來。天才蒙蒙亮,看不清人,隻見那戴著寬簷帽子的黑影。

    似曾相識的身影,杜千蕊在夢見過無數次,她的呼吸仿佛驟然停滯!窒息的難受湧上心頭。但這是不可能的事罷?!

    她急忙用手指揉了一下眼睛,重新睜開的一那間,她在心底深處,向所有見過的神靈祈願,叫那身影不要消失。

    真的沒有消失!那大步走來的身影更近了。杜千蕊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邊,隻待那身影越來越近,臉越來越清楚……

    “咚!咚!咚……”杜千蕊能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越來越猛烈。她滿麵通紅,嘴也微微張開了,此時她就像一隻離開水麵的魚兒,唯有大口呼吸才能不死。她站著沒動,胸脯卻劇烈地起伏抖動著。

    那人已經走到了幾步之遙,大帽下麵的臉逐漸清晰,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在看著杜千蕊。

    杜千蕊渾身一軟,人便歪倒了下去。朱高煦大步衝上來,一把將她扶住。

    “我是在做夢罷?”杜千蕊第一句話如是說。

    朱高煦搖搖頭。

    杜千蕊有氣無力地問道:“這離縣城數十,水陸道路彎繞、岔路極多,王爺是怎麼找到的?”

    朱高煦麵色沉靜,聲音低沉,“隻有找不到的心,沒有找不到的路。”他頓了頓,又道,“我錯怪你了,對不……”

    杜千蕊急忙把手指按住他的嘴唇,柔聲道:“沒關係,無論王爺怎麼對待我,我都把王爺放在心。”

    朱高煦便住嘴不說那句話了,他的聲音壓抑著激動,語氣故作鎮定,“如果有多一張的船票,你願意和我一起走嗎?”

    到大院壩村,沒有需船票的船。杜千蕊不明白字麵意思,或有典故,但聽懂了他的邀請。她連點頭都不用,徑直道:“王爺別走,稍候片刻,我進去和姆媽說一聲就來。”

    杜千蕊忽然有了力氣,將掃帚一扔,便提起不合身的寬大裙子,向灶房小門跑進去。

    姆媽一臉麻木,正在往灶添茅草,她頭發花白蓬亂,握著茅草的雙手布滿了皺紋、斑、裂口,仿佛永遠也洗不幹淨。

    “姆媽……”杜千蕊喚了一聲,眼淚馬上流淌到臉上,直往下巴滴。

    “掃完了?將豬草倒麵的鍋……”姆媽茫然地看著她,“儂哭甚?”

    看到她的親娘這樣子,杜千蕊仿佛一瞬間被萬箭穿心。她不知道該怎麼幫姆媽,就算從王爺那要點錢,過不了多久也會被爹爹敗光,起不到任何作用。

    現在杜千蕊隻能先顧自己了!她一咬牙,說道:“姆媽,我走了。”

    “怯何地?”姆媽問道。

    杜千蕊堅定地說道:“以前認識的人來接我,我要和他走!”她說罷,再也不忍心看姆媽,轉身便走,身後傳來姆媽的聲音:“儂恰了飯再走,不收拾點物什?”

    杜千蕊步走出房門,左右顧盼,見朱高煦的身影躲在竹林,她便雙手提著裙子跑過去,道,“走罷!”

    “好。”朱高煦道,說罷看了她一眼,伸出粗糙的拇指,在她的臉頰上擦掉她的眼淚。那拇指有力,卻沒弄|疼她,觸覺非常溫暖。

    杜千蕊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那棟茅草房子,這個充滿了苦難的地方,卻也裝滿了她的回憶、有種莫名的親近感,這一眼,她的感覺非常之複雜糾纏。

    她跟在朱高煦後麵,要走得很、才能跟得上,但朱高煦隻是不不慢地邁著步子,他的個子高得多,腿也長。

    她很願意躲在這高大的身影後麵,欣賞他寬闊的肩膀、有力的臂膀。就算朱高煦不是王爺,她也願意跟他走……哪怕窮苦一點,倘若杜家有個這樣的漢子,她和姆媽又何至於過成這般?

    哪怕是她的親爹,她仍然受不了,口上不敢說,心卻有點恨爹爹!

    倆人一前一後走到村頭的河邊小碼頭,便有一艘烏篷船停靠在那。“王爺!王爺!”幾個漢子抱拳沉聲道。

    朱高眉頭一皺,看了一眼船艙,回顧左右道,“以後注意點,我姓鍾,叫鍾斌。”

    “是。”幾個人一起答道。

    朱高煦轉過身來,單手摟住杜千蕊的腰,人便跨上了船,又將她放下。杜千蕊臉上發燙,一聲也沒吭。幾個漢子悄悄打量了幾下她,也什麼也沒問。

    “鍾公子,咱們走了?”船頭的漢子問道,聲音與別的漢子比起來,感覺有點奇怪。

    朱高煦點點頭。

    於是船槳便擊打在水麵上,發出“叮咚”的水聲。水麵一層白汽正在緩緩飄蕩,烏篷船破開白汽,慢慢開始向前移動。

    朱高煦拉住杜千蕊的手,彎腰鑽進篷,這時杜千蕊才發現,李掌櫃居然被五花大綁坐在邊上!外麵的光線仍舊黯淡,剛才杜千蕊的頭腦渾渾噩噩的,一直沒看到他。

    難怪高陽王能找到這,原來是綁了李掌櫃帶路,李掌櫃來過大院壩,當然是找得到路的……高陽王方才還故弄玄虛,說甚麼隻有找不到的心、沒有找不到的路。不過高陽王也確實有心,知道去查當鋪,不然怎能找到李掌櫃?

    “嗚嗚嗚……”李掌櫃瞪眼看著杜千蕊,掙紮了兩下。朱高煦沒理會李掌櫃,帶完了路,誰也不再理他。

    這時朱高煦從懷摸出一枚玉鐲子來。杜千蕊看了一眼,正是她爹當給李掌櫃的鐲子。

    朱高煦默默地拉起杜千蕊的手,不管她的臉如何紅,便將玉鐲子往她左手上戴,幸好杜千蕊回家後沒做什麼重活,手背的肌膚還很滑,朱高煦輕輕捏住她的拇指底部,便將鐲子戴了進去。

    接著朱高煦又摸出了金項鏈,一樣親手給她戴到脖子上,還把身體湊過來,以便將項鏈兩頭的細小金鉤合攏。杜千蕊頓時聞到他胸前的淡淡氣味,微微有點汗味兒,並不香,她卻不知道為何非常好聞。

    “嗚嗚嗚!”李掌櫃的又發出兩聲,卻不知要說甚。

    就在這時,兩個壯實的漢子彎著腰鑽了進來,在李掌櫃旁邊坐下。其中一個皮膚較白的精壯漢子抱拳道:“鍾公子,屬下等有錯,不慎說錯了話。眼下這胖商人,隻能除掉滅口了。”

    “嗚嗚!”李掌櫃眼睛瞪圓,紅著眼睛拚命掙紮起來,但旁邊的圓臉黑糙大漢伸出一手按住他,他便動彈不得了。

    杜千蕊也是一驚,但她沒吭聲,不願意隨意在人們麵前多嘴。

    這為富不仁的商賈和縣一些官吏,常欺壓百姓,而這些宗室貴胄和武夫,比他們更狠,一條人命或許根本不算什麼。或許這隻是一物降一物。

    朱高煦看向李掌櫃道:“你罪不至死……”

    不料他馬上又道,“可惜你夠倒黴。對不住了,我的這位兄弟說得很有道理。”

    坐在對麵的圓臉黑漢竟然笑了起來,“俺們誰的手上沒個百八十條亡魂,殺個把人算啥,俺看這腦滿腸肥的掌櫃,也不是啥好鳥!”

    白臉精壯漢子不動聲色道:“一會兒找個沒人的地方靠岸,把這廝埋了。”

    黑臉大漢收住笑容,低聲罵道:“俺一看到你這身肉就氣不打一處來!就像那個誰廢人……”

    “王斌!”朱高煦開口了。

    白臉精壯漢子道:“鍾公子,請把這事兒交給我與王斌去辦,讓咱們將功補過,我定然辦妥了。這荒郊野嶺的,就算地方官府發現了屍首,保準他們沒一兩個月連屍首是誰也查不出來!更別想查到咱們,多半以為江湖劫匪謀財害命罷了。”

    朱高煦點頭道:“如此甚好,韋兄弟辦事要比王斌細致一點。”

    黑臉大漢王斌伸手摸了一下腦袋,道:“公子莫要以貌取人。”

    朱高煦和白臉漢子頓時笑起來。

    “嗚嗚嗚……”李掌櫃無語,主要是有話也說不出來,隻能瞪眼瞧他們談笑著商量怎麼弄|死他。他想掙紮,卻被一雙黑糙粗|壯的手按著,偌大的身軀愣是無法反抗半分。

    不過李掌櫃的聲音還是吸引了漢子們的注意,白臉“韋兄弟”語重心長地道:“掌櫃兄弟,你死了也別怪咱們。這世道弱肉強食,你弄那麼多不義之財,遲早要有這一劫,咱們不過好心送你上路。”

    這世道弱肉強食……杜千蕊記得,李掌櫃也說過這樣的話。

    細微之處的巧合,不知是在印證這一句話,還是一種諷刺。

    

Snap Time:2018-07-23 06:33:01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