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二十七章可悲


    “篤篤篤……”慶壽寺的木魚聲不不慢,卻毫無消停的征兆。

    姚廣孝閉目手握佛珠,一顆顆地捏著,過了一會兒忽然睜開眼睛道:“燕王府上死掉的那孩童,與世子在京重病時,症狀果真一樣?”

    正坐在旁邊蒲團上,麵目方正、頭發花白的相士袁珙道:“症狀別無二致……王府上那個孩兒乃誤食君影草中毒,百藥莫解,前幾天王府上的人已把君影草全拔掉了,以防再有人誤食。”

    袁珙沉吟片刻,又問:“此事要不稟奏燕王?”

    “慢!”姚廣孝眼睛依舊閉著,說出一個字又不吭聲了,拿著佛珠數了良久,嘴唇還微微動彈,隻是沒念出聲來。

    這時姚廣孝終於又開口道:“大虛,你進來。”

    一個稍年輕的和尚掀開草簾,走進來低頭作單手禮。

    姚廣孝遞了個眼色,那個叫大虛的和尚便對袁珙道:“貧僧奉命前往京師,麵見某勳貴,聽說高陽郡王害人性命之事,順便查到了事情中一些小小的蹊蹺矛盾之處……”

    和尚停頓稍許,走上前兩步,在袁珙的耳邊小聲說了一通話。

    袁珙聽了一會兒,先是若有所思,後又恍然大悟的模樣。

    姚廣孝看了他一眼:“袁先生找個時機,見見那杜姑娘,大有用處。”

    袁珙點頭應允。

    姚廣孝見他似乎還有點疑慮,便道:“沒有遠慮,必有近憂。咱們以前談過高陽王是怎樣的人,或許有偏差。況且那天老衲在燕王府上,不慎與他結了點怨……倒無所謂了,老衲原本就與他不合。此時機會甚好,何不掌握先機,先防著一手?”

    袁珙道:“大師言之有理。”

    ……杜千蕊會做飯,卻不會縫製衣服,小時候學的那點女紅手藝,上不了台麵,做不來好衣裳的。

    朱高煦送了她一些絲綢,她挑了兩匹出來,便叫上王貴那幹兒子曹福,幫她趕車出門找裁縫。最近曹福總在前廳晃蕩,正好被杜千蕊叫住了。

    他們趕車到斜街,這邊有北平最好的裁縫鋪子。杜千蕊挑了一家,叫曹福在外麵等著,便拿著絲綢進去了。

    不料剛進門樓,便走出來一個年老方士,擋在杜千蕊麵前,抱拳道:“杜姑娘,可否借一步說話?”

    杜千蕊吃了一驚,看著他道:“你是誰?”

    方士道:“杜姑娘可是欽犯,這麼就敢出來走動了?”

    杜千蕊更驚訝,想轉身走。

    不料方士又道:“欽犯就是欽犯,可別有恃無恐。你那身世,若讓貴人知道了,還會護你麼?”

    幾句話下來,杜千蕊竟邁不開腳步了,手也不聽使喚地哆嗦,冷汗從額頭上浸出來。

    “這邊請。”方士道。

    杜千蕊一時間手足無措,眼睛看到的一切東西仿佛都失去了顏色,竟鬼使神差地跟著方士走了進去。這鋪子廳堂進去,還有個院子,房屋一些婦人正埋頭忙活著。方士走到牆角處,便站定了。

    “你想說甚麼?”杜千蕊顫聲問道。

    “可悲!”方士盯著她搖了一下頭,嘴吐出兩個字來。

    杜千蕊聽到這兩個字,心一酸,幾乎要當場失態,哭出聲來。

    方士的小眼觀察著她,又繼續道:“姑娘編造的身世,不是自己的,卻是別人的吧?你眼羨嫉妒別人,能遇良人搭救脫離可悲的低賤行當。可惜,你的處境一樣可悲,身世卻並不一樣值得可憐。

    當你遇到那貴人三番選你,自以為有戲,就依樣畫瓢,將別人的身世套用在自己身上。更過分的是,還故意激怒許大使,好讓他中了計,將你折磨得十分可憐。是不是心機用盡,終於如願得償了?”

    杜千蕊不斷搖頭,說道:“我並不想置許大使於死地!他本來就做過壞事,我以為讓他受點委屈也無妨。更沒想到事兒會變成後來那樣……”

    方士冷笑道:“咱們想想,若是那貴人知道了你一直在算計他,還讓他犯了人命被幽禁,差點沒走脫,他會怎樣?

    就算他突然不暴戾了,饒你一命,這時隨便一個人拿一張榜,送你去官府,接下來又會如何?”

    杜千蕊伸手按住心口,臉色一冷:“你想怎樣?”

    方士道:“你得告訴老夫,在京師看到過什麼,那貴人做過什麼?然後,你得呆在那貴人身邊,今後有什麼消息得告訴咱們。隻要做到這兩條,老夫保你無事,還會想法替你安頓一切。”

    杜千蕊冷冷道:“我什麼都沒看到!”

    方士麵露凶光,“最好想清楚了說!那貴人是不是用君影草給他的長兄下毒?在甚麼時候、用什麼藥解的毒?”

    杜千蕊身上發|顫,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場麵,在黑夜的火光中,一個熟悉的低沉聲音道:你就當不知道,可以麼?

    那個聲音說的各種話,一股腦兒湧上心頭,在她身體繚繞不去。

    ……我若坐視不管,讓杜姑娘傷了手指,以後還怎麼聽你彈琵琶……能不能恕你的罪,我說了不算,你得問這位姑娘……光是這細致用心的做法,花費的時間和耐心,我嚐到了滿溢的心意……

    “不知道!”杜千蕊帶著哭腔道,幾乎大喊出來。

    她說罷奪路而走,方士追了幾步,道:“杜姑娘不用急,想清楚了,再告訴老夫。”

    “不知道!我死也不知道!”杜千蕊提著裙子,一邊疾走一邊道。

    她奔出鋪子,看見曹福站在馬車旁邊,便道:“我看了幾件成衣,這鋪子手藝不行,咱們走。”

    曹福坐到前麵,甩了一下鞭子,回頭道:“杜姑娘,咱們現在去哪?”

    杜千蕊道:“回府,不做了。”

    回到郡王府,朱高煦和王貴出去後、似乎還沒回來,杜千蕊忽然很怕見到他了。她臉上的笑容已完全不見,慘白的一張臉,在前廳遇到王大娘。

    王大娘偏著頭,毫無顧忌地看了一番,問道:“杜姑娘,你是不是病了?”

    杜千蕊之前在府上一直與人為善,小心討好每個人,這時也沒了耐心,順著話冷冰冰道:“我有點不舒服。”

    她走進自己住的廂房,“砰”地一聲把門關上,徑直趴到床上,把臉埋進被子,用壓抑的聲音大哭起來。

    可悲!這個詞像一把刀一樣,準確地捅進她的心窩。她不是沒被人罵過,但沒有真正罵到痛處,完全不會有今天的感受。

    杜千蕊越想,越覺得自己真的可悲。無恥地編造一個身世,實際上卻並沒有讓人歎息可惜之處,無非就是一大群教坊司姑娘中,最不起眼的一個罷了。她甚至覺得,自己連存活在這世上的理由都沒有。

    記得在富樂院時,杜千蕊因為可憐一個服侍人的丫鬟,常送一些不穿了的舊衣服給她,不料那丫鬟卻在背後說:我穿了杜千蕊的衣服,比她穿還漂亮……當時杜千蕊就罵她“可悲”。結果現在,杜千蕊自己竟“穿上”了別人的身世,比那丫鬟更可悲!

    杜千蕊整個人的魂兒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似的,感覺天塌下來了。

    怨自己自作聰明,沒想到遇到的是個王爺,更沒想攪進命案和如此複雜的陰謀詭計之中。

    這下真的完了,就連回去教坊司繼續賤業也不能,還變成了欽犯!

    哭了很久,杜千蕊從床上爬了起來,又對著銅鏡看自己的紅|腫的眼睛。她也不哭了,反正從小到大,一直都沒好事,不是被賣就是被侮辱,今天也不是第一回感覺日子如此混賬,所以她很就從崩潰的情緒中恢複過來。

    杜千蕊思前想後,覺得趁此時還沒事發,趕緊離開北平,找個地方躲起來才是明智的做法。她無處可去,看來隻有回老家,那窮鄉僻壤的村子,京師的榜也到不了……得想想法子,怎麼回江西。

    不然哩,能去哪?

    就在這時,王大娘“砰砰砰”拍了幾下門,在門外道:“杜姑娘,王爺和王貴回來了!你去告訴王貴,好讓他給你拿幾副藥。”

    “好勒!”杜千蕊裝作若無其事的口氣回應。

    她打開房門,埋著頭不想讓人看見腫了的眼睛,徑直去廚房,自己燒水,好用熱毛巾敷一下,讓腫的地方消得一點。

    就在這時,她看著廚房的各種食材,忽然想到:自己還有一門傍身技,做點心,沒讓王爺嚐過自己做的點心……這一去,可能再也沒法讓他嚐到了。

    於是杜千蕊取了圍裙圍上,又把袖子挽起來,拿了隻碗先舀糯米,嫻熟地在廚房忙活起來。

    她心事重重地幹著活,過得一會兒,又心存僥幸:萬一那個方士沒有告狀呢?或者王爺原諒自己,既往不咎?

    杜千蕊一邊戀戀不舍地想象,一邊自己又不斷搖頭。心頭十分猶豫。

    忙了好一陣,她側身把頭伸到窗戶邊,看日頭,心道:還沒到用晚膳的時辰,王爺又出門回來,可能有點餓了,正好這時候送點心。

    

Snap Time:2018-07-23 06:31:15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