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十章赤紅的粉末


    星光點綴著漆黑的夜空,涼絲絲的空中,填滿夏蟲的鳴叫。

    火把照亮了一團地方,馬車和幾匹馬停在一條泥路上,兩邊都是稻子,風一吹,便發出“沙沙……”的浪聲。

    宦官王貴正從馬車搬出豆子喂馬,朱高煦和高燧看著躺在麵的世子,旁邊的小娘杜千蕊拿毛巾在擦拭世子的臉。

    看著肥胖大哥,朱高煦心麻木無感,記憶的兄弟感情就像一部冗長的紀錄片,而他如同一個觀眾,實在無法感同身受。

    如果一切曆史都是注定的,那麼眼前這個胖子,才是父王朱棣的繼承人;而他朱高煦,會接到胖子的兒子臨時通知:你造反了!然後被扣進一個銅缸,活活燒死。

    “罐子的湯藥,奴婢先為世子熱一熱?”杜千蕊拿起一隻油布封好的瓦罐。

    朱高煦點頭應允,等杜千蕊轉過身,他便道,“三弟在這兒照看大哥,我過去幫忙砌灶,也看著點藥。”

    高燧道:“好。”

    所謂砌灶,十分簡單,弄兩塊石頭放下就成了,隻要瓦罐下麵有空隙放枯枝幹草。杜千蕊默默地取火把引火,火光很映在了她的臉上。

    朱高煦也沒吭聲,盯著火光沉思了許久,看起來猶豫不決。他終於回頭瞧了一眼馬車那邊,立刻伸手進懷掏出一個紙包,展開,麵是赤紅的粉末;然後他將粉末倒進了瓦罐,紙扔進火中。

    幾個動作非常迅速,卻並不慌張,他的手很穩。

    杜千蕊眼睜睜地看著他幹的事,抿了一下嘴唇,低下頭往火中填樹枝。氣氛頓時有點詭異,好像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朱高煦不動聲色地開口道:“杜姑娘可知,我為何要救你?”

    杜千蕊道:“奴婢不是很……確定。”

    朱高煦輕輕說道:“因為你需要我。”他頓了頓,仰頭看著天空吸一口,又道,“正好我也能幫上忙。”

    杜千蕊頓時抬起頭來,她的眸子閃閃晶亮,不知是感動的流光,還是倒映的火光。

    朱高煦說這句話,倒不是盡然為了某種目的、故意說的花言巧語。至少不是假話,雖然杜千蕊的理解可能有點偏差……

    前世他感覺不到自己有什麼用、有什麼價值,女友的爹因心髒病缺錢做手術,他很想幫忙,但實在沒法子,唯一想到的辦法是擼小貸、然後上賭桌搏一把!結果當然是洗白,他就是在這時候沾上了賭博,從此極難收手上岸。

    女友知道後,她的眼神讓人記憶深刻,仿佛很困惑意外,那是因為從來沒指望過他……她爹到了必須手術的時候,女生還是多一條路的,就是重新找一個更有能力的男人。

    所以現在,朱高煦同時也在展示自己的價值。別人無法理解,他感覺很好。

    土夯驛道上的塵土和汗水混在一起,讓杜千蕊的臉看起來有點髒,但她的聲音愈發溫柔了,“王爺為何對我那麼好?”

    朱高煦臉上帶著怪異的微笑:“我不是說過麼,若坐視不管,以後還怎麼聽你彈奏?”

    杜千蕊並攏著雙腿蹲在那,身體看起來軟綿綿的,夜已深了,眼睛卻沒有絲毫倦意,十分明亮的目光中帶著些許羞澀。

    朱高煦接著又輕歎道:“兒時我沒法學音律,不過很有興趣。我覺得杜姑娘真的很有天份,聲音好,浪費了著實可惜。”

    杜千蕊靜靜聽著,沒多大的反應,或許她覺得,皇室子弟有更重要的東西學,自然不會學什麼音律……但朱高煦說的兒時,卻是指前世,那時確實是因為沒有條件,能接受應試教育已經托了社會進步的福,哪有機會學什麼藝術?不過他一向對那些貌似高逼格的東西,是很向往羨慕的。

    杜千蕊柔聲道:“不過是雕蟲小技,討人歡喜罷了。”

    朱高煦立刻搖頭:“音律、繪畫都是很有價值的,咱們又不是蠻夷。”

    杜千蕊臉上紅撲撲的,“多謝王爺抬舉……呀!湯藥可以了。”

    朱高煦又轉頭向馬車那邊瞟了一眼,低聲道:“剛才那東西是朱砂,我聽人說對世子的病有好處,不過朱砂本身就有一定的毒性,禦醫不敢用的。”

    “嗯。”杜千蕊謹慎地應了一聲。

    朱高煦又道:“你就當不知道,可以麼?”

    杜千蕊馬上點頭道:“奴婢什麼都沒看見。”

    過得一會兒,朱高煦親眼看著杜千蕊喂世子喝了藥。大夥兒也就著涼水吃了點幹糧,繼續連夜趕路。因為馬車走得慢,他們今晚不敢歇息停留。

    到第二天早上,世子的病竟然神奇地好了,嚷嚷著餓!

    眾人都很驚喜,唯有杜千蕊偶爾偷看朱高煦,目光十分複雜。

    ……

    赤紅的朝陽掛在南京廟宇的歇山頂上。徐輝祖剛到中軍都督府,便得到稟報,昨夜派出去追擊的人馬一無所獲。徐輝祖情知已錯過了時機,不禁長歎一口氣。

    就在這時,瞿能走進了大堂,與徐輝祖見禮罷,便問:“公為何歎息?”

    徐輝祖將瞿能叫進書房,將那事的結果說了出來。

    瞿能忙好言相勸,說道:“事已至此,公不必再計較,算了罷。”

    徐輝祖的臉色十分難看,脫口道:“這無疑是放虎歸山!”他抬起手指著瞿能,又放了下來,咬著牙欲言又止的樣子,終於踱步上前,沉聲道,“俺覺得,世子中毒,就是高煦所為!”

    “啊?!”瞿能的神色也緊張起來。

    徐輝祖小聲道:“苦於沒有絲毫憑據,俺才不好說,以致錯失時機。但以俺對高煦的了解,心就是認定,非他莫屬!”

    瞿能皺眉道:“據說因為高陽郡王犯了人命,與世子等三人已被幽禁在府中一個月了,有錦衣衛嚴加看守,內外隔絕,毒藥是怎麼弄進去的?何況是禦醫都診不出的奇毒。”

    徐輝祖道:“他是怎麼幹的,俺現在不清楚。不過,除了他誰會對世子下毒,有什麼理由?別人更難弄毒藥進去下手。”

    瞿能沉吟道:“高陽郡王又是為甚麼?”

    徐輝祖瞪著大眼道:“當然是為了逃跑!現在他不是已經跑了嗎?若非發生了世子中毒之事,他現在跑得了?”

    二人麵麵相覷,陷入沉默。

    少頃,徐輝祖低聲開口道:“不久前湘王舉家自|焚,何其慘烈!此事實屬意外,定非聖上所願,讓聖上十分苦惱,必不願見燕王世子死在京師,且是幽禁之中。

    高煦素來狡詐,看準了聖上的心思,於是鋌而走險……之前俺隻不過有此猜測,現在看結果,便差不多認定了。此子著實狡詐,直到現在,竟然還沒幾個人懷疑他!”

    瞿能不動聲色道:“即使確如徐公所料,又幾個人能想到,世子會被親兄弟下毒?”

    徐輝祖的眉間豎紋更深,一臉憂國憂民的表情,“如今齊泰、黃子澄等人出謀劃策,聖上連削數藩,恐怕燕王不會坐以待斃了。此時放高煦等人回去,既讓燕王免了投鼠忌器之憂,又使其如虎添翼!高煦乃燕王嫡子,與一般良將不同,燕王更加信任,可委以重任。不是放虎歸山是甚麼!”

    瞿能歎了一口氣,抬起頭來:“世子體胖,而且又身染重疾,他們走不,因此不會走直通北平的驛道;但京師連通天下,一到江北,道路不勝數,又有岔道無算。公如何能知,他走了哪一條?”

    他頓了頓,看了一眼徐輝祖,又道:“我有一計,公可願聽?”

    徐輝祖忙道:“瞿將軍但說無妨。”

    瞿能道:“最好設伏的地方不在京師,而在北平城附近!”

    徐輝祖越來越有興趣了,立刻催促道:“願聞其詳。”

    瞿能道:“其一,此地已近北平城,他們一路奔來有驚無險,以為萬事大吉,是最容易掉以輕心的時候;

    其二,從南麵進北平布政使司後,去往北平城的路已不多,堵截的範圍小了,截獲機會更大;

    其三,高陽郡王帶著世子,世子體胖身體不佳,可能會找地方休息;

    其四,他們一路繞道東躲西藏,馬匹長途奔走已經力竭,此時他們也可能會設法換馬。”

    徐輝祖頻頻點頭,瞿能便又道:“東安、永清、固安、涿州四地,悄悄布設羅網,既不用大張旗鼓,又不至於毫無頭緒。”

    瞿能並沒有在河北做過官,徐輝祖聽他隨口就把北平附近的地方說出來,如數家珍,心下對他又看重了幾分。

    徐輝祖當下便道:“俺這便進宮去勸諫聖上。高煦凶悍,一二般人製不住他,俺若是說服了聖上,瞿都使可否遣令公子北上一趟?”

    瞿能抱拳道:“能為國家謀事,咱們父子願盡綿薄之力!”

    徐輝祖回禮道:“得有瞿將軍一門,國家幸甚,聖上幸甚。”

    瞿能道:“徐公不徇私情,大義滅親,忠心可鑒,在下感懷至深。公此時進宮勸誡聖上,還得多多考慮周全。”

    徐輝祖用力點頭:“瞿將軍提醒得對,要成事,是得各方思量,光憑忠心耿直,怕會壞了事。”

    

Snap Time:2018-07-17 14:12:27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