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五章君影草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朱高煦就起來了。府邸中十分安靜,籠罩著白霧,未滅的燈籠忽明忽暗,顯得十分幽冷。

    他在一間廂房外碰見了杜千蕊。她手擰著個碎花布包裹,慌忙走上前半蹲作禮,“沒想王爺這麼早就起來了,奴家問王爺安好。”

    “王貴呢?”朱高煦回顧左右。

    杜千蕊道:“王公公住外麵倒罩房,叫奴家今早拾掇好、便過去找他,奴家準備這就去哩。”

    於是二人沿走廊往外走,出得一道門廳,走到了倒罩房排頭。這時,忽然從馬廄後麵傳來竊竊私語。朱高煦不禁轉身,不動聲色走到牆角處,站在那待了一會兒。

    離得近了,便聽到一個聲音低聲道:“你知道湘王的事兒了罷?舉家自|焚死啦!”

    “何至於?”另一個聲音道。

    “有人說是朝廷削藩逼的,俺看未必,藩王們心氣兒高,一下子受屈於刀筆吏,哪受得了?”

    “說得不錯,看這邊高陽郡王跋扈的勁兒,一言不合便將朝廷命官活活打死!”

    “不仗著燕王,這高陽郡王還能囂張幾日?嘿嘿……”

    朱高煦不動聲色走了出去。那倆人轉頭一看,臉色頓時如同死灰,愣在那如木雞一般,隻有雙腿在劇烈地顫動。

    其中一個率先“撲通”跪倒在地:“王爺饒命!”

    另一個也趕緊伏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不住討饒。

    朱高煦冷道:“造謠是非,離間君臣,你們是不是活夠了?”

    “不敢了,小的不敢……”二人臉色已是紙白。

    朱高煦揮手道:“滾!”

    一旁的杜千蕊看得,麵露意外之色……大概在她看來,這個動不動就把人打死的王爺,怎就輕易放過了那倆奴仆?

    他們繼續向前走,朱高煦回頭看了杜千蕊一眼,“這宅子屬於燕王府的產業,不過平常宅子沒什麼人。咱們兄弟來京師後,朝廷‘好心’派了些人過來照料,此時府上大多並不是咱們的人。”

    他頓了頓又道,“與他們計較,沒任何用處。”

    杜千蕊忙道:“王爺寬宏大量,叫人敬佩。”

    朱高煦搖頭不語。

    他這時看到了幾束白花,開在牆角的芭蕉樹下。定睛細看,原來是鈴蘭……在後世是很常見的觀賞植物,但在眼下卻著實非常稀罕。古代似乎叫君影草,北方深山的植物。燕王府的人大多是北方人,也不知誰弄到這院子栽種的。

    他忽生靈感,用煞有深意的語氣道:“杜姑娘看到那角落的小花了麼?君影草,花開得小,難被人注意,又喜在陰暗之處,卻全身都有毒!”

    杜千蕊果然聽得若有所思。

    沒一會兒,便見著了王貴,朱高煦囑咐兩句,目送他們出門。他們在這個時辰走,等城門一開,就能馬上出城了。

    朱高煦猜測,若黃子澄對那事兒不願善罷甘休,最好的辦法是告禦狀。

    能懲罰藩王的人,在京師大概也隻有皇帝了。王子犯法,是不會和庶民同罪的;懲罰王子的法子之一,是拿他身邊的人開刀。

    ……兩個時辰後,朱高煦便確認了自己的猜測。四舅徐增壽上門,罵完朱高煦已近午飯時辰,飯桌上徐增壽透露了這個消息。

    徐增壽是朱高煦等的長輩,不過年紀也就二十幾歲。他穿著花花綠綠的團花錦袍,不僅顯年輕,更顯輕浮。

    離開飯桌後,徐增壽便一屁|股坐到一把太師椅上。

    三個丫鬟躬身走到他麵前,一個捧著木盤,一個端著碗白水,另外一個端著茶。徐增壽嫻熟地端起白瓷碗,喝了一口白水,仰起頭“咕咕”從喉嚨發出一陣十分誇張的聲音,然後吐進銅盆;再接過茶盞,揭開蓋子撫弄著水麵。

    朱高煦頓時看向對麵,與世子等人麵麵相覷。

    世子揮了揮手,將丫鬟們趕出廳堂。

    徐增壽大模大樣做完瑣碎之事,語氣也緩和了,並不再罵罵咧咧,開口說道:“高煦,俺聽聞這件事,大抵是因一個富樂院的伎女而生事?俺聽了來龍去脈,你是不占理的。那許大使為籌備宴會,到富樂院挑選樂伎,與你爭執,便被打傷;接著在路上遇見,又與你理論,竟被活活打死……當然那隻是別人的說法,舅舅想聽你怎麼說。”

    這時世子和高燧也側目看著朱高煦。

    朱高煦沉吟片刻,找到了矛盾的重點,並不是為了爭一個歌妓,要說的地方當然也不是在富樂院。於是他便把許大使如何勾結地方官草芥人命,如何害得杜氏淪為歌妓,大致說了一遍。

    徐增壽吃飯的時候,舉止是比較粗俗的。但是徐增壽很又展現了他的優點,願意耐心聽人說話。

    聽罷,徐增壽沉吟不已,或在思考這件事的黑白對錯。

    朱高煦又道:“我去過富樂院兩三次,沒幹別的,隻請那杜姑娘唱曲。她說話也好聽,抑揚頓挫、高低婉轉,可誰又知道,她是飽經冤屈之人?”

    徐增壽看了朱高煦一眼,語重心長地道:“不管內有多少曲折,也隻是個歌妓,高煦犯不著如此。”他頓了頓又道,“方才你說的那個官兒,如何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到時候上書或與聖上說,就不要提了,明白麼?”

    朱高煦是十分領情的,當下便答道:“願聽四舅教誨。”

    徐增壽點點頭道:“說那些沒有用,聖上隻認你打死了人,哪有心思聽那麼多市井鄉野的是非曲折,你隻管認錯就行……”

    話音剛落,一個奴仆跑到了門口,彎腰說:“稟報世子,魏國公登門!奴婢們不敢阻攔,已經迎進來啦!”

    魏國公就是大舅徐輝祖、徐達的長子,襲爵魏國公。

    聽到這,四舅徐增壽臉上的表情瞬間十分豐富。世子馬上起身道:“扶俺,去迎接大舅。”

    徐增壽站起來,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屋子的後門,道,“俺先走了。”

    世子等人愕然,又聽得徐增壽道,“俺不用送,繁文縟節都免掉。你們去接人……俺來過的事,不必再提。”說罷拔腿就走。

    朱高煦和高燧隻得一起攙扶著大哥,選擇去迎接大舅徐輝祖。

    世子嘀咕道:“在俺們麵前,舅舅也不以身作則,竟連他自己的大哥也不見。”

    高燧悄悄說道:“長兄不是不知道,兩位舅舅並非一個娘生的……咱們三兄弟可是一個娘。”

    朱高煦聽罷若有所思,世子狠狠瞪了高燧一眼。

    不一會兒,他們便見到了徐祖輝。難怪奴仆門子不敢阻攔……徐祖輝滿臉怒容,紅著一張臉,十分可怖!而且他的身材十分魁梧,麵闊方正,眉間嚴肅的豎紋仿佛是道理和道德的化身!正是叫人又敬又畏,才能讓人無法頂撞。

    “你這個不肖子!”徐祖輝一眼瞅見朱高煦,怒氣更甚,揮手便撩起灰布袍袖,竟要衝將過來動手!

    就在這時,世子聲音哽咽道:“俺二弟年少不知事,都怪做哥哥的沒有管好,首罪者……”他又伸手拽住朱高煦的衣襟,沉聲說道,“還不給舅舅認錯!”

    朱高煦沒吭聲。

    徐祖輝轉頭一看,指著跟在身邊文人模樣的老頭道:“把革帶取下來!”

    朱高煦見狀愕然,心說難道要用皮帶抽我?!

    世子哀聲求情道:“舅舅使不得,念在二弟無知,請饒他一回。若要打,就請先打俺,俺便是皮開肉綻,亦是甘願!”

    那解革帶的老頭也扶住徐輝祖勸道:“公請息怒,可別氣著了。”

    徐輝祖回過頭來,指著朱高煦,道:“俺看你是無法無天了,啊?”

    朱高煦硬著頭皮道:“我自知有錯,舅舅要打要罵,亦是應當。”

    徐輝祖聽罷又長歎一氣,捂著胸口,一臉難過地罵道:“若非看在你娘的份上,俺才懶得管你!”

    這話的意思很清楚,打你罵你,也是為你好!朱高煦還能有半點反抗的理由?

    “世子何不迎魏國公進屋,喝口水順氣?”老頭急道。

    世子招呼兩個兄弟,一起扶著徐輝祖進上房。

    到了屋,徐輝祖繼續站在道德的高度,對朱高煦一通訓斥。朱高煦不管對錯,沒有一句頂撞,隻管硬著頭皮聽著。

    不知聽了多少句狗血淋頭的罵言,朱高煦忽然發現了王貴,王貴正在門外來回走,時不時伸頸往看。

    朱高煦心下咯一聲:王貴和杜千蕊不是應該早就出城了嗎?

    本來徐輝祖那些道德大論就極沒意思,這下朱高煦連一句也聽不進去了,心隻琢磨王貴怎麼還在南京。

    又熬了一會兒,有丫鬟進來添茶。朱高煦走過去,拿過茶壺,親手給徐輝祖倒茶,趁機道:“舅舅且消消氣,我暫去更衣,容後就來。”

    徐輝祖這時微微側目,也發現了外麵踱步急促的人。看樣子借口已被徐輝祖識破了。

    朱高煦顧不得許多,從房走出來,看了王貴一眼,便走在前麵。王貴也趕緊跟了上來。

    

Snap Time:2018-07-23 06:32:13  ExecTime: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