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緊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  大明春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第四百一十三章君子慎獨(18-04-24)      第四百一十二章源於恐懼(18-04-24)      第四百一十一章燙手山芋(18-04-24)     

第二章想再聽彈奏


    三人上得一輛氈篷驢車,在前邊趕驢車的,便是那跟著洪公子的魁梧漢子。

    剛上得車來,趕車漢子便開口道:“洪公子,有人盯著咱們哩。”

    “不必理他。”洪公子道。

    一問一答罷後,便沉默下來。空氣中仿若隻剩車轆“嘰咕嘰咕”的木頭摩|擦聲。

    不知過了多久,杜千蕊輕聲問道:“奴家優伶賤籍之人,洪公子何苦為我出頭,惹些煩惱?”

    洪公子幹笑道:“我若坐視不管,讓杜姑娘傷了手指,以後還怎麼聽你彈琵琶?”

    杜千蕊愕然,轉而臉上微微泛出一絲紅暈。

    洪公子又順著話問道:“那教坊司的官,怎麼與杜姑娘過意不去,竟用如此陰狠毒刑?”

    杜千蕊猶豫片刻,說道:“奴家進富樂院,便是拜他所賜。

    當年我家那邊稅賦尤重,青黃不支時,父兄找當地大戶許家,借了些錢。不料他們趁機占我家良田,壓低價格強行買賣。

    家兄找他理論,竟被打死!當地知縣素與之交好,竟羅列假證,判家兄私通江洋匪盜、罪有應得,又將男丁流放,女子送教坊司!”

    洪公子聽得,臉上笑容全無,不動聲色提醒她道:“話不能亂說,所言當真?”

    杜千蕊道:“本來不願再提,騙公子作甚?奴家幾經輾轉,不久前才進富樂院,不想又遇到了那姓許的做教坊司大使。

    教坊司官員要來坐班收錢,閑來無事便對姑娘們動手動腳。奴家在教坊司學藝,被安置到富樂院時日不長,本來就不是娼,不管接客;況且那許大使害我家破人亡,奴家自然不允。他惱羞成怒,便找多般借口,叫奴家好受……”

    正在這時,驢車忽然急停!

    趕車人道:“公子,路堵了。”

    洪公子看了一眼杜千蕊:“在車上坐著別動。”

    他與趕車漢子跳下車來,便見前麵至少幾十號人,手持棍棒迎麵而來。洪公子回頭看時,巷子深處,後麵也隱隱有人。

    此地正在一條長巷之中,兩邊是磚牆土牆,一堵巷口,便是無路可去!

    “嘎吱!”一道對著巷子的門被急急忙忙地關上了。洶洶人群中,那許大使的聲音喊道:“抓住那豎子,往死打!替他親爹,教他謙遜做人!”

    洪公子聽罷,更是怒火中燒!

    當是時,已無道理可講、更無廢話對罵,一群漢子手持棍棒,立刻洶湧而上,爭先恐後奔跑起來。

    這邊趕車漢子立刻跳到前麵,以身體擋在洪公子麵前。不料洪公子不退反進,怒吼一聲,猛地衝了上去!他赤手空拳,但衝刺速度非常之,迅猛氣勢叫前麵的暴|徒也有些驚駭。

    “砰!”洪公子借著速度,身體側傾,肩膀撞到了一個漢子胸口,那漢子立刻大叫一聲,連退帶飛撞到幾個人懷。

    眾人有的還沒反應過來,有的已經揮起棍棒,瞅著來勢想下手……畢竟雙拳難敵眾手,隻要衝進了人堆,饒是個猛漢,大夥兒也總覺得能從側麵、後麵打倒他!

    不料洪公子撞人之後根本不停,眨眼工夫,連跑帶跳,竟然硬從人群間直穿而過!其間亂哄哄的人群,傳來幾聲痛叫。

    那時,洪公子腳下如有簧片,人已彈跳起來,一拳從空中直擊許大使麵門!

    那許大使坐鎮中軍,並沒親自上前,前麵有幾十號人擋著,電花火石間、哪料得自己會有危險?一時還沒想著跑,彈指之間隻愣在那,唯有雙眼瞪得溜圓,臉色也瞬時如同死灰。

    “草、你、娘!”地動山搖的一聲巨吼,伴著勁風拳頭一起呼嘯而去!

    “砰”地一聲,許大使的身體直接移位,地上的舊石板青苔上劃出兩道腳印,整個人撞到磚牆牆邊上,方止。那圍牆後麵正有一隻白母雞受了驚嚇,忽然便“蟈蟈”散著翅膀,驚飛而起,雞毛飄到空中。

    許大使一聲哼哼也沒有,身體軟軟地貼著牆邊滑下去,後麵的磚牆棱角留下一道血痕。

    整條巷子突然之間安靜了幾分,仿佛雷鳴之後的寂寥。

    隻剩牆內的母雞不服,猶自“咯咯咯、蟈”地叫罵。許大使七竅流血,慢慢流淌出來,一片白雞毛從空中飄下來,被他臉上殷紅的血粘住,仿佛貼在麵門上的紙錢。

    洪公子收住拳腳,轉過身來,怒氣騰騰地直視眾人,又盯著最前麵那個人、瞪了一眼,虎目中如同有一道光射過去!

    好幾個人竟然馬上向後退,被盯的那個人的雙腿抖了起來,手的木棍不自覺“啪”地落到石板上。不知是誰先跑的,繼而一大群人四散飛奔,作鳥獸散。

    “洪公子,出人命了?”驢車的杜千蕊探出頭來,看著坐在牆邊一動不動的許大使。她的臉色發白,目光又十分複雜,憂懼的表情,讓麵部也有點扭曲。

    洪公子見人已經死掉,也愣在了那,伸手看自己的拳頭麵有詫異。

    趕車的魁梧漢子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道:“奴婢勸誡不及、保護不周,罪該萬死……”

    洪公子道:“王貴,你別怕。”

    三人丟下許大使,複乘驢車長揚而去。

    他們沿秦淮河西岸南下,至皇城以南,但未過秦淮河,在一座院落前停下。宅邸並不算大,門外卻有一隊甲兵守衛!

    看門的人識得洪公子,忙打開角門,躬身讓於門旁。進得大門,麵是一排倒罩房,洪公子並不再往走,就近走進一間倒罩房內,在一張竹榻上坐下來。

    王貴和杜千蕊都站在旁邊,見洪公子的手指摩挲著下巴一言不發,他們都不敢吭聲。畢竟出了人命,事情似乎並不會那麼簡單了。

    良久,洪公子開口道:“看樣子,這事兒還不能如此了結。”

    “是,那是。”王貴忙附和道。

    就在這時,院門外一陣吵鬧哭喊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王貴脫口道:“真,怕是苦主找上門啦!”

    洪公子也站起身來踱幾步,隨口道,“那許大使帶了一幫人,打架不行,總能尾隨充作耳目。”

    王貴抱拳道:“奴婢去門邊瞧瞧,回來稟報。”

    院門口,看門的門子正將角門開了一個縫,悄悄往外探視。王貴也趕緊湊過去看。

    隻見門外已經堵了一群人,一具用白布蓋著的屍體放在門前!兩個婦人跪伏在屍體旁,正在奧啕大哭!旁邊又有孩童,被嚇得也仰頭直哭,場麵十分淒慘混亂。

    那屍體不用說,當然是被洪公子一拳打死的許大使!周圍那群人,多半就是許大使的家眷和奴仆了。

    而這場麵對路人顯然十分稀奇好看,路過的行人紛紛駐足圍觀,人群便越聚越多。

    ……鬧了許久,便見街頭有一隊甲兵開路,後麵一個紅袍官員騎著馬,帶著屬下、衙役等一幹人,向這邊過來了。

    紅袍官旁邊還跟著個老婦,一邊拿手絹抹著眼淚,一邊哽咽道:“周大人,您可一定要為咱們家做主啊!”

    官員大義凜然,正色道:“此等惡劣之事,發生在天子腳下,本官決不輕饒!老夫人放心,人命關天,本官定會為你做主,嚴懲凶犯,不負黃大人囑咐。”

    老婦聽罷點頭道:“原來信兒帶到了的。”

    官員似乎沒有聽見剛才那句話,隻顧憤憤道:“簡直是膽大包天,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死朝廷命官。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這時有個布衣隨從稟報道:“稟堂尊,到地方了,就是這!”

    “好!”官員將馬鞭丟到隨從手,待人穩住馬頭,他便從馬背上翻身下來,昂首挺胸,雙手整了整烏紗帽,“哼”地冷著臉,向那門口望去。

    “咦?”官員一眼便看到了在門口已經站成一排的甲兵,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關鍵是,那些甲兵手的兵器,對著外麵的!

    紅袍官兒問左右道:“門口的兵,誰派的?”

    有穿青袍的隨從抱拳道:“回堂尊,咱們衙門之前沒派過人。”

    “叫人去問!”紅袍官兒走到門前,下令道。

    就在這時,宅邸的大門開了!一個年輕壯漢走了出來,紅袍官兒抬頭細看了一番。一會兒便有隨從俯首過來,低聲說了一句什麼。

    紅袍官兒的臉頓時變得十分難看!臉色紅一陣、白一陣後,走上前,竟然抱拳彎腰,道:“下官拜見高陽郡王……”

    “你們啥事?”年輕漢子問道。

    “沒事……沒事……”紅袍官兒答,又抱拳道,“下官叨擾了,告辭!”

    身邊的老婦頓時愣在那,微風吹得她的頭發有點淩亂,失態拽住官兒,“周大人,怎麼突然變了?”

    紅袍官兒不答,先離開門口,轉頭怒視隨從道,“怎麼辦的差事,出了這等紕漏!”

    老婦急忙跟了上來,官兒低聲道:“夫人見諒,皇帝家的人,怎輪得上本官來管?”

    原來犯人命的年輕人,竟是燕王朱棣的次子、高陽郡王朱高煦!剛到的官兒似乎馬上意識到,他趟了一坑淤泥,不立刻先抽身再說,更待何時?

    

Snap Time:2018-07-17 14:12:31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