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圍殺嶽飛之栽贓(五)


    嶽飛身上穿著盔甲,麵色冷峻,緩緩而下,絲毫沒有顧忌前麵的李。他雙目中閃爍著一絲冷漠,他發誓,不管李對他提出什麼樣的要求,他都是不會屈服的,哪怕自己的妻子在自己麵前被斬殺,他也不會同意的,他摸了一下腰間的寶劍,目光中閃爍著一絲堅定。

    “倒是一個厲害人物。嶽飛,不簡單。”李望著緩緩而來的嶽飛,見他腳步堅定,雖然行走的地方總是有些別扭,想必是嶽飛在山上所埋下的陷阱之類的,也隻有嶽飛自己或者宋軍將領熟悉。

    “那是自然,將軍乃是蓋世英雄。”李氏很自豪的說道。

    “他看到你,不見得很高興,他可是很害怕我用你們母子來要挾他,若是可能,甚至還會親自動手殺了你們。要不,打個賭。”李望著嶽飛的左手,左手按在寶劍上,目光中還有一絲冷漠,頓時笑的說道。

    “胡說,將軍怎麼可能會殺了我們,雲兒可是他的長子。”李氏想也不想就反駁道。她根本就不相信嶽飛會殺了自己母子兩人。

    李搖搖頭,這是一個陷入愛情的女人,根本就不知道嶽飛的品性,在曆史上,真實的嶽飛有些性格可不怎麼樣,一個為了自己的願望,背叛了自己的老師,這樣的人為了杜絕自己的威脅,什麼事情幹不出來。現在的嶽飛在世人麵前展示出自己的忠貞,又豈會讓這樣的事情壞了自己的名聲。

    “李。”嶽飛看著麵前的李,雙目如電,閃爍著憤怒之色,卻沒有看一邊的李氏和嶽雲。好像這兩個人並不存在一樣。

    “嶽飛,你倉促離開,家小未帶,這次朕來是送你家小前來,主要是讓你見上最後一麵。”李麵色平靜,說道:“雖然你我是仇敵,但你是朕的師弟,這一點是不能改變的,雖然很想殺你,但也不能讓你沒有遺憾。你放心,你雖然死了,但你的家小,朕會養之,這一點你不用費心,雖然不能聞達於天下,但做一個普通人還可以的。”

    “嶽某從來就沒有什麼家小,更是沒有投降的家小。嶽家隻有戰死之人,哪會有屈膝投降之人,若是有這種人,嶽某看來,還不如自盡的算了。免得玷汙了我嶽家清譽。”嶽飛雙目如電,麵色冷峻。

    一邊的李氏原本是一臉的高興,總算是見到了嶽飛,但是此刻卻是嬌軀搖晃,麵色蒼白,雙目中閃爍無神,沒想到嶽飛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邊的嶽雲不知道嶽飛言語中的意思,但也感覺的出來李氏很傷心,卻又無可奈何,隻能是怯生生的望著嶽飛,隻是迎麵而來的卻是一雙冷漠的眼神,嚇的嶽雲麵色蒼白,不知道如何是好。

    “嶽飛,你丟失了杭州,李氏獨自逃生,還帶著你的兒子,生怕你嶽家血脈斷絕,這個時候來見你,你不安慰一番也就算了,還如此出言傷人,算什麼英雄好漢?”李皺了一下眉頭,雖然以前有所猜測,但事情真的發生了,李心中還是有些不滿的。

    寬以待人,嚴於律己。這本來是好的,但親人就是親人,做錯了事情可以打罵,違背了國法,可以按照國法處置,但對方並沒有什麼過錯,卻認為對方該死,如此絕情之人,讓李十分厭惡。

    “那又如何,我嶽家門風不可辱。”嶽飛嘴角一陣抽動,雙目中陰冷之色更濃了,他也是不想逼迫李氏,但身後有近十萬的將士,絕對不能因為李氏而動搖軍心。

    “!”李搖搖頭,說道:“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朕想殺你,就要堂堂正正的殺你,豈會讓你的妻子來脅迫你,朕說了要好生照顧李氏和你兒子,那就會好生照料,絕對不會讓人欺負他們三人,當然了,若李氏自殺了,嶽家的兩個兒子也就沒有留下的必要了,朕還需要仁義之名,李氏,你說呢?”李如何沒有看出李氏心中的一絲絕望,弄不好很就會自殺,有的時候誅心比殺人更加厲害,嶽飛沒有動手,沒有抽出腰間寶劍,但他誅心,逼迫李氏自殺。

    “是,謝陛下。”李氏聽了之後,麵色蒼白,但還是潛意識的感謝李,自己可以死,但嶽飛的兩個兒子絕對不能死,小孩子是無辜的,她看了嶽飛一眼,低著頭說道:“將軍說妾身無恥也好,說妾身壞了嶽家的門風也好,但嶽飛和嶽霖乃是將軍的骨血,一定不能死在這,等兩人長大成人之後,妾身一定不會苟活在世上。”

    嶽飛氣得嘴唇直哆嗦,李卻是露出一絲笑容,嶽家以後絕對不會忘記自己斬殺嶽飛的仇恨,所以無論嶽雲或者是嶽霖絕對不會活的太長,兩人留下骨血之後,就會被殺,唯一的破綻就是李氏,現在經過嶽飛的一番逼迫,恐怕李氏在兩個孩子成人之後,也會隨之而去,最後的一點破綻消失了。而且,李還能得到仁慈之名,一舉三得,李還要感謝嶽飛。

    “好了,李氏,你帶著嶽雲和嶽霖前往燕京吧!朕已經讓人在那給你們母子三人準備好了宅院,以後,就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吧!”李擺了擺手,就讓李氏退了下去。

    “謝陛下。”李氏看也沒有看嶽飛一眼,就調轉馬頭,轉身離去。

    嶽飛正待出劍,卻見李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柄寶劍,寒光閃閃,指著嶽飛,說道:“嶽飛,朕若是你,就不會出劍,畢竟同床共枕多年,還為你生兒育女,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趙桓就那麼值得你效忠的嗎?”已經離開的李氏聽了之後,嬌軀一陣顫抖,猛然之間拍了一下戰馬,戰馬馱著母子兩人消失在李和嶽飛麵前,隱隱之間還有一絲哭聲傳了過來。

    “李,你無恥。”嶽飛怒吼,他雖然有這樣的念頭,但並沒有抽出寶劍,現在被李喊了出來,黃泥巴落入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李氏根本就沒有看見自己的動作,隻聽見了李的聲音和一陣寶劍出鞘的聲音,那是李的寶劍,而不是自己的寶劍。但在李氏的耳朵,就是自己的寶劍出鞘,要來殺他們母子兩人,讓嶽飛如何不怒。

    “嶽飛,大戰結束之後,天下不會有嶽飛,隻有一個丘飛,南宋大將丘飛在烏龍嶺抵擋王師。”李瞬間感覺到索然無味,搖搖頭說道。

    ?

    

Snap Time:2018-07-23 06:32:59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