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  宋末之亂臣賊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宋末之亂臣賊子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大盜(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我們是來交朋友的(18-07-22)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簡樸為美(18-07-20)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進退維穀


    “撤。”嶽飛擺了擺手,指揮踏白軍、遊奕軍、背嵬軍撤軍亂軍之中,在不遠處會合張憲大軍,並沒有離開太遠,仍然是安營紮寨,監視種師道。

    “末將無能,若不是老相公相救,恐怕末將已經為嶽飛所殺。”武鬆率領千餘士兵,麵色慚愧走了過來,單膝拜倒在地,神情痛苦,數千將士因為自己的無能而喪命,讓武鬆心中很難受。

    “嶽飛奸詐,你敗於他之手,也是理所當然。”種師道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說道:“不光是你,就算是老夫,不也是為他所趁,我為領軍大將,戰敗也是因為老夫無能,怪不得二郎。”種師道將武鬆攙扶起來,看著武鬆身後千餘將士,幾乎各個帶傷,老臉羞的通紅,掩飾不住的是慚愧。

    “種相公,現在該如何是好?嶽飛既然出現在這,恐怕林公爺那也出了問題了,你我兩人加起來損失了不少,再次進攻,恐怕不能對嶽飛產生威脅了,耶律大人那?”武鬆有些擔心,四路大軍林衝已經失敗,自己這一路也損失了不少,剩下的韓世忠那邊就不用考慮了,耶律大石手中的河湟精兵能不能抵擋嶽飛,種師道和嶽飛兩人也不敢保證。

    “不管怎麼樣,先盯住嶽飛就是了,一旦嶽飛有什麼反應,你我立刻跟上去,總算還有數萬大軍,也能做一些事情。”種師道麵露苦澀。事已至此,種師道又能怎麼樣呢?

    當下兩人選了一個合適的地方,紮下大營,盤點了一番,短短一場遭遇戰,唐軍死傷兩萬餘人,武鬆一萬大軍損失八千多人,而種師道的冒死衝鋒,雖然最後擊潰了張憲的軍隊,但自身也損失一萬多人,十萬大軍損失了兩萬多人,算是傷亡慘重了。

    “我們雖然損失了不少,但是嶽飛那邊也不好受,不說多的,一萬多人還是損失了。”武鬆咬牙切齒的說道。自從跟隨李,從來就沒有像現在吃虧過的,一萬大軍差點都被人吃的幹幹淨淨,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差點丟在那。

    “算了,算了,眼下重要的是不能讓嶽飛再次出擊了。”種師道皺了皺眉頭,現在嶽飛總體的兵力並不比唐軍差許多,但若是各個擊破還是有希望。

    “四路大軍損失了兩路,四麵夾擊的計劃肯定是不可行了,能將嶽飛限製在江漢之間就可以了,隻是,如此一來,隻能請陛下出手了。”武鬆苦澀的說道。什麼事情都指望李出手,這是一件讓臣子們十分羞愧的事情。

    “想要對付嶽飛,也隻有陛下出手,這也沒什麼。這樣吧!你我一麵修書給耶律大石,大軍相互行軍,爭取匯合在一起,然後上書陛下,請陛下南下,這個時候,想必陛下已經擊敗了金人,留下部分兵馬駐守燕京,大部分兵馬可以南下進攻南宋了。”種師道想了想說道。他老臉上還是有一些羞愧的,畢竟自己是一個敗軍之將。

    這個時候,外麵有親兵稟報說有林衝的書信送來,種師道讓人進來送上書信,看了一番之後,對武鬆說道:“林公爺果然是遭遇嶽飛了,他所率領的大軍都是新兵,人數更是少於嶽飛的,被嶽飛一番衝鋒之後,就退守襄城,不敢西進,免得嶽飛攻入江淮,威脅汴京。可惜的是,提醒的遲了一些。”

    “駐守襄城,這樣也好,我們也駐守在這,防守嶽飛進攻商洛,在戰場上正麵擊敗嶽飛十分困難,但是防守嶽飛還是可以的。”武鬆縮了一下脖子,說道:“現在都是十月底了,馬上就是十一月了,天氣寒冷起來,那個時候,嶽飛大軍缺衣少食,正好可以不戰自潰。”

    “你這種想法倒是有些道理,隻是到耶律大石那恐怕行不通,耶律大石剛剛被陛下任命為征南大將軍,主掌對嶽飛的進攻,他可是指望著擊敗嶽飛,在政事堂中爭奪更多的話語權呢!出將入相,這是何等的榮耀,恐怕就是首輔大人都不一定能夠壓得住此人。”種師道從趙宋而來,對朝中權力的爭奪,要比武鬆更加的敏感,很就明白耶律大石心中所想,頓時笑道:“現在四路大軍變成這個樣子,耶律大石心中恐怕更加不好受了。”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這個嶽飛非同尋常,四路大軍合計幾十萬人,居然被他殺的支離破碎,眼下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武鬆搖搖頭說道。

    “不管怎麼樣,絕對不能讓嶽飛離開江漢平原,否則的話,幾十萬大軍的犧牲就等於白費了。”種師道雙目中迸射出冷光。他是嶽飛的前輩,當年自己主掌大軍的時候,嶽飛連一個將軍都不是,眼下這個嶽飛卻是掌握了二十萬大軍,將他打的極為狼狽,差點兵敗。就算是如此,一世英名也算是葬送了,若是說恨的話,種師道才是更恨嶽飛。

    “我們現在明白這個道理,想來嶽飛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武鬆望著遠處的,隱隱可見有一座大營出現在遠處,顯然嶽飛也是在紮下大營,相比較等人的無可奈何,嶽飛的情況就更加悲慘,畢竟糧道被斷,雖然在江漢平原奪取了不少的糧草,但這些糧草總有一天會用完的,甚至若是要堅守十天半個月,李派出了其他的援軍前來,嶽飛現在同樣是進退維穀。

    “老夫倒要看看他嶽鵬舉有沒有其他的辦法,能夠打破眼前的僵局。”種師道想了想,他忍不住搖搖頭,他發現自己是絕對不能打破眼前的僵局,隻是坐以待斃,恐怕不是嶽飛的性子,雖然很不喜歡嶽飛,但這個時候也想見識一下嶽飛的表現。

    “他除非是擊敗我們,否則的話,我們都會盯緊他,現在更加不妙的是,他在鄧州等地征召的士兵軍心不穩,今日更是臨陣造反,軍營中也有數萬士兵,這些士兵嶽飛是用還是不用,都是擺在嶽飛麵前的一個問題。”武鬆冷笑道。

    種師道點點頭,用,擔心這些士兵再次背叛,不用,那就是浪費,軍心士氣將會受到影響。

    

Snap Time:2018-07-23 06:32:36  ExecTime:0.217